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四十四节 盟友

第十卷 层峦迭嶂 第四十四节 盟友


  聪华明…帮人押着蒋中华从安都向怀庆飞奔的时候,起酵酣也在全市建筑和房地产行业年会工作非主旨讲话。

  说他作非主旨讲话那是因为这是他临时要求参加的会议,除了市建委主任方雄飞作建筑业协会,建材业协会和房地产业协会的工作报告外,原本就只有分管副市长邦若贤作重要讲话。

  这赵国栋主动要求参加会议,就让会议主持人有些犯难,要说放在最后吧,听这位赵市长的口气似乎要谈一些和三个协会具体工作没啥关联的事情,要让他先说吧,这他又是常务昏市长,还不好把他放在前边,所以主持人建委黄象主任也就只有和邦市长商量了一番之后,最后还是决定请赵市长最后讲。

  那若贤也大略知道赵国栋这最后来讲话肯定没啥好事儿,这清欠变现责任落在赵国栋身上很显然是何照成撂了挑子扔给了赵国栋,当然,赵国栋作为常务副市长分管财政,这面临的兑付集资款问题也是财政工作,丢给他也说得过去,只是这前半年好收的能收到的都已经收尽,剩下的要么是硬骨头,要么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灵的角色,责任重夫,时间紧迫,你想要在这些人身上收涛出一点油水来,没那么容易。

  不过当邓若贤听到赵国栋把来意悄悄告诉了他之后,还是禁不住张大了嘴巴。

  “呃,这个,赵市长,这怕有些不妥吧?”邓若贤只觉得自己嘴巴有些发干,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市里边没有研究过这件事情,虽然说是有些企业欠了钱,但是这样冒然用这种硬性条款排除,我担心会引起这些单位反弹的二”

  狠市长,我看了看,其实这三个行业中淳及的企业不算多,也就几家,但是这是一个诚信问题,我觉得做企业最起码你得讲诚信,对客户,对社会,对政府,你做不到,那就枉谈其他,不需要谁来排除你,你也该自动消失。”赵国栋侃侃而谈,两人是在主席台后的休息室里谈的,方雄飞正在作工作报告,没有一个小时下不来。

  “你借钱时候说得比谁都好听,这会儿让你还钱了,你就推三阻四,和政府讲客观原因,要不就是装死,要不就是避而不见,这名义上是信贷投资公司的资金,其实都是集资人的钱,是以政府信誉担保集资,拿不回来市财政就得承担,我也是别无选择,陈书记和何市长把这个担子压在我身上,我也只有去请了一把尚方宝剑,凡在市委市府权力管辖范围之内的,只要不违法犯罪,啥措施我都可以用,甚至有时候就是违法违规一下,我觉得也值得,这风险我也要冒!”

  邓若贤沉吟了一下,他也知道赵国栋这段时间被逼得有些紧,动作也就有些疯狂。

  美加金属制品厂被停电一事闹得沸沸扬扬,都云建把电话都打到他这儿来了,但是他没有吱声,美加老板是都云建亲表弟,据说那云建也在里边有股子,只是撞上了六亲不认的赵国栋枪口工,这会儿谁的话也不好使,邓若贤甚至也知道赵国栋专门去找陈英禄讨了封口令,任谁找赵国栋说情,那都得琢磨着是不是和市委形成的一致意见作对。

  除了圭加金属制品厂的事情,几个原本在怀庆场面上还是有些脸面的私人老板都被请进了清欠变现工作小组办公室,进去容易,出来时你就得写下还款协议,还得把座驾留下,市政府院子里,四五辆凌志,宝马这一类的豪车,似乎也成就了赵国栋的金字招牌了。

  看样子赵国栋这把还在滴血的屠刀又要伸到自己分管这个行道中来了,狠若贤心中虽然不那么高兴,但是也能理解对方的苦衷。

  “赵市长,陈书记和何市长知道这事儿不?”邦若贤沉吟了一下才道。

  狠市长,你可千万别误会。我也知道这会我来插一脚有些不合道理,但是你也知道这距离六月大限就三个月时司不到了,我若还是不紧不慢温吞水一般,只怕咱们市财政就得大出血了,今年咱们市政府不是定了要赶末班车么?再怎么也得替机关干部把这最后一次福利给弄得像样一些,这也得需要一大笔真金白银二,在狠若贤眼中赵国栋显得很随意,似乎丝毫没有意识到他现在所处的火山口位置,怀庆市现在暗流涌动,几乎都是被他这一段时间里大手笔给搅荡起来的,已经有不少声音开始慢慢浮出来了,或许再有一段时间就要到民怨沸腾”的境地了。

