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八节 省委书记的态度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八节 省委书记的态度

  宁法的办公室是一个四套间形式的连体房一在办公室旁边除了一个小型会客室外,还有一个不算大的书房,大概是在处理完公务之后供他自己安排私人时间休憩或者看书的所在,但有时候宁法也会选择在这里接待客人。

  “宁书记,我来了。”“永涛来了,坐吧。”宁法正站在书房内的书橱前似乎寻找着什么书,见到秘书把廖永涛引进来,也就笑着温言道:“本想找两本书看看,但是心中有事儿也看不进去,正好,宁陵那边调杳既然告一段落,我也想听听纪委的调查结果。”廖永涛点点头,在宁法旁边的沙发坐下,这个,小书房里只摆了两个单人沙发,看样子宁法也不经常在这里见客,廖永涛心里稍稍松弛了一点,至少从目前看来宁法这件事情还没有有先入为主的印象,也就是说这个印象如何就得看自己怎么解释了。

  “宁书记,经过十多天调查,纪委在有关部门和宁陵方面配合下对于先前检举反映出来的一些情况逐一进行了调杳核实,现在情况已经基本土杳清楚,我想就这件事情向您作一个汇报。”廖永涛的严肃谨慎让宁法还是比较满意的,这件事情他已经知道了一个大概,有一个副厅级干部落马,但是却不是先前所怀疑的赵国栋,这让他很欣慰,同时也有些愤怒,纪委在尚未获得足够的线索和证据情况下就遽下断言,认定赵国栋是重大嫌疑人,未免太过草率,幸好当时也还算谨慎,否则真还要闹一出大笑话是小事,对于无辜干部感情工的伤害却难以解释。

  “嗯,说吧。”廖永涛把汇报材料扔在了一边,完全凭借自己感觉和了解把整个情况作了一个详细汇报,他注意到宁法听得相当认真,而且还不是插话询问一些细节,而且每个问题都问在关键土,好在廖永涛也做足了工夫,宁法的问题都还能一一回答工,但是这还是让廖永涛出了一身冷汗,幸好没有按照汇报材料工的情况汇报,以宁法对这件事情的了解和认知,那份材料也许就会在宁法心目中形成一个纪委纯粹是在为自己的失误作辩解的印象。

  “情况我已经基本了解了,这么说来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除了李鼎南受贿涉及的一些情况之外也就是两家公司存在偷漏税问题,而赵国栋本人没有发现有违法违纪情况?”宁法皱起眉头。

  廖永涛深深吸了一口气,该承担的责任就得承担“是的,根接我们目前调查情况确系如此,赵国栋同志在担任花林县长和县委书记期间花林县进行了大规模的旧城改造和新区开发,但是没有发现有任何问题。检举信中所反映的他在西江区担任区委书记期间所涉及的乌江江堤和越秀河堤工程,经过调查,除了在工程发包程序工可能因为当时面临汛期即将到来时间太紧有些不符合程序外,也没有发现有违法违纪情形。”“既然如此,当初你们纪玉为什么不先进行初步核实再来进一步调查呢?”宁法反问道。

  廖永沦也知道这个问题回避不了,先前也考虑了一下如何解释和回答这个问题才会让宁法不至于对纪委工作严生看法,根据他了解宁法从淅江到安原这边,从县长开始到现在省委书记,一直主要是以抓经济工作为主,甚至连担任副职走其是副书记这样的时间都相当短暂,对于纪检工作不是很了解,所以他不得不花更多的精神来考虑说辞二宁法耐心的听了廖永涛的解释,尤其是在听了廖永涛对乌江和越秀河堤工程问题的解释之后,心中稍稍平复了一些不满,但是对宁陵市纪委在没有经过任何核实和调查就向省纪委反映了这个问题却表达自己的看法。

  “永涛,宁陵市纪委这是怎么一回事,既然他们先前就怀疑乌江江堤和越秀河堤工程有问题,为什么不提前介入,为什么不请审计部门介入,而要等到这个时候其他问题反映出来才来向省纪委报告?”“呃,宁书记,我估计可能是因为赵国栋同志也是市委常委,宁陵市纪委大概是觉得在没有确切证据情况下不好随便调杳了解,所以”廖永涛硬着头皮解释。

