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七十节 数风流人物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七十节 数风流人物

  应东流放下省防总电话就接到了副省长康仁梁的电话,内容都是一个,汛情空前严峻。

  宾州、宁陵、唐江、蓝山四地遭遇暴雨袭击,其中宁陵遭遇有记录以来最强降水,四十八小时之内降雨达到六百二十毫米,引发泥石流,其中宁陵市苍化县已经确定了有三人死亡,另有十八人失踪,而且还有十多户群众被困山中与外界联系中断,最为严峻的是密山水库连续遭遇山洪袭击,水库堤坝已经出现裂缝,水库一旦决堤,那就可能影响到下游一县两区的数十万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形势相当危急。

  “问题严峻到这种程度,为什么宁陵市里昨天没有报告?一夜之间就会恶化到这种程度,宁陵市委市政府在干什么?”应东流忍不住屏住呼吸,意识到对面并不是宁陵市委书记市长,而是自己的副手,他努力压抑住自己内心愤懑的情绪,压低声音道:“向宁书记报告没有?”

  “已经向宁书记报告了,宁陵方面黄凌和舒志高都已经赶到了苍化县坐镇指挥,并且已经和当地驻军联系并通过省军区向广州军区报告,请求当地驻军增援,宁陵市也进行紧急动员,当地预备役民兵部队都已经全部动员起来,赶赴一线抢险救灾。”

  电话对面的康仁梁声音也是十分低沉,刚刚走上省部级干部领导岗位就遇上这种事情,谁心里都有些紧张,尤其是这种大自然灾害面前,个人力量甚至可以说是人的力量都显得相当渺小,谁也无法预料在这种恶劣极端天气下下一刻会不会发生什么,而一旦真的酿成了大的灾难,不知道又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嗯,要求宁陵方面全力营救,..不惜一切代价要把那些被困群众救出来!”应东流已经站起身来,“我马上去宁陵!仁梁,你通知办公厅和省委那边,这事儿恐怕得立即向中央和国务院报!另外驻军这边,我马上和省军区那边联系,请他们请求广州军区支援,对了,在宁陵的驻军有多少?”

  “有一个工兵团,估计省军区那边.已经向广州军区那边请示了,应该马上就会有回音。”康仁梁一听应东流要去宁陵,也赶紧道:“应省长,我看我还也去宁陵吧,宾州和蓝山情况相对较好,估计唐江问题稍稍眼中一些,但是现在最危险的还是宁陵,密山水库是一座五十年代的老水库,库容小,泄洪能力差,而且估计水库状况也不好,我担心一旦密山水库出问题,那就会......”

  应东流沉吟了一下,他本来不.想让康仁梁去宁陵,唐江方面情况也不容乐观,但是康仁梁说到这个份上,他也不好多说,“那好,你把家里事情安排好,密切关注唐江方面,我和宁书记打个招呼,我们马上出发去宁陵。”

  黄凌脸色阴沉的站在密山水库管理处办公室窗.前,窗外是一片灯火通明,人声鼎沸,驻宁工兵团已经赶到水库现场开始抢险作业,但是密山水库大坝问题相当严重,而且上游来水持续放大,泄洪槽已经放开到最大,但是坝内水位依然在缓慢上升,气象预报今晚还将有一场雷暴雨,黄凌预感到这座老朽的水坝只把难以支撑到明天早上。

  原本以为丰亭情况已经够糟糕了,却没有想到苍.化的情况更加恶劣,这一座密山水库几乎就成了一颗定时炸弹卡在越秀河上,一旦堤坝垮塌,汹涌而下的水流将直接倾泻而下,想一想刚才苍化县委书记和县长在自己的面前那种惶恐不安的表情,黄凌就可以断定,他们自己都对越秀河两岸的堤防情况没有丝毫把握。

  办公室被呼的一声推了开来,一个解放军军官.和水利局局长汪道禄闯了进来,“黄书记,李司令!”

  “怎样?”李元庆脸色严肃得几乎没有半丝表情。

  “很糟糕,坝内两.边堤岸出现了跌窝现象,水坝坝体散浸现象很明显,有些部位也出现了裂缝,如果水位持续增高,我觉得要想保住水库很难。”操着一口北方口音的解放军上校团长毫不客气,“现在应该考虑一旦堤坝垮塌,.下游可能面临的危险。”

  “方团长,没有一点希望么?”李元庆咬紧牙关,下游两岸的民众正在进行紧急疏散转移,但是这么短时间内你想要完成疏散难度实在太大了。

  解放军军官无语的摇摇头,随即又抬起目光:“我们尽力而为,但是我需要提醒大家,恐怕得做好最坏的思想准备,下游转移疏散要以最快速度完成!”

