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九十七节 贵人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九十七节 贵人


  市委机关食堂的味道对干一干常委们来说可谓百位陈杂山“一常委甚至拒绝了在食堂就餐,匆匆离去。赵国栋到是饶有兴致的和简虹坐在角落里享受了一顿午餐。

  黄凌和舒志高坐在一起喁喁私语,似乎是在讨论着什么重要话题。严立民和陆剑民则是满面笑容。陆剑民甚至兴致勃勃的拿起手中的筷子比划着啥,也不知道这二民是不是真的因为这个名字上相同而变得爱好相投起来。

  “简虹,宗建没有被列入这一批讨论,你是不是有些失望?”赵国栋笑着打趣道。

  “赵书记,你又来了,就喜欢调侃打击我们,就算是他走了,也轮不到我当那个市委办主任,还有陈秘书长和贾秘书长呢。”简虹妩媚的一笑,瞪了赵国栋一眼。

  她早已经被深深烙上了赵系人马的印痕,一个县委宣传部长突然升任市委副秘书长,这种殊荣即便是有机缘在其中,若是没有强有力的运作手段,那也是空想。在赵国栋面前简虹也没有啥好隐瞒的,市委办主任一般也就是意味着常务副秘书长。市委四位副秘书长,各有各的工作分工,但是兼任市委办主任的宗建无疑权力最大。

  “没有目标,何来动力?。赵国栋笑了起来,他很欣赏简虹这种开朗大度的风范,不能说宠辱不惊。至少也要做到淡定自若的水准。

  简虹笑笑不再言语,却见尤莲香端起饭碗菜盘子走了出来,连忙起身:“秘书长,这边来坐。”

  尤莲香看了一眼那边两桌,点点头走了过来,“国栋,得偿所愿了吧?我咋觉愕你似乎有些偏爱使用女干部啊,简虹不说了,这一回又是魏晓岚,就这么得你信任器重?你小子是不是有啥花花肠子啊?简虹。这个家伙对你有没有过不轨的心思?”

  结过婚的女人嘴巴都是比谁都厉害。啥话都敢说,荤素不忌,一般男人还真的不敢和这些女人斗嘴,当然这也是关系相当熟悉密切的人才会如此。

  “秘书长,瞧您说的,赵书记是啥人,怎么会看上我们?”简虹脸一红,毛快的瞅了一眼那边,还好距离相当远,周围也没有人,倒也不虞被人听见,被尤莲香这么一挤兑,也有些口不择言。

  “哦,听你话意思,若是赵国栋这小子看上了你,你也就很难说动不动心?”尤莲香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秘书长!”简虹脸有些发烫,嗔怪的道,却又无可奈何。

  “嗯,是啊,我这人就是喜欢使用女干部,尤其是身材好的女干部。尤姐,啥时候我当了省委书记,一定好好“使用,你。”赵国栋也懒得反驳,对付尤莲香这种泼辣女性,只有用更火爆凌厉的语言反击,你要辩解解释,只会让她越得意。

  赵国栋附耳在尤莲香的低语特地加重了“使用”两个字,让尤莲香脸顿时一热,她还真没料到赵国栋这种话都敢说,虽然声音很小,但是简虹就在一边,很难说会不会被简虹听到尤其是那“使用”两个露骨刺激,让她全身顿时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

  “放肆!国栋,你小子活腻了?”尤莲香凤目一瞪。

  “嘿嘿,就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尤姐,你也忒霸道了吧?”赵国栋笑笑不语。

  简虹只是含笑看着二人斗嘴,她其实年龄和尤莲香相差无几,不过一位是自己现在的上司,一位是以前自己的直接领导,现在也算是自己领导,有些话就不好插言,像刚才赵国栋附耳在尤莲香耳畔说了不知道一句啥话,让尤莲香又羞又怒,但是赵国栋却满不在乎,足以见出二人关系不一般。

  “黄昆又招惹你啥了?别人把啥都打点好了,谁曾想到你这个愣头青跳出来拦腰一刀,章天放和陆剑民都气得不轻,只让舒志高和严立民欢喜了一回,让你这个二愣子当了一回恶人尤莲香想起啥似的,似笑非笑的问道。

  赵国栋斜睨了尤莲香一眼,慢吞吞的道:“没啥,看他不顺眼,看吕安邦更不顺眼,就这么简单。”

  被赵国栋如此强横霸道的语言给噎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尤莲香和简虹两人都是瞪大眼睛看着赵国栋脸上,看得赵国栋全身都有些不自在,“怎么了?我这个回答让你们很不满意,还是难以释疑?”

