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五十四节 别样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五十四节 别样


  日子就这么有滋有味的过着。

  黄凌是在戈静造访宁陵第三天由新任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贺铁柱陪同到宁陵上任的,市委先召开了市委常委会欢迎新任市委书记,然后又紧接着召开了一个全市副处级以上干部大会,在会上贺部长代表省委安布了任命决定。

  舒志高在大会上代表宁陵市委表示坚决服从省委决定,热烈欢迎黄凌同志来宁陵工作,并信誓旦旦表示将积极配合黄凌同志全力搞好宁陵市工作,将宁陵市的经济和社会工作推上一个新台阶。

  黄凌在就职会上也是相当谦虚的做了一讲话,表示将团结市委一班人在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不辜负领导的厚望,全心全意抓好各项工作。努力使宁陵市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得到提高,让宁陵百姓生活水羊能够尽快奔小康。

  赵国栋对于黄凌的到来采取的是听其言观其行的策略。

  黄凌给他的印象并不好,沧浪在收购宾州制药厂时的那件事儿就像一根刺深深扎在赵国栋心中,钱是小事儿,问题在于这能够从中看出一个领导干部的基本品质,赵德山对于黄凌其他方面的好评价无法消除这个阴影。

  或许此人的确能力出众,也的确能带领一地官员民众致富奔小康,但是这是有先决条件的,一旦有机会可以往自己腰包里揣一把时,这斤。

  人就绝不会缩手,而当民众利益或者国家利益和私人利益发生冲突时。他又会怎么选择?似乎这个问题不需要回答了。

  赵国栋不相信有哪位吃黑钱的领导官员会在这方面主动收手,一旦有了第一次,那后面就会有无数次,这已经被无数例证所证明。

  心里有了戒心,赵国栋就只能让自己保持一份警怯了,黄凌不是严立民,如果说严立民和他之间的纠葛还只是停留于私怨意气这个层次的话。那么黄凌的到来就有可能带来无限风险,而作为西江区委书记兼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的自己极有可能就要首当其冲。

  不折腾,该干啥干啥,这是赵国栋今年一年确定的目标,黄凌初来。有舒志高的牵制,暂时还无暇来顾及下边,等他站稳脚跟羽翼丰满了,那只怕自己还想要按照自己的意图做事,就不得不琢磨他的反应了。

  和曾令淳从舒志高办公室出来,赵国栋想了一想,还是觉得有必要去黄凌办公室一趟。

  虽然省里这场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工作会是属于省政府这条线上的。到宁陵也是参观而已,但是黄凌初来乍到,只怕不会放弃这样一斤露面机会,何况省委常委、副省长任为峰也很有可能要和代表团成员一起到参观点视察。

  和曾令淳说了一说,曾令淳也赞同赵国栋观点,觉得有必要就这斤小方面的工作向黄书记汇报一下,二人便径自出了市政府大院向一旁的市委大院走去。

  “关秘?黄书记在不在?”这个世界真的很小,当初桂全友向自己推荐秘书的时候就是两个选择,一个令狐潮,一个是区府办的关言,没想到自己选择了令狐潮之后,关言似乎就通过了市人大箕国宝副主任的关系调到了市委办,而黄凌来宁陵之后,居然就选了市委办最年轻的关言作为他的专职秘书。

  “赵书记,曾区长,黄书记在。不过这会儿市财政局秦局长正在汇报工作,可能要等一会儿,你们请稍坐,我替你们泡茶。”关言还是一个相当腼腆的小伙子,在昔日的两个领导面前,他丝毫没有当了市委荐记一把手秘书的架子,仍然是一副办公室普通工作人员的模样。

  十五分钟之后,赵国栋和曾令淳终于有机会坐在了黄凌办公室中了。

  黄凌办公室布置和祁予鸿那时候截然不同了,一副虎踞群山的国画悬挂在斜对面,绿色植物依然保留。但是已经换成了相当高大的盆栽植物。书橱中的各行大部头似乎也一扫而空,换成了诸如经管类的书籍,原来放在祁予鸿办公桌上的一支雄鹰被一个地球仪所取代。

  短寸头显得格外精神,一双眼睛湛然有神,方脸阔嘴,圆鼻大耳,一件淡蓝色的衬衣穿在粗壮的身体上绷得紧紧的,加上接近一米八的个头和一口官话,典型的北方大汉,这就是黄凌,现任宁陵市委书记。

