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七十七节 捐赠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七十七节 捐赠


  好在摆在赵国栋手上的事情还有很多,洪水已经开始退去,在整个长江流域水位都还处于相对高位时,率先遭受洪水袭击的宁陵情况却相对平稳下来,赵国栋已经把精力转移到恢复生产生活和发展经济上来了。

  大套淘沙,西江区在经历这次历时将近一个星期的洪水袭击中,还是让赵国栋对区上这一帮干部有了一个更深层次的认识,关键时候能够拿得起顶得上这才算是真正的**人。

  曾令淳、骆育成、桂全友、魏晓岚、霍云达几人不用说,即便是肖朝贵、彭元厚以及荣盛等人都表现得相当令人满意,甚至连王益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率领纪检干部自始自终一面抗洪救灾,一面也加强对干部的监督检查。

  但是区委副书记凌霄的表现却让赵国栋很是腻味。

  这个家伙调门虽然放得高,但是身体力行上却是随时看不见人影,原本给他安排的工作就是发动组织党员干部和群众抗灾自救,但是这项工作更多的确是落在了肖朝贵身上,甚至连赵国栋很看不上的贺同也把后勤保障方面干得井井有条,唯独这个家伙却是忙里偷闲一般逍遥自在,不是在办公室里悠哉游哉喝茶看报纸,就是背起手下去溜一圈就回来了,赵国栋对此也是一肚子气,一直想要找个合适机会来收拾一下这个专好务虚只会纸上谈兵的赵括。

  赵国栋是在临港工业区的尼欧迪除尘设备有限公司在建工地上接到赵长川的电话的。

  德国人对工程进度的要求相当严格,即便是洪水泛滥期间,工地上也只是在暴雨最大的那两天里彻底停工,后面几天时间里都是抓紧时间继续施工,洪水渐渐退去之后艳阳高照,工地上更是一片繁忙景象。

  对于赵国栋在抗洪救灾如此紧张的情况下赵国栋仍然抽出一些时间两度来工地视察了解,德国人也很是满意,这至少代表了一种态度,虽然政府只是提供了两台抽水泵帮助工地排涝,但是也足以显示对这家企业的看重了。

  赵国栋这几天都忙于视察开发区和西江区几大新建企业,尤其是进入紧锣密鼓施工期的多家开发区企业并没有因为大雨和洪水而受到多大影响,相当良好的给排水设施让开发区内的新开工企业建设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塔吊林立,车水马龙,工地上的忙碌景象让在赵国栋陪同下视察的黄凌和舒志高也稍稍冲淡了一些洪水带来巨大损失留下的阴影。

  而西江区企业因为提前做好了足够充分的应急准备而没有受到多大影响,无论是改制企业还是在建企业都加足马力生产施工,就在其他县都还在为如何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而焦头烂额时,整个宁陵市区的工业企业都呈现出一派红火景象。

  “你打算怎么做?”赵国栋对赵长川敏感的触觉和在自己教诲下形成社会责任心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这一次是在没有自己提醒下赵长川想到了这一点,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进步。

  “嗯,哥,听国家气象局的预报似乎今年长江流域都会出现大规模洪水的可能,而且可能还会一直延续到**月间,所以我打断这一次先开一个头,然后在**月间再来捐赠一次,另外就是金额和究竟捐赠物资还是现金上我们还没有拿定主意,所以我才打电话征求一下您的意见。”

  赵长川在刚发洪水那几天几乎是隔天一个电话,对自己兄长安全相当关心,后来上了电视之后,赵长川又打来电话询问,赵国栋都懒得和他多说,几句话就把他打发了。

  “唔,这样也好,我估计国家也会组织一些捐赠活动,到时候你们再捐赠一部分也好,至于捐赠最好是以现金方式最妥当,如果捐物,你们沧浪集团捐什么,矿泉水还是药品?很容易被人误解为借机处理存货,没有这个必要。”

  赵国栋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利用捐赠一方面也算是进了社会责任,另一方面如果一家私营企业主动提出捐赠,而且数量巨大,也可以引起一个轰动效应,这样对于沧浪集团形象的打造也相当有好处。

  “嗯,我也是这样考虑的,所以集团打算先捐赠一千万现金,然后在根据情况向各受灾省份直接捐赠,比如向安原、湖南、湖北、安徽、江西五省捐赠,我觉得这样也许可以拉近我们和各省之间的关系,巩固我们沧浪在长江流域各省的市场份额。”

