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一节 杀机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一节 杀机


  第十卷层峦迭嶂第一节杀机(大更求票!

  廖永涛神煮复杂的站在窗前,注视着窗外一片秋风萧瑟凡,落木萧萧,保洁员正在卖力的将道路上和草坪上的落叶收集起来,几斤小机妾干部正谈笑着从纪委这幢小楼前走过。

  安原干部廉洁自律的局面不容乐观,反腐倡廉任重道远,这个情形他早已料到,作为中西部地区经济第一大省,安原经济在前几年间取的长足进展的同时也是沉渣泛起,干部贪腐现象相当突出。

  什么五十九岁现象,豆腐渣工程。矿山企业入干股,为黑势力充当保护伞,买官卖官,这些在其他的方一样存在的情况在安原更显突出。椎对于这些情况来说,生活腐化,作风飘浮,脱离群众,这些现象都不过是一些小儿科了,只不过廖永涛还是没有想到自己一来就面临着这样大的难题。

  怀庆窝案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想象,虽然检察院早已经介入,但是怎么样从维系一方稳定的高度来考虑却需要他这个省委常委、纪委书记来斟酌。

  宁法对自己很看重,并不是因为自己办案能力有多么高,也不是觉的自己两袖清风一尘不染,更不是认为自己铁面无私能大义夹亲,就是认为自己能够站在将政治的角度和讲大局的高度来处理问题,怎样达到既惩处了**分子,又将事情控制在合理可控的范围之内,不至于影响一地的社会政治稳定,确保一地经济发展不受太大影响,这就要考验自己这个纪委书记的能力水准了。

  “笃笃”敲门声把廖永涛从沉思中惊醒过来,门推了开来,矮小干瘦的身影却是步履矫健,头发短而直,有些发黄的脸上精悍气息毕露,一双眼睛也是如猫头鹰般似乎随时在寻找着捕猎目标一般。

  这是对方又找到了令人愉悦的目标的表现,廖永涛却只想苦笑,摊上这样一个副手也不知道是幸事还是祸事,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既可以替自己分忧解难,也能给自己带来不少光彩,但是同样他那种桀骜不驯的脾性也会给自己带来不少麻拜

  “廖书记,我来了。”男子并不像其他人那样在廖永涛面前毕恭毕敬,只是略略表现出了一丝尊重。便把目光落在廖永涛脸上。

  “坐吧,老屠,又有新进展么?”廖永涛格手示意,自己也坐在了沙发上。

  “嗯,我让老关带人去了宁陵一趟,和宁陵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陆剑民同志作了一个简单的意见交换,因为情况主要是来自花林县方面,现在赵国栋已经调离花林县一年。有很多情况就需要宁陵市委和花林县委配合调查了解。”干黄男子伸手翻阅着手中的材料,发黄的手指显示出此人烟龄至少在二十年以上。

  “嗯,了解的情况怎么样?”廖永涛神色慎重起来,对于一个副厅级干部的检举调查历来都相当重视,不漏掉一咋”不冤枉一斤”这是纪委办案的原则,赵国栋作为宁陵刚刚提起来的甫委常委兼西江区委书记和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无疑是安原政坛上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尤其是今年这场抗洪救灾中他的突出表现更是得到了中央和省里主要领导的高度表彰,要调查这样一个人无疑是要冒一定风险的。

  但是检举信写得相当详实准确。检举赵国栋在担任花林县县长和县委书记期间,利用花林县旧城改造、河东新区建设以及桂溪大桥建设等多项重大工程建设,与建筑单位相互勾结,人为抬高造价,从中牟利。而且还检举赵国栋生活腐化,道德败坏,玩弄女性,和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并且点出了和赵国栋保持着不正当男女关系的女性名字多达六人之多,其中涉及不少他的部属,有利用职权骗奸下属的嫌疑。

  “现在还只是一些粗略轮廓。但是也发现了一些有价值的线索,比如他在花林县大兴土木,花林县旧城改造工程和新区建设以及大桥建设项目都是他一言而决,既没有搞现在各级各地都在倡导的工程招标,也没有经过县委常委会和县政府办公会研究商量,全是他一个人确定由谁来承揽这些工程,其中猫腻很多。而且根据我们掌握的一些资料,有几项附属工程造价明显高于市价,其中肯定存在问题。”

  男子干黄的面颊上精气四溢。一双眼睛也是神光湛然,不时抿一抿有些干燥的嘴唇,就像是要择人而噬的野兽一般。

  廖永涛面无表情,他已经习惯于听到这些肮脏的阴暗面了,怀庆窝案的经验告诉他,如果这个家伙用这种口吻和语气来告诉自己,那么也就意味着至少有七八成把握了,只是可惜了一斤小刚刚升起的政坛新星。

