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一百零五节 高歌猛进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一百零五节 高歌猛进


  沧浪今年发展的态势相当好,甚至比去年还要好。

  虽然亚洲金融危机来袭,但是在快消品市场受到的影响不算很大,毕竟像矿泉水这一类一次性消费品已经成了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必需品,无论是贩夫走卒还是高官富商,日常生活中都一样要消耗。

  尤其是沧浪在高端水市场继续保持快速扩张势头,产量持续放大,而且市场份额也继续保持对其他进入这个市场的品牌保持绝对优,势,同时在桶装水市场上,沧浪也在多个省会城市拓展市场,开始布局,力求巩固在这些一线城市的控制力。

  与此同时沧浪药业旗下的宾州制药厂在下半年赢利终于有了较大起色,两个新产品的开发以及老产品进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都使得宾州制药厂起死回生,进入良性发展阶段。

  掣韵蓝最终还是没有能够在宾州制药厂负责人位置上呆太久,主动要求回到她较为擅长的旅游景区和饭店管理行业上,而然麟观囫囵山景区开发公司也在酝酿更名为星浪旅游开发公司,准备进行二轮增资扩股以求对宾州沧浪县的沧浪湖和沧浪谷景区进行开发,这也是黄凌在离开宾州之前宾州市政丶府重要招商引资项目。

  按照陶宗星陶宗汉两兄弟的想法,在完成二次增资扩股之后,星浪公司就要对沧浪湖沧浪河谷迅速进行开发,并且进行公开上市的前期准备工作,初步预封争取在沏,年实现上市,这也是沧浪集团颇为期待的一个亮点。

  沧浪药业旗下另一个企业一皖中制药厂在今年也走进入高速发展阶段,随着广告投入的加大,皖中制药厂的几叮,拳头产品在改头换面之后迅速在华东市场打开局面,成为整个沧浪集团赢利一个有力增长点。

  沧浪药业旗下新军沧浪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在张江科技园的生产基地也已经进入了紧锣密鼓的建设收尾阶段,预计明年上半年就要正式投产,赵长川对于沧浪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也是抱有很大期望,希望能够在羽年成为沧浪集团利润增长的另一亮点。

  除开水业和药业两大板块外,沧浪置业也在进行大规模布局,除了沧浪大厦之外,沧浪置业正在积极和筹建中的沪江天乎准备联手对沪江中心老城区和陆家嘴地区商业地产的进行开发,这也是沧浪置业雄心勃勃的一着棋,并由此开始有选择的收购土地。

  由于受到赵国栋对经济发展的预期影响,赵长川对于集团非主业的沧浪置业也抱有很大期望,尤其是沧浪水业每年带来相当大的利润,而沧浪又是赵家家族成员绝对控股,像屈直又米玲等几个集团高管在集团中的股份比例虽然每年在不断增长,但是总体来所仍然相当小,而经过几年的高速扩张,现在单从水业上的投入产出比已经进入相对平稳发展时期,除开部分分红外,将沧浪水业获得的高额利润转化为更稳定收益更高的投资也是包括赵长扑在内的股东们一致想法。

  沪江巾心城区以及新兴金融商业区的商业地产开发无疑是。个最好的投资方向,又有一样雄心勃勃想要在沪江大干一番的天乎集团,两家联手进军沪江地产界也就成了最好拍档,只不过赵长扑更看好沪江的商业地产,而即将成立的沪江天乎则对沪江商品住宅开发也一样充满兴趣,沪江天乎更希望通过合作借助沧浪丰油的现金流来实现沪江天乎的快速扩张,以求最快速度的在沪江这座中国的经济中心站稳脚跟。

  危机径往也就」意味着蕴藏着机遇,就看你能不能抓住。

  随着中央对房地产市场的催热,加上银行不断调低存贷利率以及出台住房按揭贷款政策,加上国家取消单位福利分房采取货币化的刚性政策出台,这一系列政策必将让房地产市场迅速火爆起来,而谁能够敏锐的捕捉到这个机会先行一步,谁就能在未来十多年的房地产狂潮中先拔头筹,赚个钵满盆肥。

  而有了赵国栋这个妖人的指点,无论是天乎还是沧浪,都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在这一场长达十多年的地产热潮中最大限度的获取利益。

