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四十一节 饿虎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四十一节 饿虎


  见注国栋仔细打量了,眼泣个一唐凌风推荐给自己的人选。

  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昏支队长滕华明,曾经在怀州公安分局刑警队担任副队长,后来调到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重案大队担任大队长,目前在经侦支队担任副支队长三年,对于全市银行,企业以及各部门情况都相当熟悉,不但对经济案件是内行,而且还有多年刑侦工作经验。

  据唐凌风介绍,除了脾气倔了一点,其他各方面前是自己希望要找的最合适人选。

  最为重要的是这十家伙骨子里深处也是一个想要在仕途上挣扎一番的角色,只不过有点怀才不遇或者说遇人不淑的味道,在说这番话时,赵国栋注意到唐凌风口吻中略有点调侃味道,但是唐凌风对这个家伙的工作作风和能力赞不绝口,这是赵国栋最关注的,其他都不重要,用人用强项,挥刀露刀锋。

  “老滕,这份清单你看了吧?觉得怎么样,有啥想法?”

  滕华明没有吱声,只是掂量着眼前这位赵市长话语中的分量。

  当初唐凌风给他打电话时他压根j凶“r没有料到会有这样一出,一冻市里的清欠变现工作小组,居然要从公安中抽人,而唐凌风这小子知道自己在经侦支队干得不顺心,就把这个活儿推荐给了自己。

  滕华明知道唐凌风光为自己好,是想让自己在市领导面前长长脸,混个脸熟,日后自己若是被领导相中,也能求个上进,但是让滕华明有些窝火的是唐凌风根本就没有征求自己意见就把自己给推荐给了这位赵市长,他还不了太了解这十赵市长,不清楚这个赵市长究竟有多大能量。李局长才来担任市局局长不久,他本来还希望能够借新局长才来,好好想办法怎么博得新局长的好感和和注意,现在却要把自己抽调出来,他还真有此不愿意。

  赵市长一个电话就直接打给了局长李长江,李长江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把自己借调到市政府清欠变现工作小组,据说李局也是清欠变现领导小组成员,也不知道李局长是真想要讨好这位赵市长,还是本来就没把自己打上眼,就把自己当作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给扔了出来。

  “赵市长,这第一十问题我可以回答,第二个问题不该问我,应该问你们这些市领导才对,你们有啥想法,我们才能相应的有啥动作。”滕华明慢悠悠的道。

  “哦?”赵国栋来了兴趣,丢给对方一包硬壳中华,对方也不客气,拆开来,向赵国栋示意了一下,赵国栋摆摆手,这份清单上半部分是财致局给我罗列出来的觉得有一定希望可以挤出来钱的单位和十人,中间那一部分是觉得希望不大的,而后面那一叠则是他们认为已经是死帐的,没有希望的。

  我想听听你对这伞清单的看法。”

  唐凌风在推荐这位滕华明时有点吹得神乎其神的味道,虽然赵国栋也知道唐凌风不是一个信口开河的人,但是唐凌风在介绍时把对方说得就是怀庆市里边的黑白通,这还是让赵国栋有些将信将疑。

  对方除了在眼神上有些凶狠如鹰隼般外,其他一切都看起来显得那样平凡,但愿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句话使对方的真实体现。

  “嗯,我看了一下,财政局能拿出这样一份清单差不多,不算太离谱,但是他们一般都是通过工商,税务以及和这些企业以及企业主打交道的得出的判断,其中有一部分并不像他们判断的那样。”

  对方的话让赵国栋兴趣更浓,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老滕,你的意思是有些并不像他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样糟糕?”

  “嗯,我想赵市长专门从李局长那里把我抽过来只怕也不是让我来吃闲饭的,我也就重点看了看中间那一部分和最后那一部分,这上边一共罗列了二十七家企业和个人,涉及金额一亿两千多万,其中四千多万大概就,是觉得有难度,但是也有一丝希望的,另外八千万就是没啥希望的。”

  “这二十七家企业中,…小的不算,大的大概有十三四家,我看大略都是我们市区里的企业和企业主,其中的确有一部分现在已经垮掉,难以还款,但是也有一部分企业的确举步维艰,但是老板却因为其他一些原因一样风光无限,还有两三十已经没有在我们怀庆发展,而走到别的地方,比如到安都去发展去了,但是一样过得挺滋润二”

