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六十四节 争执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六十四节 争执

  “怪异?赵书记,咱们宁陵天气本来就这样,热得早,凉得晚,和南边的宾州根本就没啥区别,但是北边通城气候就比咱们要凉爽许多,都说是这武陵山给捂得,说这武陵山下边有地气,热着呢,所以连带着咱们宁陵气候也比同纬度的地方温暖许多。”刘永贵笑眯眯的道。

  “老刘我不是说热得早的事儿,我是说你有没有觉得这天气就一直这么闷热,湿气太重了,让人气都喘不过来的感觉。”赵国栋捻起自己身上衬衣扇呼扇呼,只觉得身上黏糊黏糊的感觉,难受极了。

  “赵书记,咱们宁陵三江汇流,地势有偏低,日照下水汽蒸腾,就在这一带沟谷间散不出去,怎么可能不潮热?”刘永贵摇摇头,“这时候还不算,等待七八月间,那味道可够长。比起花林那边要热多了。”

  “唔,花林是要凉爽许多,尤其是往东南边山里走,那更是凉爽宜人,到囫囵山顶上,这会儿你还得穿厚实一点的外套罩着才行,否则就得冻感冒。”赵国栋还真有些怀念在花林的日子,温泉,幽林,山涧,峡谷,原始森林,这一切都让人如置身世外桃源,忘却一切人世间烦扰。

  “那是,花林那边多山少平原,森林植被好,又少工业,自然空气清新,气候凉爽。”刘永贵讷讷道:“赵书记在花林呆了三年吧?”

  “嗯,三年,对花林也有些感情.了。”赵国栋摇摇头,把话题扯回来:“永贵,你说这越秀河并不长,咋水量这么大?”

  “赵书记,你有所不知,越秀河虽短,.但是却是在武陵山区里汇集了好几条溪流,后来从苍化南端出山钻出来,一直到山口下端处才有一座五十年代修的密山水库拦住,只要武陵山区一下雨,越秀河水保证猛涨,密山水库只能起到阻拦一下水速的作用。”

  “密山水库属于苍化县还是市水利局管?”

  “原来属于市里管,后来下放给.县里管了,密山水库属于小型水库,而且老旧,价值不大。”刘永贵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赵国栋怎么突然关心起密山水库来了。

  “密山水库库容小,能起到多大阻拦洪水作用?”赵国.栋反问。

  “最早是发展小水电时候上的马,但是修建好之后.难以达到预期目的,就纯粹成了灌溉用水库,不过由于武陵山区水流丰沛,所以密山水库很少蓄水,加之设计也不是很科学,有不少人都建议在往上游修一座水库更符合目前的防洪灌溉需要。”刘永贵吧嗒着嘴道。

  赵国栋正在琢磨着这密山水库会不会出现啥.问题影响到西江这边,毕竟这密山水库正好在苍化县下端,再往下就是西江地界了,而且西江这边地势就是一马平川,没啥阻挡起伏,洪水要真下来,那可就没啥阻挡了。

  令狐潮一路小.跑着跑上河堤,把手机递给赵国栋,“尤秘书长电话。”

  赵国栋接过电话,尤莲香通知他下午四点钟开党政联席会,这个时候突然通知开党政联席会真是有些蹊跷,不过尤莲香说是布置省里边紧急通知的防汛工作,他心里就咯噔一响,不是真的有啥问题吧?

  市委常委会议室里气氛有些肃穆,会议是黄凌和舒志高以及孟渊三人到省里开了紧急会之后回来立即召开的,议题只有一个,国家防总和国家气象局发布最新消息称长江流域将会在近期出现一次大范围的强降雨过程,而且预计强降雨过程持续时间相当长,可能会超出预期,请各地要做好防汛抗洪的充分准备。

  “根据国家防总和省防总的通知,我们宁陵市和南部宾州市都将迎来一次大范围的强降雨,估计持续时间在两至三天,这会对我们宁陵全市各县都造成较大影响,尤其是武陵山区可能会迎来汛期以来第一次强降水,可能会影响到我们市内的乌江、越秀河、翠河、金马河、桂溪、云溪、白头河等多条江河,按照省上统一部署从今天开始全市就要进入防汛抢险期,市上成立了防汛抢险指挥部,指挥长由市委书记黄凌同志担任,市委副书记、市长舒志高同志担任副指挥长,其他市领导担任成员,下设办公室,办公室主任由我兼任,水利局局长汪道禄同志任副主任。”

  孟渊是个四十出头面目清秀的中年眼镜男,赵国栋一直觉得这位副市长更适合作一个教书先生或者研究学者,平素接触也是文质彬彬,相当和蔼,但是给赵国栋的感觉缺乏那么一点魄力胆气,说什么事情都是带着一股子商量的味道。

