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六十三节 备战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六十三节 备战


  弄潮第九卷扬首奋蹄第六十三节备战右赵云海来到宁搀时,赵国栋还沉浸在对程若琳离去的见习程若琳几乎是以闪电般的方式辞去了花林县广电局副局长的职务。径直去了省城,她选择了到省电视台卫星频道一个筹备中的面对民生栏《生活》。

  在去了这几天里赵国栋在电话中都能够感受到程若琳的兴奋和忙碌。她就像是一个被囚禁在鸟笼中太久的小鸟一下子得到了解放一般,焕发出无穷的工作漏*点和活力,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一份崭新的工作中了。

  赵云海是利用毕业实习出差的时间来宁陵的,毕业实习一开始赵云海就被赵长川抓了夫,先是被一脚踢到市场部,跟着赵德山在国内几个销售市场奔波熟悉情况,然后又被赵长川安排到屈直手下跟着跑腿开始学习,主要负责跟踪沧浪在安都商业银行和宁波商业银行以及在花林县麒麟观囫囵山风景区的投资事宜。

  这一次来宁陵也就是跟着集团另外一个同事一起到花林县了解麒麟囫囵山风景区开发公司经营状况,顺便就到兄长这儿来一趟。

  “你不想在沧浪工作,那你想干什么?”赵国栋对于赵云海的话并不感到惊诧,事实上他对赵云海抱有很高期望,他希望赵云海能按照他自己兴趣去选择想做的事情,在生活无忧的情况下,按照自己爱好去努力奋斗一番,也许能够取得更好的成就,更能满足自己的成功**。

  “现在还没有想好,但是我不想在沧浪里干,那是属于三哥的事业。我想干我自己想干的事情。”赵云海在赵国栋面前略显拘谨,不像在赵德山和赵长川面前那样随意自在。

  “没想好?难道连一点方向都没有?”赵国栋皱起眉头,“你马上就毕业就要进入社会了,难道对自己想做的事情就没有一点思绪?”

  “哥,你记不记得你上一次和我说起过的电的故事?”

  赵云海想了一想,才歪着头道。

  赵国栋眼睛眯缝起来,饶有兴致的端详着眼睛丰跳跃着一团火焰般的弟弟,“你想试网产业?”

  “哥,我记愕你那一夜告诉制将改变整个世界,而信息产业也将是与蒸汽机出现带给世界改变一样的东西,所以这一年多来我一直在关比网,我觉得你的眼光太准确了,这个东西足以改变这个世界!”赵云海脸上浮起一抹淡淡的红潮,因为兴奋他忍不住舔了舔自己嘴唇,这是他紧张、激动和兴奋的表现。

  “如果你有钱,你打算干什么?”赵国栋嘴角浮起一丝笑容,一年多前自己种下的种子终于开始发芽了,他还以为对方已经忘却了自己的播种,没想到这粒种子却在不知不觉中李育起来。

  “哥,那得看有多少钱,我觉比网产业事实上应该属于信息产业一部分,前景无限,我很看好这个产业,哥,你该多关法一下这个行业。”赵云海兴趣似乎被调动起来了,从包里拿出两本书,兴冲冲放在赵国栋桌案上,“哥,我建议你好好这两本书。”

  赵国栋抬眼一看,有些乐了。胡泳和范海燕写的《网络为王》和以及号称中国数字化教父的尼葛洛庞蒂写的《数字化生存》这两本书。

  这两本书在赵国栋后世记忆里已经有些模糊了,但是今天赵云海摆在自己面前,顿时让他一下子勾起了不少回忆,这两本书似乎算得上现在这个时代开启人们互联网梦想的启蒙之作,无数风云人物也正是在这两本书的启发下才开始了他们精彩的人生之旅。

  “嗯,这两本书搁我这儿,我会看的,不过我现在更想知道你想干什么?你是学法律的,不是玩技术的,软硬件也好,游戏也好,也好,我只想知道你的目标在哪儿?或者说你告诉我你觉得你的心思是在什么上边?”赵国栋微微笑着问道。

  “哥,老实说,我现在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有一点,那就是这个产业将是一个无限广阔的世界,我相信先下水的,必然可以赚得钵满盆肥!”赵云海被自己兄长的问话弄的有些尴尬,但是他并不气馁,依然固执己见。

