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二节 人心叵测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二节 人心叵测


  黄凌接到省委蜀知时也有这惊诧莫名,不过既然省委办这些人都知得如此火烧火燎,他也不敢怠慢,马卜就赶回到了安都。

  省委常委,纪委书记廖永涛先通报了掌握的情况,并且就一些问题和他进行了沟通,然后两人在一起去见了省委书记宁法。

  黄凌注意到宁法眉宇间似乎有一抹不悦,但是仔细观察却又觉得有些不像,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神经过敏,总之他觉得宁法对这件事情好像不是很满意,不过话又说回來,换了谁遇上这种事情只怕都不是很舒服,刚刚被树立起來的典型一下子被查出有重大经济问题,这无疑是在抽省委的耳光,但是你若是不查清楚,只怕谁心里都不踏实。

  宁法态度很鲜明,问题必须查清楚,有问题,不管他是英模还是典型,不管他作出多大贡献,**人素來功过分明,功不抵过,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没有问题,这样也算是对干部本人和组织也是一个交待,在使用干部时也可以放心大胆的使用。

  宁法虽然没有明确表明怎样处理,但是并不同意仓促对赵国栋的位置进行调整,廖永涛后來提出了一个折中建议,暂时保留赵国栋市委常委的身份,对他本人可以以党校学习后工作有调整为由,先行免去他西江区委书记的职务,日后问题杳清楚之后不管有没有问题,都可以灵活进退,宁法同意了廖永涛的意见,毕竟刚刚从京里领奖回來的赵国栋目前身份还很敏感,冒然对他采取措施不妥当。

  黄凌连夜赶回了宁陵,他不知道赵国栋怎么会被省纪委盯上,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宁陵这边肯定有人策刑了这场针对赵国栋阴招。

  他愤怒中也夹杂一些遗憾,廖永涛在交换意见时虽然用了相当多的模糊词语,但是他还是感觉得到对右手中应该有一些够分量的东西,问题似乎主要集中在赵国栋在花林县任职时期,应该是和花林县旧城改造和桂溪大桥建设以及新区开发有关,想一想也是涉及几千万的基建工程,很少有人能够抵御这种诱惑,稍不留意就会被人抓住把柄,而赵国栋显然是被人盯住了。

  虽然无法确定是谁在背后策划指使,但是也可以大略猜测得到、脱不开花林县里那一帮人中某一位,已经过了一两年之久的事情现在在这个骨节眼上爆出來,也不知道是不是和自己看重赵国栋有关系?如果是这样,那自己的器重反例成了诱因了。

  黄凌有些恼火,赵国栋这一桩事儿一下子就打乱了他的计划,原本他就对省委这个时候要让赵国栋去参加什么副厅级干部培训班有些异议,但是现在看來这是省纪委的安排,一步一步勒紧绳索。

  宁法和廖永涛都没有提及自己怎么去宣布这一决定,这个难题就甩给了自己,虽然党校学习之后另有任用这一理由也勉强能说得过去,但是先前半点风声没有,这会儿都临到要开班了,去要让市委临时做出这个决定,难免有些突兀,而一些有心人肯定也能嗅出啥味道來。

  廖永泽虽然信誓旦旦的说截至目前为止只有他和宁书记,应省长以及自己知晓,但是黄凌不信,燕然天和戈静那边会瞒得过去?市里边陆剑民难道闻不到一点味道,省纪麦查祟难道就不需要市纪委支持协助?这些事情瞒不住人,要不了多久,整个宁陵市就要闹得满城风雨。

  黄凌只希望这件事情能够尽早查清楚,不管赵国栋有没有问题,早一点得出结论也能让宁陵早一日清静。

  就怕纪委到最后给你來一个事出有因查无实据的说法,那这就真的成了烫手山等谁摸到谁倒霉了,以赵国栋的脾性,你不给他一个明确说法,他岂能善罢甘休?那时候纪委弄不好就一下子把担子推给宁陵市委,让自己去负责把问题摆平,工作作好,那自己可真成了笨贼一个,吃鸡没我的事儿,挨打就轮到我了。

