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三十九节 杀机毕露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三十九节 杀机毕露


  “要人,要权,陈英禄很是欣赏赵国栋泣种开诚布址就碎德度,这既代表一种自信,也表现出对方在这个问题上对自己的信任“嗯,说说,要什么人,什么权?”

  “陈书记,就凭现在政府办和财政局这几号文人就能把这三千万给抓回来凑齐?”赵国栋也不客气“这不现实,我问了问顾晓鹏,剩下的都是些硬骨头,不真刀真枪的干上几仗我看是收不到成效的,所以我得要物设几个像样的人手,另外也得找一个合适的牵头人选来办这件事情,不可能我一直扎在这件事情上吧?”

  “嗯,这是当然,你是常务副市长,你的工作范围很大,工作量世很大,这只是你工作的一个方面,你的确需要安排一个能够专门盯着这桩事情的可靠人选,而且还得有一定工作能力,资历以及责任心的角色。”

  陈英禄当然清楚赵国栋不可能把主要精力放在这上面,但是这的确需要赵国栋来痒头负责,而且的确也要尽心尽责的盯住,而不能像何照成先前那样只是挂名,赵国栋既然提出来,肯定也有自己的想法了。

  “嗯,这个人选我得好好选一下,另外陈书记,我今天下午花了一下午时间好好琢磨了一下顾晓鹏提供给我的那份名单,也就是从信货投资公司获取贷款的企业名单,说实话,我很诧异,除了几家国企外,不少都是我们怀庆有些名头的私营企业啊,而且据说这些企业不少经营得不错,或者说他们的法人生活都过得很滋润。

  赵国栋语气渐渐变得激扬起来,声调也提高了几度。

  “但是顾晓鹏却说清欠人员前去联系还款事宜,几乎个个都说企业经营困难,或者就是自己穷得连饭都吃不起了,要不就是避而不见面,没有一个提出还款计划”久而久之,似乎这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杨白劳和黄世仁现在掉了个儿,欠钱的是大爷,借钱的孙子,这样的情形如果说企业之间我就不说了,如果清欠小组代表一级政府前去交蔑都还得到这样的对待,那只能说明我们这个政府失去了最起码的权威性,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被赵国栋这番铿锵有力的话语也说得有些心潮澎湃,陈英禄微微颌首。

  他何尝不清楚眼下怀庆党委政并的形象和威信问题,古耀华案件几乎把怀庆党委政府多年以来树立的形象毁于一旦,党委政府的公信力和执行力荡然无存,可以说也许在县区一级党委政府形象还好一点,市委市府的形象和威信是从本届党委政府接手之后才开始重建,而市委市府里依然还有上届党委政府的成员,让这项工程更显得艰巨。

  赵国栋的话相当强硬而富有挑战性,很显然对方是要利用这个清欠机会作为重树怀庆市委市府形象的一个契机,陈英禄觉得宁法选择的虎将果然还是有些杀气,如此逆境不但不惧,反而激发起了对方的雄心,不能不说此人天生就有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而现在怀庆正需要这种强势出头角色。

  “国栋,你的观点我十分赞成,看来我们怀庆市委市府芯须要勇敢的面对以往的遗留问题,不能总采取回避的方式来掩耳盗铃。”陈英禄慨然点头“我没啥说的,一句话,你需要从哪里抽人,你自己看着办,需要我出面协调的,我来打招呼,另外刚才你还说的那个要权,“嗯,除了要人之少”我还要权!”赵国栋眼睛晶亮,神光湛然“我看了名单上一些企业,比如举个例子,像涛昌集团,是那个马涛昌的企业是吧?他的涂昌建材公司从信货投资公司借款三百八十万元,历时三年,既没有还款计戈,,也没有签过转贷协议,仿佛这笔钱就这样白白送给他永远用下去了,除了第一年支付了利息,后来两年利息一文未付,是的确支付不起了呢,还是不想付?”

  陈英禄颌首不语。

  “这样的企业难道说政府就束手无策?马涂昌的赤岩酒店据我所知我们市政府和怀州区政府指定消费点,为什么不取消这个指定消费点?一个连市财政贷款都不愿还的,市政府凭什么还要给予它扶持替它做贡献?他的涂昌运输公司据说一直承揽了市里公用事业的拆建渣土工程,市建设局和市重点工程建设办公室为什么不可以取消他的承运资格,他的涛昌金属回收公司,有没有存在偷漏税,有没有存在收购赃物情况,有没有不按照规定进行登记?公安和税务有没有对这家公司进行过阴怎清理?我就不信政府还收拾不了这样一家企业?”

