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八十八节 运作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八十八节 运作

  赵国栋并没有在蓝光面前冒大话。

  他的确不准备理睬严立民的态度。在黄凌面前,他旗帜鲜明的推荐了魏晓岚、桂全友以及霍云达三人,尤其是魏晓岚在抗洪救灾中的表现更是可圈可点,即便是黄凌也十分清楚,而洪水刚过,魏晓岚又在奔波忙碌农业和水利上项目的重建,给黄凌印象颇深。

  虽然没有明确提出什么,但是赵国栋相信黄凌应该明白自己的意图,魏晓岚可堪大用,尤其是她还是一个女性干部,那就更值得考虑。

  桂全友也相当不错,但是弱点却是他在经济工作上这一块欠缺经验,霍云达则是资历太浅,也需要打熬一些时日,但是在赵国栋看来如果有合适的时机,这二人调整一下工作分工也许更有利于他们的成长。

  当然这只是赵国栋的个人想法,对区级班子的调整不是赵国栋一个人能说了算,虽然在西江区级班子的调整上,赵国栋还是有些发言权的。

  凌霄这个区委副书记在赵国栋眼中很不合格,浮躁不说,而且喜欢夸夸其谈。不愿意沉下去作深入细致的工作,肖朝贵这种老组干就更看不起凌霄这种染一水就走的干部,表面上虽然还是比较尊重他,但是几次工作汇报之后也没有得到回音,提出的意见也是泛泛而谈,肖朝贵也就将对方看穿了,索性许多工作也就是自行开展,有了结果再向对方报一报。

  几次下来,凌霄似乎也就默许了这种局面,乐得清闲,两人倒也相安无事。

  “章部,省委组织部那边还没有消息?”赵国栋想了一想,打了一个电话。

  “国栋,你也未免太性急了一点,当初这批干部从省里边转下来时就没有明确,只说暂定一年,我问了问其他地市,好像都还没有动。”章天放的声音似乎显得有些疲倦。

  这都啥时候了,赵国栋感觉章天放似乎还在午睡一般,不过既然已经打扰了,赵国栋也就没有说两句就挂电话的悟性。

  “章部,不是我性急,你看看今年一年我们区党建和作风整顿工作,他都快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了,老肖工作是不错,但是他只是组织部长,不在其位。有些工作就不好开展,我感觉我们区今年党建工作明显和其他区县有差距,这样下去不行,尸位素餐,当和尚你不撞钟,这怎么行?”

  “你小子,也不想想,这是全省统一安排下来的,你让我怎么办?给省委组织部建议把这批干部召回去?”章天放没好气的道:“我知道你对他不感冒,但他是你的副手,有什么工作该安排你要安排,做得不好,你可以批评,反正也就这么几个月时间了,你就不能忍一忍?”

  “嗨,章部,响鼓不用重槌,这瘪鼓你就是把它槌烂,它也不会响!我就不知道咋会安这样一个干部到我们西江区,这不是存心给我添堵么?”赵国栋气呼呼的道:“章部,俗话说。蛇无头不行,这党建干群工作这一块如此重要,市委安排这样一个干部来先前也没有人给我打招呼,就这么硬生生就给我塞来了,现在工作拿不起来,这又是上边的下派干部,你还真拿他没辙,年终市里工作考评,这方面章部你得考虑考虑,若是要扣我们西江区的分,我可是不答应。”

  “得了,你小子少来威胁我!你西江区工作没干好,那该扣当然得扣,他既然安排到你西江区,就归你安排指挥,工作拿不起来,那也是你这个区委书记指挥艺术有问题。”章天放在电话里笑了起来,声音也精神了许多,“我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但你也得等时机才行,他反正要走,多等几个月又能对你西江区发展有多大影响?”

  赵国栋也笑了起来,他就是在等章天放这句话,先前已经和章天放就这个问题意向性的谈过两次,但是一直没有等到对方松口,今天章天放心情似乎不错,居然有些松动的意思。

  “嘿嘿,章部,你知道就好。我们两兄弟,我也不瞒你,老肖在西江区当组织部长也是多年了,也是你老部下,干工作也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我来西江区之后他对我支持也很大,西江区今年工作能取得较好成绩,他也付出了相当心血,我个人认为,于公于私于情于理也该考虑一下他了,上一次雷鹏走得太突然,我连半点准备都没有,这一次若是这个区委副书记人选有空缺,你务必帮老肖美言几句。”

