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三节 走自己路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三节 走自己路

  党校还是那个党校,味道还是那个味道。&BR&&BR&上午的开学典礼依然按照惯例由省委党校常务雷校长主持、省委组织部常务昏部长作动员讲话,省委常委又组织部长戈静最后作重要讲话,勉励参加本次新任副厅级干部培训班的学员扪端正态度,认真学习,努力提高自身素质和修养,从站在更高高度来看待此次培壬,为日后回到各自岗位上更好的开展工作打好基础。&BR&&BR&比起大学里的课堂来,宪校学习生涯显得宽松而富有人性化,尤其是像这种昏厅级干部培壬班,谁都知道这两叮,月其实也就是来开拓一下视野,让这些新提拔起来的干部适应一下不同高度和角度上看待事情问题的差异性,了解一下国内外形势,感受一下国家高层关注焦点,以便回去之后能够有机的将本职工作和中心工作结合起来,这大概也就是这个所谓新任副厅级干部培训班的目的了。&BR&&BR&由于有两个月学习时间,所以这一次党校培训时间安排上就显得较为宽裕,上午四节课倒是排得满满的,但是下午有时候是自习,有时候则是自由讨论,对学员们也就没有太多要求。&BR&&BR&飘厅级干部培壬班显然要比上一次赵国栋参加的发展专题培记班层次上要高一些。&BR&&BR&安原大学国际关系专业的两名教授分别以为题讲述中国改革开放二巾年来的国家外交关系发展情况,两个教授旁征博引,口若悬河,加上谐幽就的比喻和形容,再不时混杂一些民间野史事例在其中,赢得了三十多名学员的阴致好评,党校第一周课程就获得了学员们的清睐,让上课上座率几乎创造了历史。&BR&&BR&赵国栋一进入课堂就将手机开到震动,一般电话他都不解,而是等到下课之后再根据情况予以回电,第一天因为上课没有及时回电话,惹得宁陵方面不少人心生疑窒,一度以为赵国栋已经被省纪委双规,失去了自由,后来还是赵国栋回过去电话之后才算消除了疑心。&BR&&BR&电话不怎么接也的确容易引发不必耍的误会,大其是赵国栋处于这种特殊状况之下,全班三十多名学员,其他人都是带职而来,顶多也就J是把手上工作移交一下,唯独赵国栋显得有些特别,原本兼任的两个职务,一个主动辞去,一个是被免去,唯一保留的也就是来党校学习的资格~市委常委。&BR&&BR&虽然其他学员都是来自外地市或者就是省直机关职能部门,宁陵市只有赵国栋一人,但是现在通讯如此发达,加上八卦风格泛滥于众,稍许风吹草动就会在短时旬内传遍,所以赵国栋的怪异兔职也让很多人大感惊讶,加上一些小道消息传来传去走味,也就难免让人怀疑赵国栋究竟还能不能完这个培王班。&BR&&BR&赵国栋能够感受到不少人怪异的目光和眼神,一来自己年龄太过于年轻,二来加上有那么一出特殊的风传,也就难免招人眼目,赵国栋也是安志若素视若无睹,该干啥就干啥,一个星期下来,也没见有啥动静,一个班的学员们也就渐渐适应了这份生活。&BR&&BR&在全省昏厅级干部培训班中,赵国栋认识的有三人,交通厅总工程师秦绪斌,安都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朴长乐和安都市政府秘书长薛明扬。&BR&&BR&秦绪斌见了赵日栋的面鲁然是格外亲热,二人也是好一阵寒脂,但是赵国栋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个培壬班上碰上朴长乐和薛明扬这两人,准确的说这两人都不是赵国栋的想碰见的。&BR&&BR&朴长乐就是那一次赵国栋在安都市委宣传部和韩冬嬉戏时碰到的那位朴主任,三年多时间过去了,这位当时的组织部办公室主任,终于升任了安都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想想也是,连韩冬都能奔上副处长的位置,这位资历颇深的外省调入干部当上帚部长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忙。&BR&&BR&至于薛明扬,赵国栋实在不好评价这位在担任江口县委书记期间把自己打八冷宫的父母官,赵国栋并不怎么怪他,毕竟这个家伙据说在江口两年间工作上还是颇有建树,并非那种浑浑噩噩混日子的角色,要不也不能上到市政府秘书长这个位置上。&BR&&BR&一朝天子一朝臣,当时自己和誓韵白摆明车马属于茅导临一系人马,而且以开发区管委会那样重要的位置,调整自己和灌韵白也就成了一种必然。