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六十二节 改变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六十二节 改变

  弄潮第九卷扬首奋蹄第六十二节改变设红的乳蒂在赵国栋手指间细细的捻揉。文字版蜷伏在他怀丰广身上下浮起一种绮丽的玫瑰色,宛若鱼嘴般的私处和赵国栋下体紧密联结在一起,粗重的呼吸声伴随着呢喃呻吟,赵国栋一次又一次将自己身体刺入对方体腔深处,咨意挞伐,直到最后一泄如注。

  “你有心事?”女人妖媚的从赵国栋身下探出头来,乌黑的秀发将一张宜嗔宜喜的娇嫩螓首映衬得格外魅人。

  “嗯,有些烦心事儿。”赵国栋拍了拍女人挺翘的肉臀,女人知趣的蜷起身体靠在赵国栋怀中。

  “出啥事儿了?”女人好奇的问题,和他接触了这么久,她还真很少见到对方有如此表现。

  “也说不上,总觉得这段时间工作不太顺心,全身上平都不得劲儿。”赵国栋吁叹道:“要说也没啥大不了的事情似的,但是却总感觉提不起精神来。

  “提不起精神来?”女人把自己的脸颊贴在赵国栋颌下,腻声道:“我看你刘才就比啥时候都还来劲儿,要不我咋知道你有心事?”

  “噢?比啥时候都来劲册?嗯。我再试试。”赵国栋一脸坏笑。

  双手捕捉到对方柔滑的**细细把玩起来。

  女人脸上浮起动人的红晕,都说女人动情时最漂亮,这话不假,赵国栋轻轻噙住对方樱唇,撬开对方贝齿,温柔又有力的吭吸着,鼻息间巾咖唔唔的腻声和如白蛇般扭动的身体让人感觉似乎又要掀起一波情潮涛。

  “若琳,你就打算这样过一辈子?”良久,从迷醉中慢慢清醒过来的赵国栋才悠悠的问道。

  “怎么了?我们原来不是说好不说以后的事情么?”女人清亮的眼眸溶溶如水,修长纤巧的颈项如白天鹅一般优雅高贵,柔顺的长发斜滑下来,散落在圆润光洁的肩头上,不过赵国栋还是敏锐的觉察到对方眼神中掠过的一丝决然。

  “若琳,我可以不闻不问,但是我们的面对现实,不是么?”赵国栋悠然道:“或许我们最初在一起只在乎朝朝暮暮,但是我们真的一辈子都能这样冷静面对这一切么?”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们为什么非要在最愉快的时候谈论这些令人扫兴的问题呢?如果我真的觉得有必要和你谈这方面的事情,我会自己寻找机会。”程若琳眉目如画,巧笑嫣然,“我有思想,也很理智,这一点请不要无视喔。”

  被对方有些俏皮的话语弄得没了脾气,赵国栋只有无奈的摇摇头,“那你不想谈这个话题,就换一个吧,现在你们那边怎么样?”

  “不太好,冰姐被陈大力都快要折磨得要疯了,整日面对那个丑陋可鄙的形象,也难怪冰姐心情不好。不过这段时间要稍稍好一点,似乎他的老板心情也不大好,没给他好脸色。”程若琳笑盈盈的道:“他也就收敛了许多,据说黄书记在市委被市委黄书记狠批的情形在全市都传开了,是不是有这回事儿?”

  “噢,你们那边也都知道了?”赵国栋不得不佩服这些消息的流传广泛和细致入微,“只是工作上一些问题而已,说不上个啥。

  “哼,我看黄书记这段时间脸色就是阴沉着,县里几个局行的一把手也是挨了旭,估计也是黄书记把气撒到他们头上了。”程若琳渐渐对这些消息也开始感兴趣起来,最初网步入赵国栋生活中时,她对这些道听途说的事情连听都懒得听。

  “黄昆和唐耀文现在压力恐怕有点大,新来的黄凌书记对工作要求很高,那种得过且过或者说敷衍了事拖下去的想法只怕可以休矣,拿不出一点新鲜东西来,就这么老是糊弄过去,现在怕走过不了关了。”