  尤其是在上一次赵国栋找上门去讨论乌江江堤加固加高方案时,汪道禄推说要找孟市长拍板,赵国栋便拉上汪道禄去找孟渊,就在孟渊办公室里堵住孟渊,三言两语之下,孟渊虽然也知道这有些不符合情理,但是也不好推托,只有把担子推给汪道禄,最后还是赵国栋硬逼着汪道禄点头,孟渊才如释重负一般跟着点头,就像是汪道禄是分管副市长而他是水利局长一般。

  孟渊简要的把情况介绍完就立即引起了一阵议论,常委和副市长们都是交头接耳,显然觉得先前并没有多少预兆,怎么会一下子就把事情说得这样严重,虽然说今年汛期有些提前,但是这防汛工作每年都在提,抢险也是每年都在抓,但是开这样一个规模的党政联席会似乎就有些点小题大做了,宁陵市内本来江河就多,水库、堤坝也是不少,每年的防洪抢险工作也都是轻车熟路,也遇上过一些险情,但是像一下子提升到这种规格来开会,却还是第一次。

  “黄书记,舒市长,老孟,问题有这么严重么?”严立民皱起眉头,虽然是用商量的口吻,但是还是流露出一股子不以为然的味道,“这防汛抢险每年都在搞,各种预案也有,要说各种防汛物资也都是提前储备好,好像西江区今年还特意加大了储备量,国栋,是不是?但是这突然把警戒级别提到这么高,那几乎就是打乱了整个全市的正常工作,是不是有点太风声鹤唳了?”

  严立民的意见立即引起了包括金永健、陆剑民、毛萍、蓝光以及李代富、符娟等人点头赞同,年年都在搞这防汛抢险,这宁陵本来就在江河边,真有点风浪大家也是见惯不惊了,这一下子大惊小怪的闹腾起来,都有些觉得不以为然。

  “严书记,今年情况不大一样,恐怕需要引起我们全市的高度重视,根据水文专家和气象专家的分析,今年我国收到厄尔尼诺现象的影响,副热带高气压在我国将会出现反复波动的情况,也就是说雨季时间可能会特别长,降水也会大大超出正常年份,尤其是在我们长江流域,可能会遭受前所未有的暴雨袭击。”

  “而我们宁陵地处乌江水系腹地,多条支流都在我们宁陵境内汇入乌江,而且这些河流大多都发源于武陵山区及其延伸段,而降雨一旦集中在武陵山区而且雨量特别大的情况下,极易引发山洪集中爆发,对我们整个宁陵市的威胁极大,所以这一点务必要引起大家的高度重视,万万不可以掉以轻心,这也是为什么省上把黄书记和舒市长都召集回安都开会的主要原因。”

  孟渊有些着急,他到省防总去了解情况时,省防总几位专家专门提醒他说宁陵、蓝山和安、唐江三地市只怕遭受暴雨袭击的可能性最大,洪灾爆发的可能性也最大,如果不引起高度重视,恐怕就会遭受前所未有的灾难。

  “老孟,可能今年气候的确有些反常,但是我们前期部已经做好了各种安排么?现在又一下子提升到这样紧张的程度,那几乎就是让我们所有干部放下手中其他工作,一心一意来搞防汛抢险工作了,这也没啥,问题是现阶段要我们干什么?准备防汛物资?早就备齐了,巡查江防设施?这也需要专业人员查看,而且我记得上一次开会是国栋同志也提出来要加强对江河堤防设施的检查和加固维修,老孟,这也早就该落实下去了吧?现在还要我们干什么?总不能让全市干部都呆在单位上等着天下雨吧?”

  严立民很有些看不起这个书呆子模样的孟市长,说话细声细气,活像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一般,半天说不到点子上,只会照本宣科,你要说清楚一个事情也得先好好琢磨一下怎么才能让大家信服,就这么传达一通省里边的精神,谁不会?问题在于现在要怎么落实省里精神,该怎么干?

  “严书记说得有道理,关键在于我们现在需要做些什么,刚才孟市长不是说了么,暴雨可能明天就要下来,我觉得咱们市里恐怕也得有个总体应急预案,而且还得考虑如果真的洪水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我们市级机关各单位该怎么办?恐怕也得组织起来上前线才行,至少现在也要组织一个预案,确定一下谁负责哪一片,谁负责干啥,免得到时候真的乱成一团。”

  赵国栋明里是捧了严立民,实际上还是替孟渊分辨了一下,虽然和孟渊没啥交情,但是至少也算是帮自己在乌江江堤上出了钱,而且更重要的是赵国栋知道这一次宁陵恐怕真的会遇上空前的危机,早一点做好各种准备,也有助于最大限度减少混乱减轻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