  “唔,赚得钵满盆肥之前,也会有很多先下水的人被淹死。”赵国栋笑了起来,“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嗯,哥,如果可以的话,我打算按照我自己的想法先去这个行道试试水,我在学校里就已经联系上一些作这一行的朋友,就像你说的那引,我不是玩技术的。但是我知道纹个产业前景赤限。如果哥,忧照投资的话,我愿意和你一块儿去这个大海中搏一搏。

  赵国栋从赵云海眼中看得出自己这个弟弟是认真的,注视对方良久。赵国栋才缓缓点头:“好,云海,你有自己的主意,这很好,但是你要记住,前景好未必代表你就能做得好,技术好也未必就意味着能够成功,资本和技术的合作,外加优秀的运作,这才是王道,把握好这其中的道理,你才能做得好。”

  赵云海一直到离开自己兄长处时都还在咀嚼着赵国栋最后给他的这一番教诲,资本和技术外加运作。这才是成功的王道,虽然他已经感觉到互联网产业是一个方兴未艾机遇极大的产业,但是究竟干什么才能成功,游戏?时户?还是?,他心中并没有谱,不过兄长已经给了他一个暗示,资本,资本也将是其中一个要素,而他似乎应该算是资本拥有者吧?

  赵国栋很快就抛开了赵云海到来给他带来的一阵意动神摇,互联网大潮已经开始澎湃,但是却不在他的视野范围之内,那些歌互联网弄潮儿们将在这一波大潮中渐渐浮出,也许日后自己才会有机会推波助澜一把,而现在,自己还是把心思放在自己手中的事情上才是。

  老天爷已经渐渐开始发威,进入六月,天气就变得鼻子寻常的闷热起来,像往年安原这个时候日头虽毒,气温也高,但是这种闷热高湿度的天气也不多见,一般也就是在下雨之前才会出现这么一会儿,但是今年似乎就有些不一样。

  赵国栋已经意识到只怕历史不会因为自己有了某一段记忆而改变什么,提前进入伏暑天气的安原恐怕也难以逃过洪水的袭击,为了准备抗洪救灾物资这个问题上赵国栋又和曾令淳以及魏晓岚斗了一番嘴皮子劲儿。

  这个时候无论是曾令淳还是魏晓岚都觉得赵国栋恐怕是在心理上有某方面的阴影了,一下子购置了如此多的麻袋、草袋、编织袋,两倍于寻常储量的料石、沙石,还有大妾的木料、麻绳、铁丝、发电机组、彩条布,简直就像准备打一场抗洪大会战一般,无论从哪咋。角度来说都太不正常了,这让曾令淳和魏晓岚实在无法理解。

  但走出于对赵国栋这个区委书记的威权尊重,两斤。人虽然都是心中很不以为然,但这毕竟是实实在在的东西摆在这里,而且采购一律交由水利局和区上防汛抗旱指挥部统一购置,两人也就不好多说什么,反正这些东西三五年用不完也不至于就过了保质期了。

  赵国栋几乎每隔几天就要在江堤和河堤上巡视一番,同时也督促着开发区那边的翠河河堤上做好各种准备,不过开发区个于翠河南岸,地势较高,问题不是很大,相反在河北岸的东江区境内倒是问题不少。

  赵国栋甚至还专门给东江区委书记俞德寿打过电话,提醒柚注意翠河北岸的河堤需要加高加固,俞德寿虽然在电话里相当客气,但是赵国栋感觉得到对方不过是礼貌性的应承下来,自己这个排位最末的市委常委并不足以让一个区委书记点头哈腰的有令必行。

  几天后赵国栋重新视察翠河河岸时,河北岸情况依然如故,赵国栋也是无言以对,这种事情在没有引起足够重视之前,没有人会觉得有啥大不了,一切都在按照正常的路数走着,别人的地盘上啥时候轮到你来做主了?

  区水利局局长刘永贵是个实实在在的在水利这一行干了一辈子的老水利了,历经这么多任市委书记和区委书记,他还从没有见过对防汛工作这么重视的区委书记,几乎一周上堤一回,每一次上堤都得看上一两个小时才会下堤,这一次连分管区长魏晓岚都不爱来了,也只有刘永贵和另外一名副局长沙一成陪着赵国栋来走这一遭。

  “老刘,你说今年气候是不是有些怪异?”赵国栋站在越秀河堤上向上游看去,越秀河发源于宾州和宁陵交界地带的武陵山区中,流经苍化之后水量佳然变大,到了西江境内水面已经宽达三百米,赵国栋最担心的也就是这条河,担心上游苍化没有引起足够重视最后影响到西江这边的防汛抗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