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十九节 闻人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十九节 闻人


  彭鹏飞轻轻笑了起来“国栋这是咱们怀庆三大闻人远近闻名,难道说你来怀庆之前都没有听说过?”闻人?赵国栋也是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词语可是用得真好,昔日上海滩有三大闻人,不过似乎命运结局都不怎么好,怎么这年头小”小一个怀庆也有人敢用闻人这个词儿来装饰点缀自己,这不是寿星公上吊,活得不耐烦了“看来我是孤陋寡闻了,你所说的三大闻人,我可是从没有听说过,以前我也没有怎么来过怀庆,说实话,除了昨天正式到怀庆之外,以前我都只是去千州路过怀庆,连车都没有下过。”赵国栋说的是实话,他之前从来没有正式来过怀庆,但是多次路过。怀庆处于国道强咽喉要道上,向西一百八十二公里就是千州,从千州继续向西南就进入卧南,可以直抵就南省会数阳市,一直向西则可以沿着就涛交界处进入川南重镇沪州。“国栋,你小子真行啊,我们毕业才几年,八年不到吧,你就当雷市长了,看看我和秦勉,这咋比啊?”彭鹏飞显得很激动,似乎意识到有这样一个昏市长司学在怀庆,自己的飞黄腾达也是指日可待,兴奋之情溢于言表。“鹏飞,吞勉,我们都是同学,不说这些,我也算是踩着狗屎运了吧,几次都碰上了机会,也就这么糊里糊涂就上来了。”赵国栋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你要说这种事情本来也就没有个定数,谁能预料得到谁就能上什么位置?就算是位置再高的领导他之前的朋友同事就能预料到他之后能上到哪个位置了?“好,今天不说这些,同学见面,唐局是我和秦勉的老领导,我和秦勉从警专一回来就跟着他在刑警队摔打,算是我和秦勉的师傅,现在唐局是分管我们治安的昏局长,我在青岩派出所当副所长,秦勉在黎庄派出所当副所长,不敢和你相比,还得指望你日后提拔我们呢。”彭鹏飞说话很直率,大楼是觉得老同学了,不需要忌讳啥,啥话都是直来直去,倒是秦勉相当沉稳,虽然是来了之后才知晓这位昔日的同年级校友竟然已经成了副市长,心中震惊无限,但是表面上都还能保持平静。几杯酒喝下来,毕竟是同学之间,而且赵国栋也是从公安出身而来,共同语言也就相当多,大家也就渐渐放开,就连唐凌风也是觉得这位年轻的副市长似乎并不像想象中的哪一类是不是什么**一类的人物,说起话来也是头头是道,而且看样子也的确是在公安战线打过滚的同道,亲和气氛多了几许,气氛也就融洽起来。一顿饭吃完已经是八点过了,赵国栋和唐凌风,秦勉下楼,彭鹏飞去付账,刚进入酒店综合大厅,就听得一阵凄厉的尖叫声传来。两个女孩子跌跌撞撞的从一旁的走廊冲了出来,后面几个如狼似虎的大汉紧跟着扑了上来,一下子就把穿旗袍的两个女子扑倒在地。“不,不要!”走廊里顿时一阵惊叫混乱。综合大厅里客人并不多,前来消费的客人一般都走到南门下楼到停车场乘车,而赵国栋和唐凌风以及秦勉三人却都没有开车,所以才会经北门下到综合大厅出门,见到这副场景,赵国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三人都是驻足观望。“妈的,你跑我叫你跑,我看你还能跑到哪儿去!”几个大汉已经把两个泪眼婆娑的女孩子架了起来,一边往回拖,一边似乎在等待什么人发话。从走廊顶端又走出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丽人,身材曼妙,眉目如画,一条白狐尾囊在颈项上,嫣婷婀娜的走到两女子面前“的,你们俩可真行啊,把昌哥的朋友伤得不轻啊,他怎么你了,你就敢抓他脸?”