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四十二节 出柙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四十二节 出柙

  “你问我,我问谁去?”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线路检修也好,新用户接线也好,设备故障也好,一句话,三天两头停关加金属制品厂都的电,就这么简单!你给我把路子做好就行了,其他不用你管!”中年男子忿忿不平的打着电话,旁边坐在沙发里的另一个男子则双目注视在窗外,静静的吸着香烟。

  “违法?要告我们?口当口当,要告就让他告去吧,我们无比欢迎,我说老夏,这种事儿你难道还不明白这是咋回事儿,这是市政府要收拾它美加金属制品厂,那行长不在怀庆了,新来的赵市长要杀人立威,你我甭去触这些霉头!废话,要能顶得住我不知道顶住了,还要你来教我?”

  中年男子越说越冒火,本来接上这事儿心里就够烦了,这会儿这个怀州供电局的局长又来百般纠缠,显然也是和美加金属制品厂有些瓜葛,但这种时候就顾不得许多私人情谊了二市政府管不了自己的乌纱帽,但是省电业局居然直接给市局打电话要求配合市政府工作,这种事儿可是前所未有的,要知道市政府很多时候要和市电业局之间也是商量口吻,没想到新来这个赵市长能量竟然如此之大。

  “夏中德,我不和你废话了,继续停他关加的电,就这一个意思,这是命令!汪局长知不知道?口当口当,看来老夏你是觉得我是在假传圣旨了三我告诉你,汪局长就在我旁边,这事儿就是汪局长交办的,你不但得办,还得办好!你不信可以和汪局长打电话!”

  中年男子狠狠的把电话挂下,旁边那个男子轻轻一笑“老关,那么大火干啥?夏中德是个啥样的角色你我还不清楚?美加肯定和他有勾连,不过这事儿没得商量,赵国栋能量大过天去了,省局粱局长根本就没有给我说半句多余的话,只让我无条件配合怀庆市赵市长的工作,没说配合怀庆市政府的工作,你说这是啥意思?还不就是赵国栋的个人能量显示,这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事情,咱们就得办,而且还得用超强的力度去办好,夏中德他若是办不好,我看他就是这里缺根弦了,他这个局长就要考虑有没有在继续当下去的必要了。”

  “汪局,我也知道老夏和关加金属制品;关系密切,本来就是用电大户,又都是这怀州人,这么多年了,哪能没有点私谊?可是我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要我咋说?他美加金属制品厂难道就不明白这是咋回事儿,真不明白还是觉得老夏可以替他撑起?笑话!夏中德他就不知道这其中的分量?!”

  坐在沙发上的男子丢给对方一支烟,笑了起来“行了,老关,别给夏中德一般见识,咱们该干啥还得干啥,到时候咱们还得多去赵市长那里汇报汇报工作才行。”

  “汪局,这赵国栋啥来头,这么牛?诗荡飞动粱局出面?”脸色仍然不好看的中年男子接过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气,吐了出来,仿佛要把内心的积郁一下子给喷出来。

  “粱局?梁局我看也怕是根本不明白啥事儿,只怕是最上边直接电话下来的。

  ”汪姓荡长淡淡一笑。

  “啊?通天了?这赵园栋啥背景?”中年男子大吃一惊。

  “我了解了一下,姓赵的是从宁陵调过来的,宁陵去年刚争取到国电公司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基地,嘿嘿,这可不简单,连重庆,柳州这此城市都没有争过它宁陵,据说就是姓赵的一手搞定,嗯,还有一个关节,很多人没注意,赵国栋是巧年初从省交通厅下挂宁陵的,老关,你知道猛年初省交通厅厅长是谁?”

  见对方一脸神秘模样,中年男子兴趣也来了“交通厅长?这我可不清楚”

  “蔡正阳蔡部长。”

  关普吸了一口冷气“蔡部长?!难怪,难怪!有这层关系,粱局还不得俯首帖耳?”

  “哼,所以呢,咱们就按照省局要求一丝不芶的办就行了,我想赵国栋也不至于那么不省事儿,美加真要找我们电业局麻烦,市政府世能出面摆平,美加若是明白人,也知道这其中道理,欠了那信贷投资公司几百万,早点还了是正经。”汪至和摇摇头“胳膊咋能扭过大腿三这不是自找不自在么?”

  正说间,电话响起,汪至和接过电话,没半句废话“不用说了,是我让老关给你打的电话,无条件执行,必须办好办漂亮!否则我为你是问!”

