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六十七节 要出事!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六十七节 要出事!

  赵国栋几乎一夜未睡,窗外哗啦啦的磅礴大雨一刻没有停息,赵国栋估摸着从三点过到天亮五个小时之内降雨量至少超过一百二十毫米以上,按照这样的情形,武陵山区极有可能爆发山洪。

  这还只是第一天,赵国栋估摸着只怕这后面两三天才是关键,前期没怎么下雨,这一场雨下下来土壤里吸收不少,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土壤水分饱和之后,不确定性就会变大。

  赵国栋就在这办公室里沙发上蜷了一夜,一点钟睡觉,三点半醒来,然后四点半又入睡,六点半起床打坐调息了一个小时,精力完全恢复,又可以迎接一整天的繁重工作。

  天色依然阴沉得可怕,雨虽然小了下来,但是却没有停,赵国栋站在床前看着区委区府工作人员陆续进入大院,显然一晚的大雨并没有对他们有多大影响,毕竟宁陵本来就是一个经常遭遇暴雨袭击的城市,一班人也已经有了惯性的心理准备,不少人已经是推着自行车扎着裤脚进入院内,估计市区有些街道排水不畅出现内涝现象了。

  区府办的一台三菱越野和水利局的一台切诺基开了进来在大楼门外停下,赵国栋和曾令淳以及魏晓岚早已约好一起去乌江江堤和越秀河河堤上视察,霍云达要到几家工厂去看一看,督促他们做好抗洪准备,凌霄和肖朝贵要到越秀街道办棚户区去看望基层民众。

  三菱越野和切诺基吉普怒.吼着冲进雨幕中,街道上已经出现积水,虽然还不是很深,但是有些路段的谁还是淹过了半个轮胎,赵国栋心中有些发紧,市区内涝情况也堪忧,这才几个小时的大雨就成这般模样,如果再持续降水,而且乌江和越秀河水位涨上来的话,这市区内的水只怕就更难排掉了。

  曾令淳也是一脸忧色,昨晚是赵.国栋在区委区府里带班,赵国栋让他回去赶紧休息一晚,估计后面几天都会有汛情,他也没有推辞,但是到凌晨三点过开始暴雨倾盆,他就再也睡不着了,站在窗户边上两个小时就没见雨有小下来的模样,直到老婆叫起来,他才会又回到床上迷迷糊糊躺了两个小时,然后再也睡不着爬起来好容易等到司机来接,就赶紧到区里来了。

  魏晓岚脸色少许平静一些,不.过脸上有一抹掩饰不住的疲倦,昨晚她也没有怎么休息好,赵国栋的电话之后她就不放心专门和建委、水利局、农业局以及越秀街道办都联系了,又让区府办值班人员再和各乡镇联系上,要求他们加强值守人员,一旦发现情况就要立即报告,躺在床上丈夫也是埋怨自打当了这个常委之后似乎就上了发条的闹钟一般一刻不得闲,连家里也顾不上了,好在丈夫埋怨归埋怨,但是对她工作还是相当支持。

  两辆车上了乌江江堤,一行人都是穿上雨衣直接.下车,赵国栋沿着堤岸边的石梯往下走,仔细看了看江中水情,水色还不算太浑浊,估计上游水还没有真正下来,但是比起昨天水位已经开始在缓慢上涨,刘永贵和沙一成两人也赶紧下来,蹲在石梯边上仔细观察堤坝冲刷情况,评估水速和含沙量。

  看了看之后,赵国栋走上堤岸,脸色严峻,直到刘永.贵也上堤岸之后才问道:“老刘,你感觉怎么样?”

  “赵书记,曾区长,现在还看不出,光是这一场雨是.见不出分晓的,每年都有这样的暴雨天气,就是下个一天两夜也出现过,以我们现在站着这乌江江堤来说,应该没啥问题。”刘永贵沉声道。

  “如果下上两三.天甚至三五天呢?”赵国栋立即接上话。

  刘永贵怔了一怔,“赵书记,这种雨量连续下上三五天这种情况还没有发生过,若是那样早就超了警戒水位了,这乌江江堤就算是再坚固,只怕洪水也可能漫过江堤了。”

  “漫过江堤不要紧,我们可以临时加高,或者构筑二道堤,我担心的是江堤一旦溃堤,那就麻烦了。”赵国栋站在江堤上回首望去,从堤岸向西就是整个宁陵主城区,一旦江堤决口,那简直就不敢想象。

