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十四节 鲶鱼 冲刺!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十四节 鲶鱼 冲刺!

  “我觉得在赵国栋同志的工作上安排上,不要囿于近前,赵国栋同志虽然年轻,但是工作能力和政治素养有目共睹。我翻阅过他的简历,很丰富嘛,公安局干过派出所长,也当过开发区管委会的副书记、副主任,又在省交通厅当过高速公路建设办公室的常务副主任。

  宁法安详的坐在椭圆形会议桌的正中央,语速很慢。

  “浩然,我记忆没错的话,安桂、安渝两条调整公路引进外资全资修建就是这个小伙子的一大创举,当然好像因为没有申报直接和和黄以及其他几家外交财团联系,还受到了批评,但是事实证明,这一创举有力的促进了我们安原交通条件的极大改善,当然这不是赵国栋同志一个人的功劳,但是他这一在当时算得上是有些僭越的行为突破了我们的惯性思维,寻找到了一条崭新的融资途径。这也证明这位同志在工作思路上具有相当难得创新意识,而恰恰现在我们缺的就是这样的干部。”

  宁法很少就一个地市的副职做这样的点评和建议,这让常委们都有些惊讶,固然赵国栋在抗洪救灾中表现卓越,赢得了中央的表彰,但是宁评点的主题却是他在日常工作中的表现,特别是提及了安桂、安渝两条高速公路的建设,这倒是很多常委们不知晓的。

  泰浩然点头表示有这么一回事。

  “在宁陵挂职三年多四年时间。嗯。后面都已经不能叫挂职了,四年三进步,不简单啊,县长、县委书记再到市委常委,每一项工作上都做得很出色,我看了看组织部门对他的评价,也是工作作风鲜明,个人风格突然,踏实肯干,锐意进取,缺点是年龄和资历上不足。”

  “这个年龄和资历上不足,我的理解是他太过于年轻,我觉得不少同志觉得年轻似乎就是一种不成熟不稳重的言外之意,我不这样认为。年轻有朝气有闯劲,更能创造性开展工作而不用背包袱,这就是优势,嗯,资历不足,我看了看,不能算资历不足吧,从副县长一步一步干到县委书记,而且带动了一个县的城市面貌改变和经济的腾飞,这样的答卷难道还不算合格?”

  宁法抬起目光,环视了四周一眼,常委们都意识到这大概是这位省委书记要对这个问题定板了。

  “刚才然天书记对赵国栋同志的政治素质和作风给予了高度评价。我呢,对这个同志历年的工作表现也有所了解,东流省长提出的意见很好,给年轻同志挑重担不怕,是好事,只有不断的给他们压担子,让他们熟悉更复杂的环境,他们才能在荆棘中负重前行,才能在重压下坚实成长。”

  常委会终于结束了,燕然天和戈静留了下来。

  “然天,戈噬,既然常委会已经形成了一致意见,那就请你们而为尽管安排布置文件下发,听说这一批副厅级干部培训班中就有不少在这一批涉及异地交流和调整的同志,你们要抢在培训班结束之前,把这些工作安排下去,争取让他们尽快熟悉新环境,利用春节前这一作、检查和会议最多的上他们多些机会熟悉自己新岗位。”

  只剩下三人时,气氛显得宽松许多。

  “宁书记,怀庆情况现在较为复杂,而且地处安都周边,这些年经济受到各方面因素影响,滑坡趋势很明显,我听说和十州、通城一道列为我们安原省的三架破车,这个书面亟待改变。但是我感觉虽然他们市委书记、市长都到位大半年了,但是工作好像始终没有打开书面,没有太大起色,前段时间我去怀庆调研党建工作,就专门和英禄同志交换过意见,他感觉压力也很大,照成同志也是如此,所以我原本认为可能派一个政治成熟经验丰富的同志去那里协助工作。赵国栋同志能否用途这个位置我有些担心啊。”

  燕然天并不是掩饰自己对赵国栋的担心,虽然已经在常委会上形成了意见,但是他作为分管党群组干的副书记既有责任也有义务向一把科阐明自己的观点。

  “然天,你的感觉和我一样,我觉得他们两们现在还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怎么样理顺现在怀庆市县两级班子关系的这团乱麻上,我觉得得他们的工作方向有些问题。”宁法点点头,“怀庆窝案已经告一段落。工作重心应该转移到发展主题上来,过分纠缠于于理清人事关系那是在舍本求末,你把重心转移到发展上。站的高度不一,你就可以分清楚下边干部哪些是想要真心实意工作的,还是想地浑水摸鱼博得你好感求官的。说一句难听一点的话,你想求上进想当官,那你也得做出一点成绩来不是?你得让地方老百姓赞同你支持你拥护你不是?只知道为当官而当官。为谋私利求虚荣而当官,这种人绝不能用。”

