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一百零四节 青萍之末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一百零四节 青萍之末

  第九卷扬首奋蹄第一百零四节青萍之末票!

  “听说你当初轨道轨道;林的时候其系环刻意控制制革产业聊是什么原因?”黄凌步步追问。

  赵国栋又是一怔,黄凌连这斤,都知道?看来这位市委书记还轨道轨道;了点心思在自己身上啊。

  “嗯,有这么一回事,制革工业是个高污染行业,轨道轨道;林本来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山地畜牧业发展起来必然带动食品工业发展,每年几十万头牛羊的出栏率对于制革行业是一个不小的诱惑,轨道轨道;林发展制革行业也就有了得天独厚的优势,但是制革业带来的不仅仅是凹和财政收入的增长,而且也会有不少负效应。污染就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难题。”赵国栋斟酌着言辞。

  “制革业污染主要是工业废水,重金属污染的治理对于全世界来说都是一个难题,目前只能说做到初步治污,即便是这样先前花林在投入巨资建设污水处理厂时争议也很大。但是按照我的设想建设起来的污水处理厂也只能满足现在花林制革工业三到五年的需要,随着花林畜牧业发展,制革工业也不断膨胀,治污又面临巨大压力,所以我才会从一开始就抬高门槛,要求进入花林制革工业园的企业必须要上规模上档次。而且限制初级产品和半成品生产企业进入,主要引进深加工和制成品企业进入,这样既可以提升企业层次增加科技含量,再时促进制革产业发展成为完整产业链,为构筑可持续性发展打好基础。”

  黄凌点点头不再言语,自顾自的往前走,赵国栋看了一眼陪着周春秀和尤莲香从工厂另一面走过来的李泽海一行,有些吃不准黄凌的想法。不过既然黄凌问及这个问题。于公于私他也应该和盘托出,至于说对方作何感想他就无能为力了。

  黄凌的确有他自己的想法,省委组织部门在征求他的意见时,他也比较含蓄的提出过宁陵市政府班子尤其是主管经济的班子需要进行适当调整。

  舒志高作为只担任了一年多的市长自然不可能调整,但是作为常务副市长的金永健在这个个置上包括撤地建市之前担任常务副专员已经呆了六年之久,由于在仕途上缺乏上升空间,也就养成了一种习惯得过且过的惰性,而分管工业和交通这一块的周春秀表现实在太糟糕,在黄凌看来周春秀担任市长这近三年时间似乎都还没有从他那行小地位秘书长的天地中走出来,什么工作都是按部就班,完全缺乏主动性和开创性。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赵国栋走入他的眼帘中的。

  赵国栋给他的印象很好,在来宁陵之前,作为与当时属于宾州的蓬山县的花林经济异军突起,一句压倒了相邻的蓬山县,裕泰公司入主花林河口茶厂之后规模迅速膨胀,而且一举将碧雾山黑茶打造成为全国名牌,甚至吸引了南边蓬山县大量茶农将自己采摘茶叶交售给裕泰河口

  。

  这一动作导致蓬山黑茶乃至整个宾州黑茶在全国黑茶市场占有率迅速萎缩,蓬山沦为花林河口茶厂的生产基地,这斤,事例让还在宾州担任市长的他就很是震动,他为此还专门到蓬山调研,并要求蓬山县计经委对这个情况写出调研报告,为什么原本更具优势的蓬山黑茶品牌会拐塌。沦为花林黑茶的初级加工商?

