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九十五节 战场 3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九十五节 战场 3

  弄潮第九十五节战场3

  旧糊肥阵轻微的躁动夕后。会议室里叉恢复了平静。喝水声必礴头机鸣响声,翻开笔记本纸页的声音,一时间此起彼伏,除了几个书记显然是开过碰头会了解了这个情况之外,其他几位并不了解情况的常委们都用其他方式来掩盖起伏的心境。

  章天放把目光望向黄凌,黄凌点点头,示意章天放可以开始了,会议正式进入秒阶段,五百四十万人口的核心心脏开始奏出强音。

  “嗯,那我就先介绍一下关于东江区委副书记和苍化县委副书记拟任人选,这两位都是这一次人事变动的县级政府主官,首先我来介绍一下东江区委副书记、代区长拟任人选王伯涛,王伯涛现年四十六岁,**党员,现任宁陵市林业局党组书记、局长,”

  赵国栋对于东江区这个区长人选早就知道,相信其他常委也清楚,王伯涛是南华市果阳县人,而很巧,黄凌也是果阳人,不知道这两者之间有没有必然联系,但是有一点很明确,黄凌上任之后调研的第三斤,局行就是市林业局,而第一个是财政局,第二个是公安局,钱袋子和枪杆子那就不说了,凭啥第三就轮到林业局?难道说植树造林绿化祖国的地位已经上升到了凌驾于其他工作之上么?这中间微妙之处当然就值得考究了。

  对于这个人选大家都心知肚明,自然是点头称是。

  “苍化县委副书记、代县长人选,经过组织部的认真考察摸底,结合这一次抗洪救灾工作中的突出表现,拟任魏晓岚同志担任苍化县委副书记、代县长。”

  章天放心情略略有些紧张,在这个人选上,前天的书记碰头会上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原本他建议暂时缓一缓,先把这个人选放下,但是黄凌最后还是决定把这个人选提出来。

  章天放不太清楚黄凌的目的,他知道这个人选赵国栋在其中使了很大力气,而且也和自己进行了几次沟通,只是这种一县之长位置却不是他这个组织部长能够拍板,而且盯住的人太多。个个背后都有来头,他只能说尽力而为,三个副书记中除了严立民没有明确表态之外,舒志高和陆剑民都明确表示反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黄凌还是坚持要求把这个问题提上常委会研究。

  魏晓岚要说工作能力和工作作风都绝对没有问题,成绩也有目共睹,但是她也有两个明显弱点,一来担任西江区委常委时间太短,而且担任的不是常务副区长,这对于要一跃成为县长,显得跨度太大,不符合正常提拔程序;二来魏晓岚是女性,女性在担任条条上的职位或者是晋升副职时往往占有性别优势,但是在块块上担任党政主官则是一个劣势,这已经是约定俗成的定势,如果说两斤,弱点只居其一,或许还可以弥补,但是两个弱点同时出现在魏晓岚身上,就显得有点容易授人以柄了。

  “黄书记,章部长,我糊孕组织部门把魏晓岚拟任苍化县委副书记、代县长不太合适难并不是舒志高或者陆剑民,而是常务副市长金永健,他皱起眉头,手中的出中华绘图错笔轻轻摇晃,“魏晓岚刚担任西江区委常委不到一年时间,而且只是分管农业口的副区长,也就是说根本没有正式主持过一个区县政府的日常工作,苍化县在这次洪灾中损失惨重,今年到明年的灾后恢复生产和重建的任务相当繁重,我觉得她恐怕还需要一定时日锻炼才能胜任这样的岗位。

  会议进入第二个人选,气氛就变得紧张起来,金水健相当坦率的表明了自己的着度,而且异常坚决。

  赵国栋目光凝沉,他知道魏晓岚这个问题迟早要在常委会上来过这一关,黄凌那边的工作虽然作通了,但是并不代表就可以在常委会就可以顺利通过,书记碰头会上的反对声音相当强,也幸好是严立民保持“黄书记,我想发表一下我的看法赵国栋清了清嗓子。平静的道。

  “说吧,这本来就是讨论研究,有什么看法意见都可以提出来,魏晓岚也是在西江区成长起来的干部,你这个西江区委书记当然有发言权黄凌这话一出口,金永健眉头就是微微一蹙,这是什么话?他这斤,区委刺已有发言权,我这个常务副市长反倒是没有发言权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敏感,还是咋的,金永健也知道魏晓岚能被定个拟咽泌慰,赵国栋肯定在其中起了相当大的作用。金永健不想嘲姆科么人,但是这样凭空无白的就从一个普通常委摇身一变成为县长,这未免跨越太大了一点。

