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三十四节 机缘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三十四节 机缘


  “嗯,宁法这边我己经找机会和他聊起过这件事情,他倒是对这一点没啥看法,毕竟沧浪和天乎壮大起来时,你还在宁陵那个旮旯里混世,相反他对你在这方面的才华更是十分好奇和欣赏。”

  蔡正阳笑了起来,他也没有想到宁法的观念会这么开放,也许是来自江淅那边见惯了发展壮大起来的私营企业们,反而生出了一缕亲热感两人饭后的单独聊天蔡正阳向宁法提及赵国栋与沧浪和天手的渊源。

  沧浪集团在国内也算得上是著名企业了,发家于宾此,现在虽然总部迁到沪江,又是宁法老家,所以宁法印象也颇深,至于天乎集团则是安原省私营企业的明星,起家于建设,现在又大力进军房地产市场,甚至他还隐约知晓现在在安都搞得风生水起的天乎地产主事者也是昔日人行一位老领导的子弟。

  不过宁法怎么也没有想到沧浪和天手的发迹史背后竟然都有赵国栋的影子,所以当蔡正阳谈起这件事情时,宁法只是惊奇和欣赏,并无多少其他意思,再联想到赵国栋在宁陵的优异表现,对赵国栋擅长经济上作的印象又深了几分。

  蔡正阳这一次带赵国栋赴宁法的定宴也有意图,自己虽然多次在宁法面前提及过赵国栋,宁法也有些印象,但是毕竟没有一十,最直观的感受机会,现在正式把赵国栋带去让宁法有十,面对面的结识机会,让赵国栋也能展示一下自己,姚文智的出现与赵国栋的较劲儿反而成就了赵国栋,对经常出现在宁法眼帘中的姚文智来说也许意义不大,但是对赵国栋来说却是一个难得加深印象的机会。

  再加上自己饭后和宁法专门提及的起国栋与沧浪和天乎之间的关系,蔡正阳感觉到赵国栋已经成功的在宁法心目中留下一个相对丰满的印象了,而不仅仅是以往自己蜻蜓点水般介绍和来自组织部门官方层面的反映了。

  “蔡哥,你就打算在京坚发展了?”赵国栋陪着蔡正阳走在梅江江畔,江风凛冽,但是两人却丝毫不觉。

  “在哪里上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实实在在做点事情,能源部初建,体制上许多关系还没有理顺,而且能源部涵盖的范围很大,事关国H民生,你原来和我也谈及过我国能源战略规划远景问题,我觉得对我很有启迪,我上一次和贾豆总理在一起谈及我国能源体制存在弊端和战略故划缺失时,他也很赞司你的观点,尤其是对石油和天然气能源的战略设想更是惊人一致,他也要求能源部尽快整合旗下资源,力争让我国能源企业尽快走出国门,抢占先机,部里上作也是相当繁杂,怎么,你又有没有兴趣到部里来试试?”

  蔡正阳面带笑容的邀请让赵国栋心中也是一动,干豆职一直不是自己心中所愿,如果能够在地方上避开这个勇职陷阱,直接到部里去,一来可以增加高层上作经历,便于日后下地方上作,二来可以站在更高位置上看得更远,为国家也能提供一些后世记忆中的点点滴滴经验。

  但是是国栋还是很快否走了这个诱人的想法,自己现在这个年轻和资历,就算是到能源部里干个副司长,也没有多大意义,你有观点想法固然重要,但是要得到上边认可才是最重要的,一个垦司长你觉得自己能有多大的发言权或者影响力?

  真正要发挥作用一样可以通过向蔡正阳推销自己的观贞,而留在地方上干好副职也是一个难得历练机会,更为重要的是在部里不太容易出政绩,你要上更高位置那就需要时间和资历积淀,还不如在下边干点实事,尤其是现在蔡正阳又帮自己在宁法面前牵了这样一条线。

  “蔡哥,还是免了吧,再等两年也许我可以到部里来镀镀金,开开眼界,现在我觉得我还是老老实实在下边做点事情吧。”

