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九十九节 艰难抉择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九十九节 艰难抉择


  懈酬。在办国栋飞抵卡平机场时,蓟长贵来接他的只经起一辆崭嘟锨黑乌公爵王,车界说别克新世纪要十二月才下线,估封安原这边也要明年上半年才能有到货,赵国栋也就只有勉为其难的买了一辆这种款式已经略略有些过时但是质量也还说得过去的公爵王。

  佳美牟交给了区委办,原本打算也替曾令淳换一辆,但是他却坚决不要,赵国栋想了一想也明白对方心思,也就不再多劝。

  赵国栋借去参加这一次抗洪抢险表彰大会的机会又多请了几天假,好好在北京休息了两天,但是准确的说也不算是休息,分别去看了看天乎在北京拿下的两块地块。

  这年头还没有地王之说,尤其是在房地产行业还见不到光明的时候,拿地虽然也麻烦,但是无论是从银行贷款,还是与地主谈旱,都远比不卜十年后那样艰险,天乎的运作也还耸顺利,两块地块都以较为满意的价格拿下。

  这个时候乔辉才知道乔家在金融界人脉之深厚。

  乔符的艾亲原来在安原省人行担任了将近十年的副行长和行长,后来又调任京城人行总行担任人事部门要职,是在总行位置上退下来的。

  而他父亲在担任总行要职的时候,安原省人行系统的人马源源不断从安原走出来,这也奠定了乔家在以安原为中心的银行系经中相当深厚的人脉渊源。

  北京天乎一经成立就逞速进入了运作阶段,拿地又市场调查乍规划几乎同时启动,对分京城房地产市场一勺羹也是志在必得,乔辉也在其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先靠赵国术很难想象以乔辉如此好的家世怎么会沦落到混黑道的境地,甚至让家里其他人差一点与他恩断义绝一刀两断,后来赵国栋才隐隐知晓和乔辉父亲感情问题有莫大关联,乔辉父亲感情出轨导致父母感情破裂,使得正处于清春逆反期的乔辉大受刺激,当时他父亲已经在京城上作,而母亲却留在安都,至此缺乏管教的乔辉由此如一批脱缰野马在江湖上闯荡,加上刘父亲的怨气仇视,使得他走上一条与他写」长姐秣截然不同的道路。

  好在经历了社会闯荡的乔辉渐渐重新回归主流,和家里人关系也才渐渐得到改善,而乔辉父母感情虽然已经破裂,婚姻依然存在,只是天各一方,一边在京城,一边在安都,很有点老死不相往来的味道。

  不过作为已经成*人的子女在对待这方面问题的看法上已经相对冷静成熟,对父母之间的事情也就不多言,听其自然。乔辉一叮,兄长和一个姐姐都在京城金融系经上作,另外一个姐姐则在美国,只有他留守安都和母亲住在一起。

  乔辉到京城之后就拜会了几位昔日父亲的下属和同僚,加上天乎集团底气十足,北京天乎很快就在京城里站稳了脚跟,取得两块土地之后,招兵买马事宜进展相当快,一套班子一叮,架子也就霍然成型。

  北京天乎胃口很大,这大概与乔辉行事风格底气以及赵国栋自己的利好言论有很大关系,按照乔辉的设想北京天乎的这两块地项目在十月份割」必须要启动,虽然现在市场一片寒安气息,但是乔辉对赵国栋的判断有着莫名的笃信,就拿他自己的话来说,在海南已经差点死了一次,也就不在乎再搏一把了,何况也还有这么大一今天乎集团撑着。

  除了看看天乎发展情况之外,赵国栋还得拜会一下已经慢慢建立起来的关系网络,蔡正阳自然不说,杨天明专门抽出时间和自己吃了一顿饭,这让赵国栋受宠若惊。

  他也知道这是杨天明对自己再三提醒长江流域防洪体系存在系德,性缺陷的一种感谢表示,毕竟这主观上是挽救了长江流域广大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客观上也一样确保了杨天明的政治前途更加光明。

  如果没有水刑部连续派出几个调查组强化对沿江几个省份防洪设施的检杳,督导地方政府加大对这些漏洞和缺陷的修缓弥补,只怕这一次大洪水的损失更是不可限量,这也为初登水利部长之位的杨天明在地方上赢得了相当尊重。

  让赵国栋破费思疑的是刘家态度。

  说实话他现在对他和刘若彤之间的交往已经有一种局外人的感觉了,刘若彤人其实很不错,精明干练,清聪脱俗,明艳照人,但是两人之间始终进入不了状态,就像是两个颇为投契但是却始终没有那种感觉的挚友一般,这种感觉很独特,但是赵国栋嘶酶享受,而对方亦是如此二懈酬。