  赵国栋也琢磨着自己这一段时间似乎也一样感受到了压力。黄凌相当强势,来宁陵不到一个同时间就已经融入进来,而且很理所当然的就把握住了自己所处的位置,不像祁予鸿来时花了快一年时间才算慢慢站稳脚跟,当然这与当时麦家辉的强势有一定关系。现在的舒志高来的时间也不长,根基也还不牢固。正是这种情况下黄凌很熟练而又老到的捕捉到了机会,迅速进入角色。

  黄凌对于自己印象不错,他感觉得到,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行事作风与他有些相像吧,但是这同样也是一种压力,黄凌对那种按部就班循规蹈矩缺乏创新的工作方式很看不惯,而且性格也比较急,他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现在各县区一二把手似乎都意识到了新来的这位书记和以往祁予鸿有些不大一样,祁予鸿性格较为柔和稳重一些,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下狠手,但是新来的黄凌似乎就大不相同,平时作风和言语间流露出来的气息那也就有点顺我这生逆我者亡的味道。当然顺和逆并不是指你和他个人之间的恩恩怨怨,而是指你是否拿出了让他满意的工作实绩来。想要那种得过且过忙里偷闲混日子的人就有些难过了。

  像黄昆这种角色肯定有些着忙,不过同样也给赵国栋带幕一些压力,作为市委常委,又兼着西江区委书记和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黄凌话外荆良明显,你就得把西江区和开发区打造成为宁陵市经济发展上的发动机和火车头,宁陵市对外交流展示的一扇窗口,这要求可不低,而且以黄凌的性格也不可能让你一步一步慢吞吞的来做事,你得让他看到日新月异的变化才行。

  这怕就是这一段时间自己总是觉的心情不畅的原因,加上洪水来袭的压力像一把剑一样始终悬在头顶,尤其是他无从得知这一场洪水会不会像记忆中那样真的为祸甚烈,自己现在的动作在外人看来已经是反应过度,甚至被视为神经质了,但自己却又不能尽自己一份努力。

  “嗯,我看新来的市委书记给各县压力都有些大,前几天我和冰姐到市广电局开会,市广电局鲁局长也是容色严肃,很难得点名批评了云岭县和东江区,提出了今年广电工作必须耍有新举措要上新台阶,尤其是提出有线电视网络建设的女尤刀推进。这项工作也给各县带来很大压力。”

  程若琳犹如一条温顺的波斯猫蜷缩在赵国栋怀中,枕着赵国栋手臂。双手抱住赵国栋虎项,美眸含情,羊脂玉般的**柔软润泽,丰挺茁壮的****,饱满滑爽的臀瓣,颀长优美的双腿,娇靥如灿烂云霞一般浮动着一层**光泽,在昏黄的壁灯下闪耀着一种惊心动魄的美艳,直让人馋得恨不能一口把她吞下。

  赵国栋虽然和程若琳已经相好一年多,但是每一次见面前还是有一种恨不能把对方生吞活录的冲动,两人欢好之后也总是喜欢交颈相拥二眠,如一对恩爱鸳鸯。

  “你这边工作没啥吧?”赵国栋关心的问道。

  “我分管的是电视台和电台这边工作,轻车熟路的,还行,不过冰姐压力挺大,尤其是陈大力虽然这一段时间在行为上收敛了一些,但是工作上却是吹毛求疵,百般刁难,国栋,你若是有机会,能不能帮冰姐调动一下?”程若琳突然抬起面庞,仰望着一脸迷醉的赵国栋。

  “调动一下?调哪儿?市广电局我不熟,到我们西江区来现在也不太合适?她是一个正科级干部,又不是普通干部,我们这边宣教系统领导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儿,调过来也不好安排。赵国栋摇摇头,“再说,我真要调动,也该调你才是。”

  “我?我你就不用考虑了。程若琳脸上浮起一抹神秘的笑意,“你是领导干部,我和你的事情本来就有人盯着,想要找你的碴儿,你要把我调过来,那不是授人以柄?何兄。

  “何况什么?。赵县栋意识到恐怕对方有什么话要和自己说。

  “嗯,暂时不告诉你,等到事情落实下来我再告诉你。”程若琳嫣然一笑,调皮的躲过赵国栋探过来抚摸她玉靥的手。

  “你敢不说?!”赵国栋淫笑起来,一把抱住程若琳半躬起的**。将自己的脸贴在对方的光滑的脊背上,轻轻噢着那淡淡的体香,双手却很自然的握住了那对娇嫩的鸽乳。细细把玩”不说,那我就要给你惩罚了。