  “至于说赵国栋同志的任用上,然天你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我看这样也好,把赵国栋放在这个位置上让他去闯荡一下没有坏处,眼下怀庆干部情绪低迷,死气沉沉,缺乏昂扬向上的活力和朝气,有些场合市委书记和市长不太好出面开炮。我觉得让赵国栋去当一条鲶鱼,搅活这一潭死水,未尝不是好事。”

  燕然天见宁法态度这样坚定,也就不再多言,宁法又叮嘱两人做好日程安排,尤其是到通城和怀庆任职的干部最好由戈静亲自去送一程,这有些超出规格,但是也足以显示省委对这两地的重视。

  赵国栋万万没有想到等来等去却等到的是这样一个结果。

  不让自己留在宁陵,不让自己去通城,却让自己去怀庆,原因何在?

  不是说怀庆好,从某些方面来说是太好,但从另一些方面来说就不好。

  相比于宁陵和通城来说,怀庆经济基础那不可同日而语,作为安都周边城市,怀庆的地理条件和交通状况元胜于宁陵和通城,市辖六县两区外加一个工业开发区,怀庆市委市府驻地所在的怀州区距离安都市区仅有七十五公里,最西端的归宁县县城距离安都市区仅五十仅是,而怀庆距离安都太平国际机场也只有五十七公里。

  怀庆曾经是安原乃至全国的机械设备工业基地,中南重型机器厂,安原床厂,中南锅炉厂,安原石油钻米设备厂,中南冶金机械厂,号称怀庆五朵金花,其工业产值在八十年代曾经一度仅次于安都市,但是进入九十年代之后,怀庆经济就处于缓慢下行状态,由于多种原因。怀庆经济在九十年代中期就滑落到了第三梯队,不但被后起之秀绵州和建阳远远甩在后面,就连花果山和宾州也迅速超越了怀庆。

  尤其是在前几年古耀华执政时期经济发展停滞不前,干群关系恶化。怀庆经济增加增速一直在全省末尾徘徊,最后古逃亡华翻般导致怀庆官场地震,使得怀庆善更是雪上加霜,眼下怀庆市委书记陈英禄是从蓝山市市长调任,而市长何照成原来是怀庆市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也是怀庆窝案中唯一一个敢于大明其道站出来自称绝对清廉没有沾染其中的厅级干部。

  虽然怀庆窝案已经过去了近一年。但是怀庆窝案的影响是深远,短时间内很难消除,从熊正林那里赵国栋也得知由于怀庆窝案涉及人员太多,纪律在处理怀庆窝案问题上也是颇感棘手,尤其是难以区分那种正常的迎来送往逢年过节时的一些纸包问题,不少干部查出经济问题时。都以过节或者办喜丧这种人情红包作为解释,这让纪律在认定上也颇感头疼,先后有多名处级干部先期被定性为行贿受贿,但是后期却又难以认定,只能以违纪论处,处理起来也是相当困难。

  加上这个窝案曝光之后引起了广泛关注,省纪律在处理这起案件时也是轻不得重不得,花了大半年时间,仍然还有相当遗留问题没有得到妥善处理,这也严重的影响了怀庆地方干部的工作积极性。

  现在陈英禄和何照成二人仍然有相当大精力被牵在处理善后事宜中。所以这大半年来怀庆经济情况不但没有起色,反而有继续下滑迹象。初步预计怀庆今年经济增长位列全省最后已成定局。

  但是这并非说怀庆就一无可取之处,怀庆工业基础较好,交通便利。虽然经济经历了多年的萎靡不振,但是良好的经济基础和教育基础条件摆在那里,尤其是安原理工学院和安原建筑工程学院两所颇有名声工业工程类院校在怀庆,对于怀庆经济发展有很大的助力。

  问题在于自己现在去趟怀庆这一塘浑水有必要么?陈英禄和何照成两人现在都在怀庆举步维艰,就像戈部长告诉自己的情况,自己将作为一条鲶鱼丢进去,可以搅活整个潭水。可是自己这条鲶鱼会不会被死水窒息死亡呢?

  冲刺,冲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