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八十四节 加深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八十四节 加深

  甘萍的爽快让赵国栋颇为振奋。在打造这个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基地项目上赵国栋也是煞费苦心,但是宁陵这边工业基础实在太薄弱了一些,他很有些担心这个项目会煮成夹生饭,那才成了笑谈,所以他才会不遗余力的想要从各方面来促成这个基地的建设。

  吃完晚饭甘萍两口子就离开了,只剩下赵国栋和王甫美两口子,天气炎热,三人也就沿着宁江河岸散步。

  “冰姐,美哥这一次要下去,你就不担心?千州可是一个历朝历代都产美女的地方喔。”宁江远看碧水如镜,近看却能看到河岸边上一些污垢和垃圾浮动,看得赵国栋也是摇头不已。

  “哼,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又能管得到?”林冰瞥了一脸平静的王甫美,轻哼一声道:“由他去吧,这么多年把他勒在身畔,也该让他得解放了。”

  “呵呵,不过我看美哥这副德行也就是妻管严,冰姐多敲打着,量他也没有这副胆量。”赵国栋笑道。

  王甫美已经基本上确定下来要去千州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估计也就是这一两个星期内的事情,原任千州市市长穆刚已经正式升任市委书记,王甫美就是要去接穆刚的位置。

  “国栋,穆刚这个人我没有打过交道,也不熟悉,你在宁陵接触过一段时间,感觉如何?”王甫美吸了一口气,一边负手漫步,一边问道。

  “穆刚这个人我接触也不算太多,我初到宁陵时他还是宁陵市委组织部长,别看干瘦如猴,貌不惊人,但是却相当有手腕心计,后来升任市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也是干得八面玲珑,滴水不漏,一句话,这是一个城府很深的政治人。”

  赵国栋琢磨了很久才算是从嘴里挤出这样一番话来,说实话他对穆刚的观感显得有点模糊不定,总是觉得用那一个准确的词语来形容描述对方都觉得不生动不准确,最后只能用一个词来刻画他,那就是政治人,标准的政治人,一切以政治利益的转移作为处事标准。

  “政治人?”王甫美心中一凛,也就是说自己未来的搭档是一个只注重政治利益的人,一切需要围绕政治需要,假如自己影响到了他的政治利益,只怕这个人就不好相与。

  赵国栋知道王甫美在基层呆的时间太短。可以说要想胜任一地市长还有相当漫长的路要走,基层党政主官和省委省政府里边干个部门领导那是完全两个概念,现在上边对于领导干部的基层工作经验也越来越看重,没有在一个地市担任主官经历的领导很难步入省级领导行列,这也是对一个领导干部综合协调组织能力的基本要求。

  “美哥,政治人也并非没有一点可取之处,也就是说这个人他看重政治利益,直白一点也就是说他看重自己的官帽子,期望自己能在仕途上更进一步,而现在要想再进一步,那就只能做出一点像样的政绩出来,这也符合你下去的想法,至少大方向上你们是一致的,若是你遇上一个不思进取只想混日子熬资历的或者是只顾往包里捞钱的搭档,那你才会头疼。”

  赵国栋的话让王甫美豁然开朗,只要能够灵活的把握好其中分寸尺度,把两个人政治**捏合在一起,没准儿还能取得不错的效果。

  见王甫美若有所思的模样,赵国栋又道:“美哥,你别太担心,党政不和只会两败俱伤。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愿走那一步,只要你拿捏好,这不是什么问题,穆刚也是在政坛上打滚几十年的的角色了,从县委书记一步一步熬到现在这个位置,他比你更清楚其中轻重,你是从省里边下去的,相信他会处理好那书记和市长之间关系的。”

  王甫美点点头,“对了,好像现在晏修和也是宁陵出去的?”

  晏修和现在是千州市委常委、副市长,也就是现在宁陵市里周春秀那一角,日后也会是王甫美的重要同僚,所以王甫美也想尽可能的从各方面多了解一下自己下去之后可能要在一起共事的同僚。

  “晏修和是我去之前就升任当时千州地区的副专员了,熬了这几年总算是熬进了常委里。”赵国栋有些感慨,先前自己在花林时的曹渊就是云岭县委办主任,好像打了晏修和翻天印,这一次也不知道曹渊能否逃得过这一劫,“晏修和我没有接触过,但是这个人据说很得上级喜欢,但是在下边风评却不好。”

