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一百零六节 欲动

第九卷 扬首奋蹄 第一百零六节 欲动

  赵国栋提出了意见,赵德山自然要遵从,其实他对巨额资金的投入效益不佳的安都商业银行并不看好,但是当时赵国栋一力主张,而且还主动联系入股宁波商业银行,这种判断让包括赵长川在内的公司管理高层都颇为费解。

  以目前这些城市商业银行的经营状况实在难以称这是一个明智的决定,所以在安都市政府联系沧浪集团时赵长扑才会有些犹豫,如果不是安都市政府主动联系沧浪集团,并提出要求,赵长川是绝对不会主动要求增持安都商业银行的股份的。

  赵国栋又询问了一下沧浪在主业上的打算,赵德山也介绍了一下沧浪水业眼下发展情况。

  目前水业这一块沧浪还是主要集中在拓展高端长白山普华泉的市场,尤其是将市场从一线城市向二三线城市迅速扩张,这是目前沧浪水业的主要目标,高端水市场虽然从容量上不算很大,但是其利润相当可观,已经成了水业这一块利润增长最快的亮点,而且最主要这是直接和国外品牌尤其是法国依云矿息竟争,这更让沧浪有一种要打响民族品牌保卫战的自豪感。

  目前借助沧浪良好的营销手段和高举民族品牌大旗,加上沧浪集团在捐赠洪水受灾灾区上一掷千金,米玲在8月份央视举行的《我们万众一心》抗洪救灾晚会上铿锵有力的表白,都使得沧浪品牌声誉达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境地,对于本來就处于劣势的法国依云更是造成了巨大冲击,市场份额也急剧萎缩,至于向其他国内品牌更是难以对长白山核心青华泉造成实质性的影响。

  另外桶装水市场也发展迅速,一线城市沧浪都已经站稳脚跟,并稳步占领市场,但是桶装水池域性消费习惯很强,沧浪虽然是全国第一大水业品牌,但那是瓶装矿泉水,在桶装水市场上,仍然面临地方品牌的激烈竞争,好在沧浪品牌的优质形象还是深入人心,利用品牌效应,在长江流域、西北、东北、华北等各大一线城市中沧浪桶装水都在群雄混战中占据了最大份额,并且力争拉开与其他品牌的差距。

  另外沦浪也在筹谋准备进入战况最给烈的华南市场,这是乐百氏、怡宝总部所在地,要进军这一地域必将会面临激烈竞争,但是沧浪要想成就水业霸主地位,就必须要走这一步,不能在华南市场取得成功,那就不能说沧浪已经在全国取得了成功。

  除了高端水和桶装水的动作之外,沧浪也在把发展的目光转向国外,尤其是像俄罗斯、印度和越南这些国家。

  俄罗斯高加索地区有着丰富而甩世界著名的矿是水源,但是俄罗斯本国所需相当份额的矿泉水却需要进口,尤其是高端水市场更是国外品牌垄断,本国轻工业力量薄弱,加上眼下受到亚洲金融危机影响,经济陷入困境,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都对于国外资本投资事关民生的产业持热烈欢迎态度,而目前中国与俄罗斯之间的国家关系也处于升温阶段,双方高层互访频繁,建立国家之间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也已经进入实质性阶段,这同样是一个有利因素。

  印度和越南市场纳入了沧浪集团考查范围,印度气候炎热,人口众多,中产阶层发展迅速,对瓶装矿是水的市场需求也是日益增长,越南和印度情况相仿,随着国内实行的经济改革,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对于改善生活条件也抱有很强**,像矿泉水原來属于舶來品的商品也已经走入寻常百姓家了。

  赵国梭仔细听了赵德山的介绍,让他感到惊讶的是他原本有些担心的沧浪会不会在把目光转向国外市场时仅仅关注市场风险而忽略了包括国家关系、投资制度和政策、工会等非市场因素风险,但是赵德山在介绍中却对这几项赵国栋刻意关注的风险因素都一一点到位,并且明确提出要聘请国内外的专门风险调杳和评估公司对这些国家的市场因素和非市场因素风险进行综合调查评估,拿出一个相对客观的评估意见,这些前期工作没有彻底做足之前,沧浪不会轻易迈出国际化的步伐。

