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七十五节 祸福难料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七十五节 祸福难料

  “可是央视两位记者和《光明日报》的记者都希望能够采访赵国栋同志,央视新闻中心和《光明日报》方面都专门给我打了电话,希望我们省委宣传部能够配合他们完成这一次专访,但赵国栋同志态度也很坚决,他个人不愿意接受采访。”

  韩度有些犹豫,说实话这种事情他也是第一次遇上,对于赵国栋来说是祸是福也很难说,关键还是在主要领导的看法和态度上,现在看起来宁法还是相当开明,并没有对这件事情产生什么看法,但是应东流那边呢?

  “老韩,这种事情宣传部门可以帮助做好协调工作,但是也要尊重当事人自己意见,最好能让他们自己协调处理好,组织上不宜过多介入,当然老韩你个人可以和赵国栋说一说省里的意思。”宁法沉吟了一下才道。

  韩度立即明白了宁法话语中的意思,省里边官方不宜再多介入其中,这也是对赵国栋某种意义上的保护,省电视台方面选择适当时机穿插报道这个事迹足矣,至于央视和《光明日报》方面,宁法的意思还是希望能报道报道,至少这样一个事迹对于安原方面抢险救灾形象的树立还是不无裨益的,当然其中分寸拿捏要由韩度来传递给赵国栋。

  赵国栋没有想到他这一觉睡过去这十来个小时竟然会引发如此轩然大*,他实在是有些困了,虽然调息能恢复精力,但是并不代表就没有困意,这一觉睡下去直从晚上八点过一直到第二天上午十点钟,他也交代了令狐潮,除非是涉及抗洪抢险方面的紧急事情和主要领导紧急召唤,其他一切电话都不要打扰他。

  这一觉睡下来的确格外香甜,起来之后也是神清气爽,只不过醒来之后他便再也没有清净过了。

  毛萍和蒋蕴华先后来电话询问了情况,紧接着黄凌和舒志高也分别打来电话了解情况,对于赵国栋这种做法自然是称赞有加,赵国栋也表明不想再就这件事情说什么,也希望市里不要再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但赵国栋也意识到这一次自己这件事情只怕还是会给自己带来不少麻烦。

  当韩度的电话直接打到赵国栋手机上时,赵国栋才意识到这件事情只怕真的弄得有点大条了,连省委常委、宣传部长都出面来询问这件事情,其中蕴藏的意思可想而知。

  在韩度面前赵国栋也没有掩饰什么,只是说自己这种身份不适合大作宣传,否则难免会有些沽名钓誉的感觉,韩度也理解赵国栋的顾虑,表示要在这个问题上征求一下主要领导的意见,毕竟赵国栋这个事迹已经不单单是一个普通的见义勇为的事迹,发生在特定时期特定环境和特定人头身上的事情,就很有可能要和现实需要联系起来,赵国栋也只能请韩度帮忙美言,希望能够尊重自己的意思。

  赵国栋的确没有想到自己这一个纯粹出于良心和道义之举竟然会引来这样大的影响,不但是省委市委领导关注,就连民间也是传为佳话,版本也是有点神话般色彩的四处流传,自己如何纵身飞跃入水搏击洪流,如何劈波斩浪力挽狂澜,如何只身救人奋不顾身,在宁陵市区也被传得沸沸扬扬,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领导干部能做出这样的表率实在充斥在社会上对官员干部素质产生怀疑的不良心态为之一清,尤其是这是发生在上千人的众目睽睽之下的突发事件,才更激发起这样大反响。

  直到王丽梅、罗冰甚至在省城的程若琳都纷纷打来电话询问这件事情之后,赵国栋才意识到自己个人似乎已经无法控制这个局面的发展了。

  这相当危险,这是赵国栋第一个判断,如果不尽快让这种聚焦的目光转移,只怕自己身上每个汗毛都会被万众人瞩目,那自己以后的一切生活都会为之改变,想要安安心心扎实工作和不受干扰享受私人生活两全其美的美梦就将破灭,甚至以前自己私生活中的种种说不定都会被有心人发掘出来,那可真就成了因福得祸了。

  但是自己现在又能怎么样?

  尤其是当彭元厚打电话来称和省电视台记者一起来的两名央视记者和《光明日报》记者坚持要求采访他本人时,他就气不打一处来,罕见的给彭元厚发了火。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个彭元厚怎么就没有一点政治头脑,还兴冲冲的替对方分辨,也不想想这是啥事情,还真以为这是出个人英雄主义风头的好时机么?