&BR&&BR&朴长乐似乎对于赵国栋有灶了解,也许是从韩冬那里知晓赵国栋的情况,所以见到赵国栋时也只是一怔之后就变得相当热情,而薛明扬则更是夸张,拉着赵国栋的手也是热情无比,让赵国栋差一点以为他似乎完全忘却了在江。的种秤。&BR&&BR&政治人都这样,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他也不配坐在这个副厅级干部培训班里了。&BR&&BR&省委党校这一次对于这批副厅级干部的食宿条件都安排得相当好,也许是邻近年底的缘故,在省委党校里培训进修的其他班级也都大多已经结束,赵国栋他们这个副厅级干部培训班在党校里也就显得格外清静。&BR&&BR&“妈的,国栋,我打听了一下,这些家伙似乎都觉得你好像出了啥事儿,我问他们,他们大概也知道你是我们厅里出去的,在我面前也装出一刹讳莫如深的叼样,不愿深说,看得我火起。”秦绪斌虽然已经成为省交通厅的总工程师,但是性格依然是那种直来直去的性子,到党校不过两三天就觉察到了赵国栋的异常。&BR&&BR&赵国栋笑了起来,随手丢给秦绪斌一包中华,摇头晃脑的道:“咱是被锦衣卫盯上的人啊,弄不好就得下诏狱啊,能不和咱沾边,羔,别沾边,斌哥,你就不怕沾染上啥?”&BR&&BR&“呵呵,我老秦怕啥?混到这个总工程忻我也到点了,想想也差不多了,副厅级,厅里边还不知多少人羡慕得要死。”秦绪斌根本不在乎,赵国栋真要有事儿那也是在宁陵那边犯上的事儿,既然把他弄到这省委党校里来,真要对付他,也轮不到牵绊到他秦绪斌头上来,何苦枉做小人?”不过国栋,你究竟招惹了啥人,人家要告你?”&BR&&BR&“管他啥人,这在下边做事能不得罪人?”沤国栋满不在乎的道:“我就等着他们查个明白,看看咱究竟贪了污了多少,嘿嘿,我还真是期待纪委那帮子人到时候来和我当面对质呢,就“附他们不敢来!”&BR&&BR&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赵国栋的语气也变得有些凶狠骁悍。&BR&&BR&秦绪斌似乎体会不到赵国栋眼下这份尴尬味道,在他看来这位宁陵市的市委常委,自己昔日的老部下,依然不改当日作风,甚至比当日更加恬淡潇洒,开班这两三天里,该上氓就」上课,不上课就自顾自的干自己的,想出去就出去,想留在图书馆,就留在图书馆,也不见他咧意去结交谁,除了安都市那两个副厅级干部外,也没见赵国栋和谁走在一起,一切都是那么平静自然,当然也有些被疏远冷落的味道。&BR&&BR&”国栋,晚上要请几位老钱吃顿饭,省直机关那几位也要参加,你也一块儿去吧。”&BR&&BR&“没兴起,你们省直机关几个老爷们要显摆,我可不去凑热闹。”赵国栋摇摇头,抱着一堆书籍慢吞吞往宿舍走。&BR&&BR&”得了,别做出一后你要奋发向上的味道,党校这两叮,月你还打算考个研究生出来咋的?”秦绪斌也知道赵国栋现在也是一肚子气,换了自己大概也觉得不爽,既不给个明确说法,又还得让你在这叮,尴尬环境里呆着,这不是故意折腾人么?&BR&&BR&“算了,你们还是自己去吧,我有事儿。&BR&&BR&“赵国栋说的是实话,赵云海今天从沪江回来,似乎是专程赶回来要向自己说事儿。&BR&&BR&”那我不勉强你,不过你自己也放宽心一些,没有必要和那些人太过于计较,毕竟真要有这个由头,也不能怨他们,要怪也只能怪那些个专门钦对你的人。”秦绪斌叹了一口气走了。&BR&&BR&赵云海是专门回来给自己兄长上课来了。&BR&&BR&赵国栋颇有兴致的听着这个显然是有备而来的弟弟侃侃而谈,看样子他并没有花多少心思在沧浪上,真的映证了他自己说的话,沧浪是属于赵长川和赵德山的,而他要走自己的路,虽然这条路也是赵国栋点~拨的。&BR&&BR&互联网时代的狂飙已经渐渐卷起,赵云海是真的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不同凡响,这大半年来,不,准确的说应该97年开始他就一直在注意着兄长曾经相当憧憬的这个产业,出于对兄长的绝对崇信,他义无反顾的把注意力放在了这个行道上,但是很快他就被这个行道本身魅力所吸引,而非兄长的推崇缘故了。&BR&&BR&这个世界太博大而又充满机会了,正如兄长所说,这个,行业将改变世界,犹如十八世纪的蒸汽机给这个世界带来的变化一样。&BR&&BR&追兵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