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一百零一节 用人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一百零一节 用人


  桂全友力即就明白起国栋心目中已经有了一个副区长人选,他迅速把脑海中符合赵国栋这个条件的科级干部过涛了一遍,得出的结论让他讶然,会是他?但是左右比较,要让赵国栋对这份上作放心,似乎也只有他目前最合适,只是这家伙什么时候得到赵国栋的清睐的?

  莫荣,当然只有莫荣,目前也只有莫荣才符合赵国栋的要求

  越秀街道办书记,多年老基层干部了,威信有,办法多,人脉广,路子野,算来算去也只有这个家伙才最适合这十,位置,桂全友心中生出一种莫名的感叹。

  张绍文的四大天王八大金刚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被化解消融与赵国栋的举手投足间,就这么短短一年时间,从肖朝贵x钱治国开始,下狱的下狱,撵走的撵走,投诚的投诚,收编的收编,这一切就像是短短几天之内发生的事情一般。

  “赵书记,要符合您的要求,恐怕目前区里也只有莫荣能担起这副担子了。”桂全友也不矫情,笑了起来,“这老小子也是您大度,要不,就凭他名列张绍文八大金刚,换了别人,早被搁在一边去了。”

  “全友,要识我对他这八大金刚身份不腻味,那是假话,不过这所谓四大天王八大金刚囊括了咱们区里几乎所有要害部门,我若是圃于成见,只怕一两年都难以把这个班子彻底理顺,要想打开局面那更得两三年时间,我何苦和自己过意不去?”赵国栋平静的道:“我还是那个原则,违法犯罪的那你是自作孽不可活,其他的我一律以以观后效这个原则来处理,你有能力有本事我照样用你,这西江区不是家天下,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谁也不可能在西江区当一辈子官,你只要存着一颗想要把上作搞好的心,我都看得见。”

  “莫荣的确是俊适合人选,除了年龄稍稍大了一点之外,其他条件都是担起这副担子的最佳。”桂全友再一次意识到赵国栋用人工的不拘一格,人情世故要有,但是更重要要看你有没有这份本事吃得下这碗饭来,这是第一要件。

  “这只是我个人的初步想法,还没有和区里其他常委们沟通。”

  赵国栋点点头“越秀街道办那个副主任张法海不少人对他评价不太好,我倒是觉得用人要扬长避短,人尽其用,至少他在处回事情的时候就处理得相当好,甭管他用什么法子,但是的确是以最平和最简裢副作用最小的方式拿下来了,就凭这一点就值得表扬。”

  “嗯,张法海人家都喊他法海和尚,他就说他是专门降妖伏魔,处理城郊地区各私棘手事儿还得要这种一不要脸而不要合的横角色。”桂全友也笑了起来。

  ………………………………………………………………………………………………………………………………………………………………………………,莫荣起初听到这叮,风声之时只是嗤之以鼻,他根本就不相信怎么会有这种传言落在自己身上,再说自己这一段时间上作不错,处理了几桩棘手事儿,但是那也是份内的事情,以前自己不也一样在作,那咋就没有人说个啥呢,副区长候选人?有这种好事儿会轮到自己头上?

  莫荣想想都觉捍好笑,张绍文被调整之后他早就摆好心态等待着被调整,后来赵国栋来之后虽然把钱治国和马占彪x剁定中这一帮子以犁庭扫**之势拉下马来,但是却一直没有动自己,而且在市里抗洪抢险表彰大会上还给自己评了一个先进个人,但是这不过是虚面子上的东西,副区长,你想想这得有多少人琢磨着惦记着,自己在张绍文时代尚且不能得,何况现在?

  不过他也有些纳闷,这不是第一个人来问及自己了,都说无风不起浪,这传言咋或,没栽到吴应刚或者王丽梅头上,就偏偏轮到自己头上了呢,他也觉得奇怪,难道是有谁故意来戏弄自己故意造出这十,风声来,可是这又有啥意义?

  办公室门比砰的一声推了开来,张法海推开门带起一阵风冲进来。

  “大哥,喜事儿!”张法海连泛红光,也许是因为兴奋过度的缘故,连只有稀疏几根头发的头顶似乎都在冒油光。

  莫荣脸色不悦“啥事儿你这么慌慌张张?坐没叮,坐相,站没十,站相,走路你也就不能稍稍稳重一点?”

