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五十九节 高看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五十九节 高看

  发东流饶有兴致听着关干竹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同时执久儿村支部书记寄连升介绍着专业合作社经营状况。

  从种植、砍伐、晾晒再到加工粗料,最后进入编织程序,专业合作社已经形成了一个狂当富有效率的分工合作机制,半流水式的生产线对于这种手工编织活计来说无疑大大的提高了工作效率,而在专业合作社之外依然存在着个体编制户,他们更多的是拥有一技之长的精品编织者。

  让应东流颇为惊异的是这样一个小,型的竹编合作社居然已经有了专门的艺术创造设计意识,虽然只是这个合作社负责人女儿的兼职所为。但是有这样的意识本身就是一个相当难得的进步,比起那种纯粹靠出售初级产品为目的的经济组织。能够做到这一步堪称一个巨大的飞跃。

  从环保设备项目到贴近普通群众的连锁超市,再到这个颇具特色的竹编专业合作社,应东流对于宁陵市推出的这一系列参观点相当感兴趣。环保设备项目本身就代表着一个发展趋势,尤其是中西部地区的污染情况日益严重的情况下,这个项目无疑有着相当可观的市场潜力。

  而大型连锁超市这种弃业企业不但可以方便人民生活,而且可以吸纳大量对文化和技能要求不高的低端劳动力,这对于目前下岗职工在就业压力越来越大的政府来说自然也是一个值得推崇的亮点。

  最后这个竹编专业合作社也代表着一种新的经济形式出现,分工合作,各尽所能,共御风险,共享成果。这种方式至少在目前看起来值的嘉许,但是是否能够复制到其他特色商品生产上还有待于观察。

  相较于在西江区的参观点,在曹集县的参观点就显得有些平淡乏味了,这个所谓辐射安、湘两省最大的中草药交易市场显然有些夸大其词了,虽然基建规模上已经铺开。但是应东流很怀疑这斤。中草药市场能否达到预期的规模和效益,只不过这种疑问他没有提出来罢了。

  “为峰,感觉怎么样?”宁陵是这一次全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工作会议参观点的第三站也是最后一站,由于应东流提出参观点应该涵盖经济较好地区、经济一般地区以及经济较差地区三类地区,以便全省十四个地市相关领导能够有针对性的根据本地实际情况来参考借鉴,所以参观点选择了建阳、永梁以及宁陵,分别代表三类不同地区。

  “省长,一句话。还是发展不平衡,好的愈好,差的愈差,地区间差异很大,即便是一个地区之间的差异一样很大。

  任为峰靠在考斯特旅行车软座椅背上淡淡的道:“建阳的底子不是其他地区可以比拟的,那里非公有经济发展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当良好的氛围,从政府部门到民间基层。对于搞企业做生意都相当热衷,而且从某些可以说是弊病也可以看出这个的区私营经济发达程度,比如说建阳民间借贷十分盛行,这从另一个方面表明这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活跃程度。”

  应东流微微蹙眉,似乎在思毒自己这个副手话语中的意思。

  “永梁的增势很明显,虽然和建阳绵州这些地方还有相当大差距,但是已经露出了超越唐江、卢化的势头。永梁的快速发展和私营经济带动有很大笑系,这个地区的化工和建材产业发展速度相当快,也出现了多家龙头产业,如染料龙头产业双鹿化工、奥贝尔化工,涂料行业中的丽彩化工、康乐士化工,籽制剂行业的德惠化学,陶瓷行业三大企青鸟建陶、威麟建陶、凤凰建陶。这些企业主原来大多都是永梁几家化工和建材企业的技术人员或者销售人员,结果永梁国营化工企业纷纷衰落垮掉,而这些从国营企业中走出来的人员却依靠原来积累下来的人脉和关系自主或者合伙创业。成为了支撑起永梁经济发展的脊梁,真是令人感慨啊。”

  任为峰也是对永梁的经济发展颇下了些工夫研究,原任永梁市委书记石进宝已经调任建阳市委书记,现任永梁市委书记陈劲松是从原任市长升任而来,陈劲松和石进宝两人在永梁搭班子配合十分默契,永梁经济也就是在二人搭班子这三四只间迅速发展起来,二人也是宁法国退民进观点的坚毒支持者。

