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五十八节 副省长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五十八节 副省长


  止为峰对千众个项目凡经耳熟目详了,上周才专门被啊旧妻市政府请来为这个项目剪彩,这一周又来重复同样的路线,自然也就没有多大的兴趣。

  “小赵,东流省长要求对你们西江区企业改制进行的调查报告都已经出来了,没想到调查组对你们西江区改制评价很高啊,我还一直担心你们区里动作一下子这么大会不会出啥乱子呢。十二家企业几乎是陆续推进,这手笔你们可够大。”

  任为峰和赵国栋也算是打过几次交道的熟人了,从花林县的桂溪大桥开始就有些交往,只是两人都纯粹是因为工作的缘故接触,下来之后却没有什么深交。

  春节前赵国栋也专门扎在省城,为和自己打过交道的,给予原来花林县和自己以帮助过的各部门领导以及省领导都专门安排了一份宁陵土特产,花林的碧**酒和、山腊肉和精致化油腻减肥黑茶,苍化县的烟熏野味,云岭的山珍野菌,各位领导都少不了摆放一下,哪怕只是两句话,或者是一个音信,也算是保留一份香火缘,免得日后真要有啥求上门去再来联络,临时抱佛脚往往效果就差许多。

  任为峰那里是赵国栋亲自送上门去。只是任为峰不在家,只有他的家属在家,赵国栋也是把心意送到,话语带到,也就算了一桩事情。

  “任省长,咱们西江区属国企都是一些小打小闹的企业,家数虽然多,但是规模都很小,可以说除了两家企业之外,其他都是难以为继的企业,不改不行啊。经过我们前期的细致工作,职工们其实也意识到了再这样拖下去情况只会更糟糕。”赵国栋一边小心的观察着前面陪同应东流视察一拨人的动静,一边耐心的向任为峰解释着自己的想法和意图。

  “我们把政府退出两家状况还算好的企业获取到的资金以及转让三家商业企业地块所获的土地收益几乎全都用在了这剩余几家企业的下岗职工的安置和社会保障机制建立上,一次性就投入了数百万元,彻底解决后遗症,以免以后会给我们西江发展带来更多的麻烦。”

  任为峰对于像宁陵这样的穷市下边的区县里也敢于一下子投入这么大来解决下岗职工生计问题还是感到相当意外,作为分管工业企业这一块的副省长,可以说接上这块摊子之后,他就从来没有舒心过一天,国企改革这个问题几乎时时刻玄就困扰着他,每天看着全省各地市报上来的国企负债和亏损状况的报表,他就觉得像是一块巨石压在自己心里。

  国企改革势在必行,而且中央和国务院也提出了要花三年时间完成国企改革,让国企脱困,这也像是一个紧篌咒勒在了他的头上,让他不的不弹精竭虑的琢磨该如何打破安原国企困局。

  国企改革所要面临的复杂情况让所有负责这项工作的人都不寒而栗。国有资产的清算评估,企业改革的方式手段,行业产业的进退出路。精简下岗人员的生计后路,所有这一切的一切落实在每一个企业上都各不相同,反映出来的问题也是错综复杂扑朔迷离,解决这些问题也没有一条万全之策,完全只能就事论事,解决一个算一个。

  任为峰真得自己自打进了常委从分管农业变成分管业企业这一块之后,就没有一天安生过,尤其是省委宁书记将国企改革和加速非公有制经济发展这两块并列起来,一再要求省里要加快推进国企改革步伐,要走到全国国企改革工作前列,要求安原非公有制经济也要走在中西部地区前列,这份担子更是让任为峰倍感沉重。

  认真稳妥、分阶段有步骤的推进国企改革,积极鼓励、引导和规范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这是东流省长上任伊始给任为峰分管工作提出的要求和原则,这两句话让任为峰觉得也是意味深长,其中蕴藏包含的意思也让任为峰在每一个动作之前都不得不综合平衡两位大佬的态度意见。

  “小赵,你们西江区财力相当充裕啊,一次性投入这么多,难的!”伍为峰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任省长,不是我们西江区财政宽裕,而是这笔钱本来就是取之于改制中政府退出所获,而我们西江区历史欠账又相当多,如果我们再在这方面克扣,那改制带来的负效应叠加起来可能就会影响到我们整个西江区乃至宁陵市的大局稳定,所以我们也不得不如此啊。”

