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四十节 性情中人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四十节 性情中人


  今天来的都是教县匠的具日长和常务副具历长,市委啾孵廷所以在大年尚未完全过完的时候就召开这样一个会议,其意义可想而知,对这项工作重视程度也可想而知!”赵国栋端坐主席台侃侃而谈。

  “今年六月份也就是合金会面临第二轮兑付的时候,我想目前情况的严峻程度不容我赘言,各县区实际情况各位都清楚,还有四个月时间,怎样加大力度清欠,完成第二轮兑付的资金准备工作,希望各位心中都要有一个谱儿,别轮到六月间又把手伸出来说这里缺多少,那里缺多少,今年市财政再也没有多余一分钱,市里自己屁股还在流鲜血,没能力也没义务替各区县医痔疮!”全市清欠变现工作会开的时间很短暂,一个小时就结束了,每个县区五分钟发言时间,然后他本人讲五分钟,句句落实,点点到位,其紧凑精短程度让各县区的领导们第一次见识了这位新来的常务昏市长的会议风格。赵国栋一边走一边和靖县县长,象县长交谈”我在会上就说了,清欠变现其实就是一个体现一级政府执行力和威信度的综合工程,清理合金会是中央政策,高压线,你们手握尚方宝剑,如果还畏首畏尾,那这就不是欠钱人的问题,而是政府和执行人员的能力问题!”赵市长,上边千根线,下边一颗针,千头万绪最终都要汇聚到我们县上,而清欠变现工作涉及问题相当复杂,非一朝一夕之功,靖县财政薄弱,而县里背负了相当大的负担,赵市长,恐怕到时候县里还是得找市里请求支持才行,你可不能抛下我们不管啊。”靖县县长武紫衫笑嘻嘻的紧跟着赵国栋脚步。

  “不是我抛下你们不管,而是市里没法管你们了,去年一期兑付县区就把市财政给掏空了,现在摆上这样打一个窟窿在这里,开市长办公会时我就在向何市长建议,现在都是分级财政,县区也是一级政府,他们也同样有自己责权利,清欠变现工作不力,力度不够,到了关键时候就要让市里去当冤大头,这样不行。”赵国栋也知道这个女人难缠,半点口风不松,这怀庆似乎盛声女干部,市区两级这种处级昏处级干部中女性比例不小,个个都是精明难缠的主儿,牛皮糖一样,粘上你就难得脱身。

  “赵市长,您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靖县尽了力,仍然无法达到预想目的,市里总应该给一点支持吧?”武紫衫毫不气馁,对付这样的小男人,武紫衫自信有的是办法磨得对方低头二“武县长,我没那样说过,你靖县县政府如果现在就说这种话,我就要视你们靖县县政府工作不力的一种倾向和表现了。、,赵国栋淡淡一笑道,对面王丽娟也已经微笑着走了过来“赵市长,武县长又在叫苦了三一“丽娟区长,你可千万别学武县长,若是区县都这样,市里就只有破产的份儿了。”赵国栋含笑站住“咱们怀庆的女干部工作作风都很泼辣精明,丽娟区长到我们怀庆要学习她们的工作作风,但是可千万别学她们这种整天盘算着从市里挖墙脚的手段,武县长,我说得对不对?”“哟,赵讧长,可不兴这样,人家王区长才过来,赵市长就说我们的坏话,这不是也变相替我们怀庆女性抹黑么?”武紫衫妩婚的一笑“王区长,你可别听赵市长瞎说,他也才来没多久,我们怀庆女干部哪有他所说的那齿不堪,啥泼辣精明,那分明就是悍妇泼妇的代名词,我们怀庆可有历朝历代出优秀女性的传侥,这名声可不能让赵市长给毁了。”