  赵国栋也不遮掩啥,肖朝贵和章天放关系虽然不是特别密切,但是也算是多年老交情了,一直相处得不错,自己极力推荐肖朝贵相信章天放也不会反对。

  “嗯,说到这儿吧,不过你也清楚这区委副书记一职你我都只有建议权,还得过黄书记和老严那一关,我怕是黄书记那里好说,就怕老严要跳出来敲你的破锣啊。”

  “这我有思想准备。免不了要在常委会上见真章,不过我觉得只要你和黄书记那边定下来,他严立民一个跳蚤还能拱翻一床被子?”赵国栋冷冷一笑。

  “那得黄书记力挺才行,你有把握让黄书记态度这么坚决,不会在严立民极力反对的情况下改变主意?”章天放追问。

  “哼,我倒是真希望严立民极力反对呢,哪怕黄书记真的改变主意都行,我就怕严立民他没有那个胆量。”赵国栋轻哼了一声,“章部,严立民贼着呢,你以为他不揣摩黄书记的意思?我敢说只要他觉得是黄书记拿定了主意的。保准连一句废话都不会多说,只有那些黄书记没有拿定主意的,他可就要兴风作浪了。”

  “行啊,国栋你小子算是把严立民给算计透了,嘿嘿,老严遇上个你这样的主儿也算是他倒霉啊。”章天放在电话里笑了起来,“嗯,我上次给你说的事儿,你可要记住。”

  “放心,章部,小事一桩,我记着呢,等合适时机我会考虑的。”赵国栋一口应承下来。

  章天放搁下电话,舒服的靠在床头上,旁边女人一翻身爬上身来,把头放在他胸膛上,“你刚才是和赵国栋通电话?”

  “嗯,严立民和赵国栋这一对冤家可是不死不休了,谁也看不惯谁,谁也不服谁,我看下一次常委会上有得热闹。”章天放嘴角带笑,似乎已经看到那一出热闹场面。

  “赵国栋他不过是新晋常委,严立民都老成精了,在宁陵呆了这么多年,又是市委管干部的副书记,提方案拿意见也是本分儿,怕是连黄书记和舒市长都不好过分拂逆他的意见吧,他赵国栋就敢不懂规矩?”旁边女人白腻的大腿压在章天放身上,毛巾被下露出大半个又白又大的屁股。

  “哼,你懂啥?赵国栋这小子精滑着呢,他虽然是新晋市委常委,但是他兼着西江区委书记和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只要是涉及西江区和开发区的干部任用问题,他当然有发言权。你以为他不懂规矩啊?他正是太懂了,钻透了,才敢这样。黄书记和舒市长以及老严他们三个都各有各的算盘和想法,也各有各的顾忌。唯有赵国栋他只是一个排位最后的常委,就无所顾忌,想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就怎么表达,其他人你要反对就还得琢磨一下他是不是得到了那三位哪一位的支持,除了老严,黄书记和舒市长是不是也已经和他有默契了?”

  章天放拍了拍那裸露在外的白腻肥臀,心中一荡,却是暗叹年龄不饶人,心里还想梅开二度,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有说来日方长后会有期了。

  “那你意思是说赵国栋就可以随心所欲的发表意见了?”女人娇媚的扭动自己身躯,似乎要博得男人的认同。

  “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常委会开会那也是有规矩的,他只能就自己分管这一个摊子发表意见,至于能不能被接受那也是两可之间的事儿。”章天放耐心的解释道:“其他事务,一般说来也就是一个旁听机会而已,除非书记或者会议主持人点名要你发表意见。”

  “噢,算了,你们上边那些事情也是麻烦,听得人头疼,哪有那么多弯弯绕。”女人脸庞一扬,目光落在章天放脸上,“我弟弟的事情你和赵国栋说了?”

  “刚才你不是听见我在问么?上一次就说了,估计等到年底下乡镇去任职吧。”章天放点点头。

  “下乡镇?为什么要下乡镇?就在局里提起来不行么?他一个区委书记难道连这一点小事情都作不了主?”女人顿时急了。

  “哼,你们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你弟弟才工作几年,才当上一个科长没两天,就要提副局长,你以为政府是你们家开的啊?”章天放没好气的道:“让他下去锻炼锻炼只有好处,一来有了基层工作经验,二来提个副书记副镇长也就不那么招人耳目,日后要想调回来,那还不简单?到时候你弟弟愿不愿意回来还是一回事儿呢,找个还一点口岸的乡镇,只怕待遇未必比你局里边差。”

  女子眼睛一亮,“真的?”

  “哼,我能骗你?好了,再眯一会儿我也得去单位上了。”章天放顺手就握住对方有意无意露出来的那对大*子,躺下身来。

  唔,那些个年会的也要回来了,兄弟们,追赶他们的最后机会了,有票砸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