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三十节 春节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三十节 春节

  第十卷层峦迭嶂第三十节春节

  黑色的路虎显得方正有型,不过却是油老虎,美国人从来就不知道节约二字为何物,在他们心目中只要开得舒畅顺心就足够了,美国人什么也不缺,尤其是低油价时代。

  路虎只花了四十分钟就完成了从怀庆到安都二环线的距离,不过一进入二环线车速顿时慢了下来,春节前人们都忙着添购年货,虽然只是最后一天,但是仍然有很多人在忙着最后的奔波。

  赵国栋有一句没一句和赵德山闲聊着,几年沧浪向主业外的投资力度很大,受到金融危机影响,沧浪水业这一块增幅低于预计,但是也算勉强完成了年初制定的计划,好在药业这一块还算争气算是弥补了水业这一块的差距。

  赵云海最终还是没有能在沧浪几大股东之外找到转让对象,只能将自己百分之一的股份分解后转让给了两位兄长和屈直、米玲等人,也算完成了他的第一笔融资,拿着这笔钱赵云海便迅即在沧浪消失,拿他自己的话来说,他一天在沧浪呆着。一天都能感受到生活在兄长们的阴影下。他要去走自己的航

  赵德山对于赵云海的这种做法大惑不解,甚至有点恼火,但是赵云海的牛性子上来赵德山也是无可奈何。他知道四兄弟中除了大哥之外,其他三兄弟包括大姐,谁对谁都没有绝对影响力,但是赵国栋却明确表示支持赵云海出去闯一闯。

  “哥,你真觉得云海那小子去搞什么网上产业有前途?”赵德山觉得车内温度有些高,将车窗开了一道缝隙,清冷的寒风灌进来让两人头脑都为之一清。

  “有没有前途总得尝试一下才行,德山,难道说我们最初搞矿泉水你也就料定我们能搞到现在这般模样?”赵国栋平静的道:“云海年轻。去闯荡摔打一下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就算是摔打一身伤回来。那也无伤筋骨,也算是一种磨砺历练,两三千万么,难道我们沧浪折不起?”

  赵德山有些纳闷,为什么自己在别人面前总是口若悬河挥洒自如,但是在兄长面前却总觉得缩手缩脚。

  东复一年,每一次觉得自己已经成长起来,够成熟了,可以坦然潇洒面对任何人,即便是代表沧浪集冉与一些省份的副省长见面,自己也一样是谈笑风生,毫无感觉,但是惟独在兄长面前他发现自己还是只能像一个听老师授业解惑的小学生一般。

  “网上产业,我听着就像是玩虚的,一根网线就能一网打尽,那还要这些通讯和交通方式干什么?”赵德山忍不住嘀咕道。

  “一个世界在没有完全展示在世人面前时,总是会让人生疑,得学会学习认识和了解,否则你会被淘汰,德山,我建议你学会使用电脑,这是日后必备技能,不仅仅是工作,而是生活必备技能,早学早好,听我的,没错,我也和长川乃至沧浪的其他高层说过这件事情,这是日后的最起码技能,就像写字开车一样。”

  赵德山瞅了一眼自己兄长,觉得自己兄长不似开玩笑,这才小心翼翼的道:“哥,我也要学?你知道我对这些东西素来没有啥兴趣,而且也每天分,恐怕学起来很难入门。

  “没有你想象那么复杂,我又不是让你们变成专门从业者,你只需耍学会简单的打字和上网浏览功能即可,你会发现你的生活要精彩许多赵国栋笑笑,“对你们都会有好处的。”

  赵德山不再言语,赵国栋也不多说。

  赵云海已经奋不顾身的纵身跳入互联网海洋中去了,拿着二千五百万资金的他显得格外兴奋,但是他也向赵国栋承认,他还没有想到如何下手,只是粗略的有了一个方向,那就是寻找闪光点,然后资本支持。风险投资。

  赵国栋对他的计划不置可否,任何想法都可以是好的,只有付诸实施之后才能知晓对与错。

  二环线上车流量很大,随着安都市区私家车的数量猛增,大有追赶京、广两市的势头,和平民另一城市一成都发展势头并驾齐驱,这也与安都经济发展和安都汽车产业的发展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和成都略有不同的是成都以夏利、奥拓居多,而安都则是安汽大宇生产的曼蒂兹、赛手、蓝龙为主打。尤其是当初在合资时签署的分阶段国产化比例条件,使得曼蒂兹零配件的国产化进程相当顺利,同时曼蒂兹这种小型车也迅速在安都市走红。优雅的造型和良好的性价比很快就赢得了安都市民的喜欢,而安宇赛手也成为安都市区出租车换代的指定产品,蓝龙则成为生活宽裕一族的首选。

  路虎缓慢的在车流中蠕动,赵德山叹息不已,赵国栋正想眯缝起眼睛休息一会儿,估计要从这二环路上挣扎出去没有半小时不行,却见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一晃。

  赵国栋一诧,坐直身体,却见那人正好钻进了一辆黑色的奔驰劲中。再仔细一看黑色奔驰悬挂的是安牌照。

  赵德山注意到了自己兄长的表情。“怎么了,哥?”

