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八十三节 见缝插针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八十三节 见缝插针


  “你看到什么了?”同伴似乎注意到了他神色的变化。好奇的回头张望,但是咖啡厅里依然幽暗一片,除了侍者笔挺的身姿,似乎并没有其他。

  “没什么,我以为我看错了,但是眼睛告诉我没错。”男人微微一笑。

  “你究竟看见什么了?安都你也有熟人么?你不是说这里很能碰见熟人么?”同伴不悦的道。

  “噢,没关系,这是一个偶然,何况他们并没有看见你我。”男子耸耸肩摇头,“真是有意思。”

  同伴见对方始终前言不搭后语,也就懒得多问,只要不影响到自己的事情,那就一切OK。

  赵国栋当然没有想到在翡翠堡国际迎宾馆酒店也能遇上认识自己的人,要说他在安都呆的时间也不长,而翡翠堡一般说来也是以高档商务客人居多,所以他也就没有想那么多,当然,这会儿那也无暇想那么多。

  湖景套房是翡翠堡最为值得推荐的客房,从这里可以直接俯瞰呈葫芦形的翡翠湖,位于葫芦腰处的翡翠堡国际迎宾馆酒店历史并不长,也就只有五六年光景。大概是92年开门营业,当初这个地方还略显偏僻,但是随着安都市区的不断膨胀,这个地方良好的环境和不算远的位置让它就显得十分适宜会议和高层次的商务客人了。

  宽大的落地玻璃幕墙被厚厚的丝绒幕帘遮掩了起来,透过幕帘间隙可以清楚看到黑黢黢的一汪湖水静静地仰卧在对面,苍黑色的起伏沿着略有色泽区别的湖边向远处蜿蜒,不时有一抹亮光从深邃的苍黑中透露而出,那是湖滨道路上车灯闪动带来光线变化。

  把门锁死悬挂上请勿打扰的门牌之后,两个人终于可以放心大胆的恣意亲昵嬉戏了,古小鸥的T恤在最短时间内就被抛落在地,健美白腻如羊脂玉一般的半边**就这样毫无遮掩的呈现在赵国栋眼前。

  坐在床沿上的赵国栋痴迷般的注视着古小鸥的上半身**,修长的粉颈一个细若丝线的铂金项链,吊坠却是一块墨翠,光洁圆润却没有任何修饰。

  浑圆挺翘的一对**让万有引力定律似乎都失去了作用,优美的弧线在胸前让赵国栋脑海中突然跳过后世记忆中《古墓丽影》中那位劳拉的胸房,但是古小鸥精细的腰肋有体现了黄种人的优点,略显宽大的髋部加上挺翘凸起的臀肉被牛仔短裤若隐若现的包裹其中,让人恨不能一把那牛仔短裤撕成碎片。

  赵国栋将自己脸贴在了古小鸥柔软的腹部,鼻息喷出让古小鸥感觉到热气传来的**,玉脐如涡,赵国栋的鼻尖正好就顶在那脐部,让古小鸥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丝颤栗感。

  衬衣被古小鸥以罕见的温柔脱下,长裤也随着皮带的解开而落地,赵国栋在同一时间也完成了对古小鸥牛仔短裤的工作,两具几乎全裸的**就这样紧紧拥抱在一起。

  贪婪的吮吸渐渐演变成最深沉的动作,赵国栋的格子条纹平角内裤被古小鸥褪到了膝弯,同样古小鸥的真丝贴身小裤也在古小鸥配合下被赵国栋握在手中。放在鼻息间嗅了一嗅才抛向了一旁。

  再无半丝阻碍的一对男女终于可以尽情的享受着这份轻怜蜜爱,蜜吻,抚摸,拥抱,当赵国栋感觉到小鸥的腹下沟壑已经是津润潺潺时,对方眼眸中那火热迷离的眼神更是让他难以自抑。

  赵国栋无比温柔的挺起身体刺入,在古小鸥如呻吟如召唤般的叹息声中,两个人终于融为一体。

  和风细雨渐渐演变成狂风骤雨,古小鸥先前的婉转**也变成放荡不羁的呻吟,从床上到地毯上,再从玻璃幕墙旁回到床上,几番狂野的挣扎拼搏,最终还是在古小鸥一句自己刚刚月经结束让赵国栋陡然放松了警戒线汹涌而出。