  “嗯,这样最好,我也觉得你现在还是更适合在基层打磨。”蔡正阳笑了起来,“不过有啥想法和观点可以经常和你蔡哥交流一下,我觉得你小子的眼界思路都和一般人不一样,也许是我们这代人年龄缘故,反倒不及你们想得那样深远一般。”

  “蔡哥你说错了,老成持国,创新和激进只适合小范围的点上的尝试,而大政策的调整还是需要渐进式的变化,否则必走会引发社会动荡。”赵国栋也笑道“我么,现在刻可以充当马前卒,多试一试也对我自己是一个锻炼。”

  柳道源和熊正林都是初四下午才赶回来的,初五就成了这一帮人聚会的纪念日。

  作为豁南省省长,柳道源今非昔比,说日理万机不为过,初五耽搁一天,初六还要处理其他一此事情,初七刻,要飞回数阳。

  熊正林同样也是神出鬼没,除了留在京城,他似乎更喜欢在下边四处游荡,就像一个随时寻找猎物的猎犬,幽邃的目光和敏锐的嗅觉成了他最好的伴侣,即便是坐在这样的位置上他也依然不改。

  聚在一起的时候少了,大家也就格外珍惜,刘兆国这边还好一点,像黎正阳x柳道源和熊正林昔日一周都能碰一次面,现在一年都难得见上两次,路越走越远,朋友之间的感情也会随之出现一些细微变化,或许只有在最深层次的暗处才能感受到这丝丝缕缕的不同。

  “才姐,组织部长的味道怎么样?来拜年的人是不是多了不少?”

  赵国栋仰靠在藤编沙发上享受着煦暖的阳光,懒洋洋的看着王丽娟王丽梅两姐妹在网球场上奔腾驰骋,一边笑着打趣尤莲香。

  “国栋,你这常务昏市长的感觉又如何啊?”尤莲香凤目含威,瞪了赵国栋一眼,裢上大衣,虽然阳光明媚,但是运动之后坐下来还是能够感受到一丝凉意。

  赵国栋特喜欢和这些成熟美女们打网球,不说身着一身网球装的清凉味儿,但是看着那引…波荡落的味道,都能让人心旷神怡。方才和尤莲香较量了一场,尤莲香胸前那对**澎湃起伏一看得起国栋口干舌燥不说,几次击球失误,有一球甚至险些击中自己面部,让场下几十,女人都是笑得前俯后仰。

  女人是老虎这话不完全对,但是结了婚的女人绝对是老虎,关系熟捻了之后,尤其是到了一定程度上之后,也就没有那么多拘谨约束了。

  尤等香本来就是泼辣性子,言语如刀,和赵国栋斗口更是从来不怵,赵国栋甚至感觉到对方似乎特别喜欢自己和她开些不太出格的暧昧玩笑,仿佛那也是一种倾泻情绪的一种方式,每每和尤莲香调侃嬉笑之后,赵国栋都能明显感觉到尤莲香情绪要好许多。

  “我,嗯,一般,太一般了,我没觉得这常务副市长有啥新鲜劲儿,说实话,还不如我在西江区当区委书记来得自在。”赵国栋将手枕在头下,悠然道,“这样也好,辜少我这个春节不至于被那边的琐事烦扰。”

  “嗨,常务副市长地位很微妙,可上可下,就看你怎么运作。”

  尤涛香挨着赵国栋很紧,两张藤编躺椅沙发之隔了一张玻璃茶几,赵国栋甚至可以嗅到对方因为剧烈运动而香汗淋漓带来的特殊体香。

  “现在还没有入门,谈不上,不过翻了年之后怕就要辛苦了。”

  赵国栋瞅了一眼对方绷得紧紧的T恤衫,胸前那一片白腻正中一道挤压形成的沟壑深不可测,一抹蕾丝文胸的桃色隐隐约约,赵国栋心中也是微微一荡,没想到尤莲香还喜欢这样鲜艳色调的文胸。

  “嗯,常务副市长关键存于市长给你多大授权,如果说他随时把持着权柄,事必躬亲,你这常务就没多大意思,若是他敢于放权给你支持,那你这个常务才算是有些奔头。”坐在组织部长位置上的尤莲香说起话来气势也与秘书长时不太一样了“但不管咋说,常务副市长是一个关键的阶梯,你得在这一步上走稳,才能说得到向上迈进。”

  球场上王丽梅一记漂亮的上网拦截绝杀了自己姐姐的击球,奔跑跳,跃间小腹露出一片丰腻的玉色,甚至连玉脐也隐约可见。

  “王丽梅要到你们组织部?”赵国栋目光流淌,欣赏着眼前的春景。

  “有这想法,谁让你在走之前不替别人安排好?”尤莲香轻飘飘的道,“是不是没尝到香,就不办事啊?”