  不过书记碰头会上黄凌发现无论是陆剑民还是严立民都是十分就契,对于自己提出的为了不影响西江区这两个月的工作,暂时免去赵国栋区委书记职务,都很理智的保持了缄就,甚至连多余的一句话都没有问,倒是舒志高问了问就两个月学习时间,有没有必要免去他的区委书记职务,省里边是不是有意调整赵国栋的工作,也不知道这家伙是在故意装傻还是真不知道,黄凌不相信当到市长这个份上,连这点风声都听不到。

  赵国栋得到这个消息时,正是准备去党校报到的路上,蒋蕴华在电话里很含糊的询问了几句近况,虽然没有明说有啥问题,但是赵国栋立即就意识到了恐怕自己有招惹上了什么麻烦。

  宁陵方面是章天放通知他的,只是简短的告知他市委研究决定鉴于西江区目前情况不宜没有主要领导和他本人可能会在党校学习之后面临工作调整,市委决定免去他的西江区委书记职务,让他安心在党校学习。

  两件事情汇集在一起,赵国栋便是反应再迟钝也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了,只是市里边拿出來的理由虽然牵强附会,但是毕竟自己市委常委并没有免去,自己依然是市委领导,虽然心知肚明,但是表面上你却说不出一个啥來。

  尤莲香的电话问得很直接,让他自己琢磨一下自己有没有啥问题,有啥问题趁早向组织说清楚,赵国栋在电话里也是相当轻松的表示欢迎纪委对自己工作进行监督,欢迎政法部门对自己工作中存在问题进行调查,尤莲香也感觉到赵国栋似乎很无所谓的样子,心中也放下來。

  她本來就不相信赵国栋在经济上会出什么问题,虽然她不知道赵国栋家境如何,但是也看得出來赵国栋对于金钱似乎毫不在意,熊正林就曾经告诉过她早在几年前赵国栋还是当小警察时炒股一次就赚了上百万,而那还是几年前的事情了,甭管这几十万丢在哪儿,现在只怕也基好几百万了,而且看赵国擦剩嫂恩也是一心想要在仕途上奔出点名目來,怎么可能在这方面犯错误?

  这小子也就是在漂亮女人面前有点迈不开脚步的样子,如果说赵国栋在生活作风上出点啥弛漏她还能相信,只是赵国栋到现在也没有结婚,只要不是和有大之妇公然搅在一起,只要不是嫖娼被现场抓获,至于他真要和哪个女人睡觉,你情我愿的事情,谁又能管得着?若是省纪委因为这种事情都要大动干戈,她可就真要怀疑廖永涛这个纪委书记的能力水准了。

  赵国栋接到尤莲香的电话之后,心中反而笃定了。

  看來不知道又有谁把自己告了。难怪黄凌和自己通电话时都是闷闷不乐,但也有没说个啥。能够让省纪委出面來查自己,自然不是什么生活作风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好歹自己也是一个副厅级干部,而且还顶着抗洪招险英模的光环,除了经济上的问题,还真没有其东西能让省纪委出面。

  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就是自己和沧浪以及天乎之间关系曝光,这也说不上个啥,无论是沧浪还是天尊的发迹都与自己担任的公职没有任何关联,这一点纪委完全可以查个清清楚楚,也没有哪条哪款要自己必须要将父母兄长的财务情况向组织讲述清楚,毕竟自己已经是完全独立的成年人,除了大妻之间共同财产之外,理论上其他都与自己无关。

  不过赵国栋也相信省纪委绝对不会因为随便哪个写封信说自己经济來源不明这么简单就來对自己立案调杳,没有点真正的东西想必省纪,委也不会动自己,而现在连自己的西江区委书记都免了,自然也是觉得有些东西在手上才会如此。