  “噢?什么原因?”王甫美大感兴趣。

  “据说是他喜欢迎合上意搞面子工程,云岭县在他治下城市建设搞得相当不错,犹如一座花园城市,县委县府大楼堪比星级酒店,但是耗费巨大,财政负债累累,干部职工连工资奖金都发不出来,老百姓没有得到任何实惠,依然是省级贫困县。到现在这一届县政府都还在还他那个时候欠下的债务。”

  赵国栋一边感叹,一边摇头,这年头也恰恰就是这些干部还能被人看中,潘援朝掌握省委组织部那个时代很提拔了一些这一类干部,虽然看不出这些家伙贪不贪,但是为了政绩而挖空心思迎合上面,而不顾地方发展实情,这种官员某种程度上更可恶。

  “不少建筑包工头提起他就咬牙切齿,恨不能吃他肉喝他血,垫资搞的各项工程,至今还未能拿到钱,还有几家告上法院也是白费劲儿,云岭财政就那样,要不政府就给你划一片地抵给你,爱要不要,不要就等着分年度慢慢还,那得要你命长,让建筑商欲哭无泪。”

  王甫美也是叹息不止,他也隐约听得下边有不少这样的干部,整日揣摩上意,了解到上边想法意图喜好,不是送钱买官跑官,就是搞政绩工程迎合领导胃口。总而言之一句话,没有把心思放在怎样踏踏实实发展一地社会经济水平上,专务旁门左道。

  晚间赵国栋也就在滨江庭园歇息,自然免不了一番鸾凤和鸣。

  其间床头上徐春雁也是对赵国栋江中见义勇为冒险救人情节细细询问,赵国栋也只有再重复一遍自己当时想法和观点,徐春雁唏嘘赞叹之余,心里对自己这个男人也更是钦佩迷恋,床第之间恩爱欢好时免不了也是曲意奉承,婉转逢迎,让本来已经对这个话题极为厌恶的赵国栋“性趣”倍增,终于品尝到了一次做好事得奖励的真正实惠。

  徐春雁最终还是接受了赵国栋的建议。准备搬入溪畔逸景的一套一百六十多平米的电梯高层,赵国栋的体贴和温存让她最终释去了隐藏在心中那一抹自卑感,正如赵国栋所说,感情是不讲什么条件的,男女之间的感情发生了就发生了,只要是真诚的,就无须计较什么,这番话让徐春雁颇为心安。

  溪畔逸景五月份就已经交工,但是装修还得花上几个月时间,再敞一敞让装修后的涂料气息散去,徐春雁打算春节前能搬进去,她希望自己妹妹也能搬去和自己一块儿住,毕竟一百六十多平米的大宅,四室两厅三卫一厨,有两个独立带卫生间的主卧相隔一个大客厅,明显是为三世同堂设计的,所以十分方便。

  赵国栋本来回来时间就不多,平均下来一周时间能在家里呆上一天已经不错了,有秋雁和自己作伴,也正好合适,而独立卫生间也能免去赵国栋回来时的种种尴尬。

  任为峰最终还是来参加了宴席,虽然晚了一点,但是只要来了也就代表了某种意义。

  黄凌对于赵国栋的表现深感满意,在任为峰面前赵国栋不失时机的提出了关于和黄集团入股宁陵港并进一步加大投入扩建宁陵港码头吞吐能力的计划,并称这是黄凌来宁陵之后做出了第一个大举措,对于宁陵市的工业兴市、交通先行、打造安湘两省之间交通枢纽这一规划有着十分明显的推动作用。

  席间省计委和省经委的领导对于宁陵在抗洪救灾之后能够不失时机的抢先推出灾后加快发展规划也是大加赞赏,认为宁陵市在这方面的反应抢在了其他地市的前头,对于日后宁陵发展意义重大。

  宾主尽欢间,心情颇好的黄凌和赵国栋都喝得有点高,以至于走出酒店门口上车时,二人都是相互攀着肩膀。

  覃有才也是市委小车班的老资格驾驶员了,被安排为黄凌的驾驶员他也是在宗建那里花了不少心思,看到黄凌被赵国栋扶着出门,他心中就是一震,黄凌酒量他这个当司机的自然清楚,能让黄凌喝得这样高兴,而且赵国栋还能把黄凌扶出来。这本身就意味着一种不寻常。

  黄凌座车启动那一瞬间,车上和车下的人似乎都像是突然喝下了一剂特效醒酒药,原本朦胧的醉眼都一下子变得清明了不少。

  别人在春城享受,俺毅然拒绝年会诱惑,而在家码字,兄弟们难道就没有一点恻隐之心,给上三五十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