  赵国栋很难把这样一个精气十足的壮汉和一个市委书记联系起来,更难以把这样

  订象和个伸手捞钱的角色融合在一起。但是这却是事实之明不知心,画虎画皮难画骨,这年头要认清楚一个人耳不容易。

  黄凌和舒志高年龄相仿,都是四十来岁,要说都属于蒸蒸日上的少壮派,只不过舒志高是从蓝山起来的干部,而黄凌却是从省直机关下派起身的,两个人性格也各有特色。舒志高外表文质彬彬,但是骨子里却相当强硬,在关键问题上也是难得妥协,而黄凌更是霸道惯了的角色。在宾州当市长时就和地头蛇市委书记孙义夫针尖对方芒,半步不让。虽然未曾占到多少便宜,但是在宾州也有“黄天霸”的称谓,形容他工作中作风狠辣,通不买账的性格。

  赵国栋在琢磨着黄凌的同时。黄凌一样也在扫视着眼前这个不卑不亢的年轻人。

  二十七八岁的市委常委,在安原政坛上不是少见而是罕见,黄凌大略清楚赵国栋起家史,也知道他背后有哪些人在替他摇旗呐喊,都是些背景深厚的角色,这也就难怪了,加上赵国栋这斤小人又不笨,还能做点事情,上位自然也就是顺理成章了。

  曾令淳有条不紊的将近期关于西江区属国有企业改制和迎接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工作会所作的准备工作作了一个汇报。

  霍云达在接受了赵国栋的批评之后主动向曾令淳汇报企业改制工作。同时也将工商业企业中私营经济发展状况及时向曾令淳汇报,这使的曾令淳对企业改制具体情况也逐渐了解起来,对企业改制给政府带来的好处认识也越来越深刻,所以对霍云达的工作也相当支持。

  赵国栋就曾令淳的汇报作了一个简要补充。

  “国栋,老曾,国企改革这个情况我清楚,嗯,我正在看省政府关于我省企业改制出现的问题进行总结的情况通报,省里边对我们的企业改制试点工作相当满意,并罗列了几天优秀经验,但是对荣山的机床厂改制则是声色俱厉的批评,现在荣山机床厂的改制已经暂停,牵扯出相当多问题,这两相对比,让我这个市委书记脸上也有光彩啊。黄凌大大咧咧的道:“我在宾州就说过。改革改革,你不破除陈规陋习,你不顶风前进,你不敢为人先,你还叫什么改革?!”

  “我的看法就是,只要有利于企业发展,只要有利于经济搞活,只要有利于增强竞争力,一切路子我们都可以尝试,错了我们可以重新再来。就算走出一点小问题,市委都应当站在保护干部工作漏*点的角度上扛起该承担的责任来。”

  赵国栋心中一动,这斤。黄凌还真有些胆魄,初来乍到,人家谦虚点的都一般不发言不表态,先是搞调查研究然后再来对症下药,见人说话。这位市委书记可倒是好,一见面就敢长枪短炮的轰一阵,也不怕出事情。

  “黄书记,有你这番话,我和令淳区长心里就踏实多了,西江区属国企积弊甚多,大部分企业都是一些小规模的机械修造和加工这一类的企业,要想把这些企业赶进市场大潮中去游泳,唯一办法就是让这些企业早一点去风雨中搏击。”赵国栋微笑着道:“可是我们总有一些干部看不到这些因素,一味觉得政府退出了企业,相当于退出了计划经济。对于经济再也没有操控权,这样有悖于社会主义经济发展道路,而且持有这种观点和思潮还不是少数人。

  “国栋,对于这种人既要耐心做好解释,赢得他们理解,又要毫不妥协的按照你们既定目标前进,绝不能因为几斤小在一旁指手画脚的聒噪者就把我们吓退了。黄凌理直气壮的道:“如果真有哪位老同志老干部想不通,你让他们来找我。我开替他们好生上一课。”

  “谢谢黄书记的支持。”曾令淳也是感叹不已,“现在就缺像黄书记这样的领导,既希望你能做工作,又怕你出问题,啥时候都把你绑着勒住,这样下来你怎样大胆开展工作?。

  “改革开放就不要怕出问题。就悄你缩手缩脚啥都慢半拍,啥都等到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式了你才来跟上,那你这个地方经济肯定只有落在后列,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要想提高也是空想。黄凌朗耸笑道:“在这一点上我从来不讳言,犯错误那也要看你是犯哪方面的错误。犯错误能干事儿的领导干部也比那些庸庸碌碌尸位素餐的领导干部强”

  啥也不说,保底月票肯定要争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