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二十八节 疑云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二十八节 疑云

  赵国栋来萧华山这里办算是半公半私,一方面代表市zf方面了解金融运行情况,另一方面也是要通过金融部门状况了解全市企业尤其是国有大中型企业负债和经营表现,当然他更希望能够萧华山这边了解到一些更实质的东西来。

  怀庆五朵金花目前都处于不太景气状态,五家企业在怀庆工行都有相当大数额的贷款,这已经成了怀庆工行的一个巨大包被,萧华山走马工任怀庆工商银行也不比赵国栋就任这个常务副市长心情好多少,简而言之也属于负重前行,怎样化解这样大一坨包袱也是摆在萧华山面前的难题。

  只收不放看起来是最保险的手段,但是其中操纵难度颇大,不说地方党委政府的巨大压力,像怀庆五大企业,除了两家属于市属企业外,其余三家都属于省属企业,一时半刻都死不下去,而且虽然经营困难,但是也并非就只有破产解体一条路,像中南重型机器厂和钻采设备厂以及锅炉厂在行业内都是赫赫有名的企业,规模大,产值高,前些年曾经辉煌一时,也是这几年才停顿下来,如果能够找准路子进行调整改革,未必不能重获新生。

  至于机床厂和冶金机械厂两家虽然属于市属企业,却也一直是市里的明星龙头企业,现在虽然一时不景气,但是要轻言破产解体,那也不现实,这种情况下,要想让它活下去,而且要活得更好,政府和银行都需要拿出一点诚意来。

  在萧华山这里一坐下来也就是半天,赵国栋没有带市政府办公室的人,萧华山也就留了赵国栋下来小,酌,就两个人,令狐潮也相当知趣的离开了。

  萧哗山也介绍了他所了解到有关冶金机械厂的一些情况,冶金机械厂也就是这两三年来效益开始急剧下滑,事实工在前几年虽然效益也在滑坡,但是滑坡幅度并不大,但是最近两年,尤其是去年,也许是感觉到了市里有意要对企业进行改制,企业状况迅速恶化,政府也束手无策,厂长和党委书记都没有变,但是效盖却是一落千丈,关于企业即将破产解体的传言也是甚嚣尘上,引发企业职工不断上访围堵市政府。

  根据萧华山的了解,浩金机械厂生产和销售都还算是正常,但是唯独回款困难,因为冶金机械厂客户大多是外省客户,而且几笔货款受不会来就有可能导致企业运转失灵,银行方面也进行过了解,发现前年以来销售回款明显出现了问题,这三年里三五笔货款里就有一笔会出现收不回来或者说只能收到部分的问题,历欠更是一笔都未收回过,也打过几次官司,但是都赢了官司输了钱,反倒是诉话费贴了许多,以至于后来出现收不回来的情况之后便不再诉诸法律。

  萧华山进一步介绍事实工根据他们掌握了解,冶金机械厂虽然也发展了一些新客户,但是主要销售渠道还是多年合作的老客户,当然也不排除”些老客户可能在经济大潮中出现经营困难或者经营者思路出现了一蚊变化,但是冶金机械厂出现这样严重的经营困难还是让有些奇怪。

  “华山,你为什么对冶金机械尸这么,尽心,?”赵国栋忍不住问道这个问题,照理说银行虽然关心债务人的经营状况,但是要了解到这种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一般银行对于贷款客户的“关心”程度了,就算是对方是一个大客户也不可能。

  “国栋,这不是我了解的,之我的工任张行长留给我的东西。”萧华山淡淡的笑道:“一来,冶金机械厂现在是我们最大的欠账户,而且还在不断增加,二来,市委市府这边还在不断给我们施加压力要求我们继续给他们贷款,三来,省行要我来怀庆就,是因为怀庆出现坏账的比例明显太大,要求在我任上要改善这种状况,也就是说我如果还想要有所寸进,那就得在这上边做一篇漂亮文章,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老张下谋心中很是不甘,实际上他在下课之前已经作了一些工作,比如这方面的调查了解,觉得冶金机械厂自身有些问题,但是他壮志未酬身先,死”这不就留给我了?”

