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八十节 发招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八十节 发招

  魏晓岚是刚和农业局、水利局一帮子人从平安镇、柳庄乡、六桥乡回来。本想在电话里把情况向赵国栋简单作个汇报,但是没有想到赵国栋直接让她去春晖街。

  春晖街是宁陵有名的饮食一条街,是与沿着乌江的滨江大道成直角交错的一条主干线,位于滨江大道和春晖路交汇处的宝鼎楼是著名的历史古迹,建于明万历年间,历经数百年风雨和文革浩劫仍然屹立在乌江江畔,是国家一级文物保护单位,而已宝鼎楼为中心的宝鼎公园则成为众多市民休闲娱乐散步健身的所在。

  也正是这座宝鼎楼和宝鼎公园的存在使得以号称“娱乐大道”著称的滨江大道和以饮食一条街著称的春晖路多了几分历史气息,也使得进入这两条大街的官员们多了些可以遮掩的遮羞布,就算是遇上熟人,也可以说是到宝鼎公园溜达溜达。

  赵国栋在电话里半个字没有提及和魏晓岚一起的农业局和水利局一帮人,魏晓岚自然明白赵国栋没有让自己带上这一帮人的意思,她也就只有婉言谢绝了农业局和水电局一帮人的挽留,径直让司机把她送到了春晖路绝味河鲜楼下。

  魏晓岚也来过这绝味河鲜楼几次,味道的确不错,当然价格绝对不菲。

  据说这里的河鲜是全宁陵市最新鲜、最齐全的,从鳜鱼、鲈鱼、青鳝、鲳鱼到河蚌、河蟹、水迷子、三角蜂,再到老鳖、土鳝鱼这些寻常河鲜,都是选自整个宁陵市各县山区,甚至还有不少是来自北边通城深沟大山山区,质量好又没有污染。当然价格就更好,寻常私人自然都不会选择在这里来吃饭,毕竟吃一顿饭花上你几个月工资,只怕你也舍不得,不过这挡不住公款消费和大款消费这两大消费主力。

  魏晓岚在引导小姐的带领下来到了位于后院的雅三包院,这是一个独厅小院,天井里甚至还有一个水池,几尾金鱼在水池里戏水,假山上的青苔和院墙上的爬山虎显得绿意融融,几株绿苗在喷泉垂流下显得生机盎然。

  魏晓岚询问引导小姐时,引导小姐问了一问订座的客人贵姓,魏晓岚也不确定是否是赵国栋请客,只能说是姓赵,但是柜台上查看了订座客人并非姓赵,就有些抱歉的表示可能需要和小院联系一下,请她稍等,两分钟后魏晓岚才算是有一种获准蒙召的感觉被带到了后院。

  走到房门处魏晓岚就听见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却不是赵国栋的声音,一时间魏晓岚也想不起是谁的,直到踏进房门,才意识到这似乎是一个相当私人的小聚。

  坐在正中的男子是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章天放,魏晓岚自然认识,坐在章天放旁边的一人则是土城县委组织部长姚力平。

  姚力平是赵国栋放下电话之后章天放又接到电话的来客。

  章天放能把姚力平叫来,自然也就意味着姚力平和章天放之间的关系不一般,就像是魏晓岚能被赵国栋叫到这里来一样,只不过姚力平和章天放之间关系还不像赵国栋和魏晓岚之间完全是那种工作中建立起来的关系,他们之间还有点像赵国栋和章天放之间关系的那种私谊。

  姚力平来到这里是一眼见到房间里只有章天放和赵国栋二人还是怔了一怔。但是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姚力平也知道章部长和赵常委之间关系密切,但是两个人在一起小酌吃饭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赵国栋对姚力平不熟,只知道他是土城县委组织部长,而且好像和章天放老婆还是老乡,都是云岭县人,章天放不是宁陵人,但老婆是云岭县人。

  魏晓岚的到来让饭桌上气氛也变得更加活跃,瞅准章天放和姚力平低声交谈的时候,魏晓岚也把自己这两天跑南部几个乡镇水利和农业项目情况向赵国栋作了一个简要汇报,赵国栋也相当满意。

  魏晓岚相当实干,而且作风利落,啥事情搁在她手上三五两下就能理出一个子丑寅卯,很快就能落实到点子上,不想有的领导只会抓瞎,虽然身体力行,但是办事儿抓不到关键的节骨眼上。

  像这一次赵国栋刚从省里几个厅里把政策要回来,这边魏晓岚就立即安排组织她分管的农业和水利这一块行动起来,把整个这一次洪灾中受到损失的各乡镇水利设施和以及水毁农田全数统计出来,并迅速拿出了一个详细的清单以及修复重建所需资金预算,其效率之高让赵国栋尤为满意。只是考虑到距离汛期结束还有一段时间,赵国栋才没有正式将这份东西提交.到省里几个厅局中去。