“曼姐,我错了,这份工我做不下,求你放过我吧。”一个,女孩子见到这个女人顿时全身都颤抖起来,如见蛇蝎,下意识的想要往墙边挣札。哼,我怎么你了,你要我放过你?我是老虎么?”女子清冷的一笑“你把昌哥的朋友脸都抓坏了你让我在昌哥面前怎么交代?”“曼姐,我们说好只是来当迎宾的,不做那些事情,可是那个人他喝醉了酒非要亲小菲,还摸小菲的胸部“小菲躲不过他才挠了他一下。”另外一个女孩子也有些惧怕这个女人,但是见到小菲泣不成声的样子,咬紧牙关道。“摸了你的胸部?摸了你胸部又怎么了?你就敢把客人连抓破?!”丽人脸色一寒,伸手一把抓住被叫做小菲的女孩子胸前旗袍衣襟,猛地一撕,棉质旗袍盘扣顿时被撕裂,露出内里白色的文胸,另一只手更是恶狠狠的将对方文胸一把扭住使劲儿往下一拉,文胸罩杯上端的肩带立时被拉断,整个**就这样活生生露了出来,粉红的**和白嫩的乳肉竟然被人用这种方式**裸的呈现在外!连那个叫做小菲的女孩子也没有料到对方竟然会用如此粗野暴烈的手段对待自己,旁边两个壮汉还狠狠的扭住她的双手,整个胸臆就这样光溜溜的裸露在外。“啊”两个女孩子几乎同时尖叫起来,而那女人却是置若罔闻,一只手抬起女孩子的茁壮挺拔的**,另一只手却是捏住对方孔头,恶狠狠的道,“你这儿就金贵得很么?昌哥的朋友摸一下你都要下狠手?那我现在捏了你这儿,我看你又能怎样?”赵国栋和唐凌风以及秦勉几乎是在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的情况下目瞪口呆的眼睁睁看着眼前发生这一幕,他们原本以为可能是一场消费纠纷或者说是欢场纠葛,毕竟像这种娱乐场所谁也无法避免发生治安事件,但是他们却万万没想到却看到这样一出令人发指的一幕!

  “住手!”赵国栋三人几乎是同时怒吼出声。轻蔑冷漠的目光飘过来,那女人似乎完全不在意赵国栋三人的制止,甚至还有些示蝴性的使劲儿捏了捏T,把女孩子的**,哟,泳有L要雌刻皋教美呢我欧小曼还真是开了眼了,也不知道哪个老鼠窝里钻出来一群不长眼的东西!”在起国栋冷峻的目光面前,唐凌风和秦勉已经飞身上前,唐凌风一个漂亮的锁喉压摔将一名迎上来的壮汉扔在地上,而秦勉则是一个凶狠的膝侧狈将另一个粗汉撞击在墙上,抱住腹部半晌爬不起来。而起国栋则是一扣那个女人的脉门轻轻一捏,那个嚣张不可一世的女人顿时瘫软委顿在地。赵国栋丢开那个女人的手,两个原本紧紧扣住女孩的壮汉早已经在唐凌风和吞勉凶悍的目光下,闪在了一边把那个女人扶了起来,另外两个男人却是艰难的爬起身来叫喊同伴赶快叫人。两个女孩子一边放声痛哭,一边小心的整理身上衣物,躲在了赵国栋三人身后,从走廊那一头又钻出来七八名壮汉,向这边蜂拥而来。“谁敢动?!我们是警察!”警察?!警察算个毯!敢到赤岩来撒野,我管你是哪里来的警察!”带头的秃瓢壮汉气势汹汹的扑上来,一把搀扶着那个女人“曼姐,你没事儿吧?”,这两个野物是哪里来的,竟敢到昌哥横头上来撒野?你们是吃屎的啊,连场子都看不住?”被唤作曼姐的女人脸都痛的扭曲起来,顺手给了秃瓢一个耳光,“还不给老娘把这三个野物拿下?!”秦勉瞅了一眼唐凌风,对方十来个人,如果真的要一拥而上,自己这三人泳真不好对付,而且最主要的是这里是怀州分局的地盘上,自己和唐局都是庆州分局的警察,虽说这是见义勇为,但是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尤其是这马涂昌也是怀庆有些来头的人物,像自己这样的小,角色根本没法和他斗,就算是唐局长只怕也不愿意这种角色正面冲突。