  “有意总,看来你们这位张行长还是有心人嘛。”赵国栋眼睛眯缝起来,眼眸中闪耀着一抹幽光。

  “老张人品没问题,这也就意味着目标有问题,国栋,我看你的鼻子好像也挺灵啊,这么快就嗅到了什么。”萧华山也有些佩服这个家伙,才来多久,比自己还晚半个月,自己还算是有前任留下的一些东西,而这个家伙赤手空拳而来,也就琢磨出其中味道来了。

  赵国栋悠然一笑”端了**的饭碗,消耗纳税人的钱,那就得干点正事儿不是?华山,我看我们是司道中人啊,嘿嘿,来,握个手,互勉。”

  “你小子,还是这么油滑,当了常务副市长了,还是得稳重点,好。”萧华山笑了起来“你是咋觉察出味道来的?”

  嘿嘿,多方面因素,一言难尽。”赵国栋轻描淡写的道:“不过现在还只能说是一些怀疑而已,还说不上其他,静观其变吧。”

  两人言语间都如打哑谜一般,都不腮言,但是却都明白对方所说。

  赵国栋其实对于冶金机械厂的关注源于那一次政府办公会时候冶金机械厂的表现,恰巧是办公会开会时候,来得这样巧,顺理成章的也就确定了要尽快推进冶金机械厂的改制进度,而他在窗口工看到企业职工整齐有序的离开,只因为得到了市领导的一个答复,就这么理智冷静的离去,实在难以让人相信这些前来工访的职工这样好说话这样理智这样理解政府的难处。

  有果必有因,有因必有果,细微之处见真纲,赵国栋觉得这中间不会毫元瓜葛。

  年前的忙殊随着春节的邻近而稍许缓解,一些纯粹是为了联络的宴席一晚上跑三五个地方也是家常便饭,好在没有太多实质性的工作,赵国栋也就渐渐习惯了,随便走到哪里都能张口就来即兴说工几句,然后几杯酒下肚,其乐融融,便抱拳告辞请求理解。

  只要你去了,就说明你是给了对方单位领导面子,也就算做到仁至义尽了,至于说吃多吃少那不过是一个意思,倒是让赵国栋感到有此烦躁的是这红包问题。

  他在宁陵从花林开始煎一直坚持不收红包,实在推不了的,也就交给办公室登记处理,一直坚持下来,这都知道自己这个习惯,送红包的人也就渐渐少了,反倒是大家都知道自己不抽烟不喜欢喝酒,透年过节送点啥山货野味这一类的东西倒也不峻拒,也算是拉近关系距离,所以每年在办公室里总要收到一大堆各种山野风味的土特产。

  不过来了怀庆这边赵国栋就有些坐蜡,听说何照成就是一个清廉典型,啥都不收,就算你送一盒茶叶他也是绝不过手,这样让他在怀庆这个圈子里颇为孤立,拿某位市领导的说法来说那就是自命清高超凡脱俗不食人间烟火了。

  市渡府班子里其他人也都对何照成的这种做法有些不以为然,并不是说其他副市长们就爱好这一口,经历了古耀华风波之后,这此个领导们对于这方面前有些敏感了,但是像下边区县送来一些土特产,参加一些单位团拜,单位领导封个红包,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情,你不收没关系,但是却把这下边一帮人弄得有些尴尬。

  赵国栋所处的位置最恼火,市长不吃这一套,如果他也效仿,无疑就是要把下边其他副市长们都给拉开距离,但是他如果不与市长保持一致,一来自己初来乍到容易让市长生出看法,二来也有违自己初衷,这也让他对于出席各种团拜宴会都有此恐惧感。

  最终他还是只能因地制宜,如果专程到自己办公室来拜访的,若是红包,尽量讲明自己的意思,能不收则不收,若是烟酒土特产这一类则只能交给办公室,但是在参加一些团拜那种场合,当面拒绝无疑不妥,但又没有时间来解释,只能先收下,然后交给办公室做好登记处理掉。

  市里的总结会和团拜会也就标志着赐年这一年的工作总算画工了一个圆满句号,虽然这个句号算不算圆满仁看见仁智看见智,但是总算为这一年落下帷幕了,赵国栋注意到市长何照成在新的一年工作展望中提出了要加大力度推进国有企业改革,迎难而工,攻坚克难,同时也提出了打造宽松环境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在怀庆得到快速增长。

  这两点似乎映证了未来一年怀庆的工作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