  章天放的提醒让赵国栋心中也是微微一动,严立民已经窥视着即将到来的人事变化,估摸着这个家伙大概也会要找合适的时候和黄凌交换意见了,苍化、东江以及丰亭三县在这次抗洪救灾中的表现都不尽人意,赵国栋也揣摩着黄凌迟早要对各县班子动手,洪灾表现不佳只是一个由头而已,弄不好也就会变成一次全市范围的大动,只是不知道黄凌究竟打算什么时候才来动这个盘子,看章天放的意思只怕他也有些自己的想法和安排,自己倒是需要早作打算。

  *************************************************************

  “小关,黄书记在不在,他有没有其他安排?”赵国栋走进秘书室,关言正在埋头疾书。

  “啊,赵书记,黄书记还在和市广电局鲁局长谈事情,可能还要一会儿。”关言一见是赵国栋进来,赶紧站起身来。

  关言自然不知道自己当初险些被赵国栋选为秘书,如果真被赵国栋选作秘书也就没有了他今日的造化,但是这造化一说也得看各自缘分际遇以及自身努力,倒也不好一棒子敲死定了乾坤。

  “下午呢?”赵国栋微微蹙眉,广电局局长鲁能也是一个乖觉人物,黄凌一来他就凑了上去贴得很紧,黄凌到全市各地视察灾情时,他更是安排电视台全程陪同,自己也是屁颠屁颠跟在后面。

  “噢,下午黄书记可能要到省里去。”关言压低声音,他对赵国栋很尊重,也相当有好感。赵国栋以如此年龄当上市委常委兼西江区委书记。简直就成了他们这一批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干部心目中的偶像。

  今天已经是星期五了,下午到省里当然就是顺便回家了,黄凌是从省计委下来的空降干部,从宾州转战宁陵,家却没有带下来,估计老婆孩子这些也不愿意到这些穷乡僻壤来。这一个月来黄凌也没有舒坦过,和赵国栋一样没时间回安都,要不就是去匆匆打一头就得撵回来,基本上就没有闲暇回家。

  “哦,我知道了,那我等等他。”赵国栋知道中午多半鲁能这个家伙都已经安排好了,吃了午饭黄凌多半就要回安都,倒不如这会儿等一等。

  赵国栋足足等了半个小时,才见到鲁能和广电局另外一名林副局长陪着黄凌从办公室里走出来,见到赵国栋坐在秘书室悠哉游哉的看报纸,都是一怔。

  “咦,国栋,你来了也不让小关说一声?”黄凌笑着道。

  “嘿嘿,黄书记,谁曾想到鲁局长需要汇报的工作这么多,我在这儿一坐就是半小时,鲁局长,林局长。你也太霸道了,就你们广播电视工作重要,我们西江区和开发区的工作就不重要了?”赵国栋似笑非笑的调侃着鲁能。

  “赵书记,你这话可是冤枉我们了,我们哪儿知道你会在这坐着枯等呢?我们要知道你有事情向黄书记汇报,再怎么也得等你先汇报啊。”鲁能也知道眼前这个年轻的市委常委不是一般人物,不敢怠慢,连笑带解释。

  “好了,鲁局长,啥时候来我们西江区多转一转,多指导指导我们西江区的广电工作就行了。丽梅局长可是翘首企盼你来我们西江调研啊。”赵国栋笑着道。

  “赵书记太客气了,要不中午一块儿?”鲁能何等精明人物,知道赵国栋不会参与这种午宴,但是礼貌上还是要邀请一下。

  “谢了,我中午还有安排,曾区长正陪着和黄集团有几位客人在我们临港工业区看看,我一会儿还得过去陪一陪,我耽搁鲁局长几分钟时间,向黄书记汇报一件事情,鲁局长,不影响吧?.”赵国栋也是笑意吟吟。

  “不影响,不影响,那我们在外边等黄书记。”鲁能忙不迭的点头,招呼上自己副手出去了。

  黄凌也不多言,径直进了自己办公室,“啥事儿这么着急,国栋?是和黄集团考察临港工业区的事情?”

  “不,和黄考察临港工业区和宁陵港的事情还没有正式意向,等有正式意向时我再向您汇报,我主要是想向黄书记汇报一下有关从省里边争取的几个政策补助落实的问题,一个是越秀河大桥的建设项目,另外就是洪灾水毁的水利设施和农田基本建设,不知道黄书记啥时候有时间,我们西江区委区府打算向您作一个专题汇报,我们打算下一周就要跑一跑省上,争取把大框架落实下来。”

  黄凌听出了赵国栋意思,皱起眉头,“下午我还要到省里去,这周只怕不行了,这也不是一时半刻可以说清楚的。”

  “嗯,黄书记要到省里?不知道晚上有没有时间?”赵国栋含笑发出邀请,“要不区里就趁着今天周末,将就晚饭时间在省城里向黄书记您作个汇报?”

  “唔,晚饭啊,嗯,行吧,你安排吧。到时候给我打电话吧。”黄凌眉目间微微一动,点头似乎想到什么,点头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