  “永涛,这个说法不对,纪委虽然是在同级党委领导下开展工作,但是它有权对市委的工作进行监督,这是纪律检查条例上规定得很明白,我印象中宁陵市纪委书记陆剑民是市委副书记兼着吧,难道说他当一个市委副书记就连核实一下杳一查这点魄力和担待都没有?!如果他先前就介入核实清楚,何来后面这么多麻烦??”宁法语气变得有些犀利,听得廖永涛也是一阵头皮发麻,陆剑民,这个时候却怪不得我了,要怪也只有怪你的草率和鲁莽,以及屠连举和关迎风这两个家伙不争气了。这种印象一旦在主要领导心目中形成,你只怕连想要挽回的机会都难得,除了刹求宁法早日升迁调走,其他你真还找不到更好的办法来挽回形象了。

  “宁书记,在这一点工我们省纪委和宁陵市纪委都有责任。

  ”廖永涛低垂下头。

  “永涛,我不是批评你,你是纪委书记,调查问题是你的责任,但是你要记住,你这个纪委书记前面还有一个省委常委头衔,也就是说你首先是省委常委,然后才是纪委书记,这两者是有先后顺序的,你明白么!”宁法语重心长的道。

  廖永涛心中一凛,点点头道:“宁书记,无明白您的意思。”你明白就好,作为省委常委,就意味着你不能仅仅只关注你分管的纪检工作那么简单,你需要随时把你分管的工作和我们安原省的全局工作紧密结合起来,你在考虑你分管工作的时候同样更要考虑事关安原全局的影响。”宁法语气沉肃“不说赵国栋同志在宁陵市工作期间的优异表现,单单是这一次他在抗洪救灾中的突出表现,甚至赢得了中央领导的高度赞誉,也是我们省在这次抗洪救灾中树立的典型,永涛同志,你考虑过这样做带来的负面影响么?”被宁法的话说得大汗淋漓,廖永涛知道现在辩驳解释都毫无意义,一步走错了,那就是步步皆错,还不如诚恳表明态度,这样也能争取主动。

  “宁书记,这一次我们工作有些疏忽,我们”廖永涛抬起目光,满面愧色。

  “永涛,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是想要批评谁,这一次事情已经过去了,而且你后期处理得也很果断安当,没有让事态在继续发酵,嗯,好歹也算是有点收获,不至于太尴尬,对外也能有个交待,我也不多说了,你回去之后要让屠连举,秦治安他们好好总结经验。”我觉捍纪委办案也应该像政法部门一样,稳,准,狠,稳和准这个字更是要摆在前面,不要因为纪委工作出现疏忽失误而导致工作被动,当然,我作为省委书记全力支持纪委加大力度杳处贪腐案件,只要有线索,都要坚决一杳到底,但是怎样查更合适,更利于工作,永涛,你们可以好生在工作方法工多下工夫。”廖永涛认真的在笔记本上作着记录,对于宁法的表态和意见也是反复咀嚼,领导的话语都是意味深长含义本富,你多咀嚼理解一遍,就能多品尝出一种味道,能理解多少,那就要看你的悟性了。

  “好了,永涛,也不用在那儿乱涂乱画了,今儿个就当我们俩交换一下思想,你来安原这么久,我们俩除了日常工作上的接触,平常也没有多少时间来交流交流,今天正好,我也没多少事情,咱们俩也算是凑个机会聊一聊。”宁法态度变化让廖永涛心中也是一舒,都说宁法这人颇有古风,意气相投者便能很快亲近,廖永涛也一直在寻找这样的机会,今天宁法主动提出,廖永涛自然求之不得。

  从宁法办公室出来时已经是晚上十点过了,宁法留廖永涛就在办公室里用了简餐,也小酌了两杯。

  两人也都放得比较开,尤其是宁法,并不像想象中那样难处,话匣子打开也是天南地北,无所不包,廖永涛在宁法的影响下也是逐渐放开,两人谈得也颇为投缘,而廖永涛的一些观点也得到了宁法的认同。

  廖永涛自然清楚宁法留自己这样小酌一回交交心自然也不是无心之作,但是无论怎么说作为省委书记能有这样一个姿态已经足够了,何况宁法在和他交换意见时也相当开诚布公的谈了宁法他自己的一些想法和意见。

  通过这一番对话,廖永涛能够理解宁法对于改变安原省现状的急迫心态,发其是怎样尽快改变贫困落后地区的面貌,发展经济提高百姓生活水平,宁法更是有一种时不我待的急切,对于那些不愿做事却又见不得别人做事的行径,宁法更是切齿痛恨,这大概也是宁法之所以这样重视赵国栋这一事件的主要原因,他需要用这样一个姿态来表明省委的态度,对能干事愿意干事干出实绩干部坚决支持和保护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