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三十八节 第一刀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三十八节 第一刀


  在听完顾晓鹏和财政局负责此项工作的副局长邵丹和市政府办公室一位副主任汇报完他们掌握了解的所有情况之后,赵国栋也询问了一下他们对这项工作的具体看法,感觉得到这几个人都对这项工作表现出了一些悲观情绪,觉得拖了大半年没有啥结果的事情,要想在几个月时间里收回三千万借款,难度太大,邯丹甚至提出应当提前做好向省财政借款或者通过银行方面临时借贷以解决这个现实难题的准备,避免时间邻近措手不及,酿成祸端。

  赵国栋心中虽然有些不悦,但是也能理解对方几个人的心情,毕竟连书记市长都不愿意碰的烫手山芋这一下子就交到自己手上,还得要在这么几个月时间里要挤出这样大一笔钱来,自己这个新来的毛头小子就能力挽狂懈?

  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信贷投资公司里牵扯的对象个个都堪称地头蛇,你赵国栋就真是一条强龙,毕竟时间太短,有没有合适帮手,这事儿哪有那么容易就拿下的?而拿不下,后果可想而知。

  赵国栋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但是机会也并不意味着你就可以抓住,如果掉以轻心,有些时候机会甚至可能会变成绊脚石,让你跌个大筋斗也未可知。

  不过赵国栋已经决心要好好把这项工作来琢磨一下,也就是说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干这件事情,这也算是他就小任常务副市长以来第一个具体而现实的艰难任务。

  赵国栋花了半天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好好的研究了一下顾晓鹏提供给他的这一份清单,应该说这份清单表面上看起来很详细,法人代表,企业基本情况,贷款事宜,贷款批准人以及通过何种方式取得贷款,用途,所有一切都罗列其上,但是这都是表面文章,光凭这东西你就想要把这件事情做成不可能,他需要比这个更详实更细致更深刻的东西,而这顾晓鹏无法提供给他。

  除了需要更详实的资料外,赵国栋知刻还有一点不可或缺,那就是权力,没有市委市府赋予自己的特殊权力,自己一个初来乍到的副市长想要在怀庆这潭浑水中搅起一番波浪来,那还欠缺了一点火候。”

  “请我吃饭?”陈英禄笑了起来,伸手点了点,摇摇头道:“国栋,我知道你要来找我,也大捞知道是为了啥事儿,吃饭就免了,你我现在的处境相差不了多少,说句不好听的话,同病相怜也不为过,何须要用吃饭这样俗气的方式来拉拢我们之间的距离?”

  “不,陈书记,我们同病相怜这句话六勉强同意,但是要说吃饭就是为了拉拢我们之间感情,太过俗气,这话我不认同,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但是也得吃饭,我觉得有些时候在饭桌上的确能够有一种更好的谈话氛围,甚至能够启发一些平素想不到的灵感,呃,这是我的理解。既然陈书记都知道我所为何事,反正也是公事,也不怕别人说啥嫌话,就着今晚没啥事儿,也想和陈书记汇报一下工作,顺便交交心啊。”

  旋赵国栋显得很坦然而随意,坐在陈英禄办公室里的沙发上,意态闲适,丝毫看不到上午交给他的那个任务可能给他带来的压力。

  说就,实话,陈英禄一开始还有些担心赵国栋会不会畏难,即便是当时没有料到问题的复杂性和艰难程度,但是现在一下午过去了,估摸着顾晓鹏也把该交的底也交了,相信他也应该知道这事儿的艰巨和重要性,是不是想要来撂挑子,或者找借口推杯?不过现在看起来自己的担心似乎有些多余,这位宁书记钦点的大将看样子还真是有些冲劲儿闯劲儿,系少这副初生牛犊乐附虎的气势让人颇感欣慰。

  在赵国栋正式出任怀庆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之前,宁书记曾经专门和陈英禄谈过话,其中主要就是为了这个常务副市长的人选问题征求陈英禄的意见。

  陈英禄甚至也知道赵国栋原本是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戈静推荐的通城市常务副市长人选,估计也应该和戈静以及现在已经调任通城市委书记的原宣传部常务副部长蒋拖华有相当深厚的渊源,但是宁法最后却拍板到怀庆担任常务副市长。