  “武县长你可别乱栽诬啊,我啥时候说你们是悍妇泼妇了?现在女性独立自主,泼辣精明也是能力性格的一种体现,古代女性那种弱不禁风唯男是从的习俗已经被摒弃了,我觉得这是一种进步,怎么武县长还是觉得古代女性那种操持家务贤惠孝顺的传统更值得学习继承?赵国栋瞪了武紫朽一眼,这女人果然够难缠二,赵市长,紫稳县长说得也有道理,我倒是觉得精明和贤惠并重才是我们怀庆女性的风格,我到怀庆时旬不长,但是也感觉到我们怀州女干部的优异表现的确比起其他地市来要胜出一筹,当然这也和市委市府对女干部的关心和爱护分不开,赵市长,您说是不是?”王丽娟嘴角微翘,扁贝般的玉齿微微露出,琼鼻轻耸,还真有点丽人如玉的魅惑。

  丽娟区长,你这张嘴巴可真会说话,说得我和武县长都是眉花眼笑,甭给我上套,市委市政府该关心要关心,但是这一次第二轮兑付问题上,市里早就有意见出来,那就是个各家孩子各家抱,市里不会给那个县揩屁股,怀州也好,靖县也好,市里都一视司仁。”赵国栋也知道怀州是清理合金会的重灾区,由于怀州区乡镇企业发展迅猛,合金会放贷规模也相当大,去年兑付第一轮资金时就已经把怀州区财政弄得捉襟见肘,险些酿成一场风波,今年换了区长,但是财政状况更见困难,王聪娟找上门来肯定也是想要在市财政这边打主意。

  王丽娟见武紫衫很注意自己找赵国栋这桩事儿,估计武紫衫也是想要在市财政这边挖坑受阻,也就不多言,这年头人心隔肚皮,也难得说别人有没有其他想法。

  好容易打发走靖县一帮人,王丽娟才算是来到赵国栋办公室说了现在怀州区的困难,怀州区各乡镇的合金会留下的窟窿相当大,为了把十八个乡镇合金会并入信用社,怀州区也是向省市两级借贷八千万,但是也只是将十三个合金会归并入了信用社,剩下五个合金会只能由怀州区政府接管。

  第尸轮兑付虽然熬了过去,但是已经让怀州区政府山穷水尽,这眼见得第二轮兑付时司渐渐逼近能够收的欠账也己经基本上收尽,第二轮点付资金仍然高达五千万,而以现在怀州区政府能够凑出来的不足一半,就算是这几个月能够拼死拼活的收干告尽,估计缺口仍然在千万以上,这也是王丽娟就任区长之后就挨的第一记闷棍。

  “丽娟区长,市里现在也不容易,信贷投资公司现在捅出一个多亿的窟窿,六月份我们也得面临兑付一半的巨大压力,八千多万,现在缺口还差三千万,也就是说市里也要在这几个月时司里凑足三千万,方式方法和你们区县一样,都是只能通过清欠变现来凑足这笔钱,现在任务套在了我头上,我现在也是焦头烂额无计可施呢。”赵国栋示意王丽娟入座,令狐潮泡上一杯茶之后就出去了。

  “赵市长,您的本事我清楚,这三千万对您来说不是难事儿,何况市里信贷投资公司这边窟窿虽然也不小,但是市里可供调配的资源可不是我们区县能比的,怀州今年面临的困难实在太大,要不我也不会才来上任就找到您这儿来,我也知道您的难处,但是您也不想看到我上任第一波风浪就让我顶不过去吧?”王丽娟也知道市里边现在也不宽裕,但她必须要虎口夺食,先从赵国栋这里得到一个承诺,自己在这边人生地不熟,而且关系人脉也没有建立起来,到那时候真要凑不够,就算是最后能通过其他层面的关系过关,那对一心想要建立威信和形象的自己来说也是一个巨大打击,这是她绝不愿意面临的二,丽娟区长,别给我戴高帽子,我没有三头六臂,我也知道你们怀州的具体情况,但是现在市里不能给你们区县任何承诺,市里六月一样也面临过关,所以市里的意见都是相当明确的,一切以你们区县自力更生为主,这是市妻在这个问题上定的基调,从明年开始,你们各县区还得逐渐偿还市里的借款,丽娟,你可要有过苦日子的思想准备啊。”赵国栋连连摇头,这十口子他不敢开,安个县区现在困难都不小,虽然市里也要准备一部分资金,但是若是区县都抱着市里能支持一把的念想,清欠变现力度自然就会松懈下来,市里那点资金也不够。