  赵德山虽然也是集团副总裁,但是他现在主要业务还是放在水业这一块上,对于其他业务他并不怎么过问。

  作熟不作生这句话对于赵德山来说很合胃口,这么些年来赵德山东奔西走,已经和一线市场上的大经销商和地方职能部门官员建立了相当密切的关系,尤其是他豪爽大方的脾气更是颇合一此地方官员的胃口,密切的私人关系在有些时候往往就能起到你用钱都买不到的作用,在这一占上就连一直以营销能力自傲的屈直也对赵德江,这方面的交际能力赞不绝口,唯一就是觉着这家伙有些时候*包了一些。

  不过这一次赵德山回来并不是水业上的问题,而是涉及和华茂集团的一笔交易。

  由于华茂集团这两年的业绩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士其是今年华茂的建筑和房地产两块更是受到很大影响,这才迫使华茂不得不拿出一些优质地块和天乎合作。

  现在华茂境况不佳,他们有意将手中安都商业银行的股份进行转让,而由于受亚洲金融危机影响,安都商业银行除开政丶府之外的其他几家股东都无意增持,所以安都市政丶府也就希望沧浪能够盘下华茂手中的股份,这本该赵长扑回来,但是赵长川手中还有其他事情,也就,干脆安排赵德山回来,要他征求赵国栋的意见再来作决定。

  “盘下华茂的持股?”

  赵国栋沉吟了一阵,要说安都商业纯行的股份以原价盘下肯定是划算的,就算是九年后安都商业银行更名安都银行上市,那股价一下子就变成二十多,一下子暴增近二十倍,但是问题在于这要等到九年后,而且上市后仍然有相当长的限售期,况且拿下华茂持有的股份之后,沧浪对安都商业银行的持股份额就达到了百分之二十,虽然无法和安都市政丶府持股相比,但是却成为当之主……愧的第二大股东了,这对于沧浪来说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也很难说。

  “嗯,安都市政丶府常务副市长姚市长和长川通了两次电话,希望沧浪能够接下华茂的持股,华茂现在经营出现困难,急需资金,而另一个大股东南方电缆也能接下,但是南方电缆却不愿接手,所以现在安都市里希望沧浪能够出手,估计是省里给市里施加了压力。

  ”赵德山点点头

  “你们是什么意思?资合能跟上么?”赵国栋觉得盘下华茂持股沧浪持有安都商业银行的股份之后,沧浪持股比例实在太大了一点,而且九年时间实在太长了,难以预料历史会不会沿着一条路重走,赵国栋也没有把握。

  “资金问题到不是很大,沧浪由于不发展初期就在回款制度上制定了相当严格的规矩,而且一直坚持得很好,所以资金从来不是问题,而且今年银行银根也放得比较松,尤其是对于我们沧浪这种企业,银行更是眼巴巴的望着咱们能在他们那里贷款呢,所以这一点上倒是不虞,长川和屈直都只是担心安都商业银行效益状况,投入这样大,如果看不到回报,那就」没有什么意义了。”赵德山转述着赵长川的意思。

  “唔,难道你们没有派驻笛事么?”赵国栋皱起眉头。

  “派驻肯,但是那是兼职的,主要精力并没有放在那边。”赵德山,回答道。

  “如果盘下华茂持有的股份,沧浪持股超过百分之二十了,你们至少应该派驻两名董事,而且要切实监督银行经营状况,并且向银行管理曾提出切实可行的建议,这需要金融行业的专业人士来担任,而且你们也应当向第一大股东提出安都商业银行日后的发展方向,比如说公开上取。”赵国栋拿出自己的想法。

  “哥,你赞同盘下华茂手中的股份?”赵德山只问结果。

  “嗯,有条件的接下,应该和安都市政丶府谈一谈,增派董事,并且要加强监督,拿出明确发展目崩,调整经营管理层,提高安都商业银行的效透,我相信你们的想法应该可以得到安都市政丶府的响应,这对于各位股东都有好处,原来那些个信用社纠合起来的草台班子已经不适合城市商业银行的发展模式了。”赵国栋点点头。

  “哥的意思是要我们和安都市政丶府进行谈判?”赵德山明白过来。

  “嗯,要加强股东在经营管理方面的话语权,如果说仅仅是碍于安都市政丶府面子那没有必要,谁也不愿意拿钱去打水漂,要出钱可以,但是你得让我们看到前簧才行,以安都商业银行现有情形,增持没有价值,你们要把这个观点转达给安都市政丶府。”赵国栋沉吟了一阵之后再道:“这一贞要坚持,我相信安都市政丶府应该做出明智决定,这对于每阴方都有好处。”

  再度要票,刺激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