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七十八节 意图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七十八节 意图


  ()  沧浪集团高调宣布向灾区一期捐赠一千万元人民币现金的消息在全国都引起了相当震动,一家私营企业能够在发生洪灾的第一时间如此大手笔的捐赠,足以显示这家企业对灾情的关注,这还只是第一期,也就是说沧浪集团还有可能会有第二期甚至第三期的捐赠,这无疑在全国企业界中开了一个异常炫目的头。

  作为水业龙头的沧浪集团一直雄踞水产业的榜首,水业三强中的另两强——娃哈哈和乐百氏以现在的市场份额占有上来说,除了在纯净水市场上因为沧浪一直坚持不生产纯净水的原因而由这两家以及另外一家华南水企业——怡宝三家瓜分了纯净水大部分份额外,在天然水市场上沧浪市场份额远远高于娃哈哈和乐百氏,尤其是在高端水市场上,沧浪更是一家独大,娃哈哈和乐百氏以及其他几家进入高端水市场的企业加起来的市场份额也不及沧浪的五分之一。

  也就是说沧浪在天然水市场上独占鳌头,攫取了相当大的份额,尤其是在东北、华北、西北这三北地区和中南、西南地区更是有着压倒性的优势,成为水业中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

  沧浪集团的这一手一下子就把它的领袖地位凸现出来,无论是新闻媒体还是国家有关部门都纷纷高度评价沧浪集团这一前所未有的举动,而沧浪集团副总裁米玲在面对媒体采访时,也旗帜鲜明的表现,作为一家企业,无论是国企还是私企,赚钱发展只是最基本最起码的条件,勇于承担社会责任也是一家企业义不容辞的义务。

  米玲的言论被媒体和企业界炒得沸沸扬扬,甚至引发了不少立场观点截然不同的对立,有些人认为沧浪是在作秀,但是更多的人则认为哪怕是作秀,至少沧浪是拿出了真金白银来作秀,也胜过那种死死按住钱包的那些企业一百倍。

  不管怎么说,目的已经达到,沧浪捐赠引发了相当大的波澜,尤其是媒体上各方言论的相互抨击更是把沧浪的影响力推上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这让赵国栋和赵长川都是相当的满意,从沧浪在长江流域的市场占有率变化就可以看出这一场捐赠带来了多么大的好处。

  紧接着沧浪集团的捐赠,天孚集团也宣布捐赠一千万现金用于帮助受灾群众灾后房屋重建,作为一家立足安原的本土企业,天孚更是明确表示再单独向安原省捐赠四百万元,为此杨天培受到了省长应东流和常务副省长秦浩然的特别会见。

  当房子全也打电话来询问赵国栋国全能源是否也需要效仿沧浪和天孚时,赵国栋明确告知房子全没有这个必要,国全能源还属于草创阶段,真有那个闲钱,他还不如多花些在收购和购买设备上,等到国全能源日后真的壮大起来,他要真想做善事,那也多的是机会,中国需要帮助的人实在太多了。

  七月上中旬对于赵国栋来说是最重要的一段时间,借着这一段时间降雨减少,开发区几家企业的建设都纷纷加快了进度,受到进入开发区企业影响,不少电力设备和材料的上下游企业也都纷纷对宁陵开发区表示出了浓厚兴趣,而且一个星期之内就签署了六份意向性的投资建厂协议,这让开发区一班人都是喜出望外,万事开头难,一旦把局面打开了,后续工作就要好做得多。

  赵国栋也没有浪费中央电视台以及《光明日报》替自己造的声势,借助这样一个契机,趁机像省里有关部门比如农业厅、水利厅、财政厅、交通厅等有关部门寻求支持扶持,以帮助西江区灾后恢复生产重建。

  这样的要求既合情又合理,可以说是恰到好处,几个部门都纷纷表示要给予西江区的灾后恢复生产重建最大支持,其中财政厅和交通厅表态要为西江区援建横跨南北的越秀河大桥,而水利厅则表示将拨出一笔专项经费用于帮助西江区水毁水利基础设施的全面重建,而农业厅则表示要提供一笔可观的无息贷款和一部分资金以帮助西江区进行中低产田的全面改造。

  *********************************************************************严立民一直在琢磨黄凌的心理动态,自从洪水慢慢消退之后,他就意识到自己现在在市委常委会上的表态有些失策,事实证明了赵国栋这个家伙的异想天开居然却碰巧遇到了今年突发洪水,而且洪水情况一下子如此严重,这让赵国栋的声誉威望放佛就一下子高涨起来,相反,自己这个当初的反对者就有点不是滋味了。

