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七十三节 闪光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七十三节 闪光


  赵国栋有些不耐烦的看着从那辆悬挂着安O牌照的旅行车里钻出来的几个男女,尤其是后面那个男的扛着一部摄像机更是让他有些反感,这些家伙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赵国栋没有理睬从旅行车里下来那几个男女,径直走进了大楼上了电梯,后面几个男女都被骆育成几人挡在了大楼外。

  “对不起,几位,请问你们是干什么的?”区府办值班的人出来挡住了还欲往里钻的几个男女。

  “我们是省电视台新闻中心记者,我们想要采访一下赵书记。”当先的年轻女记者气势很盛,亮出了自己的记者证。

  “对不起,赵书记现在相当疲倦,恐怕他不能接受你们的采访,如果有什么想要采访的内容,我可以通知我们区委宣传部的同志来配合你们。”骆育成一听是省电视台的,有些拿不定主意是不是可以帮赵国栋应承下来,但是现在赵国栋的确相当劳累,所以也就来一招缓兵之计,由赵国栋自己来决定是不是接受对方的采访。

  “噢,我们只想采访赵书记本.人,请他就他刚才舍己救人的事迹做一个简单专访,事实上我们刚才已经采访了另外几个跟随赵书记一起下水救人的民兵,我们还打算等一会儿去医院采访那一对获救母女。”女记者似乎觉察到了骆育成的犹疑心理,笑着道:“我们省台正需要这样的事迹来弘扬我们抗洪救灾中涌现出来的代表**人精神的优秀形象,赵书记刚才的表现我们已经全程摄录下来,所以我们只想耽搁他几分钟时间作一个简单的采访。”

  骆育成听得这么一说,和也有些.拿不住的荣盛交换了一下眼色,最后才道:“这样,记者同志,赵书记可能疲劳过度了,我先打电话请示一下,再答复你们。”

  赵国栋刚躺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就接到了骆育成的电话,听得骆育成这么一说他更是烦恼,他根本就不想出名,更不想用这种方式来出名,作为一级领导这样的表现很容易被人视为沽名钓誉,而如果接受了对方的采访很容易就把自己暴露在全省人民面前,这是赵国栋绝不愿意见到的,那会严重的影响到他的私人生活。

  赵国栋很干脆的拒绝了采访要求,不过他还是让.骆育成很委婉的回绝对方,名义就是自己太过疲倦,身体不适,需要休息。

  骆育成的解释显然无法让几名记者满意,那名女.记者则是不依不饶,要求赵国栋给一个准确时间接受采访,明确表示她必须要见到赵国栋作一次专访,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尤其是要询问一下赵国栋在那种相当危急的情况下,在沿岸那么多水性好手都不敢下水的情况下,他作为市委常委、区委书记怎么就能断然做出下水救人的决定?他有没有考虑到过这一下水也许不但无法救到那母女俩,甚至有可能搭上自己的性命?

  赵国栋没有理睬那么多,翻两个身便沉沉睡去,.管他是那个媒体,他不需要这种方式来替自己增光添彩,也许有些领导觉得这种方式可以获取更多的光环,但是他不需要,连续几天的劳累和刚才的奋力一搏让他觉得真的需要一场睡眠来补充精力了。

  ******************************************************************

  文国基副总理.的到来让宁法和应东流都感到些许压力,并非只有安原一省在这一场暴雨洗礼中遭受惨痛损失,文副总理这一次出京视察灾情第一站就选择了安原,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安原遭受的灾情的确相当严重,另一方面也许是安原的经济地位相当重要,这是宁法和应东流的理解。

  当然也还有另外一个隐藏在他们内心深处的担心,那就是中央对于安原在这场抗击洪水灾害的袭击中组织指挥不太得力,引起了中央的关注,才会使得文副总理首选安原作为视察第一站,这是他们绝不愿意承认和看到的。

  但是安原的情况的确不容乐观,除了宁陵之外,唐江、蓝山和宾州也遭受了暴雨洪灾的洗礼,蓝山和宾州情况略略好一点,但是受灾县份超过五个,人数依然超过三十万,而唐江问题也相当严重,截至目前为止,至少有三个县上报了有人员伤亡和失踪情况,预计死亡人数会超过三十人,常务副省长秦浩然已经赶往唐江组织指导抢险救灾工作。