  永梁经济发展增速很快,但是社会矛盾却相对突出,每年到省委省政府上访群体中来自永梁地区的占据了

  “刃例,下岗职工和失地农民是其中主要群体。

  “永梁经济发展速度这几年一直位居前列,但是在如何做到保持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确保社会稳定。这一点上他们做得并不好,我在上一次经济工作会议上就提醒过有些地市领导,经济发展不能代替一切。要弄清楚发展经济意义何在。切实提升人民生活水平,保障普通民众安居乐业,这才是发展经济的目的。”应东流目光平视前方。平静的道。

  任为峰在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应东流和宁法在观点上的冲突越来越明显。

  宁法强调在现阶段下发展经济是目前安原工作中的重中之重,一切其他工作都必须要服从和服务于发展经济,而应东流则主张不能过分强调发展经济就忽视了对其他社会事业的关注,政府对于发展经济更多的应该是采取从宏观政策上松绑和支持,而不能过多的在微观上指导和干预,相反*政*府应当将主要精力放在发展社会事业上来。

  任为峰认为两个人观点都没有错,只是在侧重点上的理解和火候上掌握需要因时因地制宜,只不过对于两位党政一把手来说,即便是他们能够理解到对方观点的真实含义,只怕也会一样坚持各自的观点和态度。这也让下边这些人感到难做。

  “在这一点上我看宁陵市西江区似乎处理得较好,西江区的企业改制我看既达到了促进企业改制新生的目的,又成功的借助政府退出所获资金来解决下岗职工的社会保障和再就业培所需资金问题。”任为峰有意无意的避开对方提出的敏感话题。

  “嗯,宁陵企业改制做得的确不错,那个西江区委书记人虽然年轻。但是我看脑子不糊涂,不唯上,只唯实,搞工作有自己的判断和做法,这一点很难得。”应东流少见的点点头表扬了人,“在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上我看也是很有一套,并不像其他地方那样不顾本地实际情况的一哄而上。”

  任为峰意识到赵国栋在应东流心目中留下了一个相当好的印象,这对于看人颇为苛玄严格的应东流来说很难得,这让他对赵国栋又高看了几分,一个普通的市委常委能得省里边主要领导的这样评价,相当难得。

  赵国栋当然不清楚自己在应东流心目中的印象就在这一次的参观中改观了不少,甚至还在任为峰心目中也加深了不少,在他看来获得了黄凌和舒志高的认同,他就相当满意了。

  “晓岚,越秀河堤防工程水利局检查结束没有?”赵国栋站在乌江江堤上,脸色沉郁。

  江岸堤防加固工程已经开工快一个月了,但走进度显然落后于他的想想,零零散散的几个个人在堤岸上。显得那样稀疏而又单薄,照这样下去一个月完工完全就是空想。

  魏晓岚似乎也觉察到了赵国栋的不高兴,连忙解释道:“赵书记。乌江汛明一般都是集中在**月间,现在才五月,两个同时间足以完成加固工程。”

  魏晓岚对于赵国栋近乎偏执般对乌江和越秀河堤岸防洪工程的重视大为不解,在她看来乌江的江岸堤防工程一直是市水利局的重点工程。区水利局只有协助和监督管护的职责,但是赵国栋却对乌江段的堤防鼻子寻常的看重,三次亲自视察乌江堤防工程不说,而且还有两次都是硬生生的把市水利局局长汪道禄给揪了过来,一起冒着顶风冒日的现场检查堤防工程,这让汪道禄和魏晓岚自己都是大惑不解,魏晓岚甚至怀疑赵国栋是不是小时候受过某些方面刺激,以至于让他对洪水有着天然的恐惧心理。

  市水利局汪局长那也是看着赵书记是市委常委不好推脱才勉强陪着赵国栋上堤坝,但是连续两次如此,这让那位汪局长也是一肚子怨气。不知道在背后骂了赵国栋多少坏话。

  赵国栋也知道自己背了不少黑锅。吃饱了没事儿干撑得你!不该你管的事情你也在管,纯粹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自己还在还在市委常委会上两度提出要求全面整修加固全市河岸堤防工程,也引起了金永健和副市长孟渊的一些看法,他也是有苦说不出,总不能让自己也来充当一次末日预言家来一次预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