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六十一节 潜在的危机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六十一节 潜在的危机

  沁国栋没有想到自己会早不早就被人瞄上了。而且是秋,吓。&br&他还一门心思放在市委常委会上提出要加强全市防洪体系建立这个提议该怎么提出来。&br&照理说全市防汛抗旱工作都是由分管农业的副市长孟渊负责,市里不像区里,自己可以以区委书记身份横**一扛子,无论是曾令淳或者魏晓岚虽然心中不以为然,但是毕竟不可能公开驳自己面子,在市里自己只能算是一个小字辈,自己的意见被质疑和否决那也很正常。&br&区里之所以能够顺利通过那也是因为自己向曾令淳作了承诺,那就是如果今年乌江和越秀河两岸不像自己信誓旦旦宣称的那样可能会遭遇极端天地影响,那么自己就要负责替西江区从其他渠道找回这两百万来填补西江区财政这个亏空。&br&有了自己这介。承诺曾令淳当然

  也就乐见其成,反正这钱也是花在正道上,只不过一下子把防洪标准从三十年一遇要提高到百年一遇,这笔钱花得有些不是时候罢了。&br&自己已经就这个问题专门和孟渊交换过意见,但是孟渊虽然表面上相当客气,但是赵国栋还是从骨子里感觉得到对方的不以为然。想想也是,你凭啥说你去了一趟水利部就能断言今年会遭遇洪水,真要有这么准确的判断,全国还不早就动员起来了?&br&赵国栋通过杨天明的关系已经竭尽所能的施加了自己所能尽到的一切。水利部和的家防总的专门督察组也的确出现在了包括安原在内的长江沿岸地区,也查出了不少问题,至少也证明了赵具栋先前的说法并非空**来风,长江流域干支流的防洪基础设施都不同程度的存在一些漏洞。通过这一次专项督导工作也督促的方各级人民政府在这咋。问题上加大了整修和完善力度。&br&先前乌江江堤也在某种程度上是借助了这股东风,要不汪道禄就是再尊重赵国栋,也不可能这样凭空无白的拿出几个万来做些他们认为没有多大必要的工程。&br&让赵国栋担心的还有翠河堤防工程。整个宁陵市实际上就是一个三江并流的所在,宁陵市区也就被三条江分割成支离破碎的四块。&br&乌江由南向北注入长江,而越秀河则是由西南向东北注入乌江,在距离越秀河与乌江交汇处以北的三千米处就是翠河与幕江交汇处,由东南向西北而来的翠河从这里并入乌江。&br&乌江以西就属于西江区地界。宁陵市委市府几大班子、西江区四大班子以及全市主要金融、商业和文化娱乐核心地带都在乌江以西越秀河以北的老城区,而构想中的越秀河大桥一直因为困扰于资金问题而没有付诸实施,使得越秀河南北只能以渡轮来解决交通问题,成为制约越秀河以南地区发展的瓶颈。&br&乌江以东属于东江区。但是横穿翠河和乌江而过的引5国道与乌江、翠河形成一个大约十来平方公里的三角地带,这里就是宁陵开发区。而其他地方则都属于东江区地界。&br&乌江、越秀河、翠河三条江河瓜分了整个宁陵城区,但事实上真正算得上城区也只有乌江以西越秀河以北的地区那一片面积只有区区十平方公里左右的一百一十度的钝角地带。而广大的乌江以东和越秀河以南地区都还属于典型的城郊结合部或者说就是农村地区。&br&三条江河既为宁陵市区带来了丰足的水资源和秀丽的临江景观,同时也为宁陵城区带来不小的隐患,抛开乌江这条长江最大支流不说,越秀河和翠河都发源于武陵山区。由于武陵山区降水相对集中,使得每年七月下旬开始一直要到九月上旬。越秀河翠河的水量都相当大,好在历年宁陵市委市府都对这防洪工程十分重视,在堤防工程上也没有出过什么问题,所以也就在宁陵地方官员们心目中滋生了不少懈怠心思,这也是赵国栋最为担心的一点。&br&赵国栋已经无法回忆起后世记忆中宁陵市所遭遇的洪灾情况了,但是在他印象中,安原全省都是呕年那一场百年难遇大洪水的重灾区,几乎每个地市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暴雨洪灾洗礼,尤其是像安原、蓝山和唐江更是遭灾最为严重地区,想必宁陵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br&赵国栋预料得到市委常委会上自己的意见会遭到攻许,舒志高和金永健都明显的对自己这种有点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建议表示出了异议,很显然孟渊在这个问题上已经和二人进行了沟通,认为赵国栋是在&br&川灯火做,而严力民更是含沙**影的提醒赵国栋关注本职,盾。