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四十三节 神通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四十三节 神通


  舞交涛必下,安都警方态度相当强硬,要求他们要带阴空车涛须出具必要的法律手续,单凭一哦传唤证跨地市办案显然违反了有关规定,不允许滕华明等人将人车带走,并且威胁要向省公安厅反映怀庆方面的违法办案。

  毫无疑问这个蒋老板也是在安都市有些来头和人脉的,安都警方能堵住自己一行人固然和他们出警设卡速度够快有关,但是安都市公安局能这么快派出一支专门来过问这件事情的人手来,这就有些蹊跷了,分明就是有人打了招呼,而且打招呼的人还有些不简单。

  滕华明意识到了问题的棘手,对方也是内行行家,自己以涉嫌诈骗立案本来就有些牵强,若是未经调查直接采取刑拘强制措施不是不可以,但是就会承担一定法律风险,如若闹腾大了,对这件案子进行审查就会发现立案和采取强制措施的不妥,这肯定会有一些后遗症,所以滕华明才会冒险走这一着。

  见几个兄弟伙都看着自己,滕华明也知道这一炮若是哑了,只怕对刚刚鼓舞起来的士气就是一个打击,现在刚上道,士气只能鼓不能泄,何况这两部车价值至少在百万以上,花了自己一帮子兄弟伙将近半个月时间才摸清楚,以这十家伙的名头,扣回去也能对其他私人欠账者构成很大的震慑力,所以必须得拿下。

  赵国栋接到滕华明电话时,正在参加全市建筑行业协会年会,这本来不该他来参加,这是由市建委牵头召开的会议,邓若贤作为分管市长到会就足够了,但是赵国栋听到这个,会议之后,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和陈英禄以及何照成和那若贤打了招呼,就主动要求来这个会工讲一讲。

  前期滕华明他们连续出击很拿下了几个赖账户,大小不一,市政府院子里撂下了好几部豪车,都是些欠账不还却还在外边风光无限的角色,在整个怀庆市也引起了不少风波,不少人也找上门来,赵国栋一律不予理睬。

  把所有人都得罪了,也就谁也不得罪了,这一句话赵国栋记忆很深,对任何人都不妥协,大家心里也就释然了。

  赵国栋很快就和刘兆国联系上了,向刘兆国介绍了这件事情的原委以及自己现在处境,要刘哥无论如何支持一把,刘兆国在电话里也是笑骂赵国栋现在是一心只想要出政绩无视法律,不过还是答应马上帮他处理。

  滕华明在给赵国栋打电话时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效,他也和安都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一位副支队长联系上了,但是对方表示很为难,显然也是知道了这件事情,只是含蓄表示这是市公安局某位副局长交待下来的任务,所以也不好过问,只能按照领导意图办理二蒋中华显得相当嚣张,当安都警方将他乘坐的凌志拦下来时他就知道他没事儿了,也不枉自己在安都混了这么些年,砸出去的钱也能买辆奔驰了。

  倒不光这钱自己还不工,但是这信贷投资公司的钱谁都在里边捞,凭啥自己不能捞一把,不用白不用,用了也白用,自己就从没有想过这钱还要还。而现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若真是被押回去之后扣下车,再来把钱还了,那可就真的丢脸丢尽了,日后简直就没法在怀庆混了。

  自己那个情妇还算是乖觉,马上就知道打电话联系有关领导,终于还是在安都市地盘上给拦住了,也不枉自己陪这些家伙打麻将输了那么多钱。

  但是怀庆方面看样子也很不甘心,一直不肯放人,安都方面虽然态度很坚决,但是语气却并不严厉,和怀庆方面似乎也保持着相当平和的对峙,这让蒋中华心中有些不悦。

  几番电话沟通下来,滕华明知道带队的安都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一位姓张的大队长,临时受领导指派而来,开始还以为是涉嫌经济纠纷的非法拘禁,后来听得滕华明这么一说,再谈起安都市局里的几个同僚,两人之间原本有些僵滞的气氛也就慢慢缓和下来,毕竟怎样交涉那都是上边的事情,大家都是吃公家饭办公家事,上边领导怎么吩咐,自己就怎么办行了。

  听得滕华明介绍这十蒋姓老板的种种“事迹”张姓大队长也是一肚子怨气,谁也不愿意在星期天摊上这种事情,一看就是那种肚大腰圆长着一**肚子的家伙,还养着俩情妇,替这种人出头真他妈不值,但是领导指派,他就是内心在恼怒不满也得硬着头皮来。

