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五十二节 即将揭晓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五十二节 即将揭晓


  卜论是肖朝贵怀是彭示厚和吴应碉都下意识的对赵国栋旧…而出的话,做出了一些反应。

  肖明贵最为敏感,省委组织部部长戈静是原任宣传部长过来的,据说深得省委书记宁法看重,戈静就任组织部长之后肖朝贵就一直在琢磨着上边动向,看看省委那一块会有什么样新的动作出来,但是一直没有得到确切消息。

  赵国栋上个月突发奇想指示要求区委组织部要重视非公有制经济体的党建工作,并明确提出今年区委组织部的党建工作新亮点应该放在加强非公有制经济体的党组织恢复和建立以及基层党组织领导的素质培这两个方面,肖朝贵还以为是赵国栋别出心裁的想法,接到市委组织部通知,肖朝贵还有些惊异赵国栋的要求居然暗合了省委组织部的意图。没想到会是这么一回事。

  看来赵国栋早就和省委组织部那边挂上线了,而且看样子还和这位新任的省委组织部长关系不一般呢,这让肖朝贵对于这位区委书记的神通广大越发看好,像你雷朋、丁高寿凭啥和他斗,别说赵国栋本身能力不俗,能干出一番事业来,就算是他就一窝囊废,你雷鹏、丁高寿之流也根本无法和他较劲儿,戈静打个招呼,别说你严立民,就算是原来的祁予鸿一样也得好好掂量一番。

  彭元厚心中的热切却更重了。新任省委常委、宣传部长韩度到宁陵调研,严立民和毛萍全程作陪。当时赵国栋在上海招商引资,其间彰元厚亲耳听见韩度问及赵国栋行踪。很明显韩度对于赵国栋的印象也很深,似乎也还有那么一丝半缕的交情在其中,现在赵国栋言谈中提及省委组织部长戈静一样是检熟无比的样子,就凭这一句话,就得让人思量几分。

  吴应刊就更不用说了,在这个层次对于省委常委这个级别的领导干部来说还相当陌生。几乎就是传说中的故事了,能随随便便和省委组织部长在一起吃饭谈天,那也就意味着你至少也是得斤,像模像样的副厅级干部才行,一般的副市长或者市委常委这种级别的干部根本就沾不上边!

  要知道全省十四个地市,光是副书记副市长和常委这个层次的官员至少也是两三百,这还不算上省直机关及其各种企事业单位的副厅级干部。往少里说那也还得有三五百。加上那些什么人大副主任和政协副主席这一类的副厅级干部,过千也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她一斤小省委组织部长能认识其中四分之一已经是相当不错了,能熟悉其中百分之五也很难得了,至于说能在一起无拘无束的吃饭聊天,怕也就是三二十人打住,赵国栋居然就能身居其中?

  仅仅是赵国栋这几句有心或者无心之言就足以让肖朝贵和彰元厚一干人回去好好琢磨一阵了,赵国栋似乎却半点都没有意识到,自顾自的道:“戈部长要来剪彩,这舒市长和严书记多半要作陪,章部长也跑不掉。估计尤秘书长也要参加,咱们这个剪彩仪式又得凭空多上几个领导来参加,看样子彩带也愕多买几米,剪刀和铲子也要多准备几把了。”

  肖朝贵和彭元厚以及吴应刚都是面面相觑,这都啥事儿啊,省委组织部长来参加剪彩,你还在琢磨着多了几个领导作陪多花了几米彩带几把剪刀铲子,让三人都啼笑皆非。

  “赵书记。能多来些领导参加剪彩奠基仪式那也是开发区的荣耀啊。开发区管委会求之不得才对。”肖朝贵实在忍不住了插话道。

  “老肖说得也是,也算是开发区迎来的最高层次领导吧,足以让咱们开发区在省电视台露露脸了。”赵国栋笑了起来,宁陵开发区之前一直没有一个像样的项目,更没有一个省级领导来参观考察过。这主要是市里边实在不好意思请省上领导光临指导,因为的确没啥东西值得一看,现在趁着这次机会请戈部长来站站台,也算是一个好的开端吧。

  “赵书记,这戈部长来宁陵就出席一个项目的奠基仪式和看看非公有制经济体的党建工作这么简单?咱们市里市委书记人选仍然悬而未决,难道她就不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肖朝贵显然比其他人想得多,甚至连赵国栋都没有想到这一点。