  虽然说这说不上个啥,自己的表态也没有偏离正常轨道,但是严立民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黄凌明显流露出了对赵国栋的好感,这让严立民感到有些压力。

  其实赵国栋在中央电视台和《光明日报》上出的那些风头都并没有让严立民觉得有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反而会成为一个领导干部提拔的障碍,这会让很多领导干部对你的看法陷入一个误区,那就是你只会干这个,而这个恰恰不是一个领导干部最重要的东西。

  但是黄凌对赵国栋言语间的表扬和赞赏就让严立民有点危机感了,都知道赵国栋和自己不睦,甚至可以说是针锋相对,黄凌这种作态无疑就是暗示什么。章天放和赵国栋关系密切,如果黄凌也对赵国栋青眼有加,那自己可真的就有些被动了。

  赵国栋这小子真还有点狗屎运,啥事儿都能让他给碰上,连严立民都有点这方面的预感,这无疑会极大的加强赵国栋的市委常委会上的话语权,尤其是在舒志高目前的势力受到很大压制的情况下,黄凌如果真的和赵国栋交好,这对于严立民来说,自己这个市委副书记的地位就会受到很大的威胁。

  “天放,你要有这个思想准备,黄书记和舒市长对于这一次市里抗洪救灾工作很不满意,这其中可能会牵涉很多部门领导,省委燕书记也明确表示应该就宁陵在抗洪抢险不佳的表现中认真查摆原因,我感觉得到燕书记恐怕和黄书记交换了意见,大概意思是要认真彻查在抗洪抢险中负有各种责任的领导干部,我看黄书记真还有点要想要大动干戈的意思,我们这方面的工作要做到前面。”

  严立民的话落在章天放耳朵中也是另有一番滋味,祁予鸿离开之后,这个家伙就频频向自己抛出橄榄枝,希望自己能够和他站在一条线上,只是局面扑朔迷离,章天放一时间也有些看不出清楚宁陵局面,直到黄凌正式出任市委书记之后,局势才算是稳定下来。

  舒志高没有能够坐上市委书记之位打击不小,而黄凌的强势而来也让整个市委班子里出现了不小的异动,直到目前为止,章天放都还没有看出黄凌对于哪个有多少明显倾向,除了因为这一次抗洪救灾工作而大出风头的赵国栋,黄凌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倾向性。

  黄凌很强势,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就意味着压制了市委其他人的发言权,一切都需要围绕着他的指挥棒来旋转,严立民现在大概也感觉到了味道的不好受,黄凌对与他的工作思路也不是很感冒,章天放很敏锐的观察到了这一点,只不过黄凌没有刻意表现出来而已,也许是在等待更好的时机。

  “严书记,这一次咱们市里的抗洪救灾工作听说在有些领导眼中存在不少问题,黄书记好像也对此很有看法,我也感觉到了,但是现在正处于抗洪救灾的关键时期,现在就要谈这项工作是不是稍嫌太早了一些?”章天放想了一想才道。

  “嗯,天放,黄书记的急脾气你也感觉到了,我看我们还是尽早工作,拿出一些初步的意向性的意见,不提具体方案,只说存在哪些问题,这样黄书记问起来,我们也有交代,至于真正要到最后一步,恐怕是要等到黄书记有明确交待才行。”严立民轻轻瞥了对方一眼,这个家伙果真很谨慎,半点口风不漏,现在更是小心谨慎,你想要从他嘴里套点口风出来,真还不易。

  “严书记,那也由得有个大致框架才行吧?这样泛泛的了解调查,我觉得意义不大,除非黄书记能够就此有个明确的意见。”章天放摇摇头。

  “那你可以就这个问题征询一下黄书记意见也行。”严立民顺水推舟,苍化和东江区盘子都是原来祁予鸿的嫡系,这一次若是能够借此机会调整一下,让自己心目中几个人选动一动,那是最好不过了。黄凌虽然强势,但是他初来咋到,尤其是现在舒志高已经逐渐和他不太合拍的情况下,这方面只能依靠自己来协助他站稳,严立民有些担心时日月拖越久,黄凌对自己的依靠也会越来越小。

  章天放沉吟了一下,没有言语,他需要好生琢磨一下严立民的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