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八十九节 一言难尽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八十九节 一言难尽

  “四皆七月下旬到八月旬过后第二度洪峰渐渐盅去,二:,市

  的社会生产生活秩序逐渐恢复正常,人们的生活重新回到固有的轨道上

  来,似乎一切又都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不过对于宁陵市县两级班子

  的很多人来说,这好像才是戏幕的开始

  只是人们越是期待,似乎就越没有动静,一起都是照旧。

  市里边几个大佬们还是照样的开会、视察、调研,参加各种活动,

  区县的书记县长们也一样按照各自的工作轨道运转着,一切都无

  比正常。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与洪灾之前不同。那就是这一段时间组织部似

  乎相当繁忙,分成了多个小组下到各县区和局行进行调研,但是调研

  也已经结束一个多两个星期了。也没见着有啥动静。难道真像那些参加

  调研的组织部干事们所说,只是一个例行的调研?

  脸色阴沉的严立民回到办公室,就吩咐秘书自己今天不见客。他需

  要好好下思绪,确定一下下一步自己该怎么作。

  刚才尤莲香通知他,黄凌和舒志高商定将会在星期五上午召开常委

  会,研究人事工作。

  话语很简单,但是流露出来的含义却是重逾千钧。

  研究人事工作?研究人事工作的常委会居然没有事先通知自己这斤,

  分管党务组干工作的市委副书记。这也未免太过分了!

  严立民觉得自己已经做足了工作,三度和黄凌汇报工作并交换了意

  见。

  他也知道章天放也在按照黄凌的意图安排组织部进行紧锣密鼓的大

  范围调研,调研涉及区域相当宽泛,从各县区到各局行,貌似是在为人

  事调整做准备,但是严立民却知道这些东西不过是一些形式上的工作,

  真正想要知晓的东西,黄凌心里早就有了数。就像自己也早就和他亮了

  底一样。

  黄凌和祁予鸿不一样,严立民也知道这一点,这也是他为什么选

  择主动出击而不是等待黄凌抛来橄榄枝的主要原因。时移世易,一个

  时代和另一个时代就要有不同的应对策略和方法,否则一成不变只会陷

  入被动。

  黄凌和各个常委也在频频的会面谈话在严立民的印象中,整个常

  委班子,除了舒志高和自己之外。几乎每一个常委他都进行了相当深入

  的细谈。这不是什么秘密。貌似黄凌也不属于掩饰隐藏什么。

  东江区区长徐明鉴和苍化县县长曹渊基本上可以确定要调整。虽说

  还没有明确怎么处理,但是留在区县长位置上肯定不合适,宗建想去东

  江区担任区长。最不济也要去苍化县担任县长。赖友宁和雷鹏也有这斤。

  想法。池成峰想在宗建离开之后接宗建的班,一切设想都很好,但是

  黄凌可能同意这样的安排么?

  严立民觉得东江区区长的个置只怕黄凌会考虑他自己的人,就是苍

  化县县长这个人选只怕自己想要推荐宗建都未必能成,虽然宗建也找了

  省上一些关系。但是以黄凌的性格,他认定的事情。除非是省上那几

  位大佬亲自打招呼。一般的省领导他是不会买账的。

  到现在严立民都还没有看出黄凌对这两位区县长人选露出多少倾向

  性。市级机关里他好像也没有表现出有什么特别看好的人。除了赵国

  栋。

  想到这个问题严立民嘴巴就有些发苦,赵国栋这段时间和黄凌

  走得很紧,这让严立民很不是滋味,倒不是怕什么,就算是黄凌再欣赏

  赵国栋,但是按照党内工作分工,人事问题也轮不到赵国栋来指手画

  脚。

  电话响了起来,严立民本不想接,但是想想非常时候,还,

  是自己老婆打来的。

  “老严。今天晚上回来一趟。”电话里的声音永远是那样沉静秀

  气。

  “有什么事么?”严立民不想在自己妻子面前流露出烦躁情绪。耐

  着性子问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怎么走得开?

  “晚上和廖姐、汤姐约好了,三家人要一起吃顿饭。”

