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三十七节 难题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三十七节 难题


  从书记办公室出来一赵国栋就意识到自己肩头上已经担起了一副沉甸甸的担子。

  信贷投资公司肯定是麻烦多多,呆账死帐八千万,这中间牵扯多少利益纠葛,还有四千万属于硬骨头那种,你本事大脾气大办法多也许就能多收回一些,你畏首畏尾顾忌多些,弄不好一分钱也收不回来,这中间的猫腻多了去。

  难怪这信贷投资公司的事情一拖就是半年没有动静,光是一个清产核资要得了多少时间?专业财会人员一个月就能搞得清清楚楚,分门别类的拿出一个东西来,可这半年里,这个清产核资领导小组干了多少有实际价值的事情?

  信贷投资公司清算领导小组组长挂着是何照成的组长,但是何照成显然没有多少精力或者说不愿意把心思放在这上边,这一拖半年下来,眼见得这翻年二月就要过,距离六月兑付处理大限时间越来越紧,作为副组长的顾晓鹏自然有些着忙,到了六月没钱兑付那可就是天大的事情,到时候何照成能有多大责任,只怕最后焦点都得落在他顾晓鹏身上。

  现在增设了一个常务副组长,也就意味着信贷投资公司后期最棘手的工作将由担任常务副组长的赵国栋来负责,这让顾晓鹏大大松了一口气。

  “顾局,你走我办公室来一趟,另外把像们财政上主要负责信贷投资公司事情的车头人也叫来,我让秘书通知市政府这边负责这项工作的人。”赵国栋一边琢磨着这信贷投资公司的破事儿,一边也在考虑怎样应对怀庆财政目前这副烂摊子。

  怀庆财政底子不差,至少在去年以前浑是过得去的,古耀华虽然在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上大手笔,但是那也是由怀庆财政底子摆在那里,加上他主政那几年,全国经济处于高速发展时期,怀庆五朵金花效益也还行,税源稳定,但是现在经济紧缩,几大企业效益都滑坡,像冶金机械厂更是步入破产的危险区域,税收本来就有些滑坡,又遇上中央清理合金会这一出,市财政虽然不受合金会影响,但是下辖各区县都被合金会留下的窟窿套牢,虽然省财政有专项贷款支持,但是那也一样存在缺口,这种事关全局稳定的大事市财政自然也只有顶上,不过顶上归顶上,这信贷投资公司自己捅出来的窟窿就得由市财政自己来填补了。

  何照成也不傻,貌似方正无私,但是遇上这种烫手山等也知道绕道走,这一放半年,屁事儿没干,清欠变现工作基本上就流于形式,除了最初清欠风头正劲时借着东风收了一些能收回来的款项,剩下的大概都是些像顾晓鹏所说的硬骨头了,你牙齿钢口不好,那就得崩掉几颗也正常。

  信贷投资公司目前情况属于资不抵债,最主要问题在于每年高额的集资利息吞噬了一些原本积累下来的利润,现在需要兑付的本息接近两个亿,按照当初制定的计戈”利息只按照国家利率支付,本金则要首先支付一半,而这就需要大概八千多万,而现在余留资金和收回的欠款也只有五千多万,尚有一千多万属于能收到还未收回,另外就是要在剩余这四千万硬骨头以及八千万呆账死帐里想办法了。

  这大概也是陈英禄和何照成把这桩事情交给赵国栋的主要缘故,你赵国栋是常务副市长,分管财政,这信贷投资公司是挂在财政局下边的单位,虽然前期事情与你无关,但是现在揩屁股的事儿你就跑不掉了,就像陈英禄说得很直白的话一样,贼得手吃鸡没你份儿,贼失就该你了,但你就得扛着。

  “顾局,也就是说现在要尽量在这四个月时间里从这尚未收回的一亿三千多万里争取收回三千万来把这第一轮需要支付的钱给找齐,这就是我们这帮人的责任,我的理解就是这样,是不是?”、赵国栋掂了掂手中这一大堆资料,然后撂在自己办公桌上,斜靠在大班椅里懒洋洋的道。