  手指仍然细细的把玩着身畔女孩玉瓷般的肌体,赵国栋某种程度上更喜欢这种漏*点欢愉之后的手眼温存。

  享受了一场恣意欢爱之后的女人就像经历了一场春雨沐浴的草苗,那份鲜活滋润劲儿从她的举手投足,从她全身的每一处,从她眉宇间那股子慵懒满足风情,都可以品味得出来,所以为什么说没有**生活的女人总是那样恹恹寡欢,因为缺乏男性阳刚之气的滋润。

  时间仿佛就此停止,两个人似乎都沉浸在这份甘美之间。一直到古小鸥那款银色的诺基亚8810悠扬的铃声响起才把两人唤醒了过来。

  古小鸥不想破坏这一刻的美妙,没有理睬电话,但是电话显得很执着,一直不停的响着,直到赵国栋伸手替古小鸥拿了过来,古小鸥才瞅了一眼电话,懒洋洋拨开滑板按下接听键。

  “珊珊啊,你们到家了?嗯,车就放在楼下行了,要不你们就在我那儿睡吧,反正你们也有钥匙,我不在家,嗯,今晚不回来,在哪儿?在外边儿住,你们就甭管了。我知道,你们放心好了,没事儿,好的,明早我回来。”

  “乔珊?”赵国栋随口问了一句。

  “嗯,珊珊和小郁总算是把车练完了。”古小鸥伸了一个懒腰,把手伸过去揽住赵国栋颈项,“真烦,哥,你知道那天我碰见谁了?”

  “谁?”赵国栋没有在意。

  “哼,卿烈彪那个坏种,和我哥在一起,没想到我哥和他搅在一起,我和小郁在一起。我一看他那眼睛里的光就不舒服,活像一条狼一样。”古小鸥把自己的头搁在赵国栋肩上,舒服的眯起眼睛享受着这份温情。

  “卿烈彪?!”赵国栋已经有几年没有和卿烈彪联系上了,据说这个家伙去了广东那边,一直没有了消息,怎么又回安原了?“他回来了?”

  “嗯,好像说他在安都搞了一个什么苹果国际俱乐部,据说规模很大,看样子是在沿海那边捞了一把,把我哥也叫了去。”古小鸥腻声道:“我哥一天在外边晃荡没个正经,钱老是不够花,我爸几次扬言都要把他的经济来源给断了,但是被我妈一折腾,又只有照旧,我怕真有些担心我哥跟着卿烈彪他们学坏,陷进去出不来。”

  “小鸥,你哥也是成年人了,他也有自己的思维,难道说就没有一点分辨能力?”赵国栋并不赞同古小鸥的看法,“何况卿烈彪也不是啥坏得透顶的人,你说他坏,究竟坏在哪儿?不就是在厂里的时候花了些么?”

  “什么只是花了些?他是道德败坏!好多个女孩子都被他搞大了肚子然后被他一脚踹开,这边人家还在医院里流产。那边他又把人家护士肚子搞大了,而且尽是给人家许诺要调动工作骗了人家身子,咱们厂里上他当的女工不下十个!”古小鸥愤愤的道,联想到那一次自己险些被厂里一帮小痞子给坏了身子,她更是火大。

  “那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据我所知他还是兑现了他的诺言,都帮那些女工调整了工作。”赵国栋淡淡的道,“总比那些偷了腥,提起裤子就不认账的人好。”

  个人所处环境不一样,你不能要求别人都像圣人一样完美无缺,这个世界如万花筒一般千变万化千奇百怪。人不能简单用好人坏人来区分,不错,道德败坏这个词儿勉强可以扣在卿烈彪头上,但是他绝没有违法犯罪,何况自己现在似乎也比卿烈彪好不了多少,只不过自己在古小鸥的心目中完全不能与卿烈彪放在一个层次上比较而已。

  “哼,你们男人都是这样为自己辩解!”古小鸥恨恨的道,使劲儿在赵国栋肩头上扭了一把。疼得赵国栋直咧嘴。

  “小鸥,不要把世事看得这么简单好不好?卿烈彪只是一个普通人,你不能让他像雷锋一样,他玩弄女工感情也好,仗势欺人也好,但他毕竟没有违法犯罪,而且事情都过去了那么多年了,人也该成熟了。”赵国栋笑了起来,拍了拍小鸥的肉臀,“这年头能搞啥国际俱乐部那说明卿烈彪还是长大了嘛,说不定人家也混成了一个大企业家不是?”