  赵国栋觉察到任为峰似乎是想就有些问题和自己探讨一番“‘

  借着众个机今推销自只的观点!“社会稳定是确保展的基础,尤其是像国企较为集中的地市中心城区,这份责任就更为沉重。解决这些历史问题有助于我们西江区社会政治局面的平稳,我觉的值得,尤其是看到那些在国企中辛辛苦苦几个年现在有可能一下子因为角色转换而失去了工作岗位的职工,我觉得作为一级政府有责任和义务帮助他们走出困境,渡过难关。”

  “我们西江区委区府在这个问题上也有过一些争论,但是最终还是统一了思想,决心将这笔资金投入到强化社保体系建设和再就业培方面。以最大限度的化解因为国企改制对社会带来的冲击。”

  任为峰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小赵,如果说我们其他县区的领导都能够有你这样的远见,我想我们的工作就要好开展许多。

  现在许多地市区县都在等在看,我就不明白他们在等什么?如果说你这个地方有些企业的确历史欠账多问题复杂牵一发摇动全身,你说你搁一搁,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一个地方全部停下来等待观望我就有些想不通了,改制的大方向已经定了,越拖在后面难度就越大,政府需要付出的各方面代价也会越高,懒婆娘挨打迟早都有一回,你为什么就不能早作早了呢?”

  “任省长,各地都有各地的难处。我们西江区有一斤。优势,那就是企业烦模都很比较小,涉及职工数量不算多,因为规模大一点的企业原来都被市里收上去了,加上两家企业效益还行,改制后政府还能收回一部分资金,另外三家商业企业所处个置很好,变现可以获得部分资金。也正是有这个底气我才敢一鼓作气全面推开,要没有这斤。经济基础。一下子十来家企业全部改下来。说一千道一万,你政府得拿出钱来解决很多问题,财政支撑不了,那一切都是白搭。”赵国栋笑着解释道。

  “嗯,小赵你说话到也实在。难怪东流省长对你们宁陵改制试点相当满意,原来还以为像你们宁陵这种财政困难地区改制可能会以上很多问题,没想到你在西江区搞的这个试点相当成功,虽然也有些客观条件,但是我相信至少在诸如绵州、建阳、蓝山这些地方的改制应该不会比你们这儿艰难吧?”任为峰微笑着道。

  “也不一定,任省长,这只是区里试点,真正轮到市里这些企业改制。我估计难度不会小,尤其是咱们宁陵四大企业中三家企业都经营不善濒于破产,涉及职工数千人,要解决这样大一批下岗职工生活问题。其难度相当大,根本不是我们西江区区属国企改制可以相提并论的。我估计市财政只怕都难以承受。”

  赵国栋深怕自己这西江区的典型给任为峰形成了一个印象定势,到时候宁陵市这边改制受阻,那责难下来,黄凌和舒志高知晓是自己的缘故。肯定会对自己产生看法,他宁肯先把丑话说在并面,免得日后被动。

  任为峰若有所悟的瞅了赵国栋一眼。这家伙脑瓜子挺灵活,并不因为自己夸赞了他两句就忘乎所以,把啥功劳都往自个儿身上堆,对事情的分析也相当理智客观,难怪连东流省长都首肯认同西江区的改制试点值得借鉴。

  见弃面代我们脚步都停了下来,任为峰也知道走到了该听介绍的时候了,也就紧走几步跟上应东流的脚步,站在了那一具展板面前。

  “德国尼欧迪除尘设备有限公司是世界著名环保设备生产企业,总部位于巴伐利亚州,现在华没有上海代表处和广州代表处两个代表处。在广东有一家合资企业,现在各个领导看到的就是在建的安原尼欧迪除尘设备有限公司,项目总投资八百万美金,总占地一百五十亩,预计今年十月可完成地上土建工程,明年二月份毛前完成设备安装调试。明年三月份实现投产。企业建成后每年可生产各种大中型除尘设备三十余台套,实现产值两亿元以上,实现利税四千万以上”

  曲晓燕略带磁性的娇美声音在空气中冉冉传播,一套精致的职业套装将少*妇典雅雍容的风姿浮现无遗,粉白细嫩的胳膊纤手在阳光下似乎泛起一层肉色的光泽,漂亮匀称的小腿被一双高跟鞋衬托得更加修长。

  默默无语的求票,兄弟们还等啥。把你们手中票投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