  原因无他,就是花林引进了裕泰这一全国名列前三的产供销一条龙专业茶叶公司入主河口茶厂,不但迅速扩大了生产规模,更重要的是将碧雾山品牌一举推向海内外,产品品种也迅速扩大为多个系列,现在碧雾山品牌黑茶已经一举成荐代表安原省和湖南、广西三大品牌黑茶产地三足鼎立的龙头产品,而昔日辉卑一时的宾州黑茶已经在市场上被挤压得只剩下不足百分之五的份额。

  最让当时的黄凌窝心的是宾州方面也曾经与多家外地制茶企业谈判合作过,但是都因为宾州方面要价过高甚至内心根本就不想合作而告吹。而现在花林黑茶已经充分奠定了基础,甚至还引导发展起来一系列其他品牌黑茶补充中低端市场,更是将宾州黑茶挤压得喘不过气来。

  到宁陵担任市委书记之后他就很关注赵国栋,在宾州更多的是表面了解只有到了宁陵才能进入更深玄更具体的观察了解,他想看看这斤。已经升任市委常委的角色是不是像自己先拼了解的那样是个搞经济的一把好手。

  不过经济方面尚未了解透彻,倒是让他见识了赵国栋在政治表现上的成熟风范,这一场洪水来袭的前前后后表现让赵国栋风头出尽,虽然他本人刻意隐藏保持低调。但是成绩摆在那里,市里还靠西江区的卓越表现在省里主要领导面前装点门面。

  随着接触愈多,黄凌对赵国栋的印象越好,所以也才能有赵国栋推荐的人选能够较为顺利的过关,一个想法也逐渐在黄凌心中成形,那就是一旦省里同意自己的意见,要调整宁陵市政府班子,那么赵国栋就是最好的常务副丰长人选。

  当然这还只是黄凌的个人想法,而且前提是省委同意对宁陵市政府班子进行调整。

  黄凌知道宁陵这一站对于自己仕途的重要性,宾州市市长到宁陵市委书记已经完成了角色转换,要想再上一步就不是在某一方面做出突出成绩就行了,经济增速百姓增收、社会事业发展、政治局面稳定、群众安居乐业,方方面面前需要在省里主要领导心目中留下一个深玄的印象,要让省领导感受到宁陵在自己带领一班人的努力下发生深妄的变化,只有这样,自己才有可能再上一步。

  而这一切不是自己一个人能够做到,自己需要一帮能干事、想干事、能干成事的干部来和自己一起努力,这也是他来宁陵这么久一直不动声色也不愿意轻易表态的主要原因。

  赵国栋自然猜测不到黄凌此时的心里想法,但是他能感受到黄凌对开发区发展状况的满意和期待,开发区已经成功引进了九家电力行业企业,而且规模都不算小,但是要想建成一个较为完整的产业集群,仍然需要三到五年的发展,不过现在宁陵开发区灶小了个好头,讲入良性发展阶要后续政策不犬炮”部应该能够按照自己设定的轨道轨道;前进,这也是他为什么想要辞去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一职的原因。

  “哥,你说什么?”赵德山惊讶的张大嘴巴,半晌合不拢来,“你说黄凌对你印象很好,呃,还有一点要重用你的意思?你也觉得他是斤小愿意真正做点事情的领导?”

  赵国栋没好气的瞥了这个一惊一乍的兄弟,淡淡的道:“怎么,我说的是英语,你听不懂?”

  “呃,不是,哥,我只是觉的奇怪,我觉得黄凌这个人虽然比较耿直,但是他胆子大,敢捞钱,和你似乎有点格格不入才对,哥,你不至于在这方面去犯错误吧?”赵德山吞了一口唾沫,颈项下粗大的喉结蠕动了两下,不解的看着自己兄长。

  “人是万物之灵,具有很丰富且复杂和矛盾的精神思想,我不知道黄凌在和你说那件事情时是怎么想的。但是我也能感觉得到他的确有这方面的倾向,嗯,或许他觉得他能够很轻松的处理好二者关系吧。”

  赵国栋也很困惑,黄凌的表现的确有些令人费解,从带着两个建筑界朋友来吃饭,到后面专门给自己打招呼,这都表明这两个建筑老板和他关系不一般,但是他在宁陵和自己关于宁陵发展的探讨的确让他能够感受到对方心中想要促进宁陵经济发展的强烈愿望,不管他是从他个人政绩和上进的**出发,还是其他想法,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黄凌不像在宁陵庸庸碌碌的干下去,他想做点事情。

