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八十一节 算不算交易?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八十一节 算不算交易?

  赵国栋一行五人分乘两辆车前往安都。除了赵国栋的座车之外,另外就是曾令淳的那辆蓝鸟王了。这年头稍稍好一点的车子除了国产的奥迪100外,也就只有日货价格上稍稍合适一些,进口的奥迪好是好,就是价格实在太昂贵了一些,一般县份上就算是买得起也不敢用。

  三个多小时到了安都,赵国栋早早就安排了地方,翡翠堡国际大酒店,一家具有五星品质的四星级综合酒店。

  “赵书记,黄书记怎么会突然想到在安都来听咱们汇报工作了?”五杯热气腾腾的绿茶送上来,曾令淳有些不解的问道。

  “黄书记下午要到省里办事,咱们总不能星期六星期天耽搁黄书记休息时间吧,下周星期一儿又是两个会议,一个是全市企业改制工作会议,你我都要参加,星期二是市委常委会研究灾后恢复生产重建,又是一整天,拖下去就没有时间了,所以干脆就放在今天晚上,一边吃饭,一边汇报。晓岚和云达你们各自准备一下,把各自的工作说一说,老曾到时候补充总结一下,这也算是个非正式的汇报,用不着太拘束,只要能让黄书记了解咱们工作实际情况就行了。”

  赵国栋显得很随意自在,围成一圈的沙发宽大而松软,斜靠在沙发背上十分惬意,目光却落在窗外景致上,十来米高的榕树绿意如盖,一整片的榕树林苍苍莽莽,包围着整个翡翠湖,掩映在这一片起伏山峦树林中的翡翠堡格外幽静闲雅。

  “赵书记,曾区长,这越秀河大桥项目我觉得宜早不宜迟,反正这座大桥就算是省里不给咱们也得修,越早建成对于我们西江区的发展就越有利,尤其越秀河南岸地区的开发我觉得对于我们西江区今后几年的发展尤为重要,所以我倒是觉得只要上边能敲定,那我们就要立即准备动手,哪怕是我们先贷款采取滚动式发展,也要尽快动起来。”

  霍云达听得要向黄凌直接汇报,心中多少还是有些紧张。

  “赵书记,我觉得云达区长这个意见很有新意,既然我们始终要走这一步,现在又遇上这样一个机遇,那就事不宜迟。贷款也好,负债也好,总得先动起来。要等到省财政厅和省交通厅那边把这份儿援助真正落实下来,我估计年底都未必能行,真正要全数拨到位,我看得明年去了,今年预算早就敲定,要想抠点牙缝儿还行,多了只怕就有困难。”

  曾令淳觉得和赵国栋在一起共事几个月,自己胆子也是越发大起来,也有些学着喜欢赵国栋那一套喜欢趟野路子的感觉。

  “老曾,看不出你现在思想也有些超前起来了啊,我还担心你会反对云达的想法呢。”赵国栋笑了起来,“其实负债经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得看你怎么操作。”

  “我们越秀河北地区都是老城区,现在想要发展就只能向西向北,但是国道915这条国道主干线限制了我们向北发展,如果我们城区继续向前北发展,915国道就会成为勒在我们身上一道枷锁,向西倒是可以,但是向西是我们主要的基本农田保护区。要想把它变成城市用地,在如今国家对土地的控制越发严格情形下,不是不行,但是有些难度,而且我也觉得有些可惜,真要占了那边土地,失地农民的生计问题也是难事儿。”

  其他几人都认真的听着赵国栋阐述他自己的看法,这位赵书记的思路历来都是如天马行空般不拘一格,而且总能站在最前沿,跟随他的思路你会发现很多东西都是你无法想到的或者你会觉得匪夷所思的。

  “当然,宁陵要发展,向西也是迟早的事情,不过我们为什么不可以越过越秀河向南呢?”赵国栋抿了一口热茶,平静的道:“越秀河以南沿河地区大多都是乱石滩地,而且冈峦起伏不平,看起来要想把这一片地区改造出来,所费不小,但是这一片地区有一个最大好处,那就是没有拆迁,而且都是集体土地,也不是基本农田,价格便宜,政府可以用最低代价拿下来加以开发经营,甚至说得难听一点,越秀河南这大约六十平方公里属于我们西江区的土地完全可以成为我们西江区的后花园,随着城市的发展,城市建设用地的不断扩大,这一片区域我们完全可以把它打造成为一个宜居的绿色生态新城区。”