  通过宁法的介绍和陈英禄自己关系的了解,他知道赵国栋以二十八岁年龄出任宁陵市市委兼西江区委书话和开发区党工委书话绝非侥幸偶然,更不可能是通过所谓某些特殊关系上位那样简单可笑。

  省交通厅挂职干部,四年三进步,所任职的花林县从宁陵全市排位末尾的典型国家级贫困县,经济一举跃居全市前三甲,而且还大有超越第二追赶第一的势头,担任西江区委书记一年时间,成功完成西江区国有企业改制,让西江区经济增速重新回到宁陵市前三甲,而另外任职的宁陵市经济开发区则如同一匹黑马一黑到底,将重庆,柳州以及省内其他几个候选城市斩于马下,夺得国电公司的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基地这一至关紧要的定位。

  这岂是一个所谓靠关系就能上位的角色所能做到的?!

  正因为如此他对赵国栋的到来还是颇抱希望的,唯一让他担心的就,是赵国栋年龄实在太年轻了一些,在处级干部和副厅级干部位置上任职时间也不是很长,怀庆不比宁陵那种经济十分落后相对人事关系也就,没有那么复杂的地方,要想在这里站稳脚跟打出一片天地光靠能搞经济工作还不够,还得有足够的政治智慧和胆魄。

  陈英禄相信赵国栋胆魄肯定有,毕竟能得宁法钦点,再怎么也能壮几分胆气,只是这政治智慧就不是谁能教授得会的,那需要复杂环境下的磨砺历练才能逐渐韦富。

  “看来还是我太狭隘了,行,国栋,你说哪儿吧,就咱们俩,好好聊聊。”陈英禄爽快的朗声应道。

  “嗯,陈书记,要不就在市委机关食堂怎么样?”赵国栋想了一想,排除了在外边吃饭的想法,觉得还是在市委机关食堂里小酌一下更合适,也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闲言碎语,反正两个人都是外地单身落户,工作之余坐在一起一边吃一边聊天也正常。

  怀庆市委机关食堂修得很小巧,但是却相当气派,一幢二层楼,一楼是大厅,每天中午不少市委机关干部图方便都在这里用餐,二楼就,是雅间,也就是市委里来了客人,如果客人不多,或者客人不愿意到外边用餐,那就安排到二楼雅间,厨师虽然不多,但是也都有一两手绝活儿,这食堂也是颇受欢迎。

  陈英禄和赵国栋坐进雅间时,食堂里早已经摆上了四样凉菜,一瓶白酒。

  凉拌三丝,青柜皮蛋,水晶猪皮冻,外加一盘口水鸡,酒是宾州三元红酒业的五谷王,劲道十足,五十八度的高度酒,在华中地区相当受欢迎。

  赵国刹替陈英禄倒上酒,然后替自己倒上。

  二人还是第一次只有两人在一起小酌,虽然两人大部分时间都住在这市委宿舍里,机关事务管理局在市委这边替赵国栋也弄了一套旧房子,作为临时栖身地,而令狐潮则只能屈居市政府那边一间单身宿舍,不过市委市府都有意要搭福利分房的末班车,不少干部都在吵嚷着要赶在最后的盛宴之前解决这个问题,市委市政府也在年前专门为这件事情研究过两次,基本上敲定就要在今年解决这个问题。

  “我理解你的难处,也知道这个任务的艰巨。”陈英禄几杯酒下肚,脸色微微有些发青,目光也变得幽然冷峻。

  “照成市长前期虽然挂着这个清产核资领导小组的组长,但是他自己也说的确没有多少精力来过问这件事情,主要还是让财政局在负责处理,但是现在看来效果很差,所以我和照成才商量可能要改变一下方式,…必须要用强力来推进这件事情,否则我们六月份拿不出这笔钱来兑付第一轮集资,就算是我们能够通过其他渠道筹措或者借到钱,那对于我们市财政来说都难以交代。”

  “陈书记,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这样看,如果不乘着现在这股大伙儿逼出来的势头一鼓作气,也许就再无机会收回来这样大一笔资金了。”赵国栋抿了一口酒,点点头“问题在于,光靠目前这点人手,这种方式,这点力道,根本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所以我才要来找您。”

  “噢,你有什么想法都可以提出来,只要我能做到,绝对全力支持你。”陈英禄也不废话,放下酒杯慨然道,这也算是宁法给自己配了这样一个虎将之后的第一刀,他当然要给他扎起。

  “我要人,要权!”赵国栋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最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