  赵国栋如同宣战般的**裸狂言让陈英禄听得震惊无比却又心怀大快,马涂昌是何许人,只要在怀庆呆上几天的人都知道,相信赵国栋一样清楚,但是赵国栋却毫不客气的直接提出来,虽然只是在自己一个人面前,但是陈英禄相信赵国栋既然挑着马涂昌说事儿,只怕下一步火就要烧到马涂昌头上。

  “还有这个美加金属制品厂,贷款一百二十万,时任怀庆建行行长都云建通过古耀华签条子放款,现在古耀华栽了,都想把责任推在他身上,都云建已经调任绵州建行担任行长去了,于是美加金属制品厂世就成了当之无愧的赖账户,耍起了无赖,听说都云建是从怀庆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在怀庆人缘关系很好,大伙儿都不愿去收这笔款项,很不幸,我是个外来户,不认识他,我打算要去会一会这家企业,看看他的本事能不能让我这个愣头青也退避三舍!”

  “还有这个刘国平,也不知道是哪路神仙,搞了一个啥货场,也能从信贷投资公司拿走八十万,现在人也不知道在哪里去了,只知道在安都发财去了,于是乎八十万就列入了死帐,陈书记,咱们怀庆市信贷投资公司的钱是不是戈好拿了点,咋我就不知道弄点呢?”赵国栋笑了起来。

  “呵呵,国栋,你就别在那儿风凉话了,我大致明白你的意思了,看样子你是真要准备大干一场了。

  我很惭愧,你能有如此胆魄,而我这个,市委书记却还一直考虑着如何维系我们市委市府班子中所谓的团结,不,应该不叫团结了,叫一团和气,我这里表个态,关于清欠这个任务中涉及任何人,我都绝不打招呼,而且我会在常委会上明确提出要求任何人不得为涉及这些欠款户打招呼说情,如果有人要说啥,让他找我!另外,关于这些欠款单位问题,只要你觉得怎样处置能够取得实效,我都支持,需要我出面的,我会出面!”

  陈英襟虽然一副惭愧感慨模样,赵国梭却知道这不过是这只老狐狸的一个姿态而已,作为市委书记如果也和自己一样事无巨细冲锋在前,那这个市委书记就是不合格的,就像自己一样,如果市委市府把这副重担交给自己,而自己也像陈英禄那样事无巨细都要三思后行,力求和谐团结,那自己这个副市长也一样是不合格的。

  站在不同角度,那就得有不一样的觉悟,这一点赵国栋很清楚。

  “好,陈书记,我就等您这句话,明天武要到何市长那里去讨同样一句话,我就不信在这怀庆一亩三分地上,怀庆市委市府都快要被憋得上吊了,这些人还能悠哉游哉的享受生活,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情!”赵国栋再度给陈英禄斟满一杯酒“陈书记,我敬您,我干了,您随意!”

  这一顿酒喝下来一直咐到晚间快十点,两个人年龄相差二十岁,但是言谈间却颇感投缘,赵国栋在陈英抵面前也没啥遮掩的,明言要在这怀庆市狠狠的烧一把火,看看谁还能坐得住。

  陈英欢含笑不语,只是提醒赵国栋也要适当注意方式方法,尤其是在动用政法机关时更要慎重,不要授人以柄。

  赵国栋也坦然回应,若是没有一点非常手段,那这事儿也肯定干不下来,只是希望陈英禄届时多给予理解和支持。

  赵国栋回到自己宿舍时也有些醺醺酒意,凉风拂过,酒意慢慢上涌,让他有一种想要仰天长啸的冲动。

  其实他并没有过量,五谷王虽然酒劲儿够大,但是半斤多白酒还不在话下,而是今天和陈英禄这一席长谈让他颇感兴奋,陈英禄无疑是早就看出了这其中的奥妙,他并不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而是他需要考虑解决了这个问题之后可能会给他日后的工作带来的诸多不利,而何照成也同样看清楚了这一点,都采取了回逐拖延手法。

  不过对于自己来说,他们所担心顾虑的对于自己来说不重要,相反自己只有旗帜鲜明的打出自己的风格,才会有人真正认识自己,这是一个展示自我风格让他们认识赵国栋这个人的最好舞台!

  最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