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五十三节 线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五十三节 线

  静到中陵开发区参加宁陵长联电力设备有限公司的开世咖叭真礼的确引来了很多人的关注,虽说戈静是苏省人,但是苏省企业到安原来投资办企业多了去,也没见戈静去一回,这一次却很罕见的参加了宁陵长联电力设备有限公司的开工典礼,让很多人都对长联电力设备有限公司多了几分好奇感。

  不过只有长联电力设备有限公司总裁许靖江内心清楚,这不过是赵国栋的盛情相邀,而省委戈部长也不过是顺水推舟的事情。

  午饭安排在宁苑,市委领导除了舒志高小严立民、陆剑民、章天放外。周春秀、尤莲香以及赵国将也都参加了宴会。

  戈静显得很随意平和,和以往当宣传部长时的风格稍稍有些变化,不过更显大度雍容,这是给宁陵市其他几位市委领导的感觉。

  午饭后,戈静就在宁苑休息了一个小时,然后和舒志高作了半个小时的单独谈话,之后又与严立民和章天放二人作了半个小时的谈话。

  下午的调研戈静婉拒了舒志高和严立民的作陪,只同意了章天放和赵国栋的跟随她一起到西江区调行。到西江一家私营企业和一家改制成为股份制企业对党建工作作了调研。对西江区非公有制经济体党建工作取得的成绩给予了肯定,同时也要求宁陵市在新时期下党建,作要有新思路新亮点,争取抓出特点和成绩。

  戈静来得快去得也快,五点钟调研结束,便返回安都,舒志高和严立民百般挽留都被戈静谢绝了,一行人乘坐一辆雪佛兰子弹头绝尘而去。

  永梁流花河畔的鱼宴舷,赵国栋和尤莲香坐的佳美牟在路上超越了雪佛兰子弹头,提前到达了这里。

  鱼宴航并不在永粱市区,而是在距离永梁市区二十公里处的流花河畔流花镇郊,这里是国道刚晰咽喉要道,而流花河发自山区,蜿蜒盘曲,河中盛产各种特色河鲜,黄辣丁、三角蜂、石扒子,都是这条河上的特产。

  照顾戈静的口味,赵国栋准备的这一桌鱼宴主要以清烧为主兼顾部里其他几个同志的口味。

  戈静虽然是苏省人,但是像跟随戈静一起来宁陵调研的办公室主任、组织处处长、农村组织处处长三人却是安原本地人,口味喜欢吃得辛辣,赵国栋也考虑到这一点,安排桂全友先行到这里,同样菜式按照红汤和清汤味道一样来上两份,也算皆大欢喜。

  当赵国栋把尤莲香叫上时,尤莲香还不知道赵国栋有啥安排,在车上赵国栋才告诉尤莲香戈部长喜欢清净一点,所以选择了永梁流花河畔的鱼宴航吃饭,尤莲香这才又惊又喜,赵国栋这小子居然早就搭上了戈静这条线?

  两人都已经知晓舒志高接任书记无望,宁陵市委书记将由宾州市长黄凌出任,戈静这一次来宁陵剪彩兼调研实际上也是一个吹风会,赵国栋不知道舒志高是否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不过估计戈静早就应该和舒志高交过底,毕竟舒志高和戈静关系也相当不错。

  尤莲香已经对自己的调整不抱希望,但是赵国栋这一邀请又让尤莲香生出了无限希望,就算是这一次没有机会,但是能在戈静面前留下一个深玄印象,进而搭上线,也算是为日后的调整作一个良好铺垫了。

  整个晚宴上气氛比起中午午宴显的轻松随意许多,赵国栋和戈静之间的那种随意和默契让包括组织部几位大员和尤莲香、挂全友在内的其他人都是砸舌不已,看得出来戈静很欣赏这位年轻的宁陵市委常委,尤莲香更是震惊中夹杂一丝嫉妒,这小子咋就到哪儿都能落地生根还能如此受欢迎呢?

  赵国栋并没有喧宾夺主的意思,他今天的目的也就是要把尤莲香推出来,他要和戈静交流接触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他需要的是让尤莲香的印象在戈静的心目中留下得深刻一些。

  看情况还算不错,戈静对尤莲香的干练精明也颇有好感,只是这种上下级之间关系你要迅速拉近却不是那么容易,尤其是女性之间就更为微妙难言,这还只能说勉强算是第一步。

  目送雪佛兰子弹头消失在沉沉黑夜中,赵国栋才伸了一个懒腰,笑眯眯的道:“走吧,尤姐,咱们也该回宁陵了,要不回安都?”