  战略上的勇于创新突破和战术上的谨慎求稳这两点有机结合看來赵长川已经深得其中三味了,赵国栋相当欣慰,让赵国栋更加欣慰的是赵德山的变化更大,赵国栋不消楚是什么原因让赵德山的气质在这一年间有了相当大的改变,变得更理性更沉稳更大度,这本來一直是赵德山的缺点,但现在看來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或许是副总裁的位置让他逐渐适应改变自我,或许是平常接触的朋友同事圈子熏陶陶冶,总之,赵德山的变化让赵国栋有了吴下阿蒙的感觉。

  沧浪的发展让赵国栋很是感慨,离开了自己沧浪一样发展得有声有色,这让他有些失落,但是更让他感到欣慰,赵德山和赵长川的成熟起來证明了自己放手让他们自己去创业发展的想法取得了实质性的效果,如果自己不放手,一味让他们按照自己的意图去行事,沧浪也许就发展不到今天这个地步。

  葵花街并没有多大变化,陪着蒋蕴华走在葵花街上,赵国栋十分轻松,每隔上两三个月,赵国栋在回安都时都要抽上半天时间來陪蒋葡华转转,这已经成了两人一种放松和调整情绪的最佳方式,同时也是两人可以随心所欲的交流思想的平台。

  从名人字画到瓷器碎片,从青铜鼎到宣德炉,真花街上的这些货色的确很是考究看货人的眼力,捡漏不成反吃药的事例每天都在这不到一公里长的老街里上演,蒋蕴华也不例外,在连续几次吃药之后,蒋蕴华也意识到自己这点眼力和这些泡在这条街上的十几二十年的老油子们相比边是差了一大截,多看、多问、少说、不买成了他的八字真谛。

  只有和赵国栋一起來这里时,蒋蕴华的底气才稍稍足一些,但是要想买到自己中意而价格也满意的货色也是不容易,不过蒋蕴华也不介意,他更享受这种在老街里四下转悠晃荡,然后站在一旁听人家卖弄本事胡吹海侃的那种意境。

  转悠一大圈下來,两三个小时就过去了,你要真沉下心來一家一家溜达琢磨,遇上闪眼的东西的再吧嗒嘴巴侃上一阵,就是两天你也甭想从这街里走出來。

  “蒋部,啥时候回宁陵來视察调研一下啊,老彰可是一直惦念着你呢。”赵国栋背负双手比蒋蕴华稍稍后半步,穿着一件单夹克的蒋蕴华敞开衣襟,天气正适合,不过走上一段路还是感觉有些热意。

  “嗯,看看机会吧。老彭前些天來了我这里,坐了半天,我看他像是有些想法,怎么,你们区里人事又有啥变化么?”蒋蕴华随口问道,今儿个啥也没淘到,但是他心情很舒服,提着一壶茶就这么走下來,喝个精光,嘴巴劲儿倒是使了不少。

  “哦?魏晓岚到苍化县当县长,空出來一个常委副区长,加上钱治国进了大狱,以及炮永來一病不起,霍云达调过來之后,区里现在还差两个副区长编制人选,所以这一次区委推荐了莫荣和向永强作为就区长候选人,老彭大概是看到别人都在上进,他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吧?怎么,他还跑到蒋部你这儿來抱怨了?”

  赵国栋笑了起來,彭元厚也在自己面前期期艾艾的表露出过一些意思,只是现在还没有合适机会进行调整,而且以彭元厚的能力,真要把他丢到政府那边去作具体工作,赵国栋也不放心。

  “抱怨倒没有,就像你说的,总是有此艳羡人家进步吧。”蒋蕴华也含笑道:“老鸟这个人说实话能力一般,但是听话,而且性子实诚,没啥虚头滑脑的东西,安排的事情也能实打实的去干,当然要想干到让你百分之百满意,那却不一定。”

  蒋蕴华对彰元厚的评价很精准,赵国栋也是如此看法。

  “嗯,所以他还真不好动,只有看我们那位下派的副书记走了之后有没有合适位置了。”赵国栋怕蒋蕴华误解,又解释道:“我们那位下派接职的副书记年底就应该要回去,我有意让肖朝贵任副书记,老彩來接老肖的组织部长一角,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因为还没有说到那一步來,所以也就还没有向黄凌汇报,不过我觉得问题应该不大才是。”

  “听说黄凌对你印象很好啊,年底省里可能要对一些地市的班子进行小幅度调整,省委组织部好像已经开始在征求各地市主要领导意见,我听说黄凌有意要调整你的工作,让你担更重的担子呢。”蒋蕴华也知道赵国栋现在和黄凌走得很近,黄凌虽然说不上言听州从,但走向这种不涛及一县主要领导的人事调整,又是赵国栋下辖的西江区,赵国栋在黄凌面前还是很有发言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