  “我总觉得我哥跟着他不放心,万一哪天......”古小鸥话语为之一堵。

  “万一哪天怎么?你哥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卿烈彪还能坑他啥?除非卿烈彪知道你家的家底专门设套来,不过我想你哥不至于蠢到这种程度吧?”赵国栋不以为然的道。

  “那可难说,我哥那脑袋玩心思肯定玩不过卿烈彪。”古小鸥摇摇头。

  “那你要真不放心,不妨把卿烈彪那家俱乐部具体情况问清楚告诉我,我替你查一查底细。”赵国栋见古小鸥撅起嘴唇,心中又是一荡,抱住对方身体的手顿时一紧。

  **********************************************************************

  赵国栋在游泳池旁随意的舒展着身体,两具美人鱼已经下水,只剩下三个男人还在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甘省长的丈夫是个纯粹知识性的学者,和王甫美与赵国栋两个仕途上打滚的人并没有多少共同语言,闲聊几句之后就丢开了二人,径直下水向着标准赛道发起了冲击,据说他的最低目标是一口气三十个来回。

  赵国栋和王甫美身材差不多,不胖不瘦,但是任谁对比二人一眼就可以知晓两人是完全截然不同的两种人,赵国栋没有多么强健的体魄。更没有那些个充满力量感的肌肉,但是身体看上去相当协调,全身上下的肌肉线条有一种韵律感,十分流畅;而王甫美则身上的肌肉则松软许多,这还是这两年来王甫美有意识的开始加强锻炼之后的情形。

  相比之下他老婆林冰的身段就要姣好许多,白皙的肌肤和匀称的身材,显示出这位风韵优雅的知性女人在锻炼上并没有撂下,而甘萍虽然比林冰要大上好几岁,但是身材却丝毫不比林冰差,只是泳帽戴起之后就显得老气不少。

  赵国栋下水之后就找了一条道开始匀速游动,游泳是锻炼的最佳方式之一,只是限于场地和气候原因,很少有人能够一直坚持多年不间断,不过貌似甘萍这两口子在这方面坚持得很好,玫琳凯俱乐部这个恒温游泳池已经建起有些年成了,这两口子几乎是这家俱乐部一开业就是固定客人。

  两个小时不间断的游泳足以让人精疲力竭,即便是赵国栋一直保持着匀速游动也一样感到一丝疲惫,至于王甫美和林冰两口子以及甘萍两口子早已经坐在了椅子上享受着劳累后的放松了。

  “小赵,你体力相当好啊,难怪敢去洪水里救人。”甘萍披着一条宽大的浴巾在肩上,遮掩去了胸前的大半风光,但是两条白嫩的大腿却煞是晃人眼。

  “甘省长,千万别再提这件事情,我都快要成了神经质了,听见有人提起这事儿头就发胀,本来就一件偶然事件,就能被那些个记者借题发挥炒得沸沸扬扬,我都快要给他们磕头作揖求他们别再把镜头对准我了,这抗洪救灾一个月里,难道说几省舍己救人力挽狂澜的英雄事迹还少了?就非得揪住我不放?”赵国栋连连摇头,显然是真被这件事情折腾得不行。

  “别人求都求不到的好事儿,怎么到你身上却成了麻烦事似的?小赵,你是不是太矫情了?”甘萍和赵国栋也是比较熟悉了,通过林冰的牵线搭桥,这一年里总有那么几次坐在一起吃顿饭,聊聊天,有时候说说工作中遇到的困难,有时候也就是纯粹的谈谈对时局的看法,甘萍也觉得赵国栋这人不俗,眼光和见识都还是有些,渐渐的也就接纳了这个朋友。

  “甘省长,我不是矫情,说实话,真要有机会能出出风头,吸引上边领导关注,谁不愿意?可你的看是啥事儿,像这种事情除了证明你道德水平外,其他还能证明什么?说难听一点,你辛辛苦苦干出其他成绩,保不准儿就被这光芒压过,领导就知道你能见义勇为,可是见义勇为就能担起更重的担子么?”