  赵国栋这一番设想似乎让在座几人眼前都浮起一座美好的新城,但是这毕竟只是一个设想。在座几人也都是风里来雨里去的老干将了,幻想一下可以,要让他们相信,光凭这一番美妙设想当然不现实。

  “赵书记,一座桥就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整个越秀河南都能被带动发展起来?西江区有这个财力么?”魏晓岚难质疑,“越秀河南地区自然条件相当差,当初建市作为行政区划划分时,这一片地区原本就有争议,西江区也就不想接下这河南两个乡镇,贫穷不说,民风刁悍,而且交通极为不便,地势坎坷不平,要想把这个地区发展起来,那投入可不是一般化的大。”

  “晓岚,我建议你去看一看有关城市经营方面的书籍,宁陵市虽然不是什么大城市,但是也算是安东地区的中心城市,若是这西柳铁路一通,日后我估摸着着安湘铁路和安湘高速公路也是迟早的事情,这城市发展速度定会大大提速,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城市建设用地的需求必定会大大增加。与老城区一河之隔的河南地区地理位置极好,而且紧挨越秀河,水源充沛,其土地增值潜力难以预计,别说一座桥,到时候就是再修两座桥,我想那也是迟早的事情。至于说地势坎坷这些因素根本就不是问题,在土地日益窘迫的情况下,一切困难都可以克服。”

  赵国栋的观点又引起了在场几个人的争议,从土地增值到城市化进程,再到西柳铁路和安湘铁路建设远景规划。各人都是各抒己见,气氛倒是相当融洽,不知不觉就到了六点钟,赵国栋这才给黄凌打电话。

  黄凌最终还是来了,只不过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着两个朋友来的,这让赵国栋一干人都有些意外,不过在黄凌介绍了两个人身份之后,赵国栋也就心领神会,两个都是从事建筑开发行业的商人,看样子也是有些底子。

  席间氛围倒是颇好,赵国栋把情况简单作了介绍之后,霍云达和魏晓岚也分别把几个项目的规划情况作了汇报,黄凌听得也很认真,还不时插言询问具体情况,曾令淳最后也作了补充,表示区里将尽快推动这几项工程的进展,尤其是越秀河大桥的立项建设要争取在今年汛期一过就要正式进入实质性运作阶段,这也得到了黄凌的赞同。

  赵国栋注意到了提及越秀河大桥工程时,和黄凌一起来的两名建筑商表现出来的浓厚兴趣,二人虽然没有差一句话,但是赵国栋还是能够从对方眼睛中表露出来的神色看出一些端倪。

  赵国栋对于这一点倒是并不介意,无论谁来修,都是修,只要资质没问题,再卡住质量关,只要不是太过分,他倒不是不介意交给黄凌这两位朋友来作,他甚至还乐见其成,就像原来麦家辉时代一样,这甚至能够得到市里边的全力支持,何乐而不为?

  这一餐饭吃得宾主尽欢,黄凌的酒量很好,但是他拒绝了白酒,而只喝红酒,赵国栋也不勉强,只要目的达到就足够了。

  赵国栋和黄凌两人的交谈中有意识的重点介绍了魏晓岚在抗洪救灾中的成绩以及这后期农业水利口上的项目奔波操作。桂全友的协调和文字处理能力对自己在西江区委开展工作的帮助,霍云达在企业改制工作取得的成绩和经验,尤其是提到了这受到了应东流省长和任为峰副省长的高度评价。

  黄凌也询问了魏晓岚和霍云达的一些基本情况,显然是也感觉到了赵国栋的意思,只不过黄凌没有做任何表态,赵国栋自然也不会不智到暗示什么,有些东西就是一个词儿,心领神会,领会到了就足矣。

  宴席结束之后,黄凌婉拒了赵国栋的安排娱乐消遣,只是把他两个朋友和赵国栋拉到一边,示意这是他两个最要好的朋友,希望赵国栋多给予看顾,然后便径直离去,而黄凌这两位朋友也是相当知趣懂事的送上了名片,而且也很热情的表示到宁陵一定要来拜访赵国栋。

  目送几个人离去,赵国栋心中也是叹息不已。

  黄凌的思路和观点都相当开明,能力也是不俗,颇有进取之心,看得出来也是对自己也是相当看重,能把他这个两个朋友介绍给自己认识,那也就意味着他是把自己当作可靠的部下来看待了,自己刚才有意识的介绍了三人,看样子黄凌也是明白了,只不过这样一来算不算是一个交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