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一百零三节 迹象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一百零三节 迹象


  黄书记。众是中陵长联电力设备有限公司。算是我们元旧风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产业作为我们宁陵开发区主导产业之后引进的第一家具有一定规模的企业,预计今年年底企业就可以正式竣工投产。”

  赵国栋引导着黄凌、周春秀以及尤莲香一行人在已经初具规模的厂房之间的道路里穿行,这是黄凌就任市委书记之后第二次视察宁陵开发区,前一次是在刚刚上任之后进行一次走马观花式的考察,而这一次却是专门就全市工业发展状况进行调研。

  “除了这家长联电力设备有限公司之外,开发区今年还引进了像这样规模的企业有多少家?”黄凌背负双手若有所思的道。

  宁陵工业基础相当薄弱,目前除了西江区、曹集和花林二县之外。其他县份工业这一块基本上没有两家像样的企业,原来计戈经济时代发展起来的一些小工业现在都陷入了困境,不但无法带动地方经济发展。反而成了地方政府的拖累。

  为了解决这些企业问题,每年政府都不得不勒紧裤腰带挤出资金来解决这些企业的职工生计问题。而且这些企业大多都资不抵债,把银行也是拖累不轻,现在对于县份上这些企业更是只收不贷,无论县里领导如何做工作,也是绝不松口。

  西江区企业改制开了一个好头,所有企业全数成功改制,虽然也受到不少诟病,甚至还有一些检举告发的信寄到省市两级,但是省政府的调查组得出的结论却是正面的,这也算是为纷纷攘攘的西江区国企改制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但是其他县上政制就没有西江区这么顺利了。

  丰亭县造纸厂改制就遭遇了困境。七八十号工人在县政府门口围堵了三天之后被县公安局强行驱散,并治安拘留了其中带头的几人,但是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职工们直接到了市政府信访办,并扬言要上访省政府,这也把市里弄得相当被动,责令县里尽快做好安抚工作,县里迫于压力,不得不释放了被拘留的工人,而这改制的事情也就被这么给搁置下来。

  云岭县的木制品厂和机械厂也遇到了同样问题,只不过云岭方面步幅跨得小一些,在觉察到情形不对时。便果断暂停改制,才算没有酿成更失的风波。

  “黄书记,今年是开始打基础的开启之年,截至目前为止,开发区已经引进电力设备和材料生产企业九家,其中具有长联电力这样规模的金业五家,尤其是申科电器有限公司和菌宁绝缘材料厂相当于是整体从沿海搬迁过来,现在他们除了研发部门还留在当地外,主要生产基地都已经迁徙到了我们这里,我预计明年开发区产值可以突破六个亿,后年争取达到八亿。”赵国栋兴致勃勃的介绍道。

  “黄书记,我们拜前还将引进一家截至目前为止我们宁陵最大的工业企卧龙电气集团将投资六千万元进入我们开发区,主要生产家用电机、微型电机、摩托车和汽车启动电机、现在我们已经和卧龙电气方面进行了三轮谈判,基本上就所有问题达成了一致意见,预计将在年前正式签约,年后卧龙电气就将正式落户我们宁陵开发区。”

  李泽海也是紧跟而上补充道。他也通过省里的关系得到一些风声,称赵国栋很有可能要卸任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一职,现在市里还没有明确这个说法,也就是说黄凌还没有拿定主意,如何最大限度博得黄凌的注意,让黄凌认可自己的工作。就成了李泽海眼下最关键的问题。

  “哦?卧龙电气,那是国内电气行业的知名企业啊,这样大的手笔。他们就不担心投资回收问题?”黄凌不置可否的反问。

  句话就然李泽海有些接不下来。卧龙电气也是刚刚接上头,虽然对方明确表达出了有意在开发区投资的意愿,但是这家企业前期跟踪工作都是卢勉阳在作,李泽海了解并不多,除了知道这是一家来自淅江生产各种电机的企业之外,具体企业经营状况他并没有做太深的掌握,被黄凌这突兀的一问,顿时哑口无言。

  赵国栋给了卢勉阳一个眼色。卢勉阳立即知趣的接上话:“黄书记。卧龙电气在我们这里投资主要是看中了我们这里优越的条件,他们如果在我们这里投资一个主要生产产品就是汽车、摩托车电机,我们宁陵西边有安汽集团、长安集团以及嘉陵集团为首的一系列汽车摩托车产业,东边还有湖南长丰、南边还有柳州五菱,一些都将是汽车和摩托车电机的主耍用户。所以卧龙电韦盾,几我们宁陵投资兴业有很大信心。”

