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六节 池鱼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六节 池鱼

  第十卷层峦迭嶂第六节池鱼

  “我们还有得选择么?”屠连举阴冷的目光如蛇信一般忧川引小定,看得关迎风也是心中一颤。

  “可是屠书记,我们现在没有获的晃够的东西。”关迎风咬着牙

  道。

  “我记得在花林我们不也是获得一些其他的东西么?”屠连举牙缝中冒着丝丝的杀气。

  “那没有用,一个服务员说赵国栋酒醉时候摸过她的**,这有用么?别说摸了她**,就算是睡了她又如再?谁能证明这一切?!”关迎风意识到屠连举的想法,但是他需要提醒对方,这不是针对哪个科级干部,你一份材料想要把他名声搞臭他就只有乖乖俯首帖耳,这是一个市委常委,副厅级干部,而且还是抗洪救灾模范!

  屠连举阴狠的目光死死盯住关迎风。但是关迎风没有退让,这种大是大非问题上他不会轻易让步,屠连举还没有那份能耐能够操纵这一切,廖永涛和熊正林都不是吃素的,几篇材料纸想把人糊弄住,那也得看糊弄啥人,弄不好哪只会造成**。

  终于吐出一口恶气,屠连举微微侧开目光,像是在考虑怎样破解眼前难题。他是个老纪检了,对于事情的分量很清楚,什么东西可以一直查到底,什么东西只能浅尝辄止,什么东西可以见机行事,什么情况下可以全身而退,这都是多年一线磨练得出的宝贵经验。

  花林方面要说啥都没有,也不是,至少赵国栋在男女关系上的问题就暧昧不清,原广电局副局长程若琳还有那个被摸过**的服务员。以及那个现在已经调到市广电局担任宣教处处长的罗冰,其间都有些古怪,真要痛下狠手,把赵国栋的秘书和司机拿下仔细摆弄,屠连举自信还是能够弄出来一点有分量的东西来的。

  问题不在于这一点,而在于上边,如果单单只是个人生活作风问题,就算是查出点啥来,也毫无意义。省纪委不是道德考评小组,吃饭吃撑了如此大费周章来专门考评一个前途显耀的副厅级干部的私生活,领导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给像拍一个苍蝇一般拍死,要不就是一脚把自己射到某个角落冷冻到退休为止。

  如果是经济问题。那又另当别论。无论是谁,如果他沾了经济问题而且又被抖落出来,基本上就可以宣布他的政治死刑了,问题是赵国栋这小子恰恰在这方面白得像一张纸。

  他经济上真是白得像一张纸么?可能么?屠连举很怀疑,种种迹象表明赵国栋生活很奢侈,他经济来源从何而来?屠连举知道只要稍稍花些心思就可以查出他的底细,但是现在这样做有意义么?

  失了这一手,也就意味着再调查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也许是该决断的时候了。

  关迎风似乎也看出了眼下屠连举的困境,他不想被这件事情卷得太深,廖永涛来之前就专门和他打了招呼,要求他一切程序和证据必须按照程着收集,不得妄动,虽然话语听不出个啥来,但是言语中的提醒和警戒味道很浓,只是这屠连举也不是一斤小善茬儿,上边一样有人支持,自己隶属于他直接领导,这要不听招呼,日后也是难过。

  “屠书记,我有个建议。”关迎风淡淡的道。

  “哦,说来听听。”屠连举气势为之一窒。

  “其实我们这一次来并非没有收获,无论是宏林建设还是泰华建筑公司我们都还是有些收获。”关迎风话语未落,屠连举已经沉声打断:“查出一些偷漏税算什么收获?我们纪委不是吃这碗饭的,领导也不会认同这份战果。”

  “不,屠书记,我不是指这个,我们在其他方面也有一些收获,宏林和泰华的账目上还是反应出一些问题,我们通过银行账目调阅,也找出一些妹丝马迹,只不过因为和我们先前确定的目标没有关联,所以我们就没有过多关注,但是现在我们已经势成骑虎,如果不拿出一点真凭实据的东西出来,只怕我们这一趟回去也难以向廖书记那里交差,廖书记只怕也难以向宁书记那里交差。所以说不得我们也就只有找些池鱼来充数了。”

  关迎风说的很隐晦,但是屠连举却很敏感,他沉吟了一下之后才缓缓道:“你有没有把握?”