  “没啥,碰见一个熟人。”赵国栋恢复原来坐姿,想了一想之后又道:“德山,跟着前面那辆黑色奔驰看看。”

  “那辆安牌照的奔驰如?”赵德山目光锁定前面目标,目放奇光。早就想要好生显摆一下自己这辆路虎,现在正好。

  “嗯,不要跟太紧了,你这辆车太显眼了。

  。赵国栋皱起眉头

  “嘿嘿,哥,我这车挂的是沪江牌照,谁会注意,我这车膜也是贴的深色,外边根本就看不见,放心吧。我知道赵德山也不多问。只顾盯着前面的奔驰。

  两辆车隔着两三辆车在二环路上蠕动,在过了三道口立交桥之后,堵繁状况稍有好转,车速渐渐提了起来,赵德山也小心翼翼的将路虎隐藏在一台出租车后,只是远远的吊着前面那辆奔驰。

  奔驰车沿着二环线绕了大半个圈子才拐平去,进入南郊。

  “哥,那好像是雨溪公园啊。”赵德山有些好奇的看着那辆奔驰减慢速度最终停在了公园门口的一处宅院门前。

  “嗯,慢慢拐弯,保持现有车速。不要停。”赵国栋也觉得自己有些无聊,但是纯粹是一种临时冲动,想要看看这位这大年三十还有朋友或者说客人来接的同僚究竟会到哪儿。

  奔驰车停定,车上下来三人,两个男子都是对襟唐装棉袄。还真有点儒雅气息,给赵国栋印象颇深。相反自己跟随的目标却是一身灰夹克显得很普通。

  三人一边交谈一边走进雨溪公园旁那一处竹林掩映的院落。也不知道是不是私人宅院,如果是,那这年头在这位置能有这样一处院落只怕不是光有两个钱能行的。

  路虎毫无阻滞的转弯拐上雨溪公园旁的一条岔道。

  回到二环线上,赵德山才有些满足的道:“哥,咱们今天当了一回侦查员不是?就是没啥特技镜头。咱这车也没能派上用场。”

  “你看美国大片看多了?。赵国栋没好气的反问道,“走吧,家里人还等着呢。”

  “哥,刚才那帮人是干啥的,你跟着他们干啥?”赵德山明知道兄长不想说的话绝不会告诉自己,但是还是忍不住向多嘴问一句。

  “一个对我有兴趣,而我也对他有兴趣的人。”赵国栋嘴角一弯,笑了起来。

  赵德山莫名其妙的也咧开大嘴跟着笑起来,但是却不知道笑什么。那是几个老男人啊,可不是什么小姑娘。

  每一年的春节都寄托了一年亲情的凝聚,这已经成了中国人惯例,不求吃好穿好,但求一朝相聚,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刘成和赵灵珊今年也准点回来了,赵灵珊已经怀孕待产,估计今年四五月间就要生产,这让赵乎望和许秀芹两口子心情比往常好了许多,但是一看到赵灵珊下边四个齐刷刷的儿子都还是孤家寡人,许秀芹心中的不满就溢于言表,几兄弟都是被老大给带的,赵云海就不说了,大学才毕业不久,心性还没定,但是赵国栋、赵德山和赵长川也是孤家寡人。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见父亲一言不发板着脸,而母亲欲等又止的那副模样,赵国栋也知道他们想说啥,他端起酒杯站起身来,“爸,妈,今天春节,我先敬你们俩一杯,我知道你们都在关心我的个人事情,嗯,我就明确答复吧。我已经有了对象,估计要先订婚。争取今年结婚。”

  突如其来的新闻让一下子都轰然大哗,这在之前都没有任何征兆和消息,只知道赵国栋和古小鸥以及另外一个住在浅湾别墅的女人之间有些关系暧昧,而看着赵国栋这般郑重其事的发布这个消息,显然不是其中之一才是。

  今天才得三张月票,凄惨!

  这几节有些平淡,属于过渡铺垫情节,者觉得没有**,个人以为官场小说太多**不现实,适当铺垫过渡也是为下一斤小**做准备,看看赵国栋在怀庆这个位置上能打造出哪些亮点来?打黑?反腐?拯救国企?还是打造另一个深力?(流汗中,这有些过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