  “赵市长,你也知道我在这怀州一两年估计也离开不了,就像您在怀庆也一样,今年可能是怀州最困难的一年,去年兑付了百分之五十,今年百分之三十,明年后年两年都只有百分之十的兑付,也就是说明后年我们区里日子就要宽松许多,就算是要还市里和省里的借款,那也要好过得多,所以今年实在是有具体困难,我才会来找您。”见王丽娟一脸诚挚,不似武紫朽那样谈笑风生的轻松模样,赵国栋心头稍稍意动,他也知道怀州要算全市各县区里压力最大的一个区县,这一轮百分之三十资金的确相当具体。

  当然并不是说怀州凑不齐这笔钱,但是区里也还有其他安排,比如今年的最后一批福利分房末班车,每个县区各部门都在抓紧时间赶这个末班车,计刑方案都先报批了,就等资金到位启动,怀州区也不侧外,这涉及到全区干部职工以后一辈子的福利问题,任凭哪个当一把手的也不敢在这个问题拖后腿,再不保也得把这件事情顶过去,所以估计王丽娟也是想要给她自己留下一条退路,万一真不行,也好有个缓冲,不至于逼上绝路。

  见赵日栋有些意动,王丽娟心中一喜二听尤莲香和自己妹妹介绍说赵国栋这个人还是有些性情中人的味道,若是觉得你这个人和他投缘,值得一交,那便是不管多难的事情,他也要想方设法两肋插刀也要替你办下来,像尤莲香从市委秘书长转任组织部长,当时周春秀和毛萍都在努力钻营,但是赵国栋拉上尤莲香找到了戈静,最后终于还是尤莲香胜出心还有到苍化担任县长的魏晓岚和在宁陵市委担任副秘书长的简虹等多个侧子都是如此,只要他觉得你意气相投,值得帮忙,便是千方百计也要帮你一把,也正是这个原因让他在花林县和西江区甚至整个宁陵市的名声都颇好。

  “赵市长,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王丽娟虽然是一介女流,但是也知道自尊自重,怀州区基础很好,今年虽然艰难,但是我相信明年肯定会好过得多,但是前提是得熬过今年,我来之前也盘算过我们区里清欠变现能够拿回来的资金,的确有一个不小的缺口,而我也不瞒您说,区里要说是不是真的就凑不齐这笔钱了,也不是,但是区里也还有这样大一个摊子,真要把垫底钱都给用了,账上空空如也,这个摊子就只有关门大吉了啊。”

  赵国栋发现自己这个人心真还有些软,也难怪桂全友都提醒过自己,在有些问题上失之于软,他仔细分析过、一般都是在自己觉得信得过这个人的情况下才会如此,不过他并不认为自己这样做有啥不妥,这或许说是自己一个弱点,但绝不是缺点。

  “好了,丽娟区长,不说了,市里定下的调子不能改变,我个人也无权代表市委市府给你任何承诺,不过我个人倒是可以表这个态,如果怀州区真的今年资金周转不过来,你来找我,我通过私人关系帮你调剂一下,和怀庆市安市府无关,不超过一千五百万,为期一年,利率按最低计算市财政借款利率计算,怎么样?”王丽娟眼睛一亮,她知道赵国栋手腕通天,一千五百万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利率按市财政借款利率计算,市财政对内借款利率相当低,那简直就是天大的惊喜,如何不让王丽娟欣喜若狂?这赵国栋果真是一个性情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