  “嗯,就是这个意思。”顾晓鹏也不给赵国栋绕圈子”前期实际上我们也做了一些工作,说得难听一点这上边领导不扎起,我们也就,只能把能收的尽量给收了回来,稍稍有些难度的我们也做了做工作,一句话能收的都收到差不多了,剩下的那都得花些心思才行,当然赵市长,有你来牵头,我们还是有信心的。”顾局,你少给我上这些套子,我不是三头六臂,能变出啥新鲜法子来,该怎么收还得按照原来订下的那些规矩来,不过我大略翻阅了一下你们拟出来这些欠款大户们,除了有部分国有企业外,相当大一部分都属于私营企业,这些私营企业既然能在信贷投资公司里拿到借款,我的理解就是要么就是的确效益很好,收回借款不成问题,要么就是有合理的抵押物,或者就应该有必要的担保,就算其中有些问题,这一个多亿的借款,难道就真的打了水漂没有半点希望了?连一半都收不会来?”赵国栋目光如炬盯着顾晓鹏。

  “赵市长,你说的没错,论理是该如此,但是实际上并不像你所说的那样,古耀华掌握期间,不少款项都是他打招呼或者说当时的分管副市长点头认可的,很多根本就没有具备必要的担保手续或者抵押物,可以说在财务手续上相当混乱,我清理了一下,光是几个主要领导签字或者打招呼批条子货出去的款项就占到了一小半,而且个个都是信用贷款,嘿嘿,这些人面子可真够大,也幸好刹车刹得早,要不窟窿还要大。”很多问题都是前任书记市长遗留下来的问题,顾晓鹏当初也是靠边站的角色,所以本来就不忿,这会儿在赵国栋面前抖落出来也就没啥顾忌“也就是说,这相当一部款项都是落在有来头的企业或者个人身上了?”赵国栋点点头,,古耀华垮台这些企业有没有关系?”被赵国栋有些露骨的语言弄得一怔,顾晓鹏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赵国栋办公室紧闭的大门,这才压低声音道,“有些肯定有牵连,但是纪,委查处问题的时候,并没有过多牵扯企业上的问题,而且这些企业绝大多数也还在我们怀庆正常经营。”“噢?”起国栋目光一冷,,那为什么这些款项会收不回来?”“嗨,赵市长,一言难尽,古耀华他们这一帮人虽然垮了,但是也留下不少香火情缘,何况这些企业也不是只傍着古耀华一个人,幸扯关系相当复杂,另外这些企业都是你盯着我,我盯着你,关系盘根错节,你要让他还钱,他就说他困难,某某企业比他情…更好,言外之意也就是你该去先收他欠的钱,这样相互攀比,再加上这些人背后都有相当过硬的关系,前期刚开始清欠时还算客气,到后来风头过后,态度也就暧昧起来,阳奉阴违,我们清欠人员去找他们,经常连人都见不到,打电话,不是说在京城,就是在广州,人都跑瘦了,也没收到两个,又没有其他刚性的措施来对付这些人,上法院诉话,那不知道更是拖到猴年马月。”顾晓鹏看样子也是被这件事情逼得够呛,陈英禄最初直接把责任压在他头上,急得他连这个年都没有过好,随着时间一天一天逼近,如果真要找不出一个合适的法子来,他也只有吊井的命,也幸好赵国栋来了,一下子让他找到一个主心骨,他知道赵国栋也不是简单人物,二十**岁的常务副市长,而且是省委书记钦点,没有两把刷子不行,最重要的是这事儿始终和财政脱不了关系,真要把这件事情解脱了,他这个财政局长也能睡个安稳觉,所以他对赵国栋的问话也是知无不言。

  顾晓鹏说的也是实话,能在市里的信托投资公司拿到钱,自然都是有些门路的,而这个信贷投资公司又不是像去年合金会清理时力度来得那样大,势头那样凶猛,说白了一点,你怀庆市这个信贷投资公司也就是一财务公司,别人在你这里借钱和你就是一普通借贷关系,不还钱你就该通过法律渠道来解决,政府用行政权力出面来收款本来就不很合适,但是这事关整个怀庆市的稳定,到了六月份第一轮兑现款你就得比起,要不就要天下大乱,所有行政公权稍稍泛滥一下,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不过火国栋也知道就陈英禄和何照成这样轻描淡写给自己撂下几句话就,想要把这事儿办成肯定不可能,要让自己干这件事情可以,但你得给我更大的授权。

  赵国栋看着手巾这一排排企业名单,其中不少也是在怀庆有些名头的角色,三五百万借款对于他们来说也许不是还不起,是压根儿就不想还,也不愿意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