  赵国栋一怔,扭过头来上下打量了尤莲香一番,这才似笑非笑的道,“尤姐,天地良心,这话你也敢说?骨传部长这位置盯着的人太多,我让她曲线一下,先到县府办当主任,还不满意?一步入常,你现在是组织部长,对这一点比我更清楚,哪有这样的好事?”

  “曲线一下?丽梅本人倒是觉得很满意,但是你没想过你这一走,把她放在了县府办主任位置上,宗建是啥货色?那还不是一个见不得女人的下半身动物,丽梅当这个办公室主任,他还能忍得住?丽梅再是清白,只怕还不得流言蜚语满天飞?”尤莲香轻哼了一声道,“我知道你啥想法,觉得既然王丽梅在张绍文手下也那么久,宗建来了不也一样?”

  赵国栋翻了翻白眼,现在和自己说这些有啥意思,人一走茶就凉,自己在宁陵纵然还有些影响力,但是放着尤莲香这十,市委组织部长在这里,总不成还得让自己出面去找人说和常忙吧?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话语有此偏离了方向,尤莲香坐起身来”你们这些男人为啥心思都那么龌龊呢?”

  “尤姐,没那事儿,我把丽梅安在县府办主任位置上时可还没说起家建要到西江,这一贞天地良心作证。”赵国栋也赶紧坐起身来解释“我再无耻也不至于那样下作,像宗建这种货色屁本事没有,整日刻知道钻女人裙子,除了那些个贪图虚荣权势的女人,谁会跟他沾上边?”

  “哼,可是丽梅现在是县府办主任,你还能避得开?”尤莲香叹了一口气“何况你这一走,区里啥位置都填得满满实实,啥时候才能有位置轮得到她?”

  “尤姐,有你在,不一定非要在西江区一棵树上吊死吧?”赵国栋有些不以为然“王丽梅若是很有本事,我想组织部完全可以考虑调整到其他区县去嘛。”

  士黎香摇头不语,错讨一遭那就得耽搁几年,自己虽然担任了组织部长,但是现在上有严立民盯得相当紧,下边赖友宁也是严立民的嫡系,黄凌和严立民之间的关系似乎也在日渐拉近,自己这个组织部长究竟有多大的人事话语权,那还得看黄凌对自己的信任程度和日后自己的手腕,但是至少现在自己难以施展开拳脚。

  赵国栋也不好多言,不可能每个人都能照顾到,自己本来就走得急,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是黄凌相当给面子了,至于说其他人的前途,他也不是万能,那就要看各自的造化了。

  今儿个尤莲香邀约自己来打网球把王丽娟两姐妹也捎带上让赵国栋很是吃惊,虽然估封不到啥事情,但是看样子也是和自己有关系,只是尤莲香一直保密,没有多说,赵国栋也不知道她葫芦里卖啥药。

  “省委组织部年前在各地市甄选了一篇优秀女干部,丽娟被选中了,近期上作可能就要调整。”尤莲香突然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话,让赵国栋更加纳闷,这和自己有啥关系?

  见起国栋仍然一头雾水模样,尤莲香也不再打哑谜,“省委组织部初步走了,丽娟可能要到你们怀庆,当你的下属,他们两姐妹可是轮流到你下边伺候你啊。

  “啊?”赵国栋心念急转,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尤莲香这十,骚老虎话里有话了“到怀庆?武北还是怀州?”

  武上,县委书记年龄将到,关于谁去武扑也还是一个未知数,怀州区区长一直没有确定下来,据说省里边有意要安排人选来,所以赵国栋首先就想到了这个。

  “大概是市区里,应该是担任怀州区长。”尤莲香笑着向已经打完一局的王丽娟姐妹俩挥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