  妻子嘴里的汤姐严立民知道,是省人大副主任汤中午,也就是说汤

  中午大概也要参加。另外那个廖姐,严立民一时间没想起来是谁。

  “哪个廖姐?”严立民有些踌躇,汤中午虽然已经到了省人大。但

  是毕竟刚下去,影响力还在。而且省人大副主任,有些时候还是说得起

  话的,只是这个时候离开,明早又得耽搁一上午。若是黄凌问起来。又

  有些不好解释。

  “燕书记的爱人。”电话里声音轻轻一笑。

  燕书记的爱人?哪个燕书记?还能有哪个燕书记?严立民心中一阵

  狂喜,恨不能隔着电

  旧二比自只老婆亲两口,前段时间老婆就说要给自只个,二六白只

  还在纳闷能有啥惊喜,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搭上燕书记这条线,严立民心

  中豁然敞亮。

  “好。我吃了中午饭就回来

  严立民只觉得自己全身一阵说不出的舒泰,放下电高之后走到办公

  室。忍不住轻轻吟唱起来,“今日同饮庆功酒,壮志未酬誓不休,来日

  方长显身手,甘洒热血写春秋”。

  赵国栋的佳美和严立民的奥迫在占国道上正好面对而过,赵国栋是

  从海晏镇返回区委大院时看见严立民的奥迫飞驰而过,这刚吃完午饭

  不久,严立民的座车急匆匆的向西狂奔,也不知道是去干啥,赵国栋也

  没有那么多心思去管。

  洪水给咕国道也带来了一些破坏。尤其是安都和永梁交界地段出现

  一些垮方,好在刚5国道经过上一次整修过后状况好了很多。垮方路段

  并不严重。很快就修复通车。这条事关安原省运输的主干线并没有受

  到多大影响。

  “赵书记。下午三点钟云头沟乡郑书记和交通局周局长一起过来向

  您汇报关于西北公路建设规刮情况。”令狐潮一边翻阅着手中笔记

  本,一边小心翼翼的道:“四点。宣传部彭部长要过来汇报工作。晚

  上六点半,在宁苑,您要参加来我区考察临港工业园区的淅江锦华塑胶

  有限公司客人一行,霍区长和我通了电话说要请您和曾区长都要参加,

  说是您答应了的,让我提醒您一声。

  对了,另外陆蕊也给我打电话说,开发区那边今天晚上好像也有一

  个安排,是千州市开发区那边来的客人,也要请您参加,说市政府那边

  是通知过您的

  赵国栋一边捧着太阳**。一边听着令狐潮替自己安排工作,令狐潮

  做事很认真细致,也很有条理,而且还能按照自己的倾向性,主动把工

  作的轻重缓急分类进行调整,把时间也替自己安排得挺合理,这让赵国

  栋也少操很多心。

  不过即便是这样。每天的日程安排也一样是满满实实,你想要自己

  给自己安排一点时间都还得先给令狐潮说一声,让他替自己挤出时间

  来,让赵国栋真的有点体会到了日理万机的滋味。

  这段时间市里边那边看起来挺安静,但是下边工作却相当多。开发

  区和西江区都迎来了一个招商引资的高峰期。东部沿海不少企业都陆续

  前来考察,这种气象让赵国栋相当振奋。

  “令狐,你就可劲儿的替我安排吧,我看你倒是有点像桂全友了,

  啥都替我安排得满满实实的。也就没替我的身体健康考虑一下,也不问

  我受得了受不了?。赵国栋半开玩笑的道。

  “赵书记,这您可是冤枉好人了,您不是和我说过,工作上的事情

  不能推不能拖,要学会精打细算合理安排么?您瞧,我把你的这些工

  作都尽可能安排得紧凑一些,下午听完彭部长汇报。您至少还可以有

  一个小时自我安排,您想干啥都行。那边我也是听陆蕊说开发区那边安

  排在宁苑,所以霍区长那里我也提醒霍区长最好安排在宁苑,这样您

  可以适当串串台

  “串串台?。赵国栋笑了起来,“你把我当作啥在安排?”

  嘿嘿,赵书记。您别误会,这词儿现在很流行,一般说来都还是

  有点身份的人才能享受到这个词儿呢。”令狐潮见赵国栋心情不错。

  也大着胆子半开玩笑的回应。

  令狐潮很有些悟性,在赵国栋看来。当秘书除了勤快外,另外一

  个重要条件就是要有悟性,要会举一反三。要回闻弦歌而知雅意。要

  善于领会领导的意图,一点即透,在这一点上令狐潮和赵国栋原来在花

  林县的秘书林单不可同日而语。

  “令狐,如果哪天我要离开西江,你愿不愿意跟我走?”赵国栋

  突然问道。

  令狐潮吃了一惊,“赵书记您真的要走?”

  “什么叫真的要走?是不是听到一些啥风声?”赵国栋没有回到令

  狐潮的话,反问道。

  令狐潮犹豫了一下,还是坦然的道:“有些传言,但是都是些捕风

  捉影的马路消息,我也不太相信,赵书记,您不是真要走吧?您才来

  西江一年不到啊。”

  “不太相信?嗯。那说明还是有点谱儿赵国栋悠悠道:,“走

  不走不是我说了算,我本人不想走,我也认为我短时间内不会离开。但

  这并不意味着我自己能主宰我自己的命运

  抓紧最后时间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