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七十六节 轰动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七十六节 轰动


  潘巧被赵国栋两句话给顶了回去。本来已经到嘴边的话语,张了张嘴竟然没有说出来。

  赵国栋没有理睬对方,自顾自的收拾着案桌上东西,这种态度让潘巧很不是滋味。

  “赵书记,其实我觉得央视和报社的记者采访您也不是什么坏事,而且我估计就算是您现在能够顶住市里边压力不接受采访,到时候省里边发话您还是得接受采访安排。”潘巧定了定神,慢慢镇静下心绪道。

  “噢?不是什么坏事?”赵国栋斜睨了对方一眼,见对方满面平和之色,并无其他表情,心里边稍稍舒服了一点,沉吟了一下才才道:“潘巧,你知道什么?或许在有些人眼中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可以借这个机会博得领导的欣赏和关注,但是我不想以牺牲我自己的私人生活空间来求得这样一个可怜的关注度,你明白么?”

  “赵书记,您的担心我能理解,但是您是一级领导,您也知道这一次我们宁陵抗洪救灾的情况不容乐观,准确的说恐怕省里边甚至中央都对我们这边抢险救灾工作开展情况不太满意,在这种情况下。怎样树立一个光辉形象或者说一个闪光亮点,对于宁陵市对于安原省来说恐怕都很有必要,这是我的理解。”潘巧浅浅的一笑,贝齿微露,“我猜测省里边也需要用你这一个典型来撑起门楣,市里边同样如此,所以您恐怕很难拒绝,即便是你真的拒绝了采访,最终他们也会通过其他渠道方式把您奋不顾身舍己救人的情况报道出去。”

  潘巧这一番话立即让赵国栋对这个女子刮目相看,以前他和彭元厚和王丽梅接触多一些,和潘巧接触更多的时候都是有彭元厚或者桂全友在一起,基本上没有这样单独接触谈话过,但是这一番话让赵国栋对潘巧的印象陡然深刻了许多。

  “唔,貌似有些道理,可是他们要怎样报道那是他们的事情,我也知道我无法也无权干涉,但是是否接受采访我有权决定,不是么?”赵国栋微微歪着脑袋,斜靠在大班椅中,玩弄着手中的签字笔盯着对方。

  潘巧在对方灼灼逼人的目光下心中有些慌乱,但是她也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的赢得了对方的关注,第一印象已经深刻烙入对方脑海中,现在正是乘热打铁的时候。

  “赵书记,您是一级领导干部,不是一般老百姓或者普通**员,也就是说如果政治需要,您就必须服从大局。”潘巧有些大胆的道:“我想您不至于为了这个缘故而影响我们宁陵乃至安原这一次抢险救灾的整体形象。何况我个人以为,如果处理得当,这未必会对您的私人生活造成多大影响。”

  “哦?”赵国栋玩味般的笑了起来,目光贼亮贼亮,嘴角浮起的笑容也似乎多了几分说不出的诡异魅惑,“我接受一次采访就那么重要,就会影响到我们宁陵乃至全省的抢险救灾总体印象?潘巧,我看你这张嘴可真是巧啊,简直能把死人说活呢。你觉得怎样处理才不会对我私人生活造成多大影响呢?”

  “我在想”......潘巧正欲说下去,赵国栋案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赵国栋拿起电话看了看来电显示,给潘巧一个手势示意噤声,然后接起电话。

  “韩部长,您好。嗯,您向宁书记汇报了情况?呃,转达宁书记的意思和您个人意见,我洗耳恭听,嗯,我知道,谢谢韩部长关心,......”

  潘巧表面上装出一副不经意的模样。但是却悄悄竖起耳朵仔细听着赵国栋电话中对话。

  韩部长?潘巧迅速搜索了一遍市里边领导中有无姓韩的部长,能让赵国栋这般作态的肯定不可能是一般的什么部长,除了市里两位主要领导之外,似乎没有人能让他如此这般,那就只能是省里领导了,韩部长,难道是省委常委、宣传部长韩度?

  正琢磨间,却听得赵国栋提及宁书记一词,宁书记,这安原省还能有哪个宁书记,除了省委书记宁法外,还能有谁?!潘巧听得更是心惊胆战。

  “韩部长,谢谢您的理解,我最担心的就是领导对我的误解,既然宁书记和您都能理解我的苦衷,我当然没有话说,您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办好了,不过韩部长,我们有言在先啊,我不想让的我的正面形象直接上电视,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没啥,就是不想让自己上街变成如国宝熊猫一样那样被人围观,呵呵,谢谢韩部长,等这边忙完了,我回安都再邀请韩部长赏光,......”

