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二十五节 来客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二十五节 来客

  效齿除q六名副市长步外,办有一名兼任市公安局局长的祖理败理季长江,这位从靖县县委书记升任市长助理兼市公安局局长的人物据说相当神秘低调,很少出现在市政府里,即便是市政府办公会也经常请假,他除了主管公安工作外,也就只协助市长分管司法和信访工作。

  赵国栋从唐凌风口中得知这位市长助理为人沉就寡言,但是言出必行,在靖县声誉很好,只不过靖县经济发展速度拖累了他的上升势头,也算是个人物。

  怀庆市府班子也算是比较健全,副市长到市长助理,分管工作也是均匀合理,看不出啥太大的差异。

  躺在床上的赵国栋很随意的翻阅了一下今天的头版就。有省委书记宁法、省长应东流会见和黄集团贵宾一行的消息,消息中还称和黄集团一行近期将对宾州、宁陵、通城三地的投资环境进行考察,这让赵国栋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打好的底子别人来享受,这也是命啊。

  《怀庆日报》的内容就要琐碎得多,市委书记陈英禄视察清坪县农村乡镇党建之家和民兵“练基地,调研青坪县党建工作和人武工作,并慰问清坪县贫困户和军烈属,市委副书记谆立峰、市委常喜、军分区司令员江道波随习调研;市委副书记、市长何照成带队在古楼县视察冬季农田水利基本建设现场,并与当地基层干部一起现场挥锄抡铲。

  《怀庆日报》上也有一则自己的消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赵国栋在蜻县清台镇、古池乡等多个乡镇调研基层乡镇债务问题,靖县主要定政领导陪同调研。

  “走书记,我们到了。”

  赵国栋看电话号码就知道是桂全友到了,桂全友是不远千里从宁陵赶过采的,据说是两个大学同学盛情相邀,上车就到了,不过没到赵国栋这里来,而是和他那两个同起,晚饭桂全友就询问赵国栋愿不愿意一块儿吃,赵国栋也没有答应,桂全友也不强劝。

  桂全友知道自己这个老工司不太喜欢参加这一类不是很熟悉的场合吃饭,他也知道自己这两个老同学突然变得这样热络起来的缘故,只是这两个犬学里的同学一来是老乡,二来也是同系司学,关系一直相处得不错,几次电话相邀,他也实在不好再推,何况前几年自己尚未发迹之前,自己回怀庆回澄江时也没有少给这两个同学打麻烦,家中还有不少亲威,有时候也需要他们看顾,所以也就回来了。

  两个老同学其实目的也都很明确,希望通过桂全友的引荐认识赵国栋,他们虽然不太清楚桂全友和赵国栋之间的关系,但是他们却知道桂全友是区委办主任,而这位赵市长时任区委书记,再咋也有些几分香火情,而且听说这位赵市长相当牛气,背景深厚,在这怀庆地盘工初来乍到,如果能够攀上这层关系,日后也许就是一个难得的机缘。

  “噢,我在朗,你们工采吧。”赵闺栋起身整理了一下衣物,这是一个套间,外边有一个不算大的客厅,勉强可以作为会客室,只能说暂时凑合着用。

  桂念友带着两位老同学走进赵园栋房间时,赵国栋工前重重的拍了桂全友肩膀一下,显得格外亲热“全友,还行,你还是第一个来怀庆看我的,其他这帮家伙都只知道在电话里叫唤,就没有人来看看我,人走茶凉啊,一个人呆在这破地方,真不是滋味。”

  桂全友两个同学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赵国栋和桂全友之间的动作,很显然这绝不是一般化的区委书记和区委办主任这样简单的工作关系,两个人之旬显然有很深的交情,甚至可以说是相当密切。

  “赵书记,您可千万别那么说,他们都很想过来,但是您也要理解一下,你刚过来,事儿肯定很多,我们也早想过来看看你,但是想到你这年边上肯定是忙着开各种会,我们来你不接待又要担心冷落朋友,你要接待又得耽搁你本职工作,所以我们觉得最好还是春节假期时候过来,要么在怀庆,要么在安都聚一聚。”桂全友笑吟吟的道。

  “行了行了,你别替他们解释了,你来了就行,这怀庆人生地不熟,除了令狐潮还能说得工两句话,其他人都还不熟,这小子倒是好,这边还有两同学,屁颠屁颠去会司学去了,也不知道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眉花眼笑的,我看怕是没啥好事儿。”

  赵国栋心情大好,说起话来也就没有多少忌讳,连与桂全友一阴盛滦的两人都能感旁到纹位副市长看样午是真和桂展友关多蒲。般,寻常领导干部怎么可能这样在外人面前调侃自己的小,秘书?