  “国栋,你啥时候变得这样情绪化了?”尤莲香凤目含威,娇嗔道,“有你这样的么?”

  “憋久了就得发泄发泄,要不那根弦保不准哪天就会断,这不,今天这常委会一开完,我心里就舒坦了许多。

  赵国栋漫不经心的道:“我这个人心眼小,睚眦必报,让我不痛快一眸子,那我就得让他不痛快一辈子。”

  尤莲香和简虹都面面相觑,赵国栋好像不是这样的人啊,怎么会突然一下子变得这样激进暴烈了?

  “国栋,你今天是怎么了?”尤莲香也知晓罗冰的事情,她也约摸知晓赵国栋和程若琳之间有点不清不楚,不过和罗冰却没啥关系,难道说真是黄昆这一次故意挑衅激怒了他。想要把事儿闹大?

  “没啥,尤姐,真没啥,就是有些不顺气儿。我觉得我这个人本来一直想要作人畜无害的那种,能不惹事儿尽量不惹事儿,我离开花林之后也就除了把简虹和霍云达两人**来他们腾出了位置外,其他也啥都没干,一些老同事老熟人来谈及工作方面的问题,我从不插言搭语,可我就不明白我这样作是不是就被人视为软弱可欺呢?”赵国栋笑了一笑悠悠道:“我就琢磨着是不是有时候也该吊两嗓子冒点儿杂音,也好让人知道我好像还没有被贬斥到那个旮旯里给冷藏了。”

  黄昆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市丢耸委会研究结果,铁板定钉的事情出现了问题,这让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这不仅仅是吕安邦能不能上的问题,而是对他这个县委书记影响力的一个巨大打击,县委县府里都知道吕安邦确定要选副县长,他也相当自信,黄凌、陆剑民以及章天放那边都已经捞,稿定。即便是舒志高和严立民那边虽然不太顺。但是眺儿不跳出来反对,过常委会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但是谁也未曾想到这桩事情就被赵国栋跳出来搅黄了,而且黄昆也当然知道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如此好的条件下都没有能过常委会,吕安邦要上二轮常委会的可能性就有些渺茫了,舒志高和严立民肯定会提出他们心目中的人选,而黄凌意见本来就在两可之间,也许这一个机会就永远失去了。

  “老吕,你也别太着急,我刚才给章部长打电话没打通,问了问贺部长,也许就是一两周之后就要研究第二轮人事,争取上这第二轮吧。”

  见满面沮丧的吕安邦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岁,黄昆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章夭放不幸而言中,每一个常委都是有充分发言权那句话言犹在耳。几个小时之后就变成了现实,这份打击的确太大。

  “黄书记,能不能再找找市委黄书记那边做做工作?”吕安邦叹了一口气,鼓起勇气道:“只要黄书记提出来,我想起国栋他也不敢直接和黄书记叫板吧?”

  黄昆也是十分为难,他也清楚自己算不上黄凌的嫡系,顶多也就是一个工作上关系,虽然他也想方设法想要挤进黄凌的圈子,但走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见到成效,从黄凌召见自己的次数频率以及所涉及的工作就知道。

  “老吕,说到这儿吧,你先回去吧,我会想办法的。”黄昆点点头。这事儿现在就不好操作了,章天放那边也有些不太高兴,觉得是自己没事儿找事儿惹来麻烦,陆剑民那边想要再去使一把劲儿也没有多大意义了,毕竟他不是分管党群组干的副书记。