心国栋还注意到陆剑民目光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他一时间也没有琢磨透。&br&总而言之,这是赵县栋就任市委常委以后处境最为狼狈的一次常委会。几乎就没有得到一个人的支持,就连章天放、尤莲香以及蓝光都少见的没有发言支持自己,不过他很坦然,他做了他能做的所有事情,而且这今后世记忆中的大洪水是否会如期而至他内心一样有些拿不准,毕竟,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br&倒是**凌很友好的赵国栋的担忧表示了理解,这让赵国栋很是意外。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凌向自己示好的一个暗示,但是他相信在舒志高或者严立民眼中,这绝对就是一个信号。&br&“国栋,你在担心什么?我觉得在今天的常委会上你有些失态,前半截你心不在焉,后半截你像是在钻牛角尖,幸好今天**书记心情还不错。全市防汛抗旱工作不是你的主责,你应该更多关注该你自己管的东西。”&br&尤莲香站在赵国栋身后有些困惑的问道,江风袭来将她身上的连衣裙吹得猎猎飞舞,丰盈的身材显得更加四凸有致。&br&赵国栋明白尤莲香话语中隐藏的含义,今天**凌表现出幕的态度的确足以引起在场所有人的猜疑。**凌来宁陵这么久,虽然在工作中力度很大,态度也很强势,几个县委书记都吃了排头,弄得有些狼狈,虽然都是对事不对人,但是今天对与赵国栋的态度却有些鼻子寻常的宽松。这不能不让人生出一些猜想。&br&以**凌的**格是不会因为你是市委常委就客气的,就连尤莲香自己也被**凌言语伞捏过,弄得好不尴尬,所以尤莲香也才会对今天常委会上的异常情况表示关注。&br&“尤姐,咋说呢?有些事情一时半亥也说不清楚,我只觉得咱们宁陵所处的地理位置正好处于三江汇合处,如果防汛工作疏忽大意那可就会出大事儿。”赵国栋也知道自己这个说法有些太勉强了,但又的确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解释自己今天在常委会上的提议。&br&“国栋,你是怎么一回事?你这个提议那就是在指责舒志高和金永健他们市政府方面没做工作或者说防汛工作漏洞很多喽?”尤莲香见赵国栋一派恍恍惚惚的模样,有些来气,不客气的道:“你以为你是谁,是市委书记?还是分管防汛抗早工作的副省长?”&br&赵国栋叹了一口气,“算了,尤姐,今天就算我走神失态了吧,谢谢尤姐批评。”&br&“哼,我看你在省里边开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工作会议的代表参观之后就有些神不守舍的模样,也不知道你是犯啥病了,还是想女人想得走火入魔了?”尤莲香和赵国栋关系不一般,说起话来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顿了一顿之后才压低声音道:“国栋,乌江江堤和越秀河河堤工程那边你没有啥吧?”&br&“尤姐,你想哪儿去了,你觉的我会是在那方面犯错误的人么?”&br&赵国栋怔了一怔之后笑了起来,“姓赵的再怎么犯错误也不会栽在钱字上,这一点尤姐放心。”&br&“嗯,我想也是,不过我看那个王益这一段时间似乎走市里边来得挺勤的,我两次都在纪委那边碰上,怎么,你们区上又有啥事情翻弄出来了?”尤莲香顺口问道。&br&“是么?我倒是觉得我们西江这段时间挺清净啊。”&br&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这一段时间王益显得很平静,不过明显感觉的到对方对自己的戒备和疑虑,看样子这家伙似乎一直在琢磨自己,到市纪委那边除了向陆剑民汇报之外,他还能干啥?&br&赵国栋在内心冷笑,王益是个合格的纪检干部,但是却不是一咋小合格的领导,缺乏起码的政治大局观,更缺乏必要的政治观察力和政治领悟力,作为一个纪委书记你该对什么人负责,你该监督什么人,似乎他心中就没有一个谱儿。&br&“树欲静而风不止啊,国栋,你自己还是掂量着一点吧,我听省纪委有熟人说,我们这边建筑市场很乱。似乎有领导干部牵扯其中,我信的过你,但是你下边那几位副区长可得要敲打着一点,别来个灯下黑。自己窝里先出事儿了。”尤莲香抱臂一笑,“熊书记这一周耍回安都。咱们回去聚一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