  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才道:“恐怕市委书记人选也不是戈部长一个人能拍板的,上边还有三巨头,只是不知道省里边怎么这么久了也没有定下来。

  不过这些都不关”涂事儿。老肖。你怀是赶紧把确定的黄在盯着看看。戈哪”小,总的有点看的东西才行。”

  戈静的即将到来立即就引起了市里边一阵波澜,无论是舒志高还是严立民抑或是陆剑民和章天放都在琢磨着这位省委组织部长突然选择这个时候来宁陵参观一个工业企业项目的启动仪式是不是醉翁之意不宁陵市空悬的市委书记人选至今没有音信,省里边和市里边都是暗流涌动,传言满天飞,除了说舒志高会直接兼任市委书记外,有说省委某府秘书长会来担任市委书记,也有说省农业厅厅长来担任宁陵市委书记。还有说某市市长过来担任市委书记。纷纷扬扬,扰得人心惶惶,倒是舒志高本人表现得十分平静,让人摸不准他是胸有成竹还是故弄玄虚。

  “真是邪门,怎么戈部长会想要到开发区出席这么个项目开工仪式?赵国栋这小子还真是有些本事啊。”扭开一颗警服纽扣的马元生一边叼着烟,打燃火,一边恨恨的道。“尤莲香和蓝光都打电话来,要求加强警卫,要按照上级别的保卫来制定方案,真他妈拿起鸡毛当令箭。不就是一个副省级干部么?搞得这么兴师动众的干啥?”

  “老马,你怎么还是这副德行?”严立民脸色一板,不悦的道:

  “这都啥火色了,你还看不清?戈静来就为了参加一个企业开工典礼?

  你以为是国家重点项目不成?赵国栋能有多大面子?你还真以为戈静是给他面子不成?我看这市委书记怕是要定下来了。”

  “严书记,你说是戈部长要来宣布市委书记人选?”马元生吃了一惊,连忙问道。

  “这一次来宣布不可能,我看是省里边要来安慰一下舒志高了,他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狗咬尿泡空欢喜一场。”

  严立民渭然叹息,虽然是在嘲笑舒志高,但何尝不是在自我解嘲,舒志高若是真的上市委书记,那么这个市长人选可以说自己就是最有力的竞争人选,省里边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考虑都不会再考虑新从外边调入。而自己,无论是对上金永健或者陆剑民他也有八成以上胜算。

  “舒市长没戏?”坐在另一边沙发土的宗建好奇的问道。

  从祁予鸿离开宁陵时,宗建就感觉到自己日子恐怕不好过,舒志高和尤莲香对他都很不感冒,尤其是尤莲香从来对他没有一点好脸色,宗建也在琢磨,自己虽然喜欢玩女人。但是却从没有在尤莲弃面前表露半点啊,怎么尤莲香就对自己的印象这么差?

  “能有戏么?要有戏也早该有戏了?老舒只怕也早就知道他自己没戏了,别看他表面上上看不出半点啥来,其实他内心苦得很,难受着呢。”严立民哂笑着,但是一想到自己错过这一个机会,也不知道又得等上几年了,心里也一样发苦,只是在自己下属面前他不好表露出来罢了。

  “既然都知道了,戈部长还来干什么?直接带人来宣布了不就结了?”马元生摇摇头,“不过老舒的确也不像个当市委书记的料,这才上来多久,就要当市委书记,也未免太儿戏了一点。”

  “你懂个屁!”严立民没好气的道,整个宁陵市里只怕也只有严立民敢用这样的口吻语气斥骂马元生,“都按照你的想法,这斤。世界早就乱套了。”

  “严书记你估计市委书记会从哪儿来?”宗建更关心这一点,作为市委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谁来当市委书记几乎就决定了他的命运,虽然他现在极力向严立民靠拢,但是宗建知道自己和严立民之间的关系永远都无法和马元生这种在工作中多年积累起来的感情相提并论,所以向严立民靠拢也是权宜之井,他一直期待着新的市委书记出现。

  “这还说不准,我觉得省直机关来的可能性最大,毕竟呕年都过去一个季度了,再从其他地市调入不利于其他地方工作。”严立民想了一想,然后才沉郁着道:“宗建,元生,不管谁来当市委书记,你们都要记住一点,要保持低调,我再次提醒你们,不要去出什么风头,更不要去试图搞出什么新鲜花样来。这年头,谨慎行事更好一些。”

  宗建和马元生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