  “魏晓岚同志在抗洪救灾中的表现大家有目共睹,省市领导都给予了充分肯定,一个乖同志能够在这样大是大非的关键时候挺身而上,我觉得仅这份精神就值得我们学习。”赵国栋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始发力。

  要论口才,他自信不惧任何人,他也知道金永健只是有些不舒服魏晓岚起来太快,或者说有些见不得自己推荐的人选就这么轻松上位,他和金永健之间并没有什么真正实质性冲突,就算是魏晓岚上不了,也轮不到金永健夹袋中拿出个什么人来。

  但是不把金永健这一出头鸟打下去,那么后面的那两位关键人物也许就要趁势把这个局给搅乱,这也是自己好不容易才从黄凌手中争取来的一个机会,真要失手,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机会那么简单,甚至还会影响到黄凌对自己驾驭和掌控能力的观感。

  “至才金市长所提到的资历问题,我觉得这一点啊,怎么说呢?你要说它是个问题,也算是个问题,你要说它不是个问题呢,它也就不是问题。”赵国栋像说绕口令一般,但是言语间的语气却相当微妙。

  “我们党早就说要破除论资排辈的陈腐观念,唯有是举,魏晓岚的确担任常委时间不长,但是她担任副区长已经四只多时间了。

  从学校校长到教育局副局长,再到教育局长,最后到副区长,我相信这一步一步提拔上来,也绝非偶然。魏晓岚同志在分管大农业这一块之前,也还分管了两年的教科文卫工作,也是十分出色,钱治国出事之后,她又把国土和城建这一块也接上了,可以说政府系统中工作她也算是接触过一大半。”

  赵国栋目光流动,语气温和,就像是在介绍一个人的生平事迹。

  “至于说有没有主持过政府工作我觉得这并不影响什么,毕竟她还只是一个县委副书记、代县长,上边还有县委书记主宰大局,这也还有几个同时间的锻炼适应期,我想以魏晓岚同志的能力,完全可以在这几个月里熟悉工作。”

  金永健被赵国栋这样步步紧逼的话语顶得有些恼火,他知道自己稍稍有些唐突,但是赵国栋这扛子也太不给面子了,就这么直截了当的跳出来反驳,若是自己就这样罢休,只怕还会以为自己真的怕了他。

  “国栋,主持一县政府工作可不是主持一个学校工作那么简单,虽然只是代县长,但是我们都知道这个代县长也就是行驶县长权力,可以说整个一县的发展重任她就得担起来,我不是否认魏晓岚同志的能力,但她的经历,我总觉得不太合适,这样太过急躁的把一个干部推上过高的位置,不利于她的成长,这是我的肺腑之言,国栋,你不要误会啊。”金永健温文尔雅的笑道。

  “金市长说哪里去了,不过我记得我担任花林县县长的时候其实也就只当了一年副县长,进常委也不过就是几个月,呃,我自认为我自己在花林县当县长那一年工作时应该还是差强人意的,至少我得到金市长的表扬就有好几次,尤其是在财政增收方面,金市长可是在大会上表扬过我,而且还专门给我发了奖金的。”赵国栋笑嘻嘻的道。

  “我不是想要炫耀什么,我只是想说明一点,一个干部,你要给她机会,她才能展现自我,你连机会都不给她,你怎么知道她不行,尤其是魏晓岚同志还是一个女干部,我类得这一点就更加难得,保不准日后咱们就出这样一个女市长女省长呢?那也是我们的光荣啊,至少说起来她也是在我们在座的培养下成长起来的不是?”

  赵国栋这一番搭着梯子又举着碗的话,让金永健也是笑着摇头,真还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才好,要说像赵国栋这种异类,你到其他地方哪来还能再找出来一个?

  “黄书记,我觉得国栋的观点很值得我们在座各位常委深思,平时都说妇女能顶半边天,要注重培养、提拔和使用女干部,为什么到了关键时刻就你们这些男性领导就要用有色眼镜看人了呢?这不是口是心非么?毛部长,你说是不是?”尤莲香适时拔刀相助。

  啥也不说,默默爆发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