  潘巧几乎可以肯定电话另一面就是省委常委、宣传部长韩度,赵国栋和韩度之间的关系让她很好奇。

  对方在电话里与韩度之间的言谈并不像那种纯粹的上下级之间谈话。要说真正上下级,赵国栋也还算不上,与作为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的韩度相比,赵国栋的分量无疑还差了许多,但是赵国栋却能与对方相当自然随和的谈笑,甚至还能半带玩笑性质的说上几句俏皮话,这让潘巧对他和韩度之间的关系大惑不解。

  潘巧感觉到赵国栋在放下电话之后心情似乎一下子就好了许多,对自己的态度更见亲和,心中也有些嘀咕这韩部长给赵书记这个电话究竟说了些什么,让赵书记的情绪就能一下子扭转过来。

  “赵书记,我......”潘巧正欲再说,却被赵国栋含笑打断:“好了,我的潘大部长,你的意思我都能理解到了,嗯,看来被你不幸而言中,我好像无法摆脱强加于我身上这副枷锁,省委宣传部韩部长刚才给我打电话,要求我服从大局服务全局,牺牲小我顾全大局,我是欲哭无泪啊。”

  “赵书记,我看您心情好像没有糟糕到那种情形似的,相反我倒是觉得您像是打开了心结。”潘巧也尝试着活跃气氛。就像彭元厚提醒自己所说的那样,赵国栋不喜欢那种古板保守的工作氛围,无论是工作还是谈话,他更喜欢一种较为随意轻松的气氛下,潘巧知道既然无法改变这一点,那自己就必须学会适应这一点。

  赵国栋对方心思细腻灵巧颇为欣赏,看来西江区委宣传部两个副部长都是些心思灵动的妙人儿,倒是彭元厚这个当部长的却是古板方正得很,也不知道他们这一正两副是怎么搭配工作的。

  “呵呵,潘巧,你判断很准确。我不得不屈从于压力,同意接受采访,你去和老彭向毛萍汇报,说我服从市委统一安排,但是最好不要让我直接出现在镜头前,或者说如果真要摆个姿势,那也最好是侧面,模糊一些,有那么个意思就行了,反正河里的情形他们已经拍摄了下来,这些不过是些辅助情节,至于采访内容么?只要不涉及我私人情况,我可以酌情回答。”赵国栋终于松了口让潘巧喜出望外。

  省里边的中出现在广大电视观众面前,只不过赵国栋的光辉形象在省台的专题报道中只是作为一个普通**员角色出现,而在《东方时空》中则以相当细致的剪辑片断再现了赵国栋四人拯救落水母女二人的情形,并且还采访了当事人和被救者,而这个细致入微的片段顿时在全国也引起相当大的震动。

  《光明日报》也以一篇专题来介绍了这样一桩令人感动的事迹,文笔相当好,而且将整个事情经过情节刻画得栩栩如生,连赵国栋自己看过之后都不得不承认连他这个当事人都没有这篇文章作者对于这件事情的详情了解得如此详尽细致。

  蔡正阳、刘岩甚至雷向东以及在安都的不少朋友同学都把电话打了过来,询问赵国栋具体情况,赵国栋每天需要重复无数次千篇一律的介绍,让他已经有些麻木不仁而又痛苦不堪。

  此时的赵国栋唯有祈求人们是健忘的,尽早将这一个细节早一点忘却,他实在不愿意因为这样一件事情而把自己所谓的“高大的**员形象”奉献给广大人民群众,拿赵国栋自我解嘲的话来说,自己距离一个真正的纯粹的**员要求还差得远,真要把自己放在阳光下用放大镜观察,保不准儿就要发现自己身上无数瑕疵污点。

  但是似乎这个时候老百姓的记忆力和兴奋点却又始终难以消褪,三天之后,关于赵国栋的这份“丰功伟绩”仍然在广为传颂,甚至远远超过了赵国栋先前为力挽西江区南部数万民众不受洪水荼毒的所作的种种,这让赵国栋也颇为失落。

  好在民众是感性的,而领导则是理性的,他们能够分清楚孰重孰轻,赵国栋也只能抱着这种心态来聊以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