  在甘萍面前赵国栋也很坦率,“我觉得我本职工作做出的成绩远胜于那一个救人的事情,我不想因为救人这桩事儿让领导忽略了我作为宁陵市委常委、西江区委书记兼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这个本分做出的实绩。”

  “说得好!”甘萍沉声赞赏:“见义勇为不过是一般公民的基本道德素养要求,特定环境特定时段固然值得宣传,但若是领导因此而忽略了你本职工作做出的成绩,那反为不美了。国栋,你脑瓜子很清醒啊。”

  “甘省长,不清醒不行啊。我们宁陵本来经济就落后,得一门心思放在发展经济上才行,整天把精神放在那上边,那也不能当饭吃。”赵国栋话头一转:“甘省长,我们宁陵正在全力打造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基地,国电公司已经通过了这一计划,但是打造这样一个行业基地对于我们宁陵这个经济基础十分薄弱的地方来说难度不小,在许多方面都存在短板缺陷,要想实现这个目标,我们还得在其他方面多下苦功,比如我们宁陵的职教。”

  甘萍笑了起来,伸出纤指点了点,“小赵,你是啥时候都不忘替你们哪儿吆喝吆喝啊,怎么又有啥新鲜东西要抖落出来啊?”

  “嗯,甘省长,我是这样想的,这个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基地涉及行业主要是机械设备制造为主,急需车、钳、铣、刨以及数控机床使用等等这一类机械加工类的技术工种,这对于我们宁陵这个缺乏工业基础的城市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挑战。”

  “如果在熟练技术工人培养培训方面方面我们不能建立起一条相对完善且持续的培训体系,我担心我们这个制造基地可能只能流于形式,极有可能被其他城市夺走。尤其是在目前市场配置资源要素越来越重要时,行政计划只能起到最初的外部推动作用,而后最终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内因——即我们宁陵是否具备了打造成为这个基地的实力。”

  甘萍对于赵国栋的思路敏捷宽泛尤其激赏,从打造这个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基地他就能看到宁陵现在欠缺的不足,筹谋着怎么弥补完善这些不足,而不像有些人满足于这个基地已经争取到手,就等着坐在功劳簿上坐享其成了,仅仅是这份敬业的心思就不是一般人能比,更不用说还能琢磨出这样一条道来。

  “国栋,你可真会见缝插针啊,嗯,你想在职教上做文章?”甘萍凝神问道。

  “对!甘省长,你在分管文教这一线,宁陵底子薄,但是这条路我们必须要走,好不容易争取到了这个基地建设规划,我们不能浪费,我打算要有选择性把我们宁陵,嗯,准确的说是西江区一两所普通高级中学转为职业中学或者中专,当然我最属意的是能把一所正规中专转为职业中专,那样我们可以大大加快建设进度,但是西江区里没有,我只能作一番努力,不行,就只能落在西江区这边了。”赵国栋耸耸肩。

  “国栋,你的想法很好,其实国外许多发达国家的职业教育十分发达,比如德国,我到德国去考察过,发现他们尤其重视对专业技术工人的培训培养,这也是他们工业基础雄厚、工业科技发达的主要原因,一个专业技术工人其重要性和薪酬甚至远远高于一个管理人员,在这一点上我们国家尚未意识到这一点。”甘萍感慨的道,“你能想到这一点,真的很难得。”

  “那甘省长,咱们宁陵的事儿,我可就要大麻烦喽?”赵国栋笑着道。

  “嗯,这也是我分内工作,不过这得由你们市政府方面提出来,国栋,你首先得把你们黄书记和舒市长说通才行,省里边才好考虑你们的想法。”甘萍相当耿直的应承下来。

  貌似见缝插针这个词语有些yin荡,一语双关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