  吕安邦意态萧索的点头出门,正巧碰见陈大力从走廊上过来,着这家伙的嘴脸吕安邦没来由的就是一阵火起,如果不是这个家伙整日里去骚扰罗冰不得逞非要治治罗冰,哪会弄出来这么一桩事儿?他似乎也忘记了当初自己和陈大力纠合在一起也是变着法子折腾罗冰。

  魏晓岚一个匕午都是心神不宁。虽然竭力想要让自己沉下心来,用干其他事情来分散注意力,但是她发现自己还是有些着相了,赵国栋告诉她想要推荐她担任苍化县委副书记、代县长一职时,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并不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而是这之间的跨度实在太大了。你说让自己去干个常务副县长甚至是副书记,也许魏晓岚还能勉强接受,一步到县长,在魏晓岚印象中,似乎像自己这种情形的整个宁陵市历史上还没有。

  仕途上的挣扎起伏每前进一步那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这个代价的含义极其宽泛,尤其是对一个女干部来说就更不容易,尤其是像自己这种外表并不出色的女性,你想要前进一步那就得付出多少辛勤劳动。

  魏晓岚有时候也在想新来这个区委书记是不是自己这一生中要遇到的贵人。

  去耸在赵国栋还未来西江之前。她和朋友也到青城山去旅游,算过一卦,说自己要遇上贵人相助,她也没在意,但是现在看来还真有点灵验的味道。

  进常委也是赵国栋一力举荐。这常委每当多久,现在竟然有可能要去苍化担任县长,这份跨度未免太大了一些。

  魏晓岚知道自己也没啥背景。当初能当教育局长也是全靠实干,后来干到副区长她也觉得自己这一辈子不枉此生了,毕竟偌大一个西江区五十多万人,副处级领导又有几人?女性副处级领导更是唯有自己一个,还想咋样?但走进了常委,工作也是越干越顺手,只是指望着赵国栋能在西江区多干几年,图个心情愉快工作顺心,扎扎实实干点实事。

  但是世事的变化实在出乎斑的意料,在她看来桂全友和赵国栋之间的关系显然比自己更密切,但是像苍化县县长这种机会怎么就可能落在自己头上?虽然赵国栋也明确告诉自己竞争这斤小副县长他并没有把握。难度颇大,但是至少对方能把自己推出去,这本身就是一份信任和看重,就算是这一次陪注,有了这份资历,那也能为下一次冲击打个好的基础。

  既然啥事情都无法陈下心来作。魏晓岚索性就啥都不做,十二点就准点回家,这让在家做饭的丈夫很是惊奇自己这个大忙人妻子今天怎么会这么早就回家来了。

  直到吃完饭魏晓岚也没有收到任何电话,她心里也就渐渐平静下来。

  赵国栋先前就告诉过她不要抱太大希望,这一次关于她的问题争议很大,主要还是因为自己当常委时间太短,而且没有主持过政府工作的经历,这是最大短板,毕竟政府一把手和政府副职之间的差距不可以道理计,跨上了县长这一级,那也就意味着日后自己完全可能走上县委书记甚至是市级干部的台阶。

  电话终于响了起来,魏晓岚心顿时扑通非通的猛跳起来,甚至有一点不敢接的恐惧,连丈夫也觉察到了魏晓岚的情绪变化,轻轻叹了一口气。摇摇头,拿起电话递给魏晓岚。

  魏晓岚话是自己好友打来的,接过电话便听见了那个几乎是尖叫起来的声音:“晓岚,市委常委会过了!你要当县长了!”

  魏晓岚心顿时砰砰砰砰猛跳起来。她竭力压抑住自己的声音不至于太变调:“瞎说些啥呢?”

  “谁瞎说了?我们那一位刚刚给我打了电话,说关于你的任命争论的最为最激烈,赵国栋和金永健当面叫板,差点拍了桌子!尤莲香给赵国栋扎了场子,就是不明白怎么严立民也出言支持赵国栋,你这个任命才算走过了,我那位说那是一番龙争虎斗啊!”

  电话对面那个几乎就是列席了市委常委会亲眼目睹了餐个经过一般。喋喋不休的介绍着当时的情形。直到魏晓岚终于控制住自己情绪插话时,那边才叫嚷起来要魏晓岚请客到海南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