  “屠书记,没把握也得试试才行,这帮家伙嘴巴铁硬,我仔细分析过。或许真的这一遭和我们原来的目标没有瓜葛,但是并不代表他们和其他有关人物没有那些勾当,宏林建设和泰华建筑承姐口许大的项目,尤其是桂溪大桥建设又是宁陵市政府出骨吐引,可以想象”关迎风住口不言。

  屠连举也知道这点,当时就有办案人员指出,但是很快查明和目标没有关系,他们就把这个问题搁置了,本以为拔出萝卜带出泥,但是没想到萝卜没有,现在也就只有找点泥巴出来交差。

  “够分量么?”屠连举缓缓点头。

  “嘿嘿,勉强够吧,如果我没料错的话,也得是个副厅,只不过闲职而已。”

  关迎风狡猾的一笑,看在屠连举眼中也是一凛,这家伙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奸猾,甚至走出一步就已经在做两步甚至三步的准备了,也许这个家伙从一开始就不看好这一次行动,或者他根本就了解其中底细,预留了一手,想要看自己笑话?屠连举再一思索,还不至于,几个办案人员不可能只听他的,自己也一样事事亲自过问,他要搞鬼瞒不过自己眼睛。

  “那就好,老关,这一次咱们可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炸,跑不了你,更跑不了我。”屠连举意味深长的道:“廖书记对先前去宁陵掌握的线索很感兴趣啊,没想到居然会走眼

  关迎风心中暗骂,如果不是被这个因素牵扯其中,老子才不会这么卖力的替你擦屁股。

  妈的,你只图泄私愤和赵国栋斗,想要打熊正林脸,也不看看赵国栋背后除了熊正林还站着什么人,连宁书记和应省长都对他这么看好。这不是纯粹找不自在么?陆歹民这个王八蛋也是害人不浅,说得活灵活现,故弄玄虚的给自己上了一个套,弄得现在下不了台。

  赵国栋是第二个星期才感觉到风势变了,省纪委正式介入,并将原市财政局局长现市政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李鼎南带走调查,立即引发了宁陵政坛的一阵轰动。

  李鼎南算是宁陵市政坛不倒翁了,从麦家辉时代就一直稳坐财政局长将近八年之久,一直到前不久才算是正式卸任财政局长到市政协任副主席兼秘书长,没有想到已经正式赋闲二线却会突然被省纪委盯上,而且一举拿下,这与宁陵政坛一直流传的是某个市委常委可能被省纪委盯上的传言大相径庭。

  接到桂全友的电话,赵国栋半晌没有吭声,一直到桂全友都以为断线了,才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声响:“哼,这帮家伙可真会见风转舵啊,觉得我这边弄不出东西来不好交差。却把李鼎南给拉下马来,哼哼,李鼎南这一落马,又不知道又要给折腾出多少事情来,宁陵真是不宁啊。”

  “是啊,赵书记,我觉得现在宁陵也是一片风声鹤唳,李鼎南在宁陵呆的时间太久了,而且又是关键位置,如果真的他落马,胡乱攀诬,还不知道会引出多大祸端来,谁都知道李鼎南那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你要过他手,就没有不被琢磨一番的

  挂全友也是叹息不止,他对赵国栋一直有绝对信心,当初传言称赵国栋可能参嫌经济问题时,他就嗤之以鼻,赵国栋是啥人,怎么可能在经济上犯错误,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恐怕也未必是胡乱攀诬,真要胡乱攀诬那到简单了,查清楚不就结了?就怕有凭有据,我看宁陵才又要变成第二个怀庆了

  赵国栋接到桂全友电话他就知道省纪委这是在变着法子要解套脱身了。只是针对自己这一出若是没有个明确的交待,就算是他廖永涛面子也过不去,总得有些像样的东西丢出来给省委主要领导看看,眼下至少可以辩解一下线索来源有误,是李某某而非赵某某,现在也查出一系列涉案人员,取得多少战果,就算是省领导知晓底细,但是表面文章至少也能过得去,不至于太离谱。

  桂全友被赵国栋一句话给震得。第二个怀庆?那可真要天下大乱了。

  “赵书记,不至于吧?一个李鼎南还不至于如此吧?”桂全友小心翼翼的道。

  “你觉愕呢?**只要认真,就没有说查不出问题的,除非你真的没问题,那就不怕。”赵国栋现在倒是十分坦然,他知道事情到现在这一步只怕也就该告一段落了,不过自己若是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没有任何表示,也未免太软弱了一点,人不可太嚣张,但不可无血性。

  冲锋陷阵,再求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