秃瓢大汉被女人抽了一耳光,脸七有些挂不住但是这女人又是老板的女人,他也不敢发作,只得把怒火发泄到眼前三人身上“哟,是三位警察啊,警察就可以跑到我们这里随便打人?警察就可以不要王法,知法犯法啊!”唐凌风对于这种情形协上是司空见惯,这类无赖惯用伎俩就是血口喷人反咬一口,他也就不动声色的道“是不是知法犯法,等派出所的人来了不就知道了?这么多见证人,难道说还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哼,派出所来了又怎样?几位很面生啊,是哪里的,市局还是分局的?把你们的警官证拿出来我们瞧瞧,既然要来执法,难道你们就不讲程序么?”秃瓢大汉显然也是久经风霜的老油子,见对方夷然不惧,估计对方身份应该是真的,只是这怀庆市局和怀州分局里谁不知道这赤岩酒店是马老大的产业,怎么会来这里找茬儿?如果说真是不巧碰上,那也该睁只眼闭只眼装作没看见走人了事,或者说曼姐做得太过分,那也可以直接和马老大打招呼说一声就行了,没有必要这样当场不给曼姐的面子才对啊户唐凌风和秦勉两人也都有些迟疑,但是对方话语说得很清楚,如果不出示警官证,对方肯定会以自己违反执法程序甚至可能以其他理由来诬陷自己,但走出示了警官证,自己两人属于庆州分局,只怕这件事情就真的要被爆大,惹出更多的麻烦来。“唐局长,你怕什么?难道说警察见义勇为也要分地域界限?”赵国栋冷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唐凌风心中一个激灵,顺手掏出怀中警官证,出示给对方“我是庆州分局唐凌风!”“哼,庆州分局凭什么跑到怀州分局地盘上来扫堂子?”秃瓢大汉接过警官证一瞥,果然是警察,但是却是庆州分局的,脸上阴冷的笑容浮起,“姓唐的,我看你这个警察当糊涂了,你是庆州分局的人,怎么可以跑到怀州区来惹事?我要告你们李局长”,妈的,三个庆州来的小警察也敢到我们怀州地盘上来撒野?把他们扣下来!让市公安局督察队的来带人!”“是啊,他们这是知法犯法,违规执法!”背后几个汉子都叫嚣起来。见女人有些冒失的冲进来,背头男子脸色一沉,还没有说话,女人已经如梨花带雨般哭起来“昌哥,有人在下边惹事,还是三个庆州分局的警察!把我也给打了!”“庆州分局的警察?庆州分局的人怎么会到这边来?”背头男子瞥了一眼坐在对面面无表情的西装男子,面带谄楼的点点头,站起身来“孔市长,不好意思,我先去处理一下”小曼你来代替我打两把!”,昌哥,啥破事儿值得你去,别扫了孔哥兴致既然是庆州分局到怀州这边来扫堂子,你通知老田这边不就得了?这种犯忌讳的事情,我相信老田他们也不会让这些不知死活的小警察好过!”坐在侧边正在摸牌的平头男子不高兴的道。,是啊这种小事你安排下边人处理了就行了,难道说你这赤岩酒店就没有一个用得上的人?”另一个抽着烟洋洋得意的男子大概是手气正好,也不愿意换人坏了手气。背头男子有些犹疑的看了一眼自己对面毫无表情的男子,重新坐下,一挥手“…小曼,你去给田局长那边打电话,同时通知派出所的人过来,让他们来处理。”女人有些犹豫的走到背头男子身边悄声低语了一阵,背头男子眉头微微皱起,这种小事情本来算不上个啥,只是对方这样欺上门来无疑就是打自己的脸,而且还是另一个辖区的警察,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人指使故意来捣乱,自己若是不给这些人一点颜色,真还以为自己这个赤岩酒店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来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