  “起书记,我来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大学时候最要好的同学,龙啸,吉庆元。”桂全友心情也有些激动,赵国栋流露出来的情绪不是假装出来的,看得出来他的确对自己的到来十分高兴,虽然自己还带了两个同学,甚至可能会给他带来一些不方便,但是他却丝毫不在意,由此也可见他对自己的信赖。

  赵国栋含笑点头“既然是全友最好的司学,我也就不客套了,我在宁陵工作时,全友是我最得力的同僚,对我帮助最大,坐吧,别这么拘谨,要说年龄我比你们还要小一大截,不用这样客气,我这个人没那么多讲究。”

  两个来客一边笑着幕气,一边坐下。

  “全友,就别叫服务员了,你就客串一下令狐潮这小子的角色吧,替你和你两位司学倒几杯茶吧二”赵国栋指了指放在饮水机旁的茶几工“去尝尝你们家乡茶吧,青坪的清针茶,据说名气虽然不大,但是味道却相当不错,不比峨眉竹叶清或者太湖碧螺春差,我尝了尝,的确有点清新隽永的意境,比起花林黑茶另有一番风味。”

  桂全友也就乐呵呵的去泡茶,一边介绍道,“龙啸和我一个寝室的,他是怀州人现在在怀庆五中当宜校长,是当时咱们学校里颇有名气的才子,我看令狐潮那小子都该跟着龙啸好好学学写文章,他笔头子虽然还行,但是和龙啸相比还差得远。

  元庆和我是老乡,澄江人,现在在澄江县政府办当副主任。”

  “呵呵,全友的同学果然都是些精英啊,看来宁陵师专还是出人才嘛,怀庆五中听说正在打造全省重点高中,是属于区里管还是市里管?”起国栋随口问道。

  赵国栋这个同寝室同学长得干痰如竹竿一般,但是精神却相当健旺,眼镜片后的眼睛神光透亮,几次欲待有话说一般,都被旁边另,个同学眼神制止,这个时候终于逮着机会了。

  “起市长,五中的确正在打造全省重点高中,我们师资力量和教学水平以及升学率和高考上线率都可以说不比其他其他几所已经名列全省重点高中的学校差,唯独就是在硬件这一块稍稍差了一点,庆州区财政弱了点,在这方面投入不足。”听得赵国栋问及这个问题,桂全友的这个同学精神为之一振,仿佛终于找到一个机会一般,立时滔滔不绝。

  桂全友在一旁皱皱眉,端起一杯泡好的茶赶紧递给自己司学“龙啸,你又不是校长,这基础建设这一块也不是你在分管,你操那么多心干啥三没钱搞基础设施建设那也是政府的事情,和你们学校没有关系,真要创不了那也怪不了你们学极头上,你分管教学,你就把你教学这一块拿上去就行了,就像你自己说的,你们五中属于庆州区管,怀庆市财政也不可能给你出钱让你改善办学条件,赵市长才来,你就别添乱了行不?”

  被桂全友这一番话说得有些尴尬,但是一想也是如此,赵国栋才来,啥情况都还不清楚,何况又隔着市区界限,自己冒然提出这个话题的确有些不合时宜,只是失去了这样一个机会只怕日后便难得有这样好的时机了。

  “全友,你也别那么说,我这个昏市长了解一下市区的教育情理,也没啥,龙校长逮着机会反映一下实情,也算是公私兼顾了嘛。”赵国栋笑了起来“嗯,啥时候我见到你们糜区长,我了解一下。”

  桂全友瞪了龙啸一眼,然后才向赵国栋解释道,“龙啸就是这性格,为了自己学校的事情,不管该他管还不是不该他管的,都是一门心思想要弄好,不过我也知道怀庆五中的教学质量和学风的确相当好,就是硬件这一块差一点,好像不少不少工不了怀庆一中的学生宁肯远内点也要到五中工学,而不选二中和三中,要说二中和三中还是省重点,五中还不是呢,就是觉得五中治学严谨,学风良好,他们那个校长搞教学很有内套,而且在他任上五中不仅仅是教学质量和学风,就连基础设施也改善了不少,只是庆州财政实在太差了一点,能熬到现在这种水准已经相当难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