  熊正林把这个家伙介绍给自己的时候,自己还真觉得这个家伙前程不可限量,但是现在看来也不知道以熊正林的精明老辣怎么会和这种人纠集在一起,这下子似屁屠抓住了尾只,就是没吟问题也得用放大镜给你寻摸期二”题来。更不用说这个赵国栋光环背后竟然还有这样多的污垢。

  “嗯,还有没有发现有其它问题?”廖永涛点点头。

  “赵国栋在调任西江区委书记之后,据说在防洪体系建设上不遗余力。而且成功的抗击了今年特大洪水对西江区的袭击,还获得了中央的表彰。”男子脸上的表情似乎不像是在夸赞赵国栋的事迹,反倒是有一种猫戏老鼠的戏诧味道。

  “哦,这是好事,有什么不对么?”廖永涛耐着性子问道。

  “可是廖书记,我们都知道今年的洪水是几个年难遇,甚至百年难遇。先前谁也难以预料,根据我们调查,宁陵乌江干流堤坝虽然在西江区辖区,但是一直属于宁陵市水利局负责安全和建设,但是在洪灾之前几个月的乌江干流堤坝又进行了一次堪称规模超前的维护修镞,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当时市水利局认为乌江江堤情况尚好,并没有将乌江江堤修络纳入规划,但是西江区方面主动提出要求要维修加固这段江堤,甚至由西江区财政承担了相当大一部分资金,廖书记,你觉得对于一斤。财政并不富足的区县来说,有谁愿意主动替别人出资替别人干事儿的?至少我闻所未闻。”

  “噢?”廖永涛心中一动,“你的意思虽然这修缘江堤客观上起到了防洪抗灾的作用,但是从主观意图上有问题?”

  “对,根据我们了解,负责维修乌江江堤的这家建筑公司在尚未完成江堤工程时又承揽下了西江区境内的越秀河堤工程,也是好几百万的工程,据说当时在西江区委常委会和办公会上都曾经引发了争执,但是赵国栋固执己见,独断专行,一力推动,最终还是付诸实施。”黄瘦男子脸上露出狡谪的神色,笑吟吟的道。“我不知道这姓赵的是真的运气好呢,还是真有先见之明,总之这本来是疑点重重的两个工程却因为大洪水来袭一下子就成了料事如神的金牌幌子,谁也不敢再质疑这两项工程是否存在有其他攒腻。”

  廖永涛眉头微微蹙起来,屠连举连这样隐晦的问题都摸了起来,查得清清楚楚,足以见这个家伙在这件事情上下的功夫之深,看来老屠是安心要用这件事情来给熊正林一次好看,这两人从来都是丁不对卯,结缘甚深,现在熊正林已经离开安原省一年多了,这个家伙还是不忘利用机会打击对方,也不知道二人究竟有多大的深仇大恨。

  “嗯,那你有什么打算?”廖永涛知道这件事情万难善了,屠连举既然打定主意要把这件事情查清楚,只怕现在自己想要强压下去有些难度。而且还容易引发更多的后患,而且像赵国栋如此年轻就这样明目张胆的贪腐,也的确不是宁陵之福。这种毒瘤趁早割掉也免得对日后长成更大的脓疮。

  只是廖永涛也知道宁法和应东流对赵国栋此人都有些印象,尤其是在刚刚中央授予抗洪救灾模范的情况下,纪委就要对他采取措施,不得不考虑两位主要领导的看法,想到这儿廖永涛也有些头疼,先前考虑想用安排赵国栋到党校学习的办法来,现在看来如果他在西江区也有问题。那光是把他安排到党校学习只怕还是会有些问题,所以他想要了解一下屠连举的想法。

  “廖书记,我觉得原来我们商量的让赵国栋到党校学习两个月恐怕不足以彻底查清楚他的问题,只要他还兼着西江区委书记这个职务,我们在西江区这边的调查就难以取的实效,我建议看是不是把他直接调到省里边安排另外安排一个职务挂着。也便于我们在宁陵那边开展工作。”黄瘦男子露出一口焦黄的牙齿,冷冷一笑。

  “这件事情不是那么简单,赵国栋现在是中央和省里在抗洪救灾工作中树立起来的典型,就凭我们纪委现在尚无明确证据的情况下擅自调整不合适,省里边也不会同意。”廖永涛摇摇头。