  “何市长也把这任务交代给我了,弄两块好一点的地块,周边环境打造美阴下,某破设施的尽量完善,纹此你都是内行,泣算下杂阴典不老少。

  这事儿也不敢再拖下去,我看各区县各部门再困难再拮据,这事儿都没有说放下的,都在一门心思侍弄,咱们市里也不能落后啊。”

  赵国栋相当坦白的态度让邓若贤心情变得有些复杂,这位赵市长看样子是真心想要在怀庆做点实事儿出来,只是这样的风格他能保持得了多久,现在陈英禄和何照成要利用他当枪使,自然啥都放手,让你在这潭浑水里使劲儿搅合,真要到了鸟尽弓藏的时候呢?也许你就成了众矢之的,千夫所指了。

  不过狠若贤也知道赵国栋能把孔敬原撂翻,上了这个常务副市长,背后肯定有深厚背景,只是这你再有背景再有后台,下边具体工作你开展不了,得罪人太多,人人都敷衍你应付你,你这工作咋开展?

  久而久之,你自己也觉得没趣,有不少所谓改革开放的中坚人物不就是在这种环境氛围下一步步给冷落下来,最终郁郁失势。

  赵市长,交浅言深,有些话我本来不想多说,但我觉得咱们俩也算投契,所以我觉得还是说说更好。。那若贤斟酌着言辞“有些事情你想方设法加大力度的确也能取得一此实效,但是你考虑过应力作用没有?这些应力也许一时半刻显现不出来,但是一旦它们积聚起来在某个时候突然爆发出来,也会带来相当大的麻烦。”

  赵国栋目光微微一动,能说出这番俊来,证明狠若贤还真是把自己当作了一个投契的朋友,而坐在这种位置工习惯于尔虞我诈口蜜腹剑,突然听到有人能说这话,那就更不容易。

  “若贤市长,论年龄你是长兄,论资历你足前辈,赵国栋一介后辈能来怀庆工作也是一份缘分,能和若贤市长在一起共事,我更感荣幸。”赵国栋心中有些感动,当然,这么多年的官场打拼已经让情绪的波动习惯于隐藏在城府之下了。

  我也知道我这段时间搞这个清欠工作弄得有点天怒人怨的味道,我也不是搞不来阳奉阴违表面文章的活计,只是我在琢磨着这信贷投资公司这样大一笔资金,若真是要让咱们市财政来填补亏空,我就觉得气闷想不通,有这几千万市里边干点啥不好,非得要给这些人揩屁股?反正我新来,谁也不认识,那就来把脸抹下来放在兜里揣着,你给我面子,我记得,日后但有机会我也不是白眼狼,若是你觉得我这人可以随便糊弄敷衍,那就对不起,我这人生来就是吃软不吃硬的性格,就喜欢来试试所谓碰不得惹不起的角色。”

  邓若贤心中一叹,正欲再说,却被赵国栋拦下了,赵国栋一脸诚挚“那市长,你的心我领了,说实话我到怀庆来人生地不熟,还真没遇上两个说得到一块儿的人,邦市长若是不嫌弃,日后咱们多在一起坐一坐,今天的事情你就装作不知道,我来演一出黑脸包公钟施捉鬼。”

  那若贤一怔之后,笑着接摇头,不再言语,赵国栋也不是傻子,自然也有他的想法,不过此人心机虽然不少,但是看样子对人倒是相当耿直,这也和自己了解到情况差不多。

  非若贤和赵国栋一直没有在主席台就坐也引起了下边协会各单位负责人们的一些嘀咕,不知道这两位市长大人在后边休息室里商量啥事儿。

  这本来就是一个例行的工作年会,每年开春之时都要讲一讲一年的规划和想法,也就是一十吹风会,不过这种会也一般要透露出一些本年度市里边的一此比较大的基建项目信息,所以无论是建筑公司还是建材企业抑或是房地产企业的法人老板们都还是尽可能的要参加这个会,至少邓副市长的面子要给,否则那个项目那块土地上晃荡一下,就够你喝一壶。

  当赵国栋和那若贤两人笑容满面的出现在休息室门口时,会场里一干人们都伸长了脖子,连正在做最后展望的建委主任方雄飞也下意识的提高声音加快语速,为邦若贤讲话做好铺垫。

  兑现承诺,继续码字,加更!

  老瑞一般不敢轻言多少票加更,一来本来就是业余写手,二来写这东西得琢磨构思,不敢随便胡编乱造,写三千字每个两三个小时不行,但今天一来老瑞感觉状态还行,二来也被后面几个打了吗啡一样月票猛涨的给剌激了。