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一百节 市与区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一百节 市与区

  魏晓岚一走,赵国栋顿时就觉得有此惘然若失的感觉。

  不过魏晓岚的离开对于西江区一班人马来说震动却是更大,无数人也都听到了关于魏晓岚担任苍化县委副书记乍代县长的无数版本,但是核心观点就是一个,那就是只要你合了赵书记的胃口,那么你前程主,量,有条件你可以上,没有条件,他创造条件也会让你上。

  素来不合的严立民为什么会在这个问题上转而支持赵国栋,赵国栋又怎么在常委会上与金永健对决,和陆剑民硬碰硬,这一切都被传得神乎其神。

  赵国栋的牛气霸道也在西江区里传得沸沸扬扬,毕竟,一个排位最后的新晋常委谁都知道那就是一个举手常委的份儿,能在常委会上偶尔发阴两句言都相当不错了,敢在常委会上搅起风浪来,那只能说明这个常委不是一般化的牛。

  曾令淳这一段时间来赵国栋办公室的时间也渐渐多起来了,话头寻也变得丰富许多,这让赵国栋很有些诧异,不过很快他也就明白了这位搭档的意图。

  魏晓岚一走,这个常委副区长就空缺出来了,曾令淳也是一叮,相当醒眼的乖觉角色,霍云达早早就」是被赵国栋从花林县招来的,而且实事求是说霍云达在这一年里在上业企业改制这一块和招商引资上作上表现也的确可圈可贞,曾令淳前期还有些看法,后期则是相当认同,接替魏晓岚进常委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魏脐岚一走分管农口这个歌区长就算是空出来了,钱治国被拿下之后这个分管国上城建和交通的“肥缺,副区长也是一直空悬,一下子空缺两叮,副区长人选,任谁也要眼红三分。

  赵国栋在常韭会上的牛劲儿不仅仅是在区里科级干部里震动巨大,班子成员一样是百味陈杂,从某私角度来说区委书记在市委常委会上说得起话是一个好事,至少可以为区里不少冤屈出头。

  区里许多上作都和市坚上作有交叉和牵缠之处,市直机关个职能部门素来喜欢以势压人,有利可图的见着就抓,美其名曰加强管理,麻烦闹心事儿就丢给区上,理由也是冠冕堂皇,属地管理。

  无论是税务又上商又文化又卫生还是公安又建设又交通,几涉及行政审批权限,那都是肥的有油水的市里直接管辖,瘦的干的归区里接着,为此市区两级职能部门也经常扯皮打仗,区领导若是性子软一点~,那更是要被市里那些个职能部门骑在头上拉屎拉尿。

  有所唉……,强项的区委书记,市里那些叮,职能部门也就要收敛许多,至少不敢太过分,要不常委会上他也是有发言权,奏你两本,多来几回,你这个局长主任位置也坐得不那么安稳。

  而且赵国栋这一次的表现也给了这些人无限遐想,能博得这位区委书记的好感和信任,或者说他真是有心要栽培你扶你上位,那几乎就是不遗余力的力挺你。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位区委书记也就是当之秀”愧的强势人物了,在日常上作中也就意味着一言九鼎不容抗辩的色彩。

  曾令淳和赵国栋接触了这么久,对于赵国栋也算是比较了解了,他觉得赵国栋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独断专行刚恒自用,或者说大权独揽一手遮天,在很多上作上他甚至主动和自己沟通,征求自己的意见,就像是魏晓岚进常委一事也是这样,在霍云达入常被市里否决之后,他马上就和自己商量区政府班子里谁进常委。

  原本曾令淳最属意鲍永来,但是很不中的是鲍永来一病不起,赵国栋提议魏晓岚,在曾令淳看来也是符合实情,比起施岗和荣盛两人,魏晓岚作风更踏实,而且也担任副区长三四年了。

  现在魏晓岚高升走了,一下子区里就空缺出两叮,副区长,虽然说区政府班子推荐人选历来由区委集体确定然后报市委,但是主要权力还是在区委书记手中,曾令淳希望这一次班子人选能够体现自己的意图,所以首先就得把赵国栋这一关作通。

  “向永强原来在河清镇担任党委书记,之前在海晏镇担任镇长,下乡镇之前原来是农业局副局长,经历也相当丰富,这人也相当会来事儿,算是个乖觉人物吧。”

  赵国栋斜靠在沙发上,桂全友听得赵国栋问起这个人选,心中也大略知晓些底细“怎么,赵书记,曾区长觉得老向很合他胃。?”