  “但是廖书记,你只要在宁陵担任职务,我们要想彻查清楚的难度就很大,我不想这件事情功亏一篑。”黄瘦男子态度也很坚决,语气

  “老屠,宁陵市那边你感觉他们态度怎么样?”廖永涛沉吟了一下,还是有些不放心,又问道。

  “市委书记黄凌那边我没有直接接触,但是陆剑民那边我觉得他的态度还是比较积极的,而且宁陵市纪委方面也向我们提供了一些个分有价值的线索。”黄瘦男子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哦?”廖永涛心中一凛,陆剑民也对这件事情持积极支持态度那问题就有些复杂化了,作为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一般说来在这种问题上都不会轻易表态,就算是省纪委这边获得了一些线索,那也会是采取一种相对克制的配合态度,如果主要领导都小川出了明昌倾向性,那也就意味着他内心也让定问题属实可能也掌握了一些更为确实的东西。

  “廖书记不相信么?”黄瘦男子语气更自信,“我敢断言赵国栋的问题还不是一星半点,他在生活作风和用人问题上也有很多人反应,独断专行和任人唯亲在他身上表现得十分明显,而且也有不少人反应他个人生活不检点,生活相当奢侈。这也从另一方面可以说明此人在经济上应该存在问题。”

  “老屠,这些推测推断甚至是捕风捉影的东西不足以拿上台面来说事儿,我们纪委工作也要讲求证据,不能夹杂私人观感和情绪廖永涛不咸不淡的暗示了对方一下,不过他也感觉赵县栋可能的确存在一些问题,尤其是在花林县和西江区的建筑工程中多半存在猫腻,然所以又道:“这个问题你好生安排。不要打草惊蛇,这边我会抽时间向宁书记作一个汇报,提出我们纪委意见,再来决断

  “那好,廖书记,这件事情宜早不宜迟,我担心赵国栋万一闻到什么味道,或者说我们内都有人有意无意透露出一点什么风声出去,那我们就被动了,赵国栋此人虽然年轻,但是手腕却很高明,而且也是有些通天的来头,不把他一针钉死,只怕还会反咬我们一口,这一点您可要有思想准备啊。

  黄瘦男子若有所指的道。

  廖永涛没来由的一阵心烦,他当然知道屠连举话语中隐藏的含义,熊正林和赵国栋关系很不一般,否则也不会专门介绍给自己认识,按理说熊正林介绍自己认识的人应该信得过,但是没有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多胜攒事儿,这让他也是很不舒服。现在走到这一步,一些私人情谊也就只有抛在一边了,这种事情怨不的自己,相信熊正林也能理解。

  赵国栋也没有想到省里边动作来得这样快,却又这样诡异。

  他甚至没来得及听到一点风声,就接到了市委通知到省委党校参加为期两个月的呕年新任副厅级干部任职培班学习。

  在此之前,市委免去了他的开发区管委会当工委书记一职,任命了原本阳县县长刘如怀担任开安区党工委书记,与此同时李泽海调任本阳县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卢勉阳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

  卸任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一职在意料之中,当初和市委约定就是一年代管,把开发区工作带上路,就算是完成了任务,而现在赵国栋的表现已经完全达到了目的,而他本人也两度向市委提出了卸任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一职的请求,这一次终于得到了满足。

  让赵国栋稍稍安心的是凌霄先于自己去学习之前就离开了西江区,经过一番运作之后肖朝贵正式升任区委副书记,霍云达同时被任命为区姜常委,彭元厚改任区委组织部长,宣传部长暂时空悬,估计要从市里边下来或者从外县调入。

  原本赵国栋有意让潘巧或者王丽梅接任宣传部长,但是章天放十分明确的告诫他最好不要去作这方面的尝试,他在西江的种种动作已经引发了市委相当一部分领导的不满。肖朝贵和彭元厚的顺个接班,莫荣和向永强在区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上当选为副区长,这一切都成了赵国栋的个人意图体现,虽然有黄凌的一力支持,但是依然引起了很大反响,认为市委管干部这一条神圣不可侵犯的根本原则在赵国栋身上变的有些失色。

  这一届新任副厅级干部培吾班原本定于六月下旬开班,但是由于突如其来的洪水打乱了整个安原全省的工作,一切都让个于抗洪救灾工作。一直到九月底中央关于抗洪救灾的表彰大会在京召开之后,抗洪救灾工作才算是告一段落,这一期新任副厅级干部培班开班时间才算是正式敲定。

  让赵国栋觉得有些诡异的并非是这一期副厅级干部培班。而是先前自己没有得到任何风声,虽说这个副厅级干部培班是每个新提拔起来的干部必经之路,但是眼下情况如此复杂,全市却单单把自己叫去。实在有些令人费解,要说已经在前几天的市人大常委会上当选为副市长的鲁能也应该位列其中才对,但是名单上宁陵市的干部却只有自己一个人。

  诡异归诡异,但是市委的决定他却无力改变,他也懒得多想,反正要去过这一关,早去晚去也没啥。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对自己日后工作上的变化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兄弟们,最后几天,月票跟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