  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的赵国栋犹如一头困兽,这种情况下他似乎也有些束手无策的感觉,怎么就恰恰被那些个记者给拍摄下来了?运气咋就这么悖?

  “笃笃!”

  “干什么?!我说了不见客。”赵国栋没好气的道。

  “赵书记,宣传部潘部长过来了,她想见您。”

  办公室里沉默了一阵,才传来赵国栋有些烦躁的声音,“请她进来吧。”

  令狐潮也觉察到老板心情很不好,缩了缩颈项,转过头,对有些不情愿的花信少*妇小声道:“潘部长,赵书记情绪很不好,您包涵一点。”

  潘巧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事实上刚才彭元厚给赵国栋打电话时潘巧就在一旁,彭元厚本来是一番好心却被赵国栋在电话里骂得狗血淋头,潘巧也是第一次见到彭元厚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垂头丧气的搁下电话。

  当潘巧问及彭元厚情况如何时,彭元厚也没有瞒潘巧,把情况说了说,称赵国栋在电话里把他一阵狠尅,说他不讲政治,让彭元厚也很是委屈。

  潘巧知道彭元厚跟赵国栋很紧,上一次彭元厚力荐自己顶替王丽梅广电局局长位置虽然未能如愿,但是彭元厚也信誓旦旦安慰她称赵国栋虽然没有同意撤换王丽梅,但是还是对自己的能力比较认同,言语中意思也是日后有机会可能会考虑调整潘巧的工作,彭元厚也暗示潘巧也应该向王丽梅学习,多主动向赵国栋汇报工作,加深自己在领导心目中的印象。

  潘巧知道自己比起王丽梅来的确有些弱项,比如在性格方面就不如王丽梅那种自来熟的性格,社交也远不如王丽梅那样到哪里都能如鱼得水一般,但是她一直有些不服气。

  两个人年龄相仿,最早二人都是从区团委出来,一起到乡镇锻炼,然后又分别调到宣传部,要说在宣传部里的资历,潘巧比王丽梅还早去宣传部三个月,后来两人都同时任宣传部副部长,但是在张绍文的栽培下,王丽梅很快就兼任了区广播电视局的局长,升为正经八百的正科级干部,而自己就只能在原地踏步,三年多时间过去了,自己副部长还是副部长,没有半点动静,甚至有点被边缘化的感觉,一度最年轻最有希望的副科级干部现在就这样没落下去?

  其间一度因为张绍文的出事和赵国栋的强势入主让潘巧又生出一些希望,彭元厚和赵国栋私交不错,潘巧甚至隐约知晓彭元厚是通过原来的市委副书记现在已经是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的蒋蕴华搭上了线,但是一度黯然失色的王丽梅在很短时间内就重新活跃起来,这让潘巧内心深处也是无比失望,难道自己就真的不如那个风骚入骨的女人?

  潘巧打心眼里不服。

  眼前就是一个机会,一个展示自我的绝佳机会。

  当彭元厚有些为难的把这个任务交给潘巧时,潘巧就知道自己机会来了。

  市委宣传部毛部长把这个任务相当委婉的交给了彭部长,希望彭部长劝说赵国栋接受采访,但是赵国栋态度很坚决,彭部长为此还挨了一顿排头,彭元厚希望能够潘巧能够面见赵国栋转达意思,即便是赵国栋真的大发雷霆估计也不好把火发在潘巧身上,而彭元厚刚才在电话里大概被赵国栋尅得不轻,以至于他都有些怕见赵国栋面了。

  “赵书记!”潘巧迈着轻盈的步子走进赵国栋的办公室时,才发现这位宁陵市最年轻的市委常委似乎有些憔悴一般,脸色也是沉郁不悦。

  “潘巧来了?坐吧。”赵国栋心情的确不怎么好,毛萍又打来电话说明这个采访的意义,这让他很不高兴,但是出于尊重他没有明确拒绝,只是说自己现在很疲倦需要休息,不想接受什么采访。

  “赵书记,刚才彭部长和你通了电话,他让我来向您解释一下......”潘巧打扮很入时,虽然不及王丽梅那样妖娆靓丽,但是却很有一股子小家碧玉的楚楚动人气息,给人的感觉很恬静。

  “好了,潘巧,我已经在电话里尅了彭元厚,刚才毛萍也打电话来,怎么一个采访就弄得这样兴师动众,就是黄书记给我安排任务,也得听听我这个当事人的意见吧?怎么,你们宣传部就打算强行替我安排了?!”赵国栋没好气的打断潘巧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