  “唔,看来件龙电气也并不是纯粹的工业电气生产企业嘛,他们这斤小专为汽车摩托车行业提供配件支持的微型电机产业,选择我们宁陵倒是有些眼光,但是我们宁陵作为国电公司确定的电力设备和材料生产基地,难道说他们卧龙电气就没有考虑过其他方面的投入?”黄凌并没有因为卢勉阳的解释就歇口,径直反问。

  “卧龙电气在淅江也有他们的生产基地,眼下当地政府对他们的扶持力度也很大,所以他们发展速度虽快,但是毕竟淅江才是他们总部所在,不过我倒是认为随着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市场不断扩大,不仅仅是卧龙电气,其他企业都会意识到中西部内陆地区市场的广褒以及各种资源和劳动力的优势,向内陆地区转移生产基地也是一个必然趋势,我们宁陵只要抓住机遇,先行一步打好基础,日后就必定可以成为这些企业西进的首选之地。

  赵国栋对这一点相当自信。

  黄凌听出了赵国栋话语中的信心。满意的点点头。

  赵国栋已经向黄凌提出是否可以不再兼任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一职,只担任西江区委书记,但是目前看来赵国栋还不能撒手,事实上这一段时间黄凌也一直考虑赵国栋的工作安排,开发区基本上步入正轨。西江区这边国有企业改制也已经进入尾声,省里边估计也要在年前对各地市的市级班子进行微调,省委组织部方面也在征求意见,黄凌一直在斟酌。

  金永健担任这个常务时间实在太长了,而且任内政绩乏善可陈,那古代一句不客气的话来说就是一守户之犬。

  周春秀的表现更是令人沮丧,分管工业却拿不出一个像样的想法和规划来,一直叫嚷着丰里企业也应该效仿西江区进行改制,但走到现在为止也没有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出来,反倒是在外界传得沸沸扬扬。自己问他,他却以还在向外界广泛征求意见,尽可能减轻社会冲击。

  政府班子里黄凌反倒是觉得作为民主党派人士的副市长符娟工作还行。分管的教科文卫系统每样工作都能梳理得井井有条,李代富的工作也只能说是差强人意,韩睿风的能力本来还不错,原本黄凌属意他来接替周春秀工作,但是却又调到省里去了,这就让自己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国栋,上个星期我和老舒到省里开经济工作分析会,我们宁陵排名第十一位,仅比千州、通城和怀庆三市情况好,我感觉这样下去恐怕不行,我们不能老把自己和最后一个梯队作比较,觉得自己只要比他们强就满足了,抛开绵州、建阳、宾州、蓝山这四个市不说,现在永粱崛起速度很快,南华也在发力,我看这两个原本排在第三梯队的农业城市极有可能在两三年之内就要超越卢化、荣山和唐江三个老工业城市。

  我们该怎么办?”

  黄凌这突如其来的反问让赵国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抬起目光望了望黄凌,这个问题似乎不该问自己。应该问舒志高,最起码也该问金永健。

  黄凌面无表情,赵国栋拿不准对方是啥意思,想了一想才道:“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实事求是,因的制宜,根据我们宁陵实际情况来制定我们的发展方略。”

  “具体一有”黄凌点点头。

  “这”赵国栋愣怔了一下。吞了一口唾沫,今天是怎么一回事,黄凌怎么会刨根问底起起来了?脑子里却是飞快的旋转,“具体说就是以开发区为龙头,依托西江这个经济基础较好的载体发展劳动密集型工业,具体措施一方面可以考虑围绕电力设备和材料行业做文章,另一方面可以考虑承接沿海地区转移产能,而曹集和花林则可以根据两县实际情况重点打造制药和肉制品加工、制革产业,至于其他工业经济相对薄弱的县份,我个人看法不宜大规模的全面开花,而是要认真研究县情。找出适合本地发展的一两类产业加以扶待发展,不能贪大求全,那只会适得其反。”

  “嗯,就像你当初在花林的那样?”黄凌若有行思的含笑反问道。

  “呃,差不多吧。”赵国栋挠挠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