  而宁陵的情况更为严峻,苍化县全县都已经进入了紧急状况,尤其是北部几个乡镇更是完全被洪水吞噬,受灾人数超过十万,而已经统计出来的数据死亡人数就超过了二十人,而失踪人数更是达到了五十人左右;东江区情况也不容乐观,死亡人数已经达到十人,而失踪人数也超过了二十人;丰亭县和云岭县情况也相当严重,根据报告两县都有三人在洪水中死亡,还有数人失踪,受灾损失超过千万元;其他各县也都有不同程度的受灾。

  文国基副总理对于民生问题相当关注,尤其是对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更是高度重视,无论是宁法还是应东流都能够从与他的谈话中感受到对老百姓安全的痛惜和忧虑,这更增添了两人心中的压力。

  “宁法同志,东流同志,这一次突如其来的暴雨引发的洪灾对我们国家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不仅仅是安原一省,湖南、湖北、江西、安徽目前情势都相当严峻,四省干部群众都在与洪水作斗争,我下一站将赶往湖北,这边就要拜托你们两位了。”

  文副总理满面忧色,喟然道:“我到安原看了看,觉得除了天灾带给我们危难之外,也在某种程度上和我们一地党政主要官员的组织领导力有关。有些地方领导有方,组织有力,处置得当,情况就相当好,比如说那个宁陵市的西江区,那个年轻的区委书记很有朝气和干劲,面对如此严重的洪涝灾情,提前预警进行转移,没有死一个人,没有失踪一个人,这很难得啊。”

  “......那位年轻的书记还提出面对洪灾带来的巨大损失,应对的最好办法就是以最饱满的热情投入到灾后恢复生产建设中去,以最快速度最高效率将经济搞上去,我很赞同他的这个观点,也很欣赏他的漏*点,希望下一次我来安原可以看到一个崭新的宁陵。......”

  直到文副总理的专机消失在空中,宁法才收回目光与应东流投射过来的目光碰撞了一下,“东流,看来文副总理对于我们安原省的抗洪救灾工作还是给予了一定肯定啊,我们一些地方取得成绩文副总理还是看在眼里的,.看样子也是相当满意。”

  “有些地方在这次抗洪救灾中也暴露出来一些问题,一些领导思想麻痹大意,工作作风虚浮,反应迟缓,宁书记,我觉得在抗洪救灾工作告一段落之后,这些取得成绩经验和出现的问题都应该加以调查总结,有功则奖,有过则罚。”应东流面无表情,语气清冷平静。

  宁法眉头不为人觉察的微微一动,随即展颜首肯:“这是必须的,在这次抢险救灾中暴露出来的种种问题都必须要严肃查清,该问责要问责,该追究什么样责任就要追究责任,该奖励的也要奖励。但是我们安原洪水之后面临更严峻的问题是灾后恢复生产,这样巨大的损失我们只能也必须要通过发展经济才能把损失夺回来,东流,这方面你要恐怕多琢磨考虑一下。”

  经过这几个月的磨合,宁法和应东流都渐渐摸到了各自思维观点的主脉。

  宁法是邓公的发展才是硬道理的坚定不移奉行者,认为目前一切都需要让位于发展经济这个大方向,认为发展经济和民众增收这两点是相辅相成的,经济发展搞上去了才谈得上民众增收,也是产业国退民进的支持者。

  应东流则对宁法的观点有一定异议,在他看来经济发展固然是主导,但是也不能偏废,诸如社会保障、环保、精神文明、法制建设等社会民生事业一样需要政府给予高度关注,也能够做到,认为党委政府精力过度向经济发展倾斜有失偏颇,而且也反对国退民进战略走得太远。

  但是宁法并不同意应东流的观点,他认为应东流出发点是好的,设想也是美好的,但是并不符合当前安原乃至整个中国实际情况,认为只有把经济发展起来政府才有能力搞好其他社会民生事业,党委政府不是不想搞好社会民生工程,而是手中欠缺足够的财力物力来干好这些事情,所以必须将精力放到集中发展经济上,当然应东流提出的意见也值得深思,有助于在工作中防止过右倾向。

  两个人的观点在省委常委会上已经有过几度交锋,虽然都是谦和有礼的翩翩风度下进行,但是骨子里谁都清楚,两人谁都没有说服谁,但是二人也都清楚两人同样是抱着一个目的,那就是把安原建设得更美好,只是在方式手段和步骤上的不一致,所以无论是宁法和应东流都还是保持着相对克制的态度,只是在一些具体事件上出现过一些争议,但这都是以一种相对平和的态度来达成了默契和妥协。

  政治本来就是妥协的艺术,这是宁法和应东流都认可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