  “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情,这段乌江江堤修建得相当牢固,虽然是市里边的工程,但因为牵扯到我们区里的生死攸关,我当时还是相当关注,何况当初水利局的马局长作风相当严谨,要求很好,一般施工队你想要在他眼前耍花样那是休想。”刘永贵对这一段乌江江堤还是相当有信心,“不过从这一段往下是三年才修的,情况怎么样我就不太清楚了。”

  “赵书记,孟市长和汪局长他们过来了。”魏晓岚见一辆三菱越野停在了堤岸下,几个人跳出车打着伞往堤岸上走来。

  孟渊脸色很憔悴,显然是一夜未睡加上心力焦灼,让他一下子就像是脱了形一般,先前赵国栋提醒他要对市里几条江河都进行加固维修,还引起了对方有些不满,不过现在对方似乎意识到了今年这个汛期怕是不好过了。

  一阵简单寒暄之后,两人都是无心在说其他,直接步入正题:“孟市长,苍化和丰亭那边怎么样?“

  “不太好,苍化南边的武陵山区雨下得很大,据说宾州那边情况也差不多,丰亭境内的云溪水位急剧上升,丰亭县城出现内涝,山区几条溪流水量急剧增大,越秀河上游的大庆溪和小庆溪都是水位暴涨,我估计很快就会传导到下游来,赵书记,恐怕越秀河那边你要关注。”孟渊需要关注的不仅仅是乌江和越秀河,像市内其他河流现在也一样开始面临危机和压力,像翠河、桂溪、云溪、金马河、白头河等。

  “孟市长,西江这边我们已经全面动员起来了,我有些担心苍化那边,越秀河上游都在苍化境内,尤其是那座密山水库,听说年久失修,库容和泄洪能力都很差,如果问题出在苍化,但是受损失最大的弄不好却是我们西江区啊。”

  这个时候赵国栋也就直言不讳了,密山水库一直是他心头一块阴影,他曾经专门向汪道禄提起过这个问题,但是汪道禄称今年汛前对密山水库尽心过检查,一切正常,他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但看到今天雨量情况,他又有些心悬了。

  “密山水库那边我也和苍化方面打过电话,让他们加强水库安全检查,密切关水情变化注,尽可能提前把库容排空,以防不测。”孟渊语气也不是很肯定,密山水库属于苍化县管理,他只能打这个电话,但是具体落实还是只能依靠县里。

  “孟市长,我先给你打个招呼,我觉得苍化方面这一次准备不够充分,我担心会出事。”赵国栋盯着对方道。

  孟渊强压住内心的烦躁不安,尽量让自己脸色变得平和一些:“赵书记,各县都有各县的规划,真要出了问题,该打谁的板子就打谁的板子,我想不想要乌纱帽的人这二年恐怕也不多吧。”

  目注赵国栋一行人两辆车消失在雨幕中,汪道禄见孟渊脸色不渝,试探性的问道:“要不要再给苍化那边打个电话?我看苍化方面和西江这边比起来,准备工作的确差很大一截,西江方面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如果越秀河在苍化境内除了问题,那最后遭殃的还是西江这边,他们西南边几个乡镇都直接在越秀河威胁之下。”

  孟渊沉默半天才缓缓道:“还要怎么说?我已经给他们书记县长打了几次电话,人家都不耐烦了,觉得我们市里边手伸得太长管得太宽了,要不,老汪,你在给他们水电局方面打电话说说吧,尽到我们的心意。”

  雨在上午十点过终于渐渐小了下来,赵国栋终于松了一口气,中午饭吃得也算是可口宽心许多,不过他的心也只是保留了两个小时的平静,从下午两点过开始,天色开始重新晦暗下来,伴随着雷电和大风,降雨再度开始大起来。

  赵国栋终于意识到自己记忆中的东西只怕要真的兑现了,像这样连绵不断的降雨,而且雨量如此之大,不出现山洪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据他所知苍化县前期的防汛准备并不充分,魏晓岚为此还专门提出了她的担心,尤其是担心一旦越秀河在苍化地段出现溃堤可能会对西江西南几个乡镇造成极大的破坏。

  雨一直下到晚上七点过才稍稍又小了下来,城区内的内涝情况已经相当严重,而乌江和越秀河水位也是暴涨,浑浊泛红的水浪拍打着堤岸,不断有浮木、大树甚至大牲畜从河中飘过,显示出上游洪水肆虐已经造成了相当破坏。

  “老曾,我估计今晚可能要出事儿。”赵国栋目注河岸中挣扎漂浮的一头水牛,汹涌的巨*将它时而吞没时而浮起,岸边上几个水性好的年轻人眼睁睁的看着这头水牛就在距离自己几十米远处飘过,但是却没有人敢下去冒这份险。(!)为了方便访问,请牢记bxwx小说网,bxwx.net,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