  “回安都吧。”尤莲香今晚多喝了几杯葡萄酒,脸色有些红润,不过神智相当清楚,几杯红酒还不至于让她失态,“我看这几天又得忙乎起来了。”嘿嘿,咱们叉得仰来一个新老苦啊,测适应熟激换了,又得适应熟悉新的老板。赵国栋环抱双臂笑着道:“啥时候轮到别人来适应我们啊?”

  “哼,国栋,你就知足吧,你才多大年龄,你尤姐多大了?这才走到这个份儿上,你以为戈静就不需要适应了?燕然天也是一斤。个性强硬的角色,要不咋舒志高没捞到这个市委书记当?”尤莲香摇摇头。

  “我到是觉得这不完全是戈部长或者舒市长原因,舒甫长来的时间太短了,大半年时间,当选市长也才几个月,接任市委书记的确显得太仓促了一些。”赵国栋沉吟着道:“省里边也要综合考虑这些原因。

  “唔,这黄凌听说也是一个少壮派,担任宾州市长时间也不太长。这就一下子到咱们宁陵来担任市委书记,着样子也是一个有些来头的角色啊。”尤莲香目光迷惘,显然也是对这一次宁陵市人事变动有些失望,祁予鸿对她颇为器重,她和章天放实际上也就是祁予鸿的左右二膀,现在祁予鸿一走,她顿感自己有些势单力孤的味道。

  “嗯,不好说。”赵国栋时于这位宾州市长来宁陵担任市委书记一事也有些腻味,赵长川和赵德山在宾州收购宾州制药厂受阻,就是被这位市长黄凌故意设限,然后从中收钱二十万。虽然沧浪采取手段规避了法律上的风险,但是却给赵国栋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不过后来赵德山倒是对黄凌印象相当不错,除了胆大敢收钱外,这位黄凌市长据说在宾州还是有些性格和人望的,在宾州两年也是大刀阔斧的推进经济发展,不怕得罪人,和市委书记孙义夫关系一直紧张,针锋相对,据说两人也是闹腾得不亦乐乎,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还能在这种状态下再升一步,足以证明这个家伙的不简单。

  至于说这家伙究竟如何,也只有等到他上任之后接触了才知晓了。

  “尤姐,其实你也不必太担心。你是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舒志高也是一个很有些性格的角色。这一次受挫之后他怕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我估摸着新来的市委书记上任之后,舒市长在工作上也有自己的一些想法想要推开来,而不管他黄凌多么强势,毕竟他才来,地皮子还没踩热,舒志高肯定想要借这个机会先把他自己的工作意图推开来,这两强相遇,磕磕碰碰再所难免,你这斤小当市委秘书长正好可以起到相互协调的润滑剂作用啊,我倒是觉得你正好可以发挥你的长处呢。”

  赵国栋也能理解尤莲香此时的心情。市委秘书长不比自己这个区委书记,虽然都挂着常委职衔,但是尤莲香更多的是要和这里边这一摊子领导们打交道,而自己则要相对独立得多,至少在西江区和开发区这一亩三分地上,自己可以说了算。没有那么多顾忌掣肘,纵然有些啥问题,自己这个市委常委也能在市委常委会上发言争辩一番,应该说算是一个比较令人满意的位置了。

  不过尤莲香也有她的优势,作为市委秘书长她是女性,一般说来男性领导都不会太难为她,而且只要工作能力没有问题,个人风格强势一点。而且她也有在安都市工作的经历,应该比较容易赢得上边的看重,而且现在上边对于女干部的使用也是大力提倡,有点真材实料的女干部想要获得提拔的机会要比男性干部容易许多。

  “国栋,你说得轻巧,夹在两个兵头之间,这协调工作哪有那么容易做的?何况还有那个阴着脸站在一旁斜睨着你的严立民?这家伙这一回也没戏,估计也是一肚子怨气找不到地方发泄,我看这宁陵市里不得清泰,还是你小子对,没事儿根本就不来市里,躲在你西江区和开发区小窝里当你的地头蛇,自得其乐,羡慕死你尤姐了。”尤莲香摇摇头嘴然叹道。

  “尤姐,别那么悲观,你要真觉得市里边憋气,没事儿到我区里来坐坐,开发区或者西江区这边都行,该咱们干的工作咱们不撂下,但一张一弛才是文武之道,咱们没事儿也得自己寻求乐和不是?”赵国栋见桂全友出来,拉开车门,示意尤莲香上车,“我问过戈部长,估计年底还得有些小调整,尤姐你还是有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