  当然,省委没有免去自己的市委常委职务,说明省纪委那边的东西大概还没有真正落实,只是担心自己西江区委书记这个职位会不会影响到调查进行而已,这么说來把自己支到省委党校來参加这个副厅级干部培训班也是一着棋了。

  真是有意思,看來每一次自己到省委党校來学习都是与培训无关的因素促成的,这省委党校都快成了自己的转运站了,觉得自己有问题就把自己弄在这省委党校里來搁一段时间,然后雨过天晴,自己又继续回去,甚至还能再上一步,赵国栋心中暗自冷笑,也不知道这帮家伙再想什么,用这样拙劣的手法來对付自己,倒是要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赵国栋也想过问题会出在哪里,省纪委也不是一帮傻子,既然已经有了动作,肯定是觉得对方提供的东西还是有一定可信度和价值,要不这样草率的动自己,一旦没有结果,那纪委一帮人在省委领导面前也没有好果子吃。

  既然免了自己西江区娄书记,肯定多多少少还是与自己在西江主政时期的工作有关,要么就是企业改制,要么就是乌江和越秀河堤维修加固工程,赵国栋倾向于后者,毕竟前者自己只是在指导方针上拍板,并没有涉及具体,而后者自己乾纲独断,尤其是在乌江江堤问题上也的确引人生疑。

  但是仅仅只是这一点么?赵国栋不信,这桩事情发于何处,赵国栋以为根子只怕还是在花林,自己在花林经手的事情更多,只怕也有更多的内容供这些小人们浮想,像花林旧城改造,新区开发和大桥建设,自己断了那么多人的财路,难道就没有人心中不满,甚至觉得是自己胃口太大一个人吃了独食?

  脉络慢慢在赵日栋头脑里清晰起來,想起自己运作罗冰调走和常委会发难,抽了黄昆一记耳光,踹了陈大力一脚,断了吕安邦的念想,只怕这政家伙在心中把自己恨得要死,找不到其他办法來对付自己,也就只有用这种下作手段了。

  而且这也的确是最好最有效的办法,在他们心目中只要省纪委插手,只怕再怎么都会在自己身上找出一点问题來,这个世界本來就没有一尘不染的人,只怕成功把自己拉下马來,或者说断了自己上升空间,比如说担任常务副市长,那也刻算是胜利了。

  也罢,就让这帮家伙暂时高兴一阵,借这个机会自己也可以体验一下世情冷暖,看看这场风波中究竟会有多少魅魁魁勉跳出來,也看看有多少墙头草会在这里边左右逢源。

  这种事情瞒不了人,赵国栋相信今天晚上只怕就有无数人会渡过不眠之夜,但是很多人绝对不会相信这睡不着的人中却没有自己。、

  弹冠相庆者有之,兴奋躁动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摩拳擦掌者有之,冷眼旁观者有之,当然心急如焚或者忧心忡忡者也一样有之,赵国栋自信自己在宁陵呆了三年多时间,也有值得信任如走莲香这样的朋友同事,自己现在反而显得很是轻松自在,真想看到那些家伙的各种嘴脸,那也该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赵国栋本想回浅湾别墅去,但走出于小心考虑他还是放弃了这种打算,就算自己无所谓,但是灌韵白也还要面子,纪委真要找上整韵白调查,也是一件恶心人的事情。

  虽然他也觉得省纪委不可能现在就对自己进行监控,但是这种敏感时候,还是小心为妙,徐春雁那边也不能去了,程若琳就更不用说了,只怕她的名字早就搁在了检举信上。

  自己似乎一下子变成了孤家寡人,难道说真要让自己回交通厅宿舍去冷锅冷灶的过一晚?或者今天报到,明天才正式开班,今晚就跑到省委党校宿舍里去躺尸?

  嗯,古小鸥那里倒是没啥问题,也不需要担心什么,就算有人看见,也无所谓,自己是光明正大的未婚青年,谈恋爱搞对象,而是天经地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