  “处理好捞钱和干工作之间的关系?”赵德山嗤之以鼻。

  赵国栋狠狠的瞪了赵德山一眼,赵德山意识到自己态度有些嚣张,赶紧低垂下头解释:“哥,我只是觉得这样的矛盾似乎太过于奇怪了。”

  “嗯,我也觉得如此,只是这实在无法解释他给我形成的印象。”赵国栋躺在沙发里舒服的伸展自己身体,“这让我感到很矛盾,也很难做。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

  赵德山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哥。真不明白你为啥非要在这官场上厮混,是你觉得为地方上发展了经济改善了老百姓生活很有成功感还是觉得自己统治了一大块土地上的老百姓成为他们父母官有封建社会那种皇帝的感觉?”

  赵国栋有些讶异的上下打量了一下赵德山一眼,他没有想到素来大大咧咧的赵德山居然也能说出这样细腻真实的感受来,这不像出自赵德山的嘴巴。

  “你这个问题是从哪儿捡来的?”赵国栋凝神问道。

  “呃,是我自”赵德山张口结舌。

  “你自己?你是啥料我还不知道?”赵国栋目光凌厉,思绪飞转,“孙蕾?”

  “不,不是孙蕾,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了。”赵德山有些狼狈的挠头解释。

  “普通床上朋友?”赵国栋难的的恶言一回,“孙蕾和你分手了?谁又把你吊上了?”

  “哥,我不就是多交了几个异性朋友了么?我没有必要把所有一切都向你汇报吧?难道说我还得把我和她们在床上的事情也向你汇报?”赵德山狡猾的避开话题,反戈一击,“哥,好像你也比我好不了多少啊。

  被赵德山的一记反将弄得有些尴尬。但赵国栋很快就用自己的兄长尊严挽回了面子,“少给我胡诌。我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

  见兄长目光灼灼,赵德山估计赖不过去,只得嘀咕道:“我一个关系很好的朋友的朋友,谈起沧浪集团的发展史,我说沧浪每一步重要跨越都是在我哥的指点下发展起来的,她问我哥现在在干什么,我说我哥对搞企业经商没有兴趣,你喜欢从政。她就笑说,有很多精英本可以在商界有很好的发展机会,但是就是迷恋那种封建帝王式的主宰感觉,渴望体味那种可以主宰一地民众生杀予夺的快感,所以才会不顾一切的去从政。”

  赵国栋狠狠瞪了赵德山一眼。“你没有说起我的具体情况吧?”

  “没有没有,不过,哥,我觉的我们沧浪既没有沾你什么光,也没有占你啥便宜,就算是知道又能咋的?而且我觉得这种关系日后肯定也会逐渐被外界知晓,真会对你产生很大影响么?”赵德山不拜的问道。

  “我不知道,不过目前还不是时候,嗯,也许哪一天就水到渠成,那也只有顺其自然,不过现在我还不想让这种关系困扰我,至少如果黄凌知道沧浪和我之间的关系,现在我就很难做了。”

  赵国栋也对这个问题有些头疼。自己和沧浪之间的关系不可能长久的保持这种不为人知的状态,迟早会有曝光那一天,怎么样用最自然影响最小的方式来为人知,到现在他也没想出一个更好的办法来。

  “嗨,嘴巴长在别人身上,他们想咋说就咋说,真要觉得有问题,我们欢迎调查,我们的一切财富都可以袒露在阳光下,没有什么见不得人。”赵德山倒是显得很坦然。

  “你很理直气壮?“赵国栋反问一句。

  “为什么不?我们比别人更努力。我们抓住了时代机遇,我们公平竞争,不就是我们走在了前列么?”赵德山相当自信优雅的道:“这不是我们的错吧?国家也不是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么?”

  赵国栋看着赵德山的表情感受着对方的心态,一时间无言以对,的确。他们没错,没有什么好值得遮遮掩掩的,不过对于自己来说还是更希望低调和不为人觉察一些,因为原本落在赵德山身上也许只是风流韵事传为花边新闻的东西落在自己身上也许就是致命弱点了。

  强力求票,最后几天了,看看俺能不能再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