  滕华明带着两个手下不动声色观察着小区大门口,已经两个小时了,这个家伙还没有出来,这是安都市郊的一片别墅区,那车进去了就,一直没有出来,这家伙可千万别给自己情妇玩上瘾了,今天就不出门,那可就糟糕了,但愿那家伙身体没这么好二“滕支,这家伙既然开奔驰住别墅,难道就拿不出这两百万来?

  何必非要跟政府过意不去?”一个…小伙子大概也是觉得闲极无聊,信口问道。

  “不是跟政府过意不去,而是觉得这信贷投资公司的钱不用白不用,用了也白用,没人过问,现在天高皇帝远,谁也找不到他,他一年到头也难得回怀庆去几天,回去了也没有人能把他干啥,一句话,就是没人为这事儿和他较真,两百万多我们来说也许是个天大数目,但是对于一级政府来说,也许就是一个数字而已,那些家伙根本就没有下心思来办这件事情。”

  滕华明想起赵国栋给他。丁嘱的话语,要钱给钱,要人给人,要车给牟,屁股下边这辆凌志就是才扣回来的战利品,也是一个欠账户,差信贷投资公司将近一百万,整天星级宾馆里花天酒地,就是不还钱,请示了赵国栋,赵国栋就轻飘飘一句话,扣了,还钱还车,出了事情他负责。

  据说车主通过市人大某位副主任找到赵国栋,也不知道赵国栋怎么就把这位人大副主任给打发走了,然后就再无半点声音,这位车主如热锅上蚂蚁,现在正四处凑钱,估计也就是一两天就要连本带息还来,这车也就还能用一两天,不过也好,现在小区里还停有一辆奔驰一辆路虎。

  “滕支,出来了!”另刺一名一直在观察小区门口的伙计轻声叫了起来。

  “唔,别紧张,看他往那边走,这家伙骚包管呢,又换了路虎,嗯,转右了,通知小王他们拦住他,我们跟上去!”

  滕华明也有些紧张,虽然手上带有法律文书,但是这要说是涉嫌诈骗还真有点勉强,不过也是涉嫌,请他协助调杳,也勉强说得过去,只是知道这家伙好像在安都这边关系很广,就怕出不了安都,被安都警方拦下来就麻烦了。

  滕华明赶上去时,…小王他们已经符路虎车拦了下来,那个车上的两个女人中一个已经跳下了车跑到一旁的小巷子里,滕华明心中一紧,这家伙显然有些防范,不过既然来了,那就得做绝。

  “蒋老板,不好意思。

  “姓滕的,你们这么做是速法的,这是安都市,不是怀庆。”对方口气挺硬,一脸不屑。

  “蒋老板,我们也是执行公务,请你理解,嗯,请把你腰上那把车钥匙拿出来吧,我们还得把你那辆车也带回怀庆。”滕华明也不和他废话,径直道。

  对方见滕华明这边几个…小伏子虎视眈耽的模样,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啥也不说就把钥匙交了出来,姓滕的,我倒要看你怎么出安都!”

  “蒋老板,不用这么大火气,扣了你这辆车,我也拿不到,何苦恶言相向?我都说了,我也是奉命行事,请理解,…小王你和小李去把蒋老板那辆奔驰开出来,我们马上回怀庆,蒋老板,请跟我走一趟吧,你接嫌诈骗,这是我们的传唤证!”

  蒋老板也不搭理,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跟随滕华明几人工车。

  很快奔驰车就开了出来,跟随着这两辆凌志和路虎,鱼贯向西。

  三辆车在玄泊区境内被安都警方设卡拦截了,对方以被绑架为名报了警。

  “对不起,我觉得你们这是经济纠纷,不该由公安机关介入,你们这是在违法,而且你们程序也不合法,传唤没有通知我们,也应该到当地公安机关询问。”安都市公安局的一队人也赶了过来,声色俱厉的道。

  滕华明也知道这是碰上了内行,自己手上这些法律文书还不够,除非开具刑拘手续,但是刑拘手续有一定风险,而传唤证要简单得多,而且根据要求,传唤也需要通知当地公安机关,滕华明当然不可能通知安都警方。

  虽然赵国栋一力表示所有风险他来承担,但是滕华明也不想给赵国栋找太多麻烦,所以想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但没想到对方反应敏接,而安都警方反应速度也更快,显然也是有领导交办二努力求票,后面追兵很紧,前面追赶蛤蟆,兄弟们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