  滕华明显得很轻松,阴酉酞却是很兴奋,看样子泣个一唐凌风推荐的人选不错,系些口就能道出这两份名单中的底细,就凭这一点就不简单,一般人你都只能从外表来观察了解,但是实际情况你却未力能知。

  老膝,你说说吧,需要怎么干,怎样才能最大限度的从这些个家伙手中榨出钱来,让他们明白怀庆市政府的钱没有那么好用,欠账还钱,天经地义。”

  赵国栋几乎是在摩拳擦掌一般,似乎那些欠账户就在自己面前一般,看得滕华明也是哑然失笑”赵市长,你不可能把所有任务压到我头上来吧?工作组我看也抽调了不少其他单位的人手,兵强马壮,四个月时间,足够大伙儿干出点事情来了。”

  滕华明语气中充满了自信,这让赵国栋对此人的观感更是大好,都说这个家伙性格犟,脾气大,和这个家伙对话就能感觉得到,但是这方关紧要,赵国栋需要的是能干事儿的,能帮自己挑起担子的角色,至于他性格脾气如何,不是主要的,话说回来,有点本事的,谁又没点脾气?

  “嗯,老滕,财政局那帮家伙都是些文弱书生,你要让他们弄点文字数据,他们还行,就像我先前给你说的一样,能收的好收的,他们也已经基本上收尽了,剩下都是有些来头背景的,或者就是软硬不吃得动大刑的,我也是搞公安出身的,也知道要对付这些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家伙,首先就得把他们底细摸清楚,然后有针对性的来一个个寻摸方法收拾他们。”

  听得赵国栋说他自己也是干公安出身,滕华明凭空生出一份亲切感,再加上赵国栋后边几句话也都是露出了公安道上的口吻,滕华明心中也就更多了几分实在。

  或许这位赵市长真的是自己命中注定贵人,攀上这个高枝儿就能让悖了好几年的自己时来运转?但愿这是一个机会。

  “赵市长,你怎么安排只们怎么干,就像你说的,既然纪检监察部门,工商,税务,财政,以及咱们公安都有人参加这个工作组,我想市里边看样子也是下了决心,就按赵市长你说的,这名单上第一部分的可以让财政局的人先行开展工作,能收多少算多少,像第二第三部分的,收不到也得留下已经催收的依据,一面到时候采取其他手段时对方又说我们没有先行告知,我们先做到仁车义尽,然后再来下狠手也不为迟。

  滕华明眼睛中闪动着一股子久违的战意,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激起他的工作漏*点了。

  赵国栋也是手不停的在舌得光溜溜的下颌下抚摸,显然也是感受到了来自对方的那种对这份具有挑战性工作的期待,干这得罪人到极点的活儿就得有几个像这样六亲不认的角色,他看得出来对方骨子里那种杂骜不驯的味道,这正好符合自己的胃口,没有这股子味道气势,这份活儿你就接不下来!

  “老滕,别的不说了,工作先开展起来,这个工作组由市财政局都局长名义上负责,但是具体工作由你来分派安排,别怕得罪人,你不在他们手底下拿钱吃饭,这工作组也是短命活计,不可能干一辈子,工作结束该回哪儿去就得回哪儿去,你也一样要回市公安局,你只需要对我一个人负责,我的意思你明白么?”

  赵国栋有些露学的话语让滕华明眼睛中闪过一丝渴望的光芒,赵国栋敏锐的捕捉到了对方这一抹异色,唐凌风介绍的不错,这个家伙并不像表面表现出来的那种玩世不恭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那只是一种表象,一种在没有获得认可时不得不装出来让人以为他无欲无求的表象

  赵市长,我明白,不过光靠这几个人还不行,不是我信不过他们,我觉得要提高效率,还得在公安这边再抽两三个人来帮我。”滕华明一咬牙,他知道既然上了这条船就没有回头路,事情要做就要做绝,要怕得罪人就别做。

  “行,你提名单,我给李长江打电话,经费,车辆以及需要其他单位的配合,你可以直接和我打电话,我只要结果。”赵国栋也是一口应承下来,既然要把饿虎放出去咬人,就得把他们的爪牙磨锋利,这沉闷太久的怀庆似乎也真的需要一些新鲜动静来折腾折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