  “谁怕谁啊?”程若琳娇笑。她最喜欢这个男人卸下一切面具在自己面前真实的展露自我,她喜欢对方这种时候那澄澈透明的眼神和顽皮可爱的笑容,在这个时候对方更像一个大男孩而不是什么市委常委区委书记。

  “真的不怕?。赵国栋坏笑着将自己手从对方胸前挪开,滑入对方腋下,程若琳顿时慌了起来,“别。别,国栋,我怕痒!”

  “哼,你不怕痒我还不呵你呢。”赵国栋洋洋得意的笑道,双手已经探到了对方腋下,程若琳腋下很光洁干净,注意形象的女人早已把腋下这些私密部位一样清理得干干净净,不留一点痕迹,“快说,不说我可真呵痒痒了。”

  “别,别!”程若琳已经蜷缩成了一团,一边笑一边娇喘连连,“我说,我说,还不行么?。

  “嗯,那就老实交代。赵国栋大马金刀的松了手,然后搂住对方柔软的腰肢。

  “嗯,你还记得原来我在电视台那个同事魏菡么?”程若琳抚弄了一下散乱的发梢,柔声道:“她现在在省电视台新闻中心,春节我到省城去和她在一起,她建议我可以到安都去尝试发展一下,我当时没有答允。上一个月,她又帮我联系了一下省电视台卫星频道推出一些新栏目,对外公开扩骋主持人,让我去试试。xち。

  “你去试了?”赵国栋心旌微动。

  “嗯,我去试了试,另外省广播电台的宁江春语音乐台也在招聘主持人,我也去试了一试,第一关已经过了,估计问题不是很大,所以我就打算去安都发展一下。”程若琳抬起目光,有些忐忑不安,凝望着赵国栋:“我先前也没有告诉你,主要是这件事情也没有确定下来,我自己也没有打定主意去不去,不过我觉得魏菡说过我,说我不是一咋。

  适合在官场上走的女人,我性格太单纯了些,更适合在专业上发展,安都这片天地更广阔一些,劝我趁着现在专业还没有丢下,到安都去闯荡闯荡,我觉得她说的有些道理。

  赵国栋默然无语,程若琳走出的这一步他并不意外,人都是在成长和提高的,自己如此,别人何尝不是如此?就连徐春雁都在一步一步从最初的俱乐部发展成为健身器材门市,而且还有意开设连锁店。

  孔月也已经正式立足加拿大,现在也有意回国发展,人,你禾远不要小看你身边的人,不经意的触动命运轮盘,也许就会创造出一个崭新的世界。

  “怎么了,国栋,你是不是不愿意我去安都?”程若琳有些紧张。

  “不,若琳,我怎么可能那么自私?何况安都又不是外星球,也不过就是几个小时车程,我也经常回安都。比起我们现在也相差不大,我只是有些感慨我们都在不知不觉间成长变化。赵国栋温情一笑,宽慰对方道:“我们互勉,不好么?”

  “嗯,国栋,我想这一切也许都是你给我带来的改变,和你在一起之前,我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一般。只想把自己封闭在一个无人干扰的空间里,除了冰姐和我能在一起说些知心话外,其他人我连多说一句话的兴趣都没有,是你让我从孤独的阴影中走出来,让我感受到这个世界一点一滴的阳光和生机,让我感悟和体味这个世界的美好一面。”程若琳眼眸中满是情意,“对你我不言谢,因为我就是属于你的一部分。

  程若琳坦率而炽热的感情释放让赵国栋被深深震撼了,这样的女人你还能说什么,自己何德何能承受这样之重的情感,一时间赵国栋似乎有被对方堆砌而来的情意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良久,赵国栋才只能用自己的双臂紧紧搂住对方**,似乎要用这种方式让自己和对方从灵魂、精神到**融为一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