  蒋中华看着滕华明和安都些怎带队的警察似乎就泣么摆摊司就热爆赧来,就把自只一星丢在访儿冷着,心中更觉恼火,可是滕华明他们早已经把自己电话收了,不虎)

  许自己打电话,想要去再打电话催催,但是守着自己这两人木着脸根本就不理睬自己的要求,就这么耗在这里。

  “老滕,不好意思,我给足了你面子,半个小时还有三分钟,三分钟还没有回音,对不起,我就只有让你们走人了,你们市政府与那位蒋老板之间债务纠葛就只有通过其他渠道来解决了,嗯,我觉得这就是一桩债务纠纷,是不是,老滕?”张姓大队长接过滕华明递过来的中华,点燃,笑眯眯的道,“你们这是在滥用司法权。、,老张,这欠政府一大笔钱,政府还得面对那么多集资户,你不把这些钱追回来,老百姓就能把你政府大楼给拆了,这中间孰轻孰重,一目了然,系于说有没有滥用权力的问题,我想不需要我来考虑,自然有领导来拍板。”滕华明笑了一笑,也不多解释。

  “嗯,理解,理解,不过时间到了,也请你理解我,我就只有得罪了。一张姓大队长也是连连抱拳表示歉意,正说间,兜里电话响了。

  “贺支,我是张华祥,对,是我带队,马支交待的,对,现在玄泊这边,玄泊分局只是负责设卡拦截,他们也不清楚啥事,对方报了警绑架。”张姓大队长走到了一边”小声的汇报着,“嗯,情况是这样的,我看了看怀庆方面提供的情况,,他们是以涉嫌诈骗传唤,嗯,肯定违规,但是对方带队的是怀庆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一位副支队长,身份我核实过了,没错,就这个情况,马支让我来负责把人带车一起带回去。”

  “啊?交给怀庆方面?贺支,这,不太好吧,马支专门交代是要带回去”张姓大队长有些紧张,这两位领导咋意见截然不司呢?这不是难为下边人呢,一个是分管领导,一个是一把手,这让他如何取舍?

  电话里粗犷的声音顿时响起“张哗祥、你猪油蒙了心?马超是支队长,还是我是支队长?!我让你把人交给怀庆方面你照办就行了,马超问起来,你就说我让放的,让他找我!”

  放下电话张姓大队长反而心中坦然,被支队长骂一顿也就算有了一个交代,马支队问起来自己也有说辞了,贺支队发火了,看样子又不知道对方通过哪里的关系压了下来,这样最好,自己打个电话就可以走人了。

  “马支,有点麻烦,贺支打电话来让武把人交给怀庆那边,嗯,他发火了,要不你打个电话问问他,我不敢多问,行,我等你电话。”

  滕华明知道事情有了转机,那个张姓大队长就在那边一直旋磨着接打电话,看样子也是不停的在和他的上司联系,赵市长果然神通广大,在安都这边也能说得起话。

  一个小时过去了,张姓大队长似笑非笑地走过来,拍了拍滕华明的肩头。瞥了一眼已经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的蒋老板,然后低声说了一句,“老滕,算你们厉害,人交给你们了,这传唤证我要复印一张留下。”

  蒋中华虽然没有挺清楚安都方面带队警察和怀庆这边警察说的啥,但是对方瞥过来的神色显然有些不怀好意,再看到对方和怀庆方面握手言欢的样子,脸色顿时变得灰暗无比。

  他知道自己这借钱的事情还说不上啥犯罪的境地,但是**专政机关要收拾你,把你丢在高围子里去呆上半个月也不是啥难事儿,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后台看上居然下了软蛋,这个骨节眼上居然起不到作用了,那自己平时把这些人当神佛一样供着,好吃好喝好玩,要啥给啥,这个时候却闪人了,自己不是当了一回冤大头?

  安都警方的三簧越野消失在烟尘中,滕华明似笑非笑的走到蒋巾华身旁,蒋老板,真是不好意思,还是得请你跟我们回怀庆一趟,回回故乡嘛,你现在也难得回去,看看我们怀庆变化还是挺大的,真的。”

  蒋中华满怀怨恨的瞪了滕华明一眼,一言不发的上了凌志车。

  三辆车重新上路,扑上?正国道,向着怀庆方面飞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