  “大哥,你听我说,保证你绝对乐翻天。”张法海没有理睬莫荣的“斥,径直跑到莫唾想畔,又瞅瞅门外没人,泣才压低声音故作神秘的道“咖异,我得到可靠消息,区里真有意思要让你当副区长。”

  “哼,我知道了,我劝你还是少听这些空**来风,你会相信这种传言”莫荣心中一动,但是还是面无表情的冷斥道:“你觉得我像是当副区长的人么?”

  “怎么不像,你在街道办也干了这么多年,啥事儿都替上边摆得四平八稳,咱们越秀街道办从没有啥烫手事儿闹到区上去,都是在咱们街道这一级就摆平了,年年优秀都有咱们,难道说你就当不得一十,副区长”张法海忿忿道。

  “哼,当副区长可不是光靠你上作干得好就能行,你好歹也是副科级卡部了,难道说这一点还不明白?”莫荣瞥了对方一眼。

  “可是上边总得有人来替他们干活儿吧?我就不信他们就只会用那些光会夸夸其谈,一说到实际上作让他上他就束手无策的货色。”张法海有些泄气“而且我听到这个消息也相当可靠。”

  “你从哪卜,听来的?”莫荣随口问道。

  “区委办孔主任告诉我的,说可能就是近期区里就要研究报给市里人选。”张法海咧着嘴道:“喝了咱两瓶宁醇,难道说还耍我一番不成?”

  “哼,老引,那张嘴你也信?”鲨荣心中微动,老孔虽然不是孩心圈子里人物,但是他跟着桂全友很紧,桂全友可是赵国栋铁杆嫡系,老孔这种身份不至于信口开河才对。

  “那没风没影的事儿,他告诉我干啥?”张法海见莫荣一脸不信,也有些蔫了,想想也是,这年头上边用你可以提拔没戏这种事情太多,赵国栋对莫荣已经算是宽厚有加了,若是按一朝天子一朝臣的规矩,大哥怕早就被踢到什么档案局x科协这些单位去坐冷板凳了。

  莫荣骁就摇头不语。

  “大哥,我相信你肯定也听到这私说法了,要不你直接给肖部长打个电话问一闰,这也不是啥见不得人的事情,别人都在问你,就算是洗脱一下这层皮也行啊。”张法海撺掇道。

  莫荣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不太好,这样冒然去问这种事情,实在有些羞于启齿,除非换一个话题,肖朝贵和他原来关系也一直不错,只是赵国栋来之后,两人也很注意这方面的影响,为了避免引来不必要的误会,两人联系也就减减少了起来。

  正琢磨间,桌案上座机响了起来。

  “哪位?”莫荣随手接起电话。

  “老莫啊,我老肖,你在办公室?那你走我办公室来一趟。”

  “肖部长啊,啥事儿啊?”莫荣心有些不争气的砰砰猛跳起来,说曹招,曹操电话就到。

  “你还在我面前装蒙?好事儿,大喜事儿,先来我这儿,一会儿赵书记还要和你亲自谈话。”肖朝贵电话里声音很轻,但是语气却很高兴。

  莫荣从赵国栋办公室里出来时觉得自己头脑都是晕晕乎乎的,赵国栋和他的谈话时间并不长,但是莫荣却简直回忆不起谈话具体内容了,当然,关键内容他还是听明白了,区里打算把他以副区长人选上报市委,也就是说前期的种种风传却并非空**来风。

  这会是真的?莫荣都已经走到自己车上坐了一阵,才又觉得还是得弄个明白才行,又重新回到区委大楼里,这十,时候他觉得自己似乎有点像做贼一样溜进了肖朝贵的办公室。

  “我就知道你要来找我。”肖朝贵含笑替一脸迷惘的莫荣泡上一杯茶,“怎么,是震惊还是奇怪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呃,都有一点,老肖,你给我漏个底儿,究竟是咋回事儿?”莫荣**坐在沙发里,顺手把茶放在茶几上“我这叮,年龄,我这个身份,嘿嘿,好像都不是当副区长的合适人选了吧?”

  “哦?怎么,组织安排你选副区长,你还不乐意”肖朝贵笑了起来“这事儿和我没太大关系,真的,你也知道我不方便直接推荐你,是起书记主动询问我你的情况,我吗,就实打实的把你的情况介绍了一下,赵书记也和我交换了一下意见,就这么简单,虽然现在还没有区委常委会,但是估封问题不大,赵书记应经和其他几名常委进行了沟通协调,也就这几天就要开会,到时候区委就要形成正式意见报市克”

  啥也不说的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