  作为商人当然不会随便放弃这样一个扩大沧浪品牌形象的机会,尤其是要出这样大一笔钱,自然要把声势造足,影响最大化,直接对各省捐赠的确可以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既可以获得各省地方政府的好感,对博得五省受灾民众的眼球和好感也有莫大的益处。

  “嗯,这些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就行了,我只是提醒你,一旦决定捐赠,最好第一时间就把钱支付到位,现在媒体对这些资金是否到位盯得很紧,而有些企业惯于有这种方式博得关注,但是最后又兑现不了,这样对企业形象损害很大,所以我建议你一旦宣布捐赠,就要立即把资金支付到位并要求对方出具资金已经到帐的证明,公开申明,这样也可以杜绝那些口惠而实不至的企业。”

  赵国栋印象中这种现象不少见,沧浪这样开一个好头,至少可以迫使那些想要利用这种机会耍花招的企业自我掂量,避免玷污亵渎慈善这个高尚的字眼。

  “哥,难道你还怕我承诺了之后不兑现?”赵长川在电话里笑了起来,“我丢不起这个脸,你更丢不起这个脸啊。”

  “少把我和沧浪扯在一块儿,那是你们的沧浪,和我无关,我只是本着道德良心的一个旁观者。”赵国栋笑骂道。

  “哥,你这话不嫌虚伪?我看你在电视里接受采访时倒是说得挺实在,但咋和我说话就这么虚伪?”赵长川壮着胆子道。

  “你皮燥痒了?敢诽谤你哥?”笑骂一句之后,赵国栋轻轻叹了一口气,“我身份不一样,虽然沧浪全靠自身发展起来,但是如果有人知晓偌大一个沧浪集团和我之间的关系,难免也会浮想联翩,我不想因此而陷入不必要的纠葛当中,至少目前如此。”

  “哥,现在沧浪集团已经基本上脱离了安原,总部在上海,安原只有一个水源基地和灌装厂,另外也就是宾州制药厂,都在宾州地域,你又没有宾州任职,有何瓜葛?”赵长川反问。

  “可是这种事情你能向每个人解释么?在这上面浪费太多精力,有这个必要么?”赵国栋苦笑,“花林县麒麟观——囫囵山景区开发公司沧浪有没有入股?虽然那时候我也是迫不得己要出政绩才把沧浪拉来,但是毕竟是在我治下。”

  “哥,你说得不多,你当时并部分管旅游,我记得是一位姓辛的副县长分管旅游,另外我们沧浪也只是入股,并没有参与实际谈判和经营,当时你也不是县委书记、县长,这恐怕说不上啥吧?如果这真对你有影响,我宁肯放弃这两千万资产,我们既没有分红,也没有从中牟利,要不就原价转让给花林县也行,就当成我们借给花林县政府白用了几年吧。”

  赵长川也不知道自己兄长为什么痴迷于仕途,不过既然是兄长想做的,他就不想违逆。

  “那倒也不至于,就像你说我当时不是县委书记、县长,也不是分管县长,我问心无愧就足够了。”赵国栋笑了起来,“我相信麒麟观——囫囵山风景区开发给花林县带来的好处和变化任何一个花林人都感受得到,县里那一部分资产增值了多少他们心里也有谱。”

  “那好,哥,你自己小心一点,这水火无情,洪水里救人当然是好事情,但是你也得掂量着一点,千万别人没救着自己有个啥。”

  赵长川的话让赵国栋心中一阵暖流淌过,“我知道,你哥的水性你还信不过?对了,德山呢,这段时间咋没听见他的声音?”

  “二哥这段时间主要还是盯着西北那边,大部分时间都在西安、兰州,捐款的事情我和他商量了一下,他也同意,不过他想来出这个风头,我劝他最好不要出面,他还有些不乐意。”赵长川在电话里笑着道。

  “他又不甘寂寞了?孙蕾还和他在一起么?还是又想换汤头了?出这种风头有什么意思,显示他赵德山财大气粗还是仁义无比?抑或是想要利用这种风头吸引那些文娱界女性的注意?我看还是后者居多吧。”赵国栋没好气的道,“告诉他,就说我说的,他不准露面,这事儿交给屈直或者米玲去就行了。”

  赵长川也在电话里笑了起来,“哥你说的没错,我也以为是想要出风头吸引女性注意力的原因居多,行,我就转达你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