  对于中国的大国战略和发展之路这一类大问题两人也是舌剑唇枪,每阴次两人都能争得面红耳赤,让赵国栋颇有一点找到一个可以有共同语言的愤清感觉。

  刘若彤给赵国栋的感觉很奇怪,他总觉得这位刘家小姐似乎不像是一个纯粹或者说单纯的外交部普通文员,她对时势的看法很犀利深剩,甚至连自己这个对后世情形有些了解的牛人也对她观点很是惊讶,但是他也说不出对方究竟有哪里不对劲儿,一句话,投缘,但是未必有缘,有缘也未必有份。

  两个人在北京转了一天,北京的初秋,秋高气爽,天气好,心情更好,两人也是彬彬有礼的分手道别,甚至还约好了下一次见面的时间,真还有点相敬如宾的滋味儿。

  刘岩和刘乔的态度就很耐人寻味了,赵国栋甚至觉得自己和刘若彤交往这件事情似乎已经被彻底刮成了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自己和刘若彤之间的正常交往,另一方面则是刘家其他人的极力促成,两方面的进展似乎有些脱节。

  除了刘若彤之列的刘家其他人似乎都期待着自己和刘若彤什么时候能够步入婚姻殿堂,甚至连刘若彤的父母也有意无意流露出对两人交往看好满意的态度,这一道道无形的绳索让赵国栋真还有点难以应对。

  就像蔡正阳燃说的一样,自己以二十八岁的年龄爬到现在这个位置已经是惊世骇俗了,如果还想要有寸进,就不是光靠政绩或者说哪位领导的赏识那么简单了,按照国内官场的正常政治氛围,太过头角峥嵘者固然易出政绩,但是那都需要有厚实的背景作为依靠。

  而在领导心目中,惊艳绝才需要和厚积涛发相匹配,没有一段时间的打磨,无以成大器。

  按照蔡正阳的观点,他极有可能在今后五六年间都只能徘徊在副厅级干部这个层次上,钡多也就」是分管上作上的变换,除非另有特别机哦

  赵国刹当然知道蔡正阳口中的特别机缘是指什么。

  领导的赏识刚然是一方面,但是这还不够,鉴于自己晋升速度如此之快,领导也会酌情考虑平衡政坛微妙的态势,只怕短时间内的确不会对自己有多么大的变化。

  如果说能够联妈刘家,至少可以让自己节省五年奋斗时间,这是蔡正阳轻描淡写撂下的牟断。五年,一千八百多天,听起来似乎并不觉得啥,但是对于仕途上奔波的人来说却意义非凡。

  这或许在现在这个层次见不出来,但是当上到厅级甚至副省级按干部时候,这五年时间几乎就是价值连城。

  这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难以抵挡的诱惑,赵国栋也不例外。

  赵国栋清楚自己强项弱项,前期的积累为自己奠定了相对雄厚的经济基础,而审时度势也为自己在仕途上的前进助力不少,甚至自己也还有了所个属于自己的亦师亦友圈子,但是只想在厅级干部这叮,层次厮混,也许够了,如果还想再上一步两步甚至三步,那就还远远不够。

  刘家就是一座桥粱,一座通往截然不同另一个层次的桥梁。

  获得了刘家的政治资源支持,再凭借自己的上作能力和后世记忆中留给自己的思想观点,自己可以在任何一叮,岗位上干得无比出色,而领导那所层平衡压制的顾忌也就:可以无需考虑了。

  蔡正阳很尊重自己,他只是指出了这件事情的利弊,并没有太多的语气倾向,但是赵国栋当然听得出蔡正阳的态度。

  准确的说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没有弊,真要说弊的时候那也该是自己至少已经是副省级干部的时候才轮得到自己考虑和刘家连为一体的弊,现在能获得的只有利。

  只不过他们的一切都是建立在自己和刘若彤情投意合相亲相爱的前提下,问题在于,自己和刘若彤可能有那一天么?

  想到这儿赵国栋都不禁苦笑,阴差阳错之下,一段本来只是两叮,应付双方亲戚朋友的碰碰胡,居然就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连赵国栋都觉得不可思议。

  赵国栋将头靠在后座上,闺上眼睛,一切顺其自然吧,也许是该到了一个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公爵王平稳的驶上机场高速公路,向远方目标飞驰。

  向!如票挺进,兄弟们扎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