  “方团长,感谢你们的支持了,我们所有干部党员都已经全数投入到转移疏散工作中去了,但是我们需要时间,请无论如何尽最大努力帮我们多争取一些时间。”黄凌只觉得自己嘴巴都有些发苦,这是他紧张到极点才会有这种现象,几十年来似乎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屈指可数,也就那么两三次。

  军官没有多余言语,只有一个敬礼便转身而去。

  黄凌深深吸了一口气,“老汪,堤坝本身情况如何?”

  “方团长说得没错,已经很危险了,跌窝出现那就意味着堤坝内部已经出了问题,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大坝直接垮塌。”汪道禄仿佛苍老了十岁,连续两天两夜的折腾,让他这个年龄的人真有些吃不住了,但是这个时候他却不敢有半点怠慢,“刚才距离堤坝两百米出也出现了大面积崩岸,相当危险。”

  黄凌眉头紧缩,正欲再说,电话却响了起来,“康省长,您好,啊,我在密山水库现场,情况很糟糕,水库堤坝已经出现裂缝,根据抢险人员介绍,要想保住很困难,尤其是下半夜可能还会有一场雷暴雨袭击,嗯,您和应省长都过来了?好,下游转移已经在进行了,我们现在需要争取时间,对,主要是时间,......”

  ......

  谁也没有料到溃堤来得如此之快,大雨刚刚下来一个多小时,原本毫无征兆的水库中段便如地陷一般缓缓垮了下去,也幸亏是垮塌速度相当缓慢,周围正在紧张工作的人们还来得及向两边撤离,五分钟之后,垮塌终于演变成大范围溃堤,整个密山水库如一座老朽之极的旧房在划破夜空的闪电见证下走完了它四十年历史,

  抢险人员立即撤到了堤坝两岸高处,洪水一卷而过将整个堤坝彻底摧毁,汹涌奔腾着向下游呼啸而去。

  赵国栋在三分钟之后接到电话,密山水库溃堤了。

  半个小时后,越秀河苍化段出现管涌现场,抢险队伍立即跟进,但是多处堤坝都同时出现了险情,最终南北两岸各有两处演变成为决堤,昔日平静的越秀河此时变成了发狂的蛟龙,沿着它撕咬开来的创口咆哮着奔行而出。

  “情况怎么样?!”应东流抵达苍化县时,苍化县北边几个乡镇已经是一片水乡泽国,从宁陵通往苍化的道路已经被大水冲断,他不得不绕道而行,多花了三个小时才抵达苍化。

  “应省长,我们前期已经以最快速度进行转移,但是水库溃堤来得太快了,北边几个乡镇转移没有完成,现在仍然有数百户接近三千人被困在水中,但他们大部分都转移到了高处,具体情况还没有完全统计出来。”黄凌接下应东流之后,竭力稳住自己的情绪,他知道这位省长对于这些方面相当关注,尤其是事关群众生命安全的问题。

  “我已经请调驻安都的舟桥团过来紧急增援,估计明天早上就要过来增援,明早宁书记他们也要赶过来。”应东流环顾四周,“苍化县难道之前就没有一点应急准备么?橡皮艇、冲锋舟这一类的东西难道一艘都没有么?没有赶快去从你们市里调来,省里边这些东西明天才能到,你现在要做的是要让群众感觉得到党委政府没有抛弃他们,都在他们身边!”

  应东流严厉的声音让黄凌冷汗涔涔,都说这个省长不好说话,今天算是见识了,此时他也只能咬着牙关点头称是,苍化县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思想准备,这个时候去找冲锋舟橡皮艇?哪里有?

  “另外两个区情况怎么样?”应东流也没有过分为难黄凌,把话题转移到西江区和东江区。

  “东江区那边志高市长在那边坐镇,情况也不太好,不过相比之下东江区因为涉及距离较远,水流稍稍缓和一些,但是仍然有两个乡受到了洪水袭击,被困群众估计也在三百户千人左右。”黄凌定了定神,“西江区情况比较好,由于他们昨天提前就作了转移准备,而且组织得十分有序,所以虽然有三个乡镇遭到洪水袭击,但是老百姓绝大部分都已经转移到了安全地带,仅有被困的几十人也和区里一直联系着,他们现在正在用橡皮艇和冲锋舟准备连夜将这几十个群众接出去,市委常委、区委书记赵国栋同志刚刚和我通完电话,保证西江区不让一个人被困洪水中,保证不死一个人。”

  “噢?”应东流眼睛顿时一亮,“他这么有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