  ”嗯,就像你说的,老曾认为老向这人还算实诚,而且经历也比较丰富,担任国上局长也有四五年了,要说提拔不了懈鞠靴挪位胃了,泣人我看也不错,方待下去的下作也能燃哦常成。”赵国栋不置可否。

  “既然曾区长都找到你头上来了,看来老向这一次也是志在必得了。”

  桂全友也笑了起来,向永强也走了他的门道,不过在没有摸清楚赵国栋心思之前,桂全友可不敢随便夸这个海口,他和赵国栋关系的确很密切,但是在人事问题上素来极度敏感,如果说只是一般的科级干部,他迹能开开口说和说和,这是要上剔区长,多少人盯着,不仅仅是区里,市里边那几位只怕也一样有人瞅着,他得先了解赵国栋的想法才敢回向永强的话。

  ”志在芯得?这年头哪有那么多志在必得的事情?!”赵国栋摇摇头,“西江区本来就是一个敏感地带,别说一叮,副区长,就是n个局长主任动所动,都得惊动不少大人物,上一次咱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动了几个大局行的人事,那也是因为正好接着这些单位出事儿的机会,现在你试试?随便摸一摸那个局长主任背后,保不准儿就有那位市里领导的关系,最起码也是市里边那个实权部门一把手的路子。”

  桂全友心中一紧“这么说老向这一回也是空欢喜一场了?”

  “全友,你那么紧张干啥?”赵国栋瞥了桂全友一眼……,是不是向永强又找了你?”

  ”呃,老向也找过我,不过这种事情我可不敢随便搭话,老向当农业局剔局长时,曾区长还在市农办当剔主任,两人也就结下一此香火情,我上一回找老向办事,老向也没有推辞,他找我探探口风也正常。”桂全友显得很坦然,在赵国栋面前他也无需掩饰啥。

  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没寿吱声。

  桂全友这么一说也算是挑明了,流露出来的意思还是希望自己能考虑一下向永强,只是这一次两个副区长人选,向永强占一叮……也就只剩下阴个机会,这还不算市里边会不会搞加塞这一出。

  西江区里下一步即将面临临港上业园区的建设,这叮,任务也相当重,拆迁又建设和发展任劳都相当繁重,尤其是前两者更是涉及诸多事端,没有一个强势实干且又善于作群众上作中的角色来挑头,

  荣盛和施崭郁不是这种角色,这两个人更熟悉局行机关上作,而向永强或许在这方面能力上要强于这两个人,但是要让他承担起这剔重担,赵国栋感觉不管是在能力还是经验上还是力有不逮。

  桂全友也注意别了赵国栋的神色变化,他知道自己这位老七司恐怕是面临啥难题“赵书记,是不是有难度?”

  ”唔,如果市里边没有啥安排,让老向上也就上了,问题在于我就,怕市里动不会放手啊。”赵国栋悠悠的道“我不想又为这个问题和领导们闹得不愉快,就这一次常委会,我的恶名全市都知道了,再这样,只怕黄书记和舒市长就真的会觉得我这个人太狂妄自大了。”

  ”可是这一次我们区里缺编两个副区长,就算市里要安排一个,另外一个也要尊重照顾我们区里意见吧?”桂全友忍不住道。

  “全友,区里下一步发展任务很重,临港上业区和越秀河大桥开建之后河南地区的开发,都摆在我们面前,前些时舒市长和李市长和我交换意见,他们也瞧上了河南地区的开发,希望能交给市里来开发,被我婉拒了。”赵国栋斟酌着言辞。

  ”后来市里还是定了包括我们临港上业区和河南新区,先由我们区里来开发,如果区里开发和发展进度不尽人意,或者说效果不好,市里边就要接手,我现在就一直在琢磨临港上业区和河南新区这两地的开发发展谁来担这副担子,搞得好,这将是我们西江区的一叮,经济发动机,搞不好,那我们前期辛辛苦苦做的上作就有可能为市里作了嫁衣裳。”

  桂全友历时明白过来,也就」是说这提拔起来的副区长有一个会负责临港上业区和河南新区,而赵国栋显然觉得向永强难以胜任这副担子。

  ”云达也不行么?”桂全友想了一想问道。

  ”临港上业区和河南新区现在都还只是一个规划”前期大量上作是征地拆迁和建设规划,云达这边